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超级豆操作

2016—没有母亲的母亲节

本帖最后由 崔大刀 于 2016-5-13 17:13 编辑

——     

      5月8号就是母亲节了, 7号这天,我们收拾好行李,买好了到省城长沙的车票,准备8号早晨带母亲去做第二次化疗。因为母亲患了癌症,已经做了一次化疗,好像效果还不错,母亲明显减少了疼痛,5月10号是医生约定复诊的时间。但是,就在5月7号的下午五点多钟,母亲忽然出现呼吸急促的现象,我和妻子、弟弟紧急把母亲送到县中医院,一路上母亲大汗淋漓,但是她没怎么哼声,我握着母亲的手,她也紧紧的抓着我的手,到了医院,我们被拦在了无菌抢救室的门口……
    母亲生于一九四〇年农历五月,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因为家里经济条件差,还有农村“女孩读书没用”的观念,到了上学的年纪母亲却没能走进学堂,比母亲大十九岁的大舅,在他大学毕业安定以后才送母亲上的学,母亲非常珍惜上学的机会,学习很刻苦,成绩也很好,大舅很高兴,一直鼓励母亲要上高中、考大学;母亲初中毕业以后没有去读师范,而是上了高中,准备考大学,可就在母亲高中毕业的时候,大学停考了,又因为勤劳的外公置下的三亩地而被划分的富农成份,母亲失去了推荐上大学的机会。
随着下乡的大军,母亲也下放到了农村,做了一个民办教师,母亲认真细心的教学赢得了大家的尊敬。至今,母亲教过的学生和家长都尊称她“邓老师”。母亲一个人带着我和弟弟在乡下生活,坚强的母亲敢在漆黑的雨夜一个人抱着发烧的我,走数公里的山路到镇医院看病,而平时母亲是不敢走的。我后来也去过几次母亲当年“下放”的地方,人们知道我是“邓老师”的孩子,每次都非常热情的招呼我,争着邀我去家里喝茶、吃饭。
    因为父亲“南下干部”的身份和上级领导的关心,在我四岁的时候我和弟弟跟着母亲回了城。刚回城时母亲没有工作,一家人靠父亲一个人的工资生活是很拮据的。母亲便找了份临时工作,每天起早贪黑,有时候晚上一点才下班回家。父亲因为腰部受过严重的伤,弯不下腰,母亲回家以后还要把全家的衣服洗好才睡觉,第二天又早早的去上班,常常一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但母亲从来不叫累。母亲总是想方设法让我们吃饱穿好,每个月还挤出钱来寄些给在老家的爷爷奶奶,他说:父亲是长子,又出来得早,不能在眼前照顾老人,但是不能没有孝道。外婆曾经跟着我们生活过一段时间,母亲教我们吃饭的时候要先给外婆和父亲盛饭,在父亲和外婆没到以前,她从不许我们先吃。她自己很难得添置一件新衣服,却总尽力给我和弟弟最好的,还记得我刚上小学的时候,她让在长沙出差的父亲给我带回了一双皮鞋,当年,皮鞋是很奢侈的东西,大人穿皮鞋的也不多,而我是整个县城第一个穿皮鞋的孩子,甚至有同龄的孩子专门跑来看我的皮鞋,那份自豪与得意伴随了我很久……
    可小时候我却让母亲哭过两次,在那似懂非懂的年龄,有人逗我说我不是母亲生的孩子,是捡来的,我信以为真,半个月都不叫妈妈,坚强的母亲气得哭了,父亲拿出一摞照片对我说:傻孩子,你看,从你满月到百日再到周岁的照片,哪一张不是你妈妈抱着你照的?有什么好吃的她自己从来舍不得吃,都是留给你们,故意说自己不喜欢吃。你能是捡来的吗?再说,就算是捡来的,你妈妈把你养这么大,不是亲生的她也对你有养育之恩啊!快向你妈妈道个歉。我知道自己错了,怯怯的走过去,叫了声“妈”。没等我再说话,母亲一把抱住我再次大哭起来。
    长大以后,我也犯了很多儿子都会犯的通病,忙这个忙那个,却很少忙着记挂母亲,虽然有过,确实不多,偶尔想起时,母亲总是说你忙你的去,妈没事。在母亲这次查出绝症之后,我忽然觉得母亲是真的老了,我感觉到一阵颤栗,母亲,白发苍苍的母亲正渐渐的离我远去,坚强的母亲也需要我的陪伴,有时间的时候我会静静的陪母亲坐坐,握着母亲的手,轻声的和她聊聊天。
    在省城长沙,母亲已经清楚的知道自己的病情,等待化疗前母亲疼得很厉害,我知道我欠母亲的太多了,却无法挽留母亲逐渐消逝的生命。一天晚上,看见苍老的母亲,一股巨大的洪流从心底涌起,这一刻,我禁不住嚎啕大哭。母亲反而安慰我说:“没关系,死我不怕,谁都会死,只是疼得难受,能不疼就好了。”我知道,母亲不愿意看着我难过。
    化疗回来以后,一天,母亲特意把我叫到身边,跟我交待他还有多少钱,都放在那些地方,……我明白她是在交待后事,但我不敢表露什么,只跟她说:你安心养病,我现在又不缺钱。母亲怕我不在意没记住,第二天又把我叫过去重复一遍,还把我妻子也叫过去重复又重复。后来听要好的亲朋说,母亲说了,后事她要安排好,不能让我们增加负担。在母亲眼里,年近五十的我依然是从前那个让她操心的小孩子,她可以牺牲一切,但是不能让我难过。
    抢救室的门开了,医生出来告诉我们,母亲是肺梗引起的心衰,抢救过来以后血压呼吸又很快的下降了,救活的希望不大,要我们有心里准备,并让我们进入了抢救室。病床上的母亲戴着氧气面罩,我握着她的手,这一刻,她已经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也握紧我的手了。我们央求医生“尽力抢救,直到最后!”反复几次,经过一个多小时的抢救,7号晚上七点三十分,母亲终于没能再醒过来。那一刻,弟弟和我妻子都哭了,那一刻,我喉头发紧,但我哭不出来,我知道母亲不愿意让我们难过。
    我在母亲耳边轻声说:“妈,我们回家,我带你回家。”带母亲回来以后,按习俗搭好了灵堂,我们为母亲换好了寿衣,我静静的为母亲燃上香烛,看着摇曳的烛光和枭枭升起的轻烟,我没有哭,我知道母亲不愿意让我们难过。
    母亲已经走了两天了,陆续有亲朋过来吊唁,我机械的给来吊唁的亲朋们叩头答礼,我没有哭。
    今天上午,我们为母亲选好了墓地,跟殡仪馆也联系好了。我没有哭。
    今天下午,我突然感觉后脖颈肌肉发紧、头晕得厉害,妻子给我测了血压,比以前还要高了。亲朋们要我休息,我一个人躺在沙发上,却怎么也睡不着,哀乐在缓缓的播放……我闭上眼睛,母亲生前的一幕幕像电影一样在我脑海里放映,这一刻,我忽然止不住泪流满面。妈妈,我没有哭,我就是想你。
    妈妈,还有四个半小时就是母亲节了,妈妈,在母亲节即将来临的时候你却永远的走了。妈妈,没有了你,我以后怎么过母亲节啊?妈妈……
    记于5月9日丑时。
3

评分次数

大刀无刃,厚重自锋。
本帖最后由 崔大刀 于 2016-5-13 14:29 编辑

痛哉我心,哭以当歌。
大刀无刃,厚重自锋。
崔先生节哀啊
3# 曹大丞相


谢谢丞相安慰, 谁都知道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但这种痛彻骨髓的伤心谁都无法释怀。
大刀无刃,厚重自锋。
感觉和我真的很像,我母亲也是老师,也是独自带着我在乡下呆了3年,才调回城里,我也失去了母亲,在那一年的清明前夕

忘了说,我母亲也是上山下乡的插队知青。

楼主节哀

1# 崔大刀


孩子,你长大了。
长歌当哭,闻者动容。
你母亲这辈子真的很不容易。
老人家一路走好!
节哀!
偶尔回望,曾经的缠绵就如一张张褪色的黑白照片……
节哀吧!

老人家一路走好!
节哀吧
老人在天堂回保佑你的
****
     慈母长休矣。人该去之时,什么样的努力挽留都是无用功……
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1# 崔大刀


早就看到了这个帖子,尽在不言中



想点个赞,可惜俺久不玩论竟然么分分咧。今儿个发个口水帖子,竟然有了分富起来咧我

老人家一路走好!
我爷爷现在也在住院10多天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