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超级豆操作

中游孔乙己

[本主题超级豆流通总量: 80000]

中游论坛的格局,与别处是大致相同的:都是互联网bbs,里面充斥着各式各样的人群,玩家们可以随意发帖。灌水的,潜水的,每当上班无事可干,抑或下了班有了闲暇时间,都可以上来耍一耍,——这都是好几年前的事了。现在发个帖子,却要遭受无尽的审核煎熬,倘审核不过,可以请版主代劳,你的文字也就顺利的登上小雅之堂。但这些玩家,大多是有些脾气的,他们大抵忍受不了这样的审核,于是,这人也就慢慢的变得稀少了。


我从大学毕业走上工作岗位后,便开始混迹中游论坛,后来我还做了版主,有人说,你不够成熟稳重,就低调点罢。咸丰论坛藏龙卧虎,虽然也有部分容易说话的,但你应付的人多了,遇到一些唠唠叨叨纠缠不清的,也是个头疼事。他们往往揪住一些让你哭笑不得的问题来刁难你,你若不正面回答,他们会一直纠缠,直至你出面安抚,甚至不惜放下身段去安抚,他们才算放下心来。在这严重的监督下,朋友说,没必要干这费力不讨好的事了。我也就转而退居幕后,改为潜水者了。


我从此便连游戏都不进了,偶尔打开网页,专门搜猎我所喜欢的内容。最近一两年很难看到什么亮点,总觉得日子有些单调,有些无聊。现在连回帖者也少了,偶尔冒泡一两个,却也没什么声气,教人活泼不得,只有夜气老师到了论坛,才可以让我笑几声,所以我对这个人的印象还是很深刻的。


夜气是中游论坛诸多成名玩家中极少数坚持到现在的人。他爱好诗词古文,虽然他的文字在大多数人看来有点看天书的感觉,但毕竟还是有些个水平的。 他对人说话,总是满口之乎者也,叫人半懂不懂的。因为他叫夜气,别人故意抬举他一两句,于是他就成了夜气老师。傲视曾经与他有过一些过节,也就用他名字中的夜气,替他取了一个绰号,叫做夜壶。夜气一发表文字,鉴于他有点名头,大多看客都会进去看上两眼,被绕晕之后,有的就回帖叫道:夜气老师,你的文字我又看不懂了。他不回答。又有人故意嚷道:夜气老师最近一定又收了些好徒弟了。他还是不回答。但若见到你对夫子不敬,他便涨红了脸,额上青筋条条绽出,声嘶力竭的指责道:有辱斯文,有辱斯文啊! 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君子固穷”,什么“者乎”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论坛又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听人们背地里谈论,也是认可夜气老师的学识的,但终于没有经过权威机构的认证,在中游这个小地方,大多数人更热衷于游戏,于是他也就逾过逾孤单了,幸而他积累了些名气,便开始投靠社团,混迹脂粉堆过日子。他有一样不好的,遇到些个妹妹们赞许他的文字,他便以为遇到识货的了,于是又拉着这些妹妹秉烛夜谈诗词歌赋,直至对方呵欠连天,始终不得入眠。如是几次,他的那些个徒弟都怕了他。夜气老师没有法,便只能强忍着当老师的瘾,开始投身于社团活动。但在这个中游论坛,他的品行却也算端正,就是从不会干那些个骗财骗色的事情,偶尔他还会掏掏腰包,支持一下各类活动。


有时候,遇到有人问他:“夜气老师,你作的当真是诗词么?”夜气老师看着问他的人,显出不屑置辩的神气。他们就会接着说道:“怎的你的诗词作品却只能在中游论坛出名,在正规的诗歌报刊杂志上却半个位置都捞不到呢?”夜气老师的脸上立刻笼上了一层灰色,他嘴里说些话,又全是之乎者也之类的,你看不懂了,他就很得意的留下一句:痴人不可说梦。


每当遇到这种场合,我偶尔会笑一笑,毕竟这种场面太多了。虽然我的笑点不算太低。夜气老师自知不能与这些人聊到一块,便只好一个人自言自语了。“读诗嘛,我说的是广义的诗啊,包括七言八句整齐的,需要点知识,也需要点想象,需要的是很清雅的想象,就便是人家有些不雅的话语,我们还需要清雅的想象。”这时有人说:“什么叫清雅的想象?总不成一坨屎也能想象成烧鹅腿吧。”他又说:“读诗嘛,素净也好,朱粉也罢,不能不想,又不能妄想,不然就都归在禅家所言的“非量”了。”于是又引来看客的一阵大笑,笑完还不忘留下一句:“你是高山,我是低洼;你是大海,我是一颗小水滴;你是一座座大森林,而我只是一颗没人注意的小cao;  差距太大!所以才看不懂啊看不懂!”


“出律乎?不出也。”有几回,个别女徒弟与他研究诗词,探讨平仄。阿松听得笑声,也赶热闹,他也写了一首。女徒弟说:“出律了,请改!”阿松却不甘示弱:“敢问你这参考的是那门的平仄格律?”夜气老师一看女徒弟受到质疑了,他似乎有点慌了神,却也不忘记在女徒弟面前表现出一点男子汉气概。他叉着腰,指着阿松说道:“就这点,我就跟你直说,就你这污乱心思,对于你,不可与说梦,不可与说诗,甚不可与劝读诗。”对此情景,看客们大多笑笑着不说话。只是他们都知道,夜气老师曾经也是阿松的好基友,只是这次,为了女徒弟,也只能将阿松先卖了。


夜气老师是这样的使人快活,可是没有他,别人也便这么过。       


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中游论坛没有了夜气老师的身影。咸丰版主正在搜猎以前的旧贴,小马甲版主忽然道:“夜气老师长久没有来了。”我也才觉得他的确很长时间没有来了。后来有人说道:“夜气老师啊,据说抱恙了。”“夜气老师生病了啊。”“不能这么说,要说抱恙,不然夜气老师听到了,又得说我们没文化。”


中游论坛,一日比一日萧条,看看论坛现状,能入得了法眼的文字没几篇了。后来在某一天,我终于又看到了一篇似曾相识的文字。我知道这一定是夜气老师的文字,因为我没看太懂。到了第二年端午,夜气老师终于又活跃起来,据说日前他正带着社团弟子们zao社团老大的反,至于具体缘由,我也不得而知,我想大约社团老大的确得罪了夜气老师。
2

评分次数

※ 版主 美女培培啊 动用论坛基金向用户 陳慶之 奖励了超级豆 80000 2017-8-15 10:15

哈哈,我可不会喊别人某某老师,大抵蔷薇,我才敬为先生呢。


但依稀好像还是喊过剑光一声“老师”……好想他哦,又勾起我一段心愁啦
要说打架这回事儿应该撕衣服踢脸才叫打架吧。


就俩人拌嘴,这事儿多半没啥嚼头。路可是不能往歪了带。
感谢两位版主老师的回复,敬茶,颂安!
然来,小天天说的是大气。翠花,你负责劝架。
似乎应该加段:谁家的典籍我都不翻,最后这四字,我就认平平仄仄
好文~



孔子说,三人行必有吾师。先师都能放下架子,咱叫声老师也没什么不可以。
更何况现在老师这个概念的含义已经变味,早已经不是授道解惑的人之师表了。
去德云社听过几次相声,听郭德纲和于谦等一干人以老师互相称呼,腻歪的像吃了苍蝇,真想大耳刮子抽丫。老师?你也配!
阿呆,你写个小文,都能整段粘贴,有什么资格评论他人呢?真是五十步笑一百步啊。丞相讥讽之意你都还看不出来。阁下智商情商缺陷啊,还是回韩国吧。
路过
进来逛逛

中游孔乙己



好看的文章!一气呵成!行文流水,好看!
看了半天找到错别字:咸丰论坛藏龙卧虎。咸丰?

[img][/img]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