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憨娃(二十八)——豪猪养殖场大结局

                           憨娃(二十八)——豪猪养殖场大结局


      以憨娃为首的豪猪养殖场,经过一番整顿之后,貌似有了转机:几十只小肉豪猪全部转到袁先友的分场去了,总场的大肉豪猪也马上就要出栏了。但仍然还是只有支出没有收入哦,转到袁先友分场的小肉豪猪,只定了价并未收款;留在总场的大肉猪要催肥,种猪要吃食生崽,饲料费仍然是个大问题呀。


      憨娃再次找两位老板开会商量,决定先宰两只最大的肉豪猪,一个旅馆一只,都由憨娃制作,两个旅馆分别打出广告:“本场自养野生豪猪将于本月某日首次出栏,热烈欢迎过往客商和本地美食家前来品尝这最最上等的山珍野味。为了回报顾客们的厚爱,对最先光临的五十位顾客,一律实行半价优惠。”


      广告一出,反应最热烈的要数本地的土豪乡绅和本镇的政府官员。他们都曾经品尝过憨娃制作的豪猪宴席,对于这种美味佳肴,确实深有体会、念念不忘。土豪们手里有银子,讲究的是享受美味;官员们手中有权,派个秘书来预订几桌就行了,以某某会议午餐为名,堂而皇之地公费享受外加显摆。那时好像也没人打老虎苍蝇,何况山高皇帝远,这一亩三分地也是由他们这些土皇帝说了算。


      结果大出憨娃们所料,两只豪猪肉,几乎很快就“名花有主”啦。特别是新旅馆里,现在正闹翻了天。原来有一位富商坐着豪车路经此地,看见了广告,于是“闻香下马,知味停车”,即令助理前去定两桌豪猪宴席。可是,豪猪肉没有啦。这个富商哪能咽的下这口气!没有了?就是现宰也要给我宰一只。你不是“自养的野生豪猪”吗?那我倒要看看你是怎自养的。


      新旅馆老板连忙过来赔笑脸:“哈哈,这位老板息怒,员工们招待不周,还请老板多多包涵。如果你愿意的话,请到我们的养殖场视察一番,你喜欢哪只,可以现点现杀。”恰好这位老板是广东籍的,他有个朋友也在开办豪猪养殖场,并委托他买一批种豪猪。最近生意繁忙,还没来得及考虑这件事。今天有了空,又多亏这一场争吵,真是“不打不相识”呀。于是对新旅馆老板说:“好哦,那就请老板带路,我们去参观一番吧。”


      好在老旅馆那边还多出一桌豪猪宴席,这个富商一行也只有七八个人,就不必讲究排场了。等他们参观回来洗洗之后,立即请他们进入雅室就餐。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富商仗着酒意对新旅馆老板说:“把你们的种猪让几组给我吧。”新旅馆老板茫然不解,富商助理连忙解释:“老板的意思是想买你们已经配好对的种豪猪,一公三母为一组。”


      新旅馆老板:“这,这个实话给你说吧,我们的第二代种公猪是和临县的养殖场互换的,这是非卖品。老板若是想买,只能买我们的第三代还没有配对的种猪。”


      富商已经喝得二麻二麻的了,听新旅馆老板一说,立即就火冒三丈:“你以为老子给不起钱吗?”掏出一张银行卡,啪地一声拍在餐桌上:“开个价吧!老子就要买你的第二代种猪。”


      新旅馆老板连忙叫憨娃去把老旅馆老板找来。一阵寒暄之后,老旅馆老板说:“临县豪猪养殖场的种猪,是一万八千块钱一组。我们是从山上抓来的正宗野生豪猪,质量不比他们低。价格就照他们的标准吧。”

      “你们要抢人吗,一万八,拉倒吧。”经过讨价还价,三组四万成交。(书中暗表:憨娃他们的豪猪养殖场只留了三胎种猪,三胎都是第一代憨娃抓的六只豪猪生的,之后的全都阉割了,哪有第三代种猪?这都是生意场上的尔虞我诈。那个富商也是喝高了,显摆他的财大气粗,否则也不会上这个当。当然,和广东那边比较,还是便宜得多了。)


      这一天对憨娃他们来说,可是个大喜的日子。自开办豪猪养殖场一年多以来,捞回了第一桶金。但这一笔收入顶多也只够这一年多的饲料费。憨娃他们还没有得到实际收入,何况像这一天的事情也不会经常发生,特别是像那个富商一次就买12只种豪猪的事,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果然不出所料,自此之后,再也没人来买种豪猪了。憨娃他们只好利用出栏的豪猪肉,天天大办豪猪宴席,开始一段时间,生意确实好了不少。但毕竟是一个偏远小镇,本地客源很有限哦,土豪再富,官员再馋,总不能天天吃豪猪肉吧。


      顾客们的热情一减,憨娃们的生意也就逐渐冷淡下来,过往客商之中,大多数也是做小生意的,有多少人消费得起这种高档的宴席。憨娃们只得不断地降价优惠。比如,广东的豪猪肉卖70元一斤,憨娃们的已经降到30元了,仍然难以推销。


      好不容易才把总场的出栏肉豪猪卖的差不多了,袁先友分场的第一批出栏肉豪猪立马就运到了总场。按照协议,憨娃们必须全部收购哦。这就叫憨娃们为难了,这么多肉豪猪,怎么推销的出去呀。何况现在大幅降价,真是雪上加霜哦。不收吧,要付违约金;收吧,每只肉豪猪要倒贴袁先友的分场一千多元。


      按照憨娃他们现在的豪猪肉菜品价格,收购一只分场的肉豪猪,最终必定要亏损300元以上。这种蚀本生意做得越多也就亏得越多。俗话说杀头的生意有人做,亏本的生意没人做哦。憨娃对袁先友说:“袁兄弟,你不能看着憨哥睁着眼睛跳岩吧。咱们的兄弟情义何在呀。”


      “亲兄弟明算账,生意场上的兄弟情义值多少钱一斤啦。一切都要按照合同办事。”


      双方各持一词,还是袁先友的分场更占法理。最终袁先友“让步”:“好吧,看在兄弟情义上,你们总场就收购一半吧。违约金也不要你们出了,但我们分场也不是冤大头,总要给我们一点补偿吧。”


      “怎么补偿?袁兄弟说来听听。”


      “我要收购你们总场的全部豪猪。”


      “啊......”。憨娃头上好像响了一个炸雷,嘴巴张得可以塞进一个馒头啦。


      原来这个袁先友做小生意时,走南闯北,朋友不少,消息灵通,对豪猪的市场情况了如指掌。开始办分场时,他就四处派人,八方联系,已经拿到了几分合同。他看见憨娃们坐在家里做生意,必定不能成功。事情的发展,果然如他的预料一样,憨娃们已经走进了死胡同,这正是他收购憨娃们豪猪养殖场的大好时机。憨娃请来两位老板,和袁先友商量结果,以十万元人民币的超低价,全部买走了总场的十组种猪和几十只小肉豪猪。憨娃们的豪猪养殖场也就寿终正寝啦。


      憨娃、两个旅馆的老板和张龙赵虎王朝马汉又恢复了原先的身份,回到了原来的位置。记得有位名人说过:“人生就像转木马,转的你晕头转向之后,最后下马的地方还是你最初上马的地方。”至于袁先友们会在什么地方下马,那是后话,按下不表。


        
1

评分次数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