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超级豆操作
关于迟疑损害补偿问题的题解香港 郑汝湛 译  一、比赛分,北发牌,双方有局

873
5
Q1094
K10873
654
AQ10763J942
AJ3K852
52AQ96
AKQJ1092
K8
76
J4

西
----12
24--*--
4×----
=
*南迟疑后不叫。北叫4后西才把裁判请来。

  
  西首攻A,东跟2。西改出5。东Q和A赢后续出第三轮,南大牌将吃。南作成加倍的4定约。在他桌,多数结果是4定约没加倍下二或下一。
  本案该怎么判?这要看这三个问题的答案如何而定。(1)北的4叫品是否违法?这可以肯定。因为北还有同样合理的其它叫品(不叫),显然接受了南迟疑的暗示才叫4的。(2)南北是否由于违法而直接或间接得益?这也没疑问。假如北不叫,让西主打作成4定约,便会得-650(或-680)。因此,南北非法取得作成加倍的4定约的比赛分应属无效,应调整为-650的比赛分。(3)东西是否由于对手违法而直接或间接受损?这里,要稍作解释。所谓直接损害,是指该损害是违法所造成的正常结果,就无辜方的责任言,任何人在对手违法下都可能这样行事的。间接损害(非直接损害)是指该损害主要不是来自对手违法,而是由于自已的不正常所致。本案的损害是直接的。因为东出第三轮并非明显的大错,任何坐东的人依据所得信息都可能这样做的。这样,东西应获得+650的比赛分作为补偿。
  反之,假设东犯了大错,比如第一轮便下A而不放Q,接着出小。则损害是间接的。不过,这不等于完全没有直接损害。最佳防御原可赢得500,约为9比赛分。
  这与东西如不犯错应得的650约11比赛分相比,差数为2比赛分。东西的间接损害9比赛分因咎由自取,不能获得补偿,但剩余的直接损害2比赛分,东西还是享有的。
  这里要注意,南北得分仍是-650,不管东西是直接或间接受损。
  (见《桥牌世界》1987年12月号)
  二、瑞士队式赛,北发牌,东西有局

AKJ
KJ×
×××
A×××
×××
××
K××
××××

西
2(弱二)--2NT(问叫)--
3---- *=
*南迟疑后不叫。

  
  3定约下一。在他室,东西作成铁打的4定约。这副牌输赢11IMP。该怎么判呢?
  本案南迟疑的结果,不是对搭档作出暗示,而是蒙骗了对手。这类问题,法例适用于南的规定是:
  (1)倘他碰上正当的叫牌问题,需要稍微多花些思考时间,他便有权这样做,虽则其迟疑有可能导致对手误解。(2)倘无正当理由,便不该迟疑。(3)无正当理由而迟疑,哪怕只有轻微的诈骗意图,也是极不正当的行为。法例对西的规定则是:(1)他(与北不同)有权依据他从南的迟疑得出的推论行事。(2)但他须承担这样做法的后果,即要自负推论错误时的损失,正如他可以保有推论正确时的得益那样。(3)对手迟疑如属极不正当,他便有权就迟疑所造成的损害获得补偿。
  根据上述法例,视情况可有三种不同判法,(1)倘南的迟疑,由于有正常合理的叫牌问题需要解决,西因误解受损,则比分不作调整。(2)倘南所思考的问题与正题无关,或理由并不真实存在,其迟疑纯属无心,不带欺骗成分,则东西得分不动,南北得分酌减。(3)倘南并无正当的思考问题,也提不出合理解释,且事前想及故作迟疑能使他得益的,则双方得分都调整。对南会减分较多以示处罚,并避免其从中得益。对西会加分,以补偿直接损害为度。南减西加可不相等。
  具体到本案,南并无正当问题需要迟疑,自不用上述第一种判法。至于是第二种抑或第三种判法,看南作何解释而定。假如南说:“开始时我把北的开叫误作埃坷制的强二开叫(我们刚从原采用的埃珂强二转为弱二,却还不习惯,上次比赛我就曾以好牌开叫2,致错过成局。那次的对手方可作证明),故应叫2NT示弱,及同伴提醒,我才发现错误。当时迟疑,是在思考对同伴的3能否应以不叫;以后觉得不叫尚符合埃珂制叫法,前后还一致,故没作声明也没通知裁判。那时脑子想的是不叫是否合法的问题,没想到会引起西误解,否则会设法补救的。”这样解释听来合理可信,即可采用第二种判法,东西得分不动,南北得分酌减,会是从全赢分改为3/4赢分。但南的解释如是:“我的迟疑,是考虑应否作4阻塞叫,后因可能被加倍损失过大作罢。”或者说:“我当时正回忆上一手牌该怎样打法,致忘记了叫牌。”后两种解释都欠缺说服力,能说明他没有利用迟疑来诈骗的用心,故应采用第三种判法,把南北的11imp取消。至于东西,自南诈2NT西不叫后,即使南没迟疑,东西竞叫顶多至3为止,不大可能叫成4。南的2NT诈叫完全合法,东西因此的损失不能要求补偿。即11imp中,10imp应予扣除,剩余的1imp才是南违法造成的直损害,也就是东西应得的补偿。
  (见《桥牌世界》1977年11月号)
有关树立花色的问题瞿强立
  不论有将或无将定约,很少能全部靠大牌来赢墩,总免不了要树立某些花色(包括飞张)。树立花色所牵涉的问题太多,远非三五张纸所能写完。现在仅就下列常见问题谈一下。
  1.在有将定约时,如果你的将牌完整无缺,而且在肃清将牌后明暗两手还有足够的将牌来树立旁套花色,你当然先吊将牌再树立旁套花色以策安全。但这样的条件是不太多的。如将牌上有输张,或将牌并不够多,则要考虑先树立其他花色,否则将由于失控而受制于人,或缺乏足够的将牌赢墩。

1096
Q94
KJ72
AK4
K24
K105J8732
10986AQ43
10765QJ9
AQJ8753
A6
5
832


  定约:4
  首攻:10
  东家用Q捉掉明手的J,并打回Q,明手得了这墩便飞。结果当然是每门花色各输一墩。南应该在进手后先打A,再从手中打出小,西家只好用K拿。以后便可用Q来垫一张了。庄家的将牌不为不多,但并非坚强无缺,所以应先树立一墩,以后仍有机会飞

J105
4
AK1052
K654
64A72
98Q10763
Q987J4
QJ1097832
KQ983
AKJ52
63
A


  定约:6
  首攻:Q
  庄家必输一墩将牌。手中有三个输张,一个可垫于K之下,另两个可用明手的将牌,不怕对方盖吃。看来非常简单。你可以先吊将牌吗?这可不行,如果对方打出第二张将牌,手中还有一个输张就将无法交待了。你必须在旁套花色得到妥善安排之后,方能开始动将牌。明手若有四张将牌,你倒可以先吊一张。

J83
A5432
J98
32
476
10987KQJ
Q765432
KQJ1098765
AKQ10952
6
AK10
A4


  定约:6
  首攻:K
  这副牌有两个打法。飞张如果成功,你可以只输一墩;但若飞张失误便立被挫败。另一办法是树立,只要求将牌和的分布合理即可。如果发现无法树立,你仍然有飞的机会。显然第二种办法较优,但这个打法绝对不能先吊将牌,一张也不行。
  南先打掉A,并用大将牌将吃回手。手中出10,明手用J盖拿,再用大将牌将吃第三张回手。出5,明手用8盖拿,再用大将牌吃第四张回手。现在你可出你精心保留好的2到明手去享用第五张,来垫掉手中的。现在你还可以试飞,看看能否超额完成。
  此例与前二例不同——将牌既长,又极坚强,可是也不能先吊将牌。这是因为明手的三张将牌另有重要任务,要扮演进张的角色,不能轻易浪费掉。   2.树立花色之目的是为了寻求赢张,所树立的花色越长,其可能提供的赢张也就越多。如果有两门花色可资树立,原则上以树立较长的花色为有利。但这只是就一般情况而言,实战中却往往有很多因素需要考虑,不能盲目地搞机械论。即使两门花色看上去好象机会均等,也要通盘研究。如果掌握不当,结果可能是很惨的。

AQ10876
J5
1093
A2
K3954
K9873Q1064
72AK85
K943107
J2
A2
QJ64
QJ865


  定约:3NT
  首攻:7
  明手打J,东家用Q盖,南家的A拿。现在都需要飞张,看上去好象应该飞;因为至少可以拿五六墩,而不过能拿两墩。但你若走这条路线可就错了。你虽然能一连拿六墩,但无法再飞,便拿不到第九墩。如果你先出Q来飞,无论西家是否用K来盖,以后仍有机会再飞。这副牌先发展短套是为了解决赢墩数额和进张的问题。

KQ
A63
J4
AJ9753
AJ94765
KJ1087952
K98Q652
2Q108
10832
Q4
A1073
K64


  西家开叫1,结果由南家打3NT。西家首攻10(这是新式的出法,表示AJ10或KJ10,也可能10以上无大牌),你的Q拿了第一墩。如果现在树立长套,你可拿不到第九墩。正确的打法是要出一张,西家的A拿后出K,你忍让一墩,然后用A拿第三张。现在你可以树立了。东家虽能拿一墩,但他打不出,你便稳拿九墩了。这副牌先树立短套的目的是要先发展有危险的花色(打掉西家可能的进张)。上也有输张,但无论Q在谁家均不构成危险。

K
J76
QJ962
J1082
Q873210754
K5410982
75A3
764KQ9
AJ9
AQ3
K1084
A53


  定约:3NT
  首攻:3
  如果A和K都在西家,自无问题。但若A在东家,你先树立便有被攻破之虞。因此虽长,也应从缓,必须先从明手出飞。如果成功,你便改打,可稳得九墩。即使飞失,你有AJ在手,足以控制局势,也必能完成定约。这副牌要先树立短套是为了使的守卫工事不遭破坏,无论K在谁家均不必考虑。   3.在树立花色时常会遇到这样的困难,就是缺少足够的将牌。如果必须将吃,便无法肃清将牌。这种苦恼有办法解决,你可以在要树立的花色上忍让一墩就行。

AKQ85
A103
64
A83
73
KQJ5
AK82
Q52


  你打6,西家首攻Q。如果是3-3分布,那当然很好。但万一都是4-2分布,如何来树立呢?不难,你只要从明暗两手都打一张小就行了。以后你进手,便可用明手的大将牌将吃一张,吊四轮将牌(明手当然垫),共计十二墩牌。

Q98
2
AK93
KQ742
1076543
KJ976Q8
105QJ862
106J985
AKJ2
A10543
74
A3


  定约:6
  首攻:5
  这副牌是法国的实战例子,南家是法国队的代表保罗·梅耶(Paul Meyer)。这一次南要预防两门黑牌都是4-2分布。明手的8拿了第一墩,并不先调将,而是从明手出2,手中打3!无论西家打回什么,南必能拿到四墩,两墩(包括将吃张一次),二墩和四墩。注意,这副牌如果以6作定约是无法完成的。

A
J108
AKJ42
A1095
75KJ9843
Q5432K76
108Q95
76324
Q1062
A9
763
KQJ8


  定约:6
  首攻:7
  南既要使明手将吃(至少两次),又要树立(难免要输一墩),还要肃清将牌(可能要吊四次),任务确实艰巨,真要弄得手忙脚乱。如果用将牌回手,明手虽能将吃到两次,但飞牌一旦失手将会立遭灭顶。针对这些难题有一巧妙方法,就是先从明手出一张小。无论东家打回什么,所有问题都迎刃而解了。多么简单!

AK7532
A
K5
A962
J6Q984
K10985Q62
7410983
Q1054J3
10
J743
AQJ62
K87


12
33NT
44
6


  首攻 10
  这副牌南也要准备应付都是4-2分布。有一简单办法是交叉将吃。这个办法不行。假定你先用垫一张,打掉K和A,再从明手出。这时东家用8将吃,迫使你用大将牌盖吃,否则东家将打回将牌,以图减少你的将吃赢张。可是你盖吃之后再交叉将吃,也不免要输将牌和各一墩。
  另一打法是设法树立。你两次将吃之后,可以树立好,但你的将牌和仍各有输张。
  英国队的代表塔罗(Joel Tarlo)在西班牙参加比赛打这副牌时,表现得非常出色。他不慌不忙地从明手先出一张小!这种欲取姑与的手法太妙了。无论防家谁来拿,也无论打回任何花色(包括出迫使明手将吃),他都轻而易举地拿到了十二墩牌。
巴斯妙招陈厚铭 编译
  不论是做庄打无将或有将定约,都可以使用忍让打法。如果防守方攻某一花色的K而你手中有了AJ时,你可以使用忍让打法;这种简单打法早在英国巴斯这个有泉水的地方玩惠斯特牌时就发明了。例如:

43
KQ109576
AJ82

   
  当时的想法是在西攻K时,南虽有A而忍让,想骗西继续攻这一花色。10世纪时就认为这是一种妙招,因而起名为巴斯妙招。
  现在桥牌已发展到更为复杂精确的阶段,但这一妙招仍然有时被采用。不过,今天只把它看成是一种忍让打法,在你建立自已的赢张时常采用这一妙招以控制所攻的花色。

J62
AJ4
53
AJ1094
95A1074
8531096
KQ1096842
872K53
KQ83
KQ72
AJ7
Q6


  南打3无将定约,西首攻K。庄家除非先不出A,不然就有麻烦。庄家在上稳有4个赢墩,在上,即便飞牌不成功也有4个赢墩。但庄家若在第一轮以A吃进后就有危险了。在飞而进入东手时,东攻;西就可以在上拿4个赢墩,但是如果庄家在第一轮忍让,西就不能再攻而使庄家在上有两个止张。  
  如果西转攻,东以A吃进后攻回。这时庄家已有3个赢墩和4个赢墩,再加上A和A。东进手后不论攻什么牌也不能击败定约。
  运用巴斯妙招,不一定要求AJ两张牌在一家手中,例如:

A43
2
KJ96
AJ842
KQ108972
KJ1076Q9853
8753
6Q1097
J76
A4
AQ1042
K53

西
1
1223
3445
------


  没想到西首攻K。庄家看到这可以运用两手牌的巴斯妙招,因此忍让。东则跟小以表示不欢迎。
  西担心明手建立起套,因此转攻,希望在上能拿一赢墩。庄家以A吃进后抽三圈将牌,东垫去两张。南先出K,再出小。在西告缺时,明手出小,东以10吃进,回攻。明手以A吃进后兑现A,再将吃一副。因此明手建立起一张出垫去手中的。庄家是可以用将吃下到明手的。
  庄家在第一轮时忍让,就可以使他在上有控制的条件下建立起
  在下一副牌中表明巴斯妙招的变化。

J93
K74
J987
AQ5
104KQ876
852QJ106
A3264
108632J9
A52
A93
KQ105
K74


  在3无将定约中西首攻10,明手出J,东出Q。庄家这时很了解的分配位置。这正好使用巴斯妙招,不过位置有些颠例。
  虽然明手已经出掉了J,但是在10和J出来之后,9可以起代替作用,因此对Q忍让。现在东不能再攻,否则庄家不但能在多拿一个赢墩,而且还有充分机会建立起其它花色的赢墩。
  东转攻,不过这对东也没有好处。因为庄家在上有两个止张,而且只要再输1墩就可建立起套。因此庄家立刻吃进东的后出顶出A。庄家可以拿到3墩,2墩和1墩
  巴斯妙招的最后一个变形是使中间张升值。

K103
643
AQ9
Q1072
82AJ974
1085QJ97
6432J106
K8653
Q65
AK2
K75
AJ94


  南打3无将,西首攻8。庄家计算一下赢墩,包括1墩,其稳有7个赢墩。显然在上可以想法多得2个赢墩,不过如果西有K进手,可能攻穿
  庄家又分析一下首攻,首攻是不是第4大张呢?如果是的话,西应有3张比8大的牌。——即AJ9。如果如此,明手出10,庄家在上就有2个赢墩。不过庄家还是认为西很可能是出的短套中的最大一张牌。
  庄家如果从明手出10,东会以J盖上。西如果以K进手后还有1张攻出,南的处境就危险了。如果南在第一轮时明手出3,东会以9盖上,结果是一样的。
  那么明手出K会怎样呢?这样出牌虽然违反了第二家出小牌的原则,但是东会以A吃进,否则庄家由于手中有Q,就有第二个止张。不过东以A吃进后就不能再攻3,否则庄家会在上多拿1墩牌。
  明手出K可以保证完成定约而不论西首攻的是手中最大一张牌,或是第四大张牌。如果明手K赢到1墩,庄家在飞牌时。出于手中有Q,也不怕西进手再攻
  (译自美国桥牌月刊1987年6月号,作者为E·Blackwood)
残局选粹王建华

南北有局:南发牌
西
11×2
----2--
2NT--3NT--
----

AJ54
KJ63
9862
K
Q10976
84A10972
QJ73A5
Q92J8754
K832
Q5
K104
A1063


  西首攻3,东以A赢得。东出5,南上K。第3轮南出2,明手J赢得。明手出3,南以Q进手。第5轮南出5,明手的J被东以A赢得。东出10给明手的K,南垫一张黑挑。明手拿掉K。第8墩明手出最后一张红心,让东以7进手。这时的六张牌残局局势是:

A54
6
98
--
Q109
--97
QJ
QJ875
K8
10
A106


  在这第8轮牌,南垫去6,西垫牌已发生了困难。假定西垫J。如果第9轮东再兑现9,南北各垫一张方块,西垫牌就更加困难了。垫黑挑或方块都使南北立即增加一个赢张。若西垫Q,则下一轮牌东被迫出小草花时,南就可以用10偷过去。事实上,这是一个对西家的防卫挤压,西家要保留Q以保护东家的J免被偷掉。不过这里挤压张是由东家打出的9,而不是由南或北打出的。而且明手已经没有草花,最后的草花是由东家打出来的。这是所谓“自杀性挤压”(suicide squeeze)的一个例子,并且也是—种很特殊的防卫挤压。
  回过来再看上面六张牌的残局。当明手出6给东家的7时,西家已受到了防卫挤压。他若垫去J,南就可以建立起一个方块赢张。假定第9轮东不是兑现9,而是出一张小草花,则南用A赢进,出10,明手的9就建立起来了。若第8轮西垫Q,第9轮东出小草花,则南用10偷,同样增加了一个赢墩。由此可见,上面这个六张牌的残局本身就是一个使东西两家无法抵抗的防卫挤压法局势。不过这里南北在余下的六张牌里只有三个赢墩,通过巧妙的挤压可以多打出一墩牌来。这是一个防卫挤压与赢张建立相结合的自杀性挤压的局势。
醉牌龚启英
  李乙只要带着三分醉意在牌桌上总是得心应手,好象从未遇到过难题似的,但是在这天的双人赛中却不然,李乙真碰到了难题。
  李乙坐南,他和老伍是采用精确叫牌法。第5副牌李乙拿到这样一手牌,6-5-2-1,有16大牌点,显然是副好牌,前面两家不叫后李乙开叫1。西家争叫4!老伍叫5,东家加叫5!只一轮叫牌就到5阶水平,这时该李乙叫牌了。
  --AJ8754AKQ102Q2
  观众带着极大的兴越看李乙如何处理这手牌。看来李乙不外乎两种选择,一是加倍惩罚对手,另一选择是进满贯。对手所叫的花色自己为缺门;同伴的自由答叫必然具有一定牌力,权衡得失理应进满贯。但是打什么定约呢?是叫6呢,还是叫6,或6呢?在巳没有叫牌空间的情况下,只能一锤定音,这实在是个难题,看李乙到底有多大能耐。
  只见李乙两手拿着牌放在桌下,闭目静思。不过,有人看见李乙是在桌下拿着三张牌在抽签,而且,见他右手抽出的是一张2。于是,李乙毫不犹豫地在叫牌纸上写出6!这样,6就成了这副牌的定约。
  西首攻K,亮牌后大家看到明手的牌如下,糟了,联手有9张梅花,8张红心,而李乙却选中了只有7张的方块作为将牌。梅花和红心套中都存在可能的失张,而且方块还不知道东西是怎样的分配。

42
K6
73
A976543
AJ8754
AKQ102
Q2

  
  但见李乙精神抖擞,用2将吃K,拔A、K、Q,对手将牌全部跌落。出Q,西K盖,这时,李乙让明手放小,东跟出J,西续改黑桃,李乙用最后一张将牌将吃,出2,西跟8,明手用9飞,飞牌成功!明手的梅花全大了,小满贯定约完成。李乙和老伍得个项分。四手牌如下:

42
K6
73
A976543
AK97653QJ108
Q10932
J94865
K108J
AJ8754
AKQ102
Q2

     
  赛后,桥牌爱好者围着李乙提出了一系列问题:“打桥牌能抽签吗?”“你为什么要采取抽签的办法?”李乙煞有介事地笑着说:“桥牌是有运气的,心诚则灵,抽签不会使我失望。这副牌如作6定约,在对手首攻黑桃的情况下打不成,西必得两墩将牌。”“你为什么不飞红心?”“你为什么敢用9飞?”李乙说:“我是想飞红心的,但在飞红心前我先试探一下草花是没有损失的,当东跌出J后,按照限制性选择的原理,东持J单张的概率大于持J10双张的概率,因此我决心用9飞。当西跟出第二轮梅花时,从叫牌中得知红心必然集中在东手,红心即使能飞中也无济于事,你说是吗?另外,”李乙环视了一圈接着说:“怎么没有人提出西不上K的变化?如果明手无K将会是断桥杀着,但是,由于有K,我会坦然地飞过准备先试2-2分配,之后将吃第三墩,可使定约上一。”大家这才知道李乙是似醉非醉,难怪老拿顶分。 返回本期目录
吹牛大王外传(十五)
  某日吹牛大王在俱乐部里打桥牌。这天的运气似乎和他过不去,接连的失败使他恼火非常。有许多次眼看一定要成的定约,可是因为对方的首攻攻中了他的要害,因此功亏一篑。大王的这份烦恼就甭提了。
  打过两小时后出现了下面一副牌,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KJ96
A
1042
AQJ65
54273
K1098Q532
AK9873QJ
97432
AQ108
J764
65
K108


  大王坐在南家,北家开叫1,大王应叫1,西家争叫2。这都是正常的叫品。北家这时跳叫3,大王心安理得地叫4,以下都不再叫。西家应该作出他的首攻,他已经把K拎在手中正要打出来,忽然东家已打出了他的Q来。
  “老兄,对不起,应该是您的同伴先攻牌。”大王加以纠正地说。
  “抱歉得很”东家一边说一边拿起他的Q,“我还以为是北家先叫的黑桃呢。”
  “可是您作了越序攻牌,我建议还是请裁判来处理吧。”大王提出这样的要求。
  大家都没有意见,裁判长被请来了。
  “发生了什么问题吗?”裁判长问。
  “我打4,”大王回答:“应该由西家首攻,可是东家误以为是由他首攻,因此他首攻了一张Q。请问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情况是否就是这样?其他同志有没有不同的陈述?”裁判长又问在座的诸人。
  “事实确是如此,请按比赛规则处理。”众人异口同声地回答。
  “按照比赛规则的规定,这是一个越序攻牌。对于越序攻牌的处分是这样:非犯规方可以允许西家自由选择他的首攻,但东家已打出的这张牌不能收回,作为罚张处理,必须在他首次获得出牌机会时打出。非犯规方也可以命令西家首攻某一特定花色,但东家所打出的这张牌可以收回,不再作罚张处理(这是当时的比赛规则)。现在定约人可以作出他的选择。”吹牛大王作出什么选择呢?他想:如果我选了第一种办法由西家作任何首攻,他无疑要攻方块。我将立刻输掉二墩方块,这对我是非常不利的。同伴开叫1,他可能没有Q。如果西家首攻,我岂是可以得一个免费飞牌吗?大王计算已定,便宣布如下:
  “既然允许我作出一个选择,我请求西家首攻一张草花。”
  裁判长说:“定约人现在作出了他的选择,西应该首攻一张草花。东家的这张Q可以收回,不承担任何义务。”
  “尊敬的裁判长先生,”西家很为难但很有礼貌地说,“我自然应该而且也很愿意按照定约人的要求办理。不过……,这是不可能的事呀!”
  “什么?你难道不能出一张草花吗?”裁判长说边检查了西家的牌,然后重新作出他的裁决道:
  “由于西家不可能按照非犯规方的要求出牌,非犯规方的要求应当失效。犯规方可以自由作出他的首攻,不受任何处分;并且他的同伴也免受任何约束。一切按照正常进行。”
  “唔!”
  西家已经看见东家有一张Q,他当然首攻一张小方块。东家不是用Q,而是用J拿了这墩牌。他心领神会地打出一张草花给西家将吃。西家将吃后再出小方块给东家的Q,东家又出草花给西家将吃。这样,防御方一连拿了四域牌,定约就此下一。
  吹牛大王事后摇头叹息,自己算尽心机,结果反吃了亏。如果老老实实不投机取巧,这个定约不会有问题的。
  人有千算,天有一算!
首攻测验关耳
  这五个测验题选自过期的《桥牌世界》杂志,都有关大满贯首攻,特约专家的解答不尽相同。我们加以研究,不是为着比较其是非优劣,而是要晓得他们的思路,即在这种情况下专家们会考虑哪些因素,为何会这样或那样地出牌。精通与善用牌理,系专家的专长所在,我们在这方面集思广益是有好处的。
  以下五题都由南首攻,南该出哪张牌?
  (A)双人赛  东西有局  南持:109762Q5J73J102

西
--1--2
23--6
--7NT----
×------


  (B)双人赛  双方有局  南持:85485437621052

西
1--2--
2--2--
2--3--
5--7--
--×


  (C)盘式赛  双方有局  南持:1086492A10742J10

西
----45
----55
6----7
--7×


  (D)盘式赛  双方无局  南持:1095A10763108762

西
2--2*--
3--3--
7------
*虚叫,强二特约


  (E)双人赛  双方有局  南持:87J1074AQJ9872

西
3加倍44
--7

解答

首攻测验解答  (A)评分:Q或5 (25)100;2或J (5)50;3 (3)40。
  (注:括号内为主张出该牌的专家人数,下同)
  绝大多数专家认为,北必有一个A,这不会是A(北作导攻加倍要南不首攻),也不大可能是A(是东的主套)。多数人主张出,并非因为北有A比有A的可能性较大,而是如坎特所说,东指望那13赢墩主要来自两长套,假如北持有 A而南首攻A终归能赢到的,但北如持有A而南首攻:则西的长套赢张能把东的赢张垫掉,故应马上兑现A。
  但Kokish认为应首攻2。他构想东西的牌如下:
  西:KJ10××KQ××××××
  东:AQA××AKQ×××××--
  (B)评分: (25)100; (6)40; (1)20.
  专家们都认为北的加倍,是基于有一张A,而不是有缺门。导攻加倍的创始人Lightner 说,照流行叫法,北是要南首攻明手第一次叫那花色,即.Hayden 和J.Rubens也认为北如想南首攻,便不会叫加倍。关于A在谁手里,专家看法不一致。沃尔夫和Hazen认为在东手,Mathe和Roth则说为北持有。后者认为北叫加倍所要求最不寻常的首攻,当非莫属,即北有A;他们还怀疑东叫的3,是想骗南不首攻
  (C)评分:J或10 (19)100;9(9)80;J (6)70;4(0)20。
  专家们分成两派,一派包括Lightner,Rodwell,Kehela,.Truscoft及沃尔夫等人,认为东首次竞叫只是5,西又多次不叫,故他们最后叫的大满贯是牺牲叫,北的加倍是惩罚性,南首攻应出北叫过的,另一派包括坎特,卡普兰,黑木,艾森伯格,占·雅各比等人,认为北叫的是首攻加倍,南不能出北叫过的,只好出(北可能缺门)。
  (D)评分:10 (13)100;小 (11)90;A (9)70;(3)20。
  多数专家认为北没叫加倍,就表示北的不是缺门(个别人仍不排除这可能性,认为北会由于不想对手改叫7NT而不加倍),南首攻只好在中选一门。沃尔夫,坎特等主张出小,好处有(1)西显是缺门。倘首攻A,碰上东有K时会吃亏;(2)出可迫使明手将吃,令东作牌计划减少选择,这在的分配很不平均的情况下对东很不利,(3)假使西是AK×,东是Q10××××,西将吃后,北的能有一赢墩。但Greene等少数人认为首攻A不见得吃亏,照以往经验,对手欠缺一张A而叫大满贯的情况是时常发生的。且出A同能获得迫使明手将吃的好处。至于主张首攻的卡普兰、Lightner、Sehenken等人,认为这样可耗掉的一个进张,不利于他们树立看来是西较弱的花色,首攻会比较稳健。主持这次测验的Schenken最后说,如果西是高手,他会首攻10,但如果庸手,他会首攻A。
  (E)评分:A (12)100;其他 (3)90;8 (10)80; (6)60;7 (1)10。
  多数专家采取正常的首攻,即出自己的花色或攻主牌。主持这测验的Rubens独排众议,说出没什么建设性,因为明手显然缺门,且会是四张支持,Kokish和Roth盼望的A赢墩,Ewen和Senken指望的通过逼将造就北赢张,都可能性不大。Rubin和Hudecek主张首攻,是根据这样构想——西牌:AK××AKQ××A×××-东牌:QJ10×××××Q××××,倘南首攻而不攻,北在终局会被挤压。Rubens本人主张首攻,是构想西牌:AK××A××AKQ×××--,东牌:QJ10××QJ××××××,只有出能防止对方既将吃两墩又拿通长套。总之,大满贯首攻的特别困难,下策也胜于无策。
高级防御测验关耳  译  高级防御,首先要求能依据叫牌和前几轮出牌,准确地计算出暗手的大牌与牌型;在这基础上,能及早地预见进程的发展,知道敌方将会采用哪种进攻方法,而自己的防御出牌怎样会挨整,怎样才会令敌方吃瘪。这样深谋远虑—克敌制胜难度是极高的,却是真正高手应有的修养。下面是两道防御难题,请读者偿试一下。
  1.

南发牌 双方有局
西
1--1--
2--2--
3--3--
3NT都不叫

A76北(明手)
KQ10843
5
J
Q94(东)
A952
AJ102
86


  你坐东,同伴首攻J,明手让过,暗手跟小。同伴续出,你Q赢,暗手垫7。现在你该怎样出牌?   2.

AJ863
93
AQJ4
J2
KQ92
A42
96
AQ94

南发牌 双方有局
西
11NT×2
2--3--
4都不叫


  你坐西,首攻出9,明手上A,东跟10,暗出3。明手出A,同伴和你跟4和2,暗手垫5。明手出Q,东盖K,暗手用7将吃,你跟6。现在是第四轮,暗手出K,你出什么牌?    从叫牌和出牌看来,暗手的两门高花都会是单张,低花可能是7-4。你如果续出第三轮,那么暗手将被迫假设防御方一家只有三张,且A和A都在他手。明手A嬴墩后,能从发展出一个赢张来,凑够九墩牌。你改出或者会好些,但暗手如猜对牌也能成功。暗手可奔吃,到手里剩下一张时,达到如下残局:

A
KQ
K5
(西牌略)
A95
AJ
6
Q98
3

 

东(你)牌(1)东(你)牌(2)
A95

A9
AJAJ10


  你如保留三张和两张,如(1),暗手便出小到明手的K,你如保留两张和3张,如(2),暗手便出。不论是(1)或(2),你都只能赢两张A。
  正确的防御是,你先兑现A,然后出!假如明手J吃进,明手早晚要出K。这时暗手如是Q×你便让墩;暗手是Q××,你便用A盖K,接着出J。  你出时,假如暗手大吃进,他在上无法不失两墩牌。
  这是1976年范德比尔特杯四分之一决赛中的一副赛,坐东打出这样漂亮防御的是美国第一高手哈曼。赛况刊载于1976年10月《桥牌世界》。
统一叫牌体制的比赛
  从1988年的《桥牌》杂志第二期中,读到张英同志所译的“介绍美国桥牌协会标定标准体制”一文。读后颇有启发。文章一开始就讲到:1987年8月在美国圣路易举行的北美桥牌冠军赛上,同时试办了“对式标准卡公开赛”。参加者都用美国桥牌协会统一制订的约定卡,叫牌都只能有一种解释。牌手不得使用心理战术。参加此项比赛的约五百人。反应极好。这体制包括了一些最通行的约定,但与过去的A级约定内容不尽相同。该协会已根据一些建议修订后,确定为美国桥牌协会标准体制。协会估计一年以后,参加此种比赛的人数将超过同时进行的其他项目的参加人数。近年来,也有多人与我谈起组织一次全部采用自然叫牌体制的比赛的设想。可见组织统一自然体制比赛的想法,在太平洋两岸都有,只是在被岸美国实现得早一些。对于上文,有几句话我特别感兴趣。
  一是“参加者都用美国桥牌协会统一制订的约定卡”。“美国桥牌协会”可能是指ACBL(American Confracf Bridge League的缩写),直译为美国定约桥牌联合会,简称美国桥联,译桥牌协会也无不可,它是美国全国性的桥牌权威组织,它所制订的约定卡(ConoenTion Card)全国采用。以前,我国的桥牌比赛也多采用ACBL的约定卡。近年来采用世界桥联的约定卡的渐多起来。约定卡是留有空白的,备参赛者填写所应用的叫牌体制和特殊约定。如果仅是采用统—的约定卡,那并不说明什么问题。因此,应是指采用美国桥牌协会统一制订的叫牌体制。(译文中作了介绍)。按定约桥牌自1925年创始至今已有60余载。在此期间各种叫牌体制不断的推陈出新,五花八门的叫牌法,名目繁多,内容各异,令人如入珍圃,有学不胜学之威。一种叫牌体制的建立,主要是想通过相互交换信息来找到最佳或最合算的定约。有时,在持有长套时所作的阻击性跳开叫,也能起到妨碍对手方交换信息的作用;一般讲来,都是有实力时多叫几声,没有实力则少开口,但是,目前有些体制却是反其道而行之,持有开叫实力时先“放过”,而实力不足开叫时却开叫一花色,这一设想虽早已有之,但直至近年来才颇为流行,且流派甚多,各有不同变化。弱牌开叫,是有一定风险的,但对敌方的叫牌,常能起干扰作用。很多情况双方都难以作出合理的逻辑判断,这样就大大地增加了叫牌中的偶然性(也有人称之为运气的成分)。而且新的体制,敌方熟悉也要一个过程,因此采用这类体制,在弱队对强队时,不失为一种策略。而许多国际高手,对于这类一反常规的体制,却是很不喜欢与之对阵。如台湾的主办桥牌大师沈君山就是其中的一个。在去年,台北队作为远东地区的代表参加世界百慕大锦标赛时,遇到对手方采用“逼叫性放过”体制时,台北队的领队就尽量换他人上场。虽然,台北队对这类体制事先也作过充分研究。一些国际好手不喜欢与“强放过”对阵,并不是惧怕它叫牌精确,而是因为需要另外研究专门的防御对策,而这是需要逐步来完善的,要费很大的精力和时间。没有充分的对策,肯定是要吃亏的,在去年的百慕大杯赛中,英国队所采用的叫牌体制相当复杂。如英国队的主力队员福莱斯脱在和阿姆斯特朗搭档之时,采用开叫“放过”表示大牌11-15点。任何布型,1开叫表示大牌16点以上。1是0-6大牌点或7-10点不宜作1或1开叫。而1或1开叫则表示大牌7—10点,所叫至少5张或是少于3张的不平均型。1NT表示大牌14-16点……而福莱斯脱和勃洛克合作时则是打“爱可”体制。英国队的另外两对选手采用的叫牌体制也不简单,如老将弗休脱和希南一对开叫1是表示0-12大牌点,又是一种类型。当美国队与英国队决赛之时,美国队对英国队的“强放过”体制表示异议,理由是他们没有足够的时间来研究对策。而这件事也不能责怪英国队,应归咎于欧洲锦标赛的赛期和百慕大杯赛的赛期过于接近。世界桥联对此应负有责任。最后还是由英国队应允推迟使用而得到解决。可见遇到这类体制时,都感到头痛,并且,关系到世界锦标之时是谁也不肯含糊的。
  打桥牌讲究逻辑思维,要求精确估算。当你由于推算合理估计准确而赢分之时,你能得到高度的精神满足,这是打桥牌的真正乐趣。桥牌也有运气,有时歪打正着因祸得福,不该叫到的满贯做成了。或是应该叫局的未曾叫到,却正好遇到将牌或大牌分布不利,不能做局,这类情况也是屡见不鲜的。但是,在桥手们的交往中,喋喋不休的是他的神机妙算,高超的桥艺,以及他在比赛中的厄运。在你的记忆中,有多少桥手是喜欢津津乐道地谈论他的好运气的。虽然,他也经常从好运中得到某种满足。打桥牌能给人们一个锻炼和运用思维能力的机会,桥手们并不在意其中渗着一些运气成分。但是,如果运气的成分太大,逻辑思维得不到充分的发挥,也就失掉了桥牌的乐趣了。因此,对于在比赛中大家都使用同一的美国桥牌协会标准体制,并且不允许使用心理战术的规定,能得到极好的反应,也是很自然的。
  按世界桥联所颁布的复式桥牌规则,心理战术叫牌(也称“诈叫”)是完全合法的。这类以假乱真的叫牌,常能导致复杂的局面,有时可以大占便宜,有时也可以吃大亏。增大了偶然的成分,心理战术叫牌多了,技术较量的成分不免要受到影响。在双人赛中,尤其如此。因此,规定不得使用心理战术叫牌,看来也是应多数人的要求而作出的。有人认为既然按规则来讲是合法的,就不应该禁止。现在看来,比赛的组织者是有权作出限制的。   
  译文中还谈到,“叫牌都只能有一种解释”。对于一对搭档来讲,这是很自然的,在各种叫牌体制都允许应用的比赛中也是如此,似无提出的必要,因此,我想原文的意思是对每一叫品都有大家一致的解释,这—点恐怕是难以办到的,臂如说

(a)12
2
(b)12
2NT


对于叫牌过程(a)中的2和(b)中的2NT是否是逼叫性的?译文中并未明确。按传统的自然体制,再叫原花色2不是逼叫是弱牌。但是,美国的《桥牌世界》杂志中,每月一期的“叫牌测验”栏,聘请了许多高手为试题作解答,高手们现在都认为2再叫是逼叫性的,而且有副具体的例子是持大牌17点,理由是既然2是逼叫,实力就不需要限制了,我并不想讨论2是逼叫好还是不逼叫好,问题是现在应该按针么来统一?逼叫“还是”不逼叫?(b)中的2NT,按以前的理解是至少有大牌15点,是逼叫性的,因为,南北两家实力已经够叫局的了。但现在开叫者再叫2NT实力是13-16大牌点,这就给应叫者出了一道难题,如应叫者持
  Q7 J85 AK943 J73 大牌是11点如果开叫者实力是13点,则现在放过恰到好处,如果开叫者持大牌15-16点,那就应该叫到局了。我不知这问题应如何解决。如果对这一问题不能取得一致看法也是可能的。又如

(c)11
23


(c)中的3是否逼叫?下面是美国一次大赛的决赛中的一副牌:

KAQJ1076
KQJ5326
A10543K6
5A1098

一桌

西
哥德曼劳伦斯
11
23
4

二桌

西
沃尔福雷荷德
11
23
45
5

三桌

西
哥德伯格勃音恩
11
23
33
44

四桌

西
索罗威史旺逊
11
23
33
4


  上面的八名赛员都是国际高手,多次代表美国参加世界锦标赛的,但他们对3的理解就不同,一桌和二桌的两对赛员认为再跳叫3是逼叫性的,持大牌14点当然是要叫到局,决不能仅作邀请叫。而三桌和四桌看来是不认为3是逼叫性的,所以先来一个3,第四门花色逼叫一轮。显示实力。按传统的理解和美国桥协标准的介绍则是一致的,3是邀请叫局,并不逼叫。我曾就这一问题询问过许多有一定桥龄的桥手。按理应该是胸有成竹的立即作出回答,但不少人未能立即作出反应。我想,要组织一次都是用自然体制的比赛是可能的,但要求每一叫品都只有一种统一的解释将会有些困难。也许,只能是求大同存小异吧。
  世界性的重大比赛,对叫牌法是没有甚么限制的,作为专门的桥手,要想在世界桥坛中争一席之地,对各种各样的叫牌法,都需要认真学习、深加研究,制订出有效的对付办法。也需要能有一些多体制、高水平的四人赛和对式赛来提供锻练运用的实践场地。从这一任务来讲,单一叫牌体制的对式赛就有所不足了。但任何一种桥赛方式,目的都是为桥牌爱好者服务的,能为大家所接受和喜爱,就有它的积极意义。单一体制对式赛这一桥牌园圃中的新花,能否依靠自己的生命力而成长,我们不妨拭目以待。
斯特曼与罗斯斗智龚启英 译
  首创斯特曼高花约定叫的斯特曼先生在早先的一次比赛中遇上了罗斯先生。罗斯是异常无将约定叫的发明者。他们在下面这副牌的叫牌过程中各显神通,斗争激烈、精彩。
  叫牌:(东发牌)双方有局

西
1NT--22NT
344--
--5----
×------

 

105
QJ8764
AJ972
Q8742AKJ9
K10654Q987
52A3
3Q106
63
AJ32
K109
K854


  东首开1NT(16-18大牌点)。斯特曼坐西。手中虽只有5个大牌点但具有2门5张高花套,如果其中的一套能与伙伴对路则打4或4成局大有希望,于是斯特曼应用他创造的高花问叫法应叫2,要求伙伴要出4张高花套。如伙伴没有4张高花套则答叫2。罗斯坐北手中持2门长低花套但只有8个大牌点,在对方强无将开叫以后,自方又有局的情况下一般是不敢争叫的,否则会冒很大的风险。但罗斯这时应用他的异常无将约定叫这个新式武器争叫2NT。它的特定含意是表示手中持有两门长低花套,而且有一定的实力,要求伙伴选叫其中较长的那门低花套。
  东的两门高花均为4张套,于是叫3,在对方己明确表示有两门低花长套的情况下还叫3属于扣叫,意思是两门高花套均有好支持,让伙伴选择。
  南有11个大牌点,而且套有4张,知道争叫4是安全的。
  斯待曼这时果断地叫4成局。
  罗斯这时认为已经把手中牌的特征全部告诉了伙伴,没有什么新的内容可奉告了,于是不叫,让伙伴作决定。
  南知道与伙伴低花套极配。而对方的高花套也极配,对方4定约打成的可能性很大,于是叫5,他认为这样比较稳妥。
  经过激烈地争叫最后由南主打被加倍的5定约。
  斯特曼首攻4。结果东西方共得AK,A和Q4墩,定约宕2,东西方得500分,如果首攻的话,定约将只宕1。但斯特曼队在这副牌中还是吃了亏,因为在另一室罗斯队刚好打成4定约得620分,结果罗斯队还胜得120分。
  由于斯特曼高花问叫和异常无将约定叫具有很好的实战效果,因此很块就被广泛推广。目前已发展有迫叫性(不到局不能停)斯持曼,和非迫叫性斯特曼约定叫。异常无将争也已在很大程度上扩大了应用范围。
  (译自Bridge Brilliance and Blunders)
  dy Rjcnard A.Mjller
莱本索尔特约

郑汝湛   编译

  莱本索尔特约的原名lebensohl,它的第一个字母往往被人误作大写。分明是姓氏为什么偏偏要违背书写规则不作大写呢?原来有这个典故:据该特约设计人员George Boehm在《桥牌世界》1970年11月号撰文讲,约一年前,他参加纽约一次瑞士队式赛,一个高瘦粗犷的青年,指着约定卡上划有红线详列叫法的“莱本索尔”字样问道:“这是什么?”Boehm解释说“这是麻省理工学院学生坎·莱本索尔想出的特约,我同伴开叫1NT,你盖叫2,我拿着六张套,约5—6大牌点,但不能竟叫3,因那是成局逼叫,不叫又不甘心。怎么办呢?我可以叫莱本索尔2NT,同伴依约定须再叫3,我再叫3,他知道是这样的牌便会不再叫。这有点象费林特约。”那青年再看一下约定卡,露出鄙夷的表情。Boehm光火了,不客气地说:“坎·莱本索尔是位有点名气的好牌手,年纪虽轻,却是颇有天份的理论家。你是哪里来的年轻人,敢对他的思想不尊重?”那青年冷静地回答:“我就是坎·莱本索尔。虽然你没把我的姓氏拼错,我还是不稀罕你那玩意儿,不想同它沾边。”Boehm认为,莱本索尔先生既然宣告弃权,这特约便不宜再写作他的姓氏了。
  这特约虽出自莱本索尔的构思,却有Boehm父子加工臻于完善。大概坎·莱本索尔看到同他的原版不一样,所以不愿意掠美吧。Boehm设计并为大众接受的叫法是:开叫1NT,对于盖叫二阶花色,应叫家可酌情用以下叫品:
  (1)加倍,是惩罚性;
  (2)竞叫二阶花色,非逼叫;
  (3)叫三阶花色,成局逼叫;
  (4)虚叫2NT,开叫家必须再叫3,应叫叫如持弱牌长套,便可不再叫,应叫家如再叫三阶花色,其等级较对手的花色低,是弱叫,较对手花色高的,则是成局邀叫(invitational);
  (5)直接扣叫,是要求开叫家叫出他的四张套高花,并表示应叫家没有对手花色的止张,这是成局逼叫。但开叫家如无四张高花套,又无对手花色的止张,要再四阶再叫其较好的低花套时,应叫家也可酌情不再叫。
  (6)直接跳叫3NT,是支持成局牌力,但无四张高花套,也无对手花色的止张。
  (7)先叫2NT,以后扣叫,是有四张高花套,并有一个对方花色的止张。开叫家应再叫四张高花或3NT。
  (8)先叫2NT,再叫3NT,是有对手花色的止张。
  倘对手作三阶花色盖叫,应叫家叫法是:
  (1)加倍,不是惩罚,是逼叫性的;
  (2)竞叫新花,是成局逼叫;
  (3)其他叫品均为自然叫。
  倘对手作四阶花色盖叫,应叫家叫加倍是惩罚性的,叫新花是自然的,叫4NT是标准黑木问叫(也可经约定作为自然叫),叫5NT是满贯邀叫。
  此外Boehm关于1NT开叫,遇对手作兰迪或阿斯特罗等(表示两套型的虚叫)盖叫时应叫家的对付办法,也有所规定。因为实际上同莱本索尔没有直接关连,是别的题目,这里从略。
  莱本索尔特约已被1984年新修订的桥牌世界标准制吸收为其叫牌方法之一。《桥牌世界》1987年11月号的“自我评分”专栏,举出如下牌例,以说明该特约的运用。
  序分赛,双方无局
西
1NT2
  85 K63 104 QJ8642
  (a)2NT。同伴再叫3,南应不再叫。
  85 K632 Q1086424 3
  (b)2NT。同伴再叫3,南应改叫3。牌力太弱,不能直接扣叫3,故套是否配合无法试探出来。
  85 K632 AQ10642 3
  (c)3。请同伴叫出他的四张套来。同伴如无四张,但在有止张,便可叫3NT。
  K5 K632 AJ964 106
  (d)2NT。同伴再叫3,南才扣叫3。这表示有四张止张,请同伴叫4或3NT。
  3 103 AQ1074 KJ983
  (e)3NT。同伴如有止张便可不叫,否则叫他较好的低花。
  3 A10654 K8743 103
  (f)2NT。同伴再叫3,南应再叫3。牌力不够强,不能直接叫3(应局逼叫),也无法请同伴在三阶选叫,只好仅叫高花。这种先应叫2NT再叫3的叫法,带有邀叫性质。因为同伴如不配合也要主打3定约,那么他有好配合时,4定约应是有希望的了。
  此外,桥牌世界标准制(新修订版)中规定,莱本索尔只适用于对手对1NT开叫的二阶花色盖叫;还规定这特约对防御方也适用,其情况为:弱二开叫,第二家加倍,第三家不叫,第四家叫2NT,便是莱本索尔。加倍家同样要再叫3
  最后,《桥牌世界》十七年以来,“莱本索尔”的写法都是小写带头。


欢迎收藏本帖,请按如下操作

1、点击你想收藏的文章,进入其页面,在文章的主贴的下部,你可以看到如下字样:“收藏、分享、评分


2、点击“收藏”,出现提示“指定主题或版块已成功添加到收藏夹中


3、点击论坛顶部的“我的帖子”或者“个人信息”均可自动进入你自己的收藏夹页面



4、接着,会出现“我的收藏”字样,点开便可看到你的个人收藏夹里的全部内容,随时都可阅读



5、按照上述介绍的方法,可以收藏你喜欢的任何文帖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