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一个斗五张网友写给我的一封信(下)

本帖最后由 湙荷 于 2015-12-1 20:52 编辑

     既然自我沉迷,就该寻求自拔。



2003年至2004年,无数次的下定决心卸载中游,又忍不住重装中游。无数次的通宵下棋后的空虚感,虚度感,荒凉感。无数次的手不受控的按下开始键,但没等激动人心的军点鼓声响起就直接关闭电脑电源。。。我知道我必须摆脱,不能这样下去,可中游大厅它豪不理会我的“我知道“,它总是顽固的回到我的桌面上。渐渐地我就意识到,我不但要“知道必须摆脱”,我还需要“知道怎样摆脱”。我学习和摸索方法,这时目标从原来的”知道要摆脱“,转变成了”要如何摆脱“。尝试其他兴趣,尝试增加活动,但就像你说的,有的人是天生的,虽然你说的是你的第六感,但我觉得我是天生对概率性游戏的热爱。其他兴趣爱好在电脑桌以外可以吸引我,但在电脑前,没下几盘棋就好像做不了其他事情。包括上网为了找工作上的资料,内心也常按捺不住匆匆做完,甚至做到一半杀几盘先,会对自己说反正几盘棋也就一会儿,不过这一会儿常常就是一整天一整夜。等这个一会儿过了,你应该能想象出我有多么彷徨。看来方法不对,但对的方法是什么?知行合一就这么难,网络上的公共知识,无不是说要有其他兴趣,要有其他追求云云,说这些的不贫心理领域教育领域的专家学者,看来真是研究学问容易,使用学问困难,做学者容易,做实干家困难。要不然诸如”如何办一个优秀的贸易类网站”的作者,早就把马云赶下神台了。要不然谁背下了”金融炼金术“就都成为索罗斯了。



所以我从这般反复又反复的思想与行为的煎熬中,明白了要行动还不够,要行动了还要达到目的。这有点”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还是山“的循环。最开始知道要摆脱,又来寻求如何摆脱,最后目标还是要摆脱。但人的进步就是这样,看似转了一圈又回到原点,其实这时你已经进步了。后来我发现我对自我的诚信有问题,注意是对自我的,比如我决定明天6点起床去跑步,那么我到6点的时候有可能改变注意。但如果我的决定是明天6点起床陪老婆去跑步,那么我很可能5点半就提前起床准备了。对别人我愿意尽力遵守约定,对自己的承诺却总是轻率的失约,为什么?再剖析下去,是人追求自由的本性,人当然愿意随心所欲的行动,不愿意受到约束与控制,哪怕这个约束与控制来自自我,过去式的自我。我当然也可以寻求家人的监督,但越是亲近的人,在内心上就越认同为接近自我,关系远些的认同度就低些。比如前面的例子是我与一个多年未见的好友约定明天6点跑步,那么我很可能从今晚九点就准备了装备及安排早睡事宜。对于自我是放纵的,但对于外部的规律却是遵从的,因为我们习惯了遵从外部规律的好处。



这个可以追溯到先天性了,后天直观的例子就是5米高的高度跳下来会很疼,这是物理限制,是人为了避免受伤,都会遵从这个无法改变的规律的。诚信也是这规律的延伸,对别人失信,轻则需要颇费口舌与人解释,重则老死不相往来,事情传开,于日后社会行走不利。对别人失信,不重视诺言养成习惯,将在这个物理世界构成的社会环境中难以展开更深层更复杂的工作,对自我思想方面也有助长放纵之风的作用,进一步的使自身执行力减低。既然我将这个问题剖析得这么死理性派,那么死理性派的名言“物理的尽头是数学,数学的尽头是哲学”就该发挥指导作用了。概率游戏是数学问题,虽然你要说直觉,但起码我自己是当做数学问题来看待,好吧,我也不全是看做数学,直觉是有用的,我也用,这么说吧,在当时我认为数学逻辑学分支占重比直觉占重大很多。所以我内心很愿意当做数学事件来看待,顺应我的内心,这个事情就有得突破了,我要定义一个目标,比追求数学更有意义的目标,那是哲学目标。军棋的欲罢不能是数学兴趣带来的,那么我的哲学兴趣能为我带来什么?参禅! 呵呵,开个玩笑了。我的哲学兴趣为我指向是的是寻求幸福人生,这个目标太大太泛,不如数学兴趣指向的概率类游戏具体明确,不容易执行。看到没,“不容易执行”!这5个字才是行动力很弱的原因所在。



水往低处流,人的选择也一样,同样能过日子,不会去选“不容易”的方式。所以我要让哲学目标好执行些,那么就把它范围缩小些,目标具体化些。把原来目标拆解开来,变成若干环节,幸福人生拆成----财富积累----娶美丽的老婆并让她过上好日子----财务自由----教儿育女-----享受人生。。。。。等等。。。太多?不怕,这个是一生的目标嘛。所以2004年开始创业,创业的过程其实也很激情,程度比下小小军棋高多了。。。然后渐渐的,渐渐的,用电脑的时候,比军棋重要得多的事情自然占据了主导,那就就是工作。。比论坛上起个有意义的名字并发表更多有质量回帖和新帖重要得多的事情占据了主导,那就是工作。。比QQ互相情啊感安慰关心更重要得多的事情占据了主导,创业中嘛,闲情都放一边去先。比在游戏平台上扬名立万重要得多的事情占据了主导,那就是为了工作放松神经。 从那以后,我不再与游戏中的网友有感情交流,我怕我摆脱不了情感,迷恋他们,我怕我答应了某位明晚饭后来杀棋,然后我明天6点就开着大厅等他。这些哲学目标,也引导了我日常中的所有行为,比如不爱攀比,不爱与人争论我所不关心的事情等,比如行事方式大胆果断等,其实我并不大胆,只是当我明白事情的最优选择之后,我便义无反顾而已。



虽然不知道最后我会不会觉得没发出去的必要,但这一篇从开始打字起我就假定是写给你看的,为什么是写给你看,也许是因为你问了我一句我的大名是什么吧。我觉得好好解释给你听完全是缘分,即便是稍纵即逝的缘分。



回头说斗牛,最近包括你在内,一共认识了5个人。其他四位是琬靓,【军临天下】远飞,wjg518 , 菊部大到暴雨。 认识他们是因为我与他们聊了天,哈哈,废话。我之所以与他们聊天,是因为我那天有个想法,要用团队作战的数学模型提高获胜几率。这些天我们都在一起玩,你能看到我们在合作群殴其他分数过几千万的玩家,我们一起玩得非常开心,一起努力及分享胜利喜悦的场面,实在是太开心了。但这些欢乐对我来说是危险的,你明白我的意思的。



我实在太久太久没有过这样的对陌生人的倾诉了,说得自言自语,逻辑凌乱,但我自己觉很是尽兴,非常释放。打算将它发给你,可能要占用你一点宝贵的邮箱空间了,占地儿就把它删了吧:)



最后说一件囧事,从开始到现在我并没想起我对你说过还你一亿分的事情,不过这样的话我确定是我是说出去过的,只是不确定那个人的ID是蝴蝶飞来飞去,还是魏晋风~ 。  呵呵。如果两个ID都是你的,你可假装是不同的两个人来跟我要两次,我都会兑现的,我觉得宁可错还,不可因错而不还。



最最后,我刚才翻了下论坛有关你写的,和写你的帖子,你们之间的情谊也触动了我,但这种触动对我来说也是危险的,你懂的。仅是翻了翻,并未细看,可能也不会再去细看了。

顺便提一下,我1998~2001年在上海,每天经过外白度桥:)半荷注:作者显然看过我发表的体育论坛《镌刻在记忆深处的外白渡桥》
网络聊天,网络棋牌,网络论坛,不论是用来打发无聊时间,或是用来抒发甚至发泄内心情感,它们都是便利且尽致的上选。



半荷语:这封写给我的信,已有好几个月,本想当初拿来发表,以劝勉不要沉迷于游戏,适当写写文字,也是欢愉心情的一种方式,但作者本人已意思到,加上工作一时繁忙,耽搁了下来。可以看出,作者有一定的文学功底,本想替他修改下语句和标点,想想还是原封不动为好。认识这位网友,是打五张测试版时认识的,今晚隔了几个月在斗五张重逢,让我想起那篇没有发表的来信。从文中看出一个青春年少时对网络自我控制能力不强而产生彷徨的心理;但作者本人时至今日已能做到游戏和工作平衡。半荷之所以发表这封邮信,是想告知网友:工作永远是放在第一位,而后才是累了时晚上来娱乐一下,放松心情!
1

评分次数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