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超级豆操作

荒芜的野地与锄荷的版主

[本主题超级豆流通总量: 50000]

本帖最后由 四大美人-西施~ 于 2016-9-30 00:05 编辑

     在我青春年少时,与这虚拟的中论平台上,犹如荷塘里开出娉婷袅娜的荷花,于欢乐的流年里,尽情绽放着艳丽,虚拟了缠绵悱测的爱的荒野,以至经年后,乃觉浮生如梦,印在记忆青苔深深处。
                                ——题记



     静美度过一段诗意绵绵的的长夜,听晚风诉说着古往今来的故事,一片群芳争妍掩拂着繁华论坛的风情。那流水潺潺,声声拨动着琴弦,绿水返舟,汩汩桨声,圈圈水旋,一股悠远绵长的诗情画意,宛如宋时开封的清明上河图,湿了了幽草亭台,翠了石桥的青苔,平添几多生动灵韵。荡游在文人汇集的地方,站在兰亭里看不同体裁,不同风格的文章,彼此心平气和地交流,充满了欢声笑语,在静夜里斑斓放歌,宛然间陷入“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古风里。寒冬腊月之季,三月春桃胜开,夏夜荷叶娉婷,深秋丹桂飘香,一年四季都是文人挥毫墨香的抒情的绵夜,凭阑悄语,目送星光,润了故土里禾苗瓜果,绿了村子里青竹翠柏,淡淡的绽开笑靥,在水乡中寂静的流淌。




     久隔些日子,再次轻轻踏上故土的古桥,曾经山花烂漫缀满山峦、河水清澈闪烁粼波、翠竹摇拽瘦骨丰姿,各种树木苍劲挺拔的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却已是宛如人间暗换两重天,繁花落尽,黄叶满地堆积,呈现远古的静,死灭的静。古桥摇摇欲坠,河水断流,柳岸边的亭子歪斜者,许多簇拥丛生的草木枯萎了,扁舟斜停在干涸的河床上,似乎好久没人架櫓了。山腰里的那座往昔高朋满坐的学堂,也只露着些残垣废瓦,只有驻留在村子里一群版主,耐着寂寒,烧材做饭才会从烟囱升起一丝半缕炊烟,乡土是似好久没有人居住了的样子。在顾盼两岸山峦,已是光颓颓一片,不见半点生机,田野荒芜了,蒙上一层厚厚的黄沙。我是禁不住遣情伤怀,昂首问苍穹,故人何在?只见云层缺处遗落几缕氤氲茫茫,断鸿声里,寂寞感伤。本来秋色是充满诗意的,可夜色更加深层时,空气并显得阴森了,曾经探下脸的月儿,这时也躲到密布的乌云里了,余下来的只有阴阴的半箭儿冷风。我走近昔日熙熙攘攘的学堂的时候,不见半个人影,我背里升起一骨凉意,心里更不用说有多害怕,虽然我是无神论者,但在这荒凉的野地,生怕要遇见一个干枯得同牛筋似的老鬼。




     有时候怕什么来什么。正当我发凝似的坐在满是灰尘的凳子上,十几年如一日坚守故土的宁哥轻轻地走了进来:荷博来啦!如同惊雷似地一叫,荷博?谁这样叫我呀,我第一次听到人家这样叫我,我心里暗想只有鬼才会这样叫,我的天,吓了我一大跳,汗流浃背是自然的,魂差一点儿尽散去。转身一看,原来已是两鬓白发隐生的宁采臣,还以为碰上孤魂野鬼呢。这也难怪我会把宁哥当作野鬼了。好事不常来,坏是倒一双,在台村昔版轻手轻脚走了进来:“问好荷水,么么”。天哪,这下是碰上女鬼了,这下是魄被吓散,回头一看,原来是热情善良的昔妞。这一片沙砾遍地似的罗布泊,只有几株临近枯萎的胡杨还是在曲弯着身姿,连丝绸之路的古楼兰也消失得无影无踪,更别想听到虫鸣鸟叫声,只有沙尘卷动竟发出商音哀咽之腔,含着无限荒凉的古意。茫然地向天上地下四周看看,在寂静的夜色里不见一个熟悉的人影,也只有吃过晚饭后无所作作而几个倦在被窝里的版主。




     我这时在想,在这一片干涸的盐泽和满地沙砾的荒野里,没有漫山遍野开着群芳争妍的花儿,没有绿草茵茵衬着土地的生机,没有田野里稻谷飘香,没有山林里鸟鸣虫叫,没有山涧溪水的清澄碧绿,就连空气也是灰蒙蒙的,更别说想看大海的美景,月色的银辉——这千山鸟飞绝的鬼地方,这些版主竟能守着青春,守着寂寞,守在这天苍苍地惶惶的残花不开的故土。他们喝的深井咸水,吃的是粗茶淡饭,却还能挂着嫣然宛尔的笑靥,沐着寂静的夜色,倚门等侯着昔日故友的到来,坚韧地与这片故土共存,翻土锄草,一锄一个梦,一等待着来年好光景。
7

评分次数

※ 版主 彣舒 动用论坛基金向用户 四大美人-西施~ 奖励了超级豆 50000 2016-10-14 16:50

为什么同一个帖子要用不同的号发在不同的论坛?
问好楼主妹妹,我欣喜的在本坛看到大美人、大才女的西施佳作,无比感动,犹如看到那朵妩媚的水莲花在娇羞时的那般馋咽。在中伦这个平台,我们常常会看到半池荷水的里的倒影和闻到半池荷花的芳香,由不得停下冲忙的脚步,来感受作者古风文字的悠远和拳拳怀才的喃喃心情。
     诚如文字里所言当今中论的萧条,使得许多写手和游戏玩家都远远离开了这个曾经喜欢和欢乐的舞台。而虽然如此,但也不乏仍然有人还在留恋往还的时不时的关注和不舍,更有浓浓重情之人却依然在固守着这块大家共舞过的地方,那就是现在论坛的斑斑和论坛的写手、水手们。虽然他们之中很多人都换了名字,虽然曾经那么熟悉的名字不在了,但心、但人、却一直还在与之坚守和耕耘。一如楼主妹妹。
     其实楼主妹妹的每篇文字我都仔细欣赏过,犹如珍宝般的喜爱。感觉确实很有才,妹妹待人也很真诚,所以才有那么多人喜欢。曾经在手机论坛看到妹妹的文字就已经若狂过,现在在休闲论坛又见妹妹的文字,手捧如金,期待妹妹有时间多来,不一定要有写作,只要看到荷花的身影就香,当然有佳作更好,只为我喜欢。
1

评分次数

此帖在手机论坛已经撤精,在这个方面我想以后我们都会注意的,包括楼主妹妹,在此谢谢一楼朋友的提醒!

彣舒斑斑的回帖改得可真快啊!
半池荷水既然是*坛老玩家,就不该犯这样低级的错误。你自转未声明也就罢了,还用两个号*两个*坛,居心何在???
情由境生,话说文如其人。现实里楼主说话也是喜欢这样花枝招展的吗?

文字太啰嗦花里胡哨,读起来情感减弱很多。用word自动清理功能给主贴减减字哈。其于无改动。

 与棋王共语

 前几天,上Q被棋王看到。当时没留意棋王的问候,回到住处后,打开电脑挂的Q,于是和棋王聊了会。

     棋王是中游未曾谋面的坛友,虽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文字交流,也许性相近缘由,私底下少不了有Q互相问好。比如今年棋王生日,我发个生日蛋糕以庆祝生日快乐,棋王亦发私信过来聊了会天。于中游这个论坛网络平台,流连多年,总有几个朋友,虽然隔着网络,却能感触到一份率真。棋王属于性情相近的一种,空闲时偶尔会私聊会,权且当作互相问暖吧。

     这次重还中游,如和棋王私聊一样,难免会思念一些在中论青春留下的美好足迹。在这足迹里,少不了有几个知心故友因文而结下深厚友情,一串串长长晶莹翡翠般的网名,深深烙印在脑海里。棋王把私聊发到中论,隔了一天我才看到。我那时只想每晚上来下几盘棋,可发给小柔笨姐的生日祝福不见回音,才决定写篇文发在娘家台论祝贺,在论坛首页,看到棋王《半池荷水向大家问好》的帖子。我第一反映是懵遭了:1,半荷何许人也,敢如大众人物般问好大家;2,此是我们私下聊天,不宜公示他人;3,读博会被人认为当作是博眼球的事,何况是带水份的在职博士,不值得一提;4,其帖不符论坛规定,完全是一篇水帖。所以当时求棋王撤了,但在我发完《倦在小柔姐姐的温情中》一文后,看到曾经付出心血的版块被合并,其它版块也被又一次缩编,看到气息奄奄的论坛,难以接受,且雪寒烟等几位好友不见踪影,故而才在文园发表了《荒废的中论文化》一文。我自是对中论恋念不忘的,触景生情,热盼重逢旧友,顺便提了近一年没来中游的缘由。

  冷血在复帖中认为我在秀博学文凭。其实读博有什大惊小怪的,但我不生冷血的气,生了也白生,因我知道冷血的血没既没有南极的冷,也没有北极的冷,其实对我挺好的。今天我忽然染抹到棋王的热忱和友爱——倒是我不该拂了棋王的好意,且显得没礼貌。与其说棋王是在昭示我归来,还不如说棋王是在期待老写手都摇橹泛舟而来,重兴论坛之辉煌。

以往每月评一次精华,月精华还有评出前几名,现在呢?中论文化荒废到如此窘境,谁当版主能承受如此凄凉的晚景?中游这些管理层怎么就那么沉得住气?拿着国有企业的高薪,面对如此荒凉残景却无忧心如焚,没事来倒是爱瞎折腾。

   不希望故土没落,一寸乡土都没了,志同道合的坛友,何处把酒言欢,高谈阔论?棋王一样,同样不希望曾经繁盛一时的中游土崩瓦解,故土呈现“出门无所见,荒草蔽平原”凄凉景象,希望还有一帮故友欢聚一堂,笑声响亮。我自然亦是冀盼中论万年,不会让我魂牵梦挂的那些故友连个足迹都寻不到。再此,感动棋王对中游一往情深,感谢棋王对我这个老友尚记心上,亦表示让你撤帖表示深深歉意!
1

评分次数

还能不能好好玩了?回帖怎么又不见了?
情由境生,话说文如其人。现实里楼主说话也是喜欢这样花枝招展的吗?

文字太啰嗦花里胡哨,读起来情感减弱很多。用word自动清理功能给主贴减减字哈。其于无改动。

 与棋王共语

 前几天,上Q被棋王看到。当时没 ...
黄花比我瘦 发表于 2016-9-29 13:07
这不是花里胡哨的问题,是思路有问题。真不知道这语文是什么老师教的,能出这样的奇葩也堪称一绝。
问好楼主妹妹,我欣喜的在本坛看到大美人、大才女的西施佳作,无比感动,犹如看到那朵妩媚的水莲花在娇羞时的那般馋咽。在中伦这个平台,我们常常会看到半池荷水的里的倒影和闻到半池荷花的芳香,由不得停下冲忙的脚步,来感受作者古风文字的悠远和拳拳怀才的喃喃心情。
     诚如文字里所言当今中论的萧条,使得许多写手和游戏玩家都远远离开了这个曾经喜欢和欢乐的舞台。而虽然如此,但也不乏仍然有人还在留恋往还的时不时的关注和不舍,更有浓浓重情之人却依然在固守着这块大家共舞过的地方,那就是现在论坛的斑斑和论坛的写手、水手们。虽然他们之中很多人都换了名字,虽然曾经那么熟悉的名字不在了,但心、但人、却一直还在与之坚守和耕耘。一如楼主妹妹。
     其实楼主妹妹的每篇文字我都仔细欣赏过,犹如珍宝般的喜爱。感觉确实很有才,妹妹待人也很真诚,所以才有那么多人喜欢。曾经在手机论坛看到妹妹的文字就已经若狂过,现在在休闲论坛又见妹妹的文字,手捧如金,期待妹妹有时间多来,不一定要有写作,只要看到荷花的身影就香,当然有佳作更好,只为我喜欢。
彣舒 发表于 2016-9-29 10:25
不知道彣舒版主有没有仔细看过自己的回帖,错别字就不提了,文字的表达方式竟然和这位半荷差不离。难怪会手捧若金,(  )若狂,珍宝般喜爱。。。。。。

RE: 与棋王共语

本帖最后由 彣舒 于 2016-9-29 14:51 编辑

9# 你爱着我111

朋友你好,欢迎光临!

      来者都是客,对来论坛的每一位玩家,斑斑本应礼貌待人,热情点,尤其是大家公认的写手。对于你的光临我也一样。至于回复,我对自己都不满意,自己原谅了自己,所以也请你包涵。我应该感谢搜狗输入法老让我的字选择错误,也谢谢你的批评。人外人山外山的道理我是懂的,以后向你们多学习。好了,您先请喝茶!

回复大愚大痴朋友,我那个回复没有改,是我自己删掉了,因为我想楼主妹妹第一次带文字来本论坛应该感谢,对于她无意中所犯下的“错”,在手机论坛她的精华被撤掉以后,我那个回复就不应该再去说她了。(在斑群与棋王交换问题以后,那边已经撤销精华了)我一直感谢你的提醒,欢迎常来,先请喝茶!

人与人相处,不过一个缘字。人生不易,快乐生活,且行且珍惜!

中游感悟,不错~
彣斑,是我的错,方便时加我Q,已留言

为什么同一个帖子要用不同的号发在不同的论坛?
大愚大痴 发表于 2016-9-29 09:43
哦。SORRY,我这是点错,两个号挂在一起,发第一个,回收站,第二个无意间用半荷号发在手机论坛。

话说回来,这不能赖我,谁叫这两坛挨得那么进,走错门也是有的,将错就错呗

RE: 荒芜的野地与锄荷的版主

人与人相处,不过一个缘字。人生不易,快乐生活,且行且珍惜!
画苗 发表于 2016-9-29 16:38
画苗MM说的是呢,人活着就是幸福,因为还有很多人连活着的资格都没有了,那么,活着的每个人都会珍惜身边的一切。“人生不易,快乐生活”

RE: 荒芜的野地与锄荷的版主

中游感悟,不错~
倩女幽魂——宁采臣 发表于 2016-9-29 18:22
最佩服宁斑的文字,也是个让人敬重的人,欢迎常来踏青。
1

评分次数

楼主妹妹把帖子内容换了,这篇文字很精彩,其实不换也没有关系,另外开个帖子支持棋王论坛更好!

早先电脑系统崩溃了,自己没有经验,装个系统到现在才来回复,都没注意时间,大家晚安,祝福!

哦。SORRY,我这是点错,两个号挂在一起,发第一个,回收站,第二个无意间用半荷号发在手机论坛。

话说回来,这不能赖我,谁叫这两坛挨得那么进,走错门也是有的,将错就错呗 ...
四大美人-西施~ 发表于 2016-9-30 00:11
脸皮厚成这样也是无敌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