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超级豆操作

【碧海荐诗】第六篇



【碧海荐诗】第六篇



     大家好!今天我们读到的作品是一首来自希腊的诗歌,她的作者是奥迪塞乌斯.埃利蔕斯(odysseus elytis, 1911~)。奥迪塞乌斯.埃利蔕斯是希腊现代著名诗人,先后 出版了了诗集《方向》(1940)、《初升的太阳》(1943)、《英雄挽歌》(1945)、《理所当然》(1959)、《对天七叹》(1960)等,由于诗歌创作的突出成绩,诗人于1979年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 。
奥迪塞乌斯.埃利蔕斯可以认为是世界诗歌史上的一个奇迹。当然,这种奇迹的发生首先是以诗人大量优秀的诗歌作品为前提,并以诗人撷取题材的角度和植根的文学史而获得奇迹发生的可能性。从某种程度上讲:埃利蔕斯的诗歌创作是不可模仿的,因为他的创作根基过于独特,创作手法过于高蹈。他以辉煌的古希腊神话为创作之根,然后通过个人才能将自己身处的时代与古老的神话进行了奇异的调和;而这种结合对创作者才能的要求非常高,影响也太过强烈,加之诗人的诗歌教化意义过于浓厚,学诗者机械而简单的模仿很容易导致个人创作上的空洞。但埃利蔕斯的诗歌技法还是很值得我们在创作过程中借鉴,下面让我们通过一首诗,来了解诗人充满亮色的创作手法:
[color]=darkgreen

[quote]

[
我不再认识黑夜

我不再认识黑夜,这死亡的可怕匿名
一支星星的船队已在我灵魂的深处下碇
于是长庚啊,哨兵啊,你才可以闪耀
在梦想我的小岛上那幸福的微风附近
宣告黎明的到来,从那高高的巉崖上
而我的两眼拥抱你,驶着你前进
凭这真诚的心灵之星:我不再认识夜神。

我不再认识那否认我的世界的名字
我只清楚地辨识贝壳,草叶,星星
我在天空大道上的对抗没有用了
除非当我横渡不朽的海洋时
那含着泪珠又盯住我的仍是幻梦
啊,长庚,在你的金色火焰的穹隆下
那不过是黑夜的黑夜对我已经陌生。
                         -李野光译




[/quote]





    上面的这首短诗选自埃利蔕斯的诗集《初生的太阳》,这部诗集属于诗人的早期创作成果,里面充满了对太阳的赞颂。太阳在希腊传统中被尊崇为万物之神,埃利蔕斯甚至有“希腊语这一魔术工具与太阳保持着一种现实或象征的细胞的核心”这种玄妙的惊人之论,我们可以通过他的惊世骇俗之语,更深刻地理解诗人为什么反复强调自己要为光明和清澈发言。具体到我们阅读的这篇作品,从题目上我们已经可以看出诗人对黑夜执拗的拒绝。这首诗歌比较短,只有上下两段。行文朝气蓬勃,格调高亢昂扬,以对黑夜的拒绝来反衬对光明的无限憧憬。诗歌开头的句子就很惹眼:“我不再认识黑夜,这死亡的可怕匿名”,诗人用决绝的姿态表达了自己鲜明的立场,而“星星的船队”,“高高的巉崖和小岛”可以认为是诗人心灵渴望突破黑夜的写照,对黎明来临的宣告似乎预示着诗人即将开始新的精神生活,看似不认识黑夜其实是作者对丑恶现实的刻意回避,但他渴望通过对自然和生活中光明和美的发掘,达到以伦理改造现实的目的。在逐步深入这首诗歌的阅读过程中,我们会更透彻地理解为什么埃利蔕斯会被人们誉为“饮日诗人”。在“饮日诗人”的笔下,黑夜是摈弃的同名词,因为我们不再认识夜神,而只醉心于阳光下可视的贝壳,星星和草叶;所以:“我们不再认识黑夜”是一个宣言,更是诗人在植根于祖国文学史后个人的诗歌立场。人生是需要立场的,虽然我们不会总是浅薄地亮出我们的观点,但是人生正确的坚持会是我们存在时不致沦为空洞和虚无的重要理由。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