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超级豆操作
一场难忘的桥牌赛

——参加威尔士全国四人队式锦标赛记实

英国威尔士大学化学系 宋岩


  每年九月分的第一个周末,来自威尔士各地的桥牌爱好者们都会来到海滨名城Porthcawl参加一年一度的全国四人队式锦标赛。这是一年中仅有的五次授予国家级大师分的重要赛事之一。可说是代表了威尔士的桥牌最高水平。
  我是两年前来到威尔士首府Cardiff市留学的。在国内读研究生时就是个牌迷。来英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听桥牌俱乐部的地址。两年中大小比赛也算参加了不少,但象这样高水平的比赛却也不多见。因此当我的朋友彼得(Peter)邀请我与他搭档参加时我便一口答应了。彼得是个数理统计专家,打桥牌的历史虽不算长,但却有一股学者们常有的钻牛角尖的认真劲,善于逻辑推理,在这一点上我们彼此趣味相投。相比之下我们队的另一对牌手,约翰和托尼(John Tony),比赛经验要丰富得多。约翰是全威尔士十位特级大师之一,是位久经沙场的老将。他的搭档托尼虽还是个毛头小伙子,却已多次代表国家青年队参加国际比赛,牌路变化多端,是个很难对付的人物。星期六中午吃过午饭后,彼得和我就驾车赴赛场了。今年的比赛有60个队,共240人参加,宽敞的大厅济济一堂,连一个不大的舞台也摆上了四张牌桌。比赛采用瑞士移位式。星期六下午、晚上以及星期天下午各赛三轮,每轮打九副牌,最后以各轮的VP累计积分排列名次。
  比赛的分组,抽签等工作都由一个简单的微处理机来完成,既公平又节省时间。另外每轮比赛的结果都直接输入计算机,各队的成绩以及下轮比赛的对阵形势便由打印机显示出来了。这样每轮比赛之间的间隔大大缩短。这一点对瑞士移位比赛尤其重要,因为在尚未知道该轮比赛的结果之前是无法排定下轮比赛次序的。
  我们几人之间相互道了好运气之后,比赛就正式开始了。我们第一轮的对手是来自与我们同一个地区俱乐部的四位女将。我在国内时,大学里女生打桥牌的还很少见,偶尔有几个也总脱不了羞答答的气质(绝没有眨低女同胞的意思!)。而这里的女土们虽然称不上“半边天”,却个个有一股不让须眉的架式。这一轮的牌基本上都是南北作庄。彼得和我坐东西,水平发挥得不错。

A1083
853
KJ1083
Q
KQ95J742
A1072QJ6
97542
10743A6
6
K94
AQ6
KJ98


  叫牌:(东发牌)双方无局

西
11
22
2NT3NT都不叫


  首攻:2   
  我选择以四张黑桃争叫,第一是因为它的阻击性效果,迫使对手在二阶水平上应叫,另外,如果这副牌同伴首攻,他也不至于盲目。果然,对手叫成3NT。同伴首攻黑桃,我上Q,庄家跟校根据叫牌和同伴的首攻,我知道黑桃分布为4-4-4-1,并且同伴握有至少一张黑桃大牌(10以上),而庄家很可能有A。如果我这时马上回黑桃,失两墩黑桃对庄家并不是很可怕的事情,其很可能在低级花色上能够做出足够的赢墩。要想击败定约,关键在于同伴低花上手后要换攻红心。从叫牌看,庄家有五张方块和四张黑桃,又不象有缺门,因此红心有可能空虚。于是我在第二轮出了红心2,让明手K吃掉同伴的J。以后同伴梅花A上手后即回出红心而将定约击败。当然,这样打也有危险的,例如同伴除有黑桃J外还有10或8,而庄家有红心Q。但从叫牌来看,这种可能性比较小一些。在另外一桌上,我们的同伴在没有干扰的情况下叫到了三无将,但是由南作庄,首攻也是黑桃。明手的8逼出东的J。第二轮庄家用A盖打Q,以后东赢梅花A后很自然地出黑桃而使庄家完成定约。除了这一副牌外,我们还在另几副部分定上占了些便宜,最后我们净胜22IMP,取得18VP。
  第二轮比赛双方各出现一次大的叫牌失误。原因都是一个——双人赛打惯了,总是偏爱无将定约;彼得和我叫到并打成了一副低花成局定约,而我们的对手在另一桌上却叫成三无将,下二。在另一副牌上托尼急于求成,过早地叫了无将,结果痛失高花5-3配合定约,三无将定约下一。约翰为此怏怏不乐,直到最后看到我们的记分纸才转忧为喜。原来,虽然这副牌在我们桌上叫成了四黑桃,但却被我的首攻所迷惑而未能完成定约。下面就是这副牌:

AJ1052
32
A86
Q87
86K78
Q85J96
Q1098542
KJ65A943
Q94
AK1074
KJ7
102


  叫牌:(东发牌)南北有局

西
1
12
4


  首攻3
  从K××中作将牌首攻是不多见的,但这副牌上,我从叫牌中判断对手在将牌上不会再有其它输张,边牌花色又缺乏富有吸引力的首攻,于是便决定和庄家开个小小的玩笑。这副牌庄家至少可得四墩将牌、两墩红心、两墩方片,所需的另两墩牌在多种渠道可以提供,如飞将牌,明手将吃梅花,飞方片或做明手的红心套。要想把这些机会都利用起来并不是容易的。如建立红心套,明手需有足够的进张,而将吃梅花或上来就动方片否与此有冲突。但在我作了将牌首攻后情形就不大相同了,庄家认为黑桃五墩已经在手,最直接了当的打法就是让明手将吃一次梅花,定约就到家了。于是在明手的黑桃9赢得第一墩后出梅花2,最后由我的梅花9赢得。我知道红心可能3—3分布,因此赶忙回出方片,明手上J,同伴盖Q,庄家用A赢得。这时庄家打一张很漂亮的牌。在继续出梅花之前先打了三轮红心,用黑桃10将吃最后一轮。这样打的好处之一是在不损失原有成功概率的同时又增加了红心3-3分布机会。当庄家看到红心3-3分配时实际上这个定约在将牌为3-2分布的条件下已肯定可以做成。而若将牌4-1分布,则必宕无疑。办法就是拔掉黑桃A,若黑桃K没有跌落,则用方片K进明手,然后就打红心,将自己的小方片垫掉,若对手拒绝将吃,则再将一张小梅花垫掉。这样总共只输两墩梅花、一墩将牌,定约完成。然而,这时庄家却未能摆脱早期形成的西持有将牌K的概念。继续出了梅花Q,我用A打住,后攻一方片逼出了明手的进张。这时庄家就回天无术了。这副牌突出了队式比赛中的两个重要原则:打最高的概率以及安全打法。我们的对手做到了第一点而未能在关键时刻很好地运用第二条。结果我们又以16:4VP赢得了第二轮。熟悉瑞士制的朋友们都知道在这种比赛中,每轮的成绩越好,下轮遇到的对手也就越强。比赛坐次安排也很巧妙,以舞台为龙头,按积分多少排开来,因此每轮比赛的成绩越好;下轮比赛的位置也就越靠近舞台。第三轮比赛我们由前一轮的第三排进到了紧靠舞台的第一排,对手是赫赫有名的皮尔斯(Pier ce)夫妇及另一对著名选手,皮尔斯先生是老资格的国家队员,特级大师,皮尔斯夫人则是今年在Lady Milne杯赛中击败前世界冠军英格兰队并前后夺魁的威尔士国家女队主力选手。也许是心理负担过重的原因吧,我和彼得在这轮中表现都很糟糕,一副稳成的三无将定约却因为马虎大意而让我打宕了。而彼得则在做一无将定约时把自己的A垫在了对手的赢张上而未能拿到第七墩牌……这使我不禁想起苏格兰著名桥牌作家Kelcay关于“飞牛”的评论来。桥牌比赛中往往会出现这种情况,一时的注意力分散会使人犯一些十分可笑的错误。结果这轮我们以5:15败下阵来。三轮下来我们的积分仅列第十一位;晚饭时我们吃了典型的英国快餐:炸土豆条加肉馅饼(老实说比我们的鸡蛋炒饭差多了!)。之后沿着长长的海滩做了长时间的散步,吸足了略带咸味的新鲜空气。待我们回到比赛大厅时;第四轮比赛已经马上就要开始了,一上来就碰上了一副“怪牌”。

QJ109
Q1065
Q96
64
A73K86542
KA43
A810732
KQ109873
J9872
KJ54
AJ52


  叫牌,(北发牌)双方无局

西
2(1)2NT(2)
3(3)4


  首攻:A  注译:
  (1)弱二开叫,6张黑桃套;
  (2)接力叫;
  (3)低限,黑桃中只有一张大牌。
  传统的Acol叫牌体系是没有弱二开叫的,但彼得和我都喜欢这个叫品,便把它加到我们的体系中来了。在知道同伴是低限弱套后,满贯无望,理所当然地叫到4成局。首攻A帮了庄家的大忙。庄家有两墩梅花、两墩红心、一墩方片,虽然将牌做畸形分布但通过暗手将吃一张红心而得到第十墩牌。实战中防守方犯了错误,让庄家又将吃了一墩方片而超额一墩完成。在另一桌上对方也叫成了同一定约,下一。之后我们又在一副牌上将对手逼上5而宕一,同伴则顺利完成4。此外,对手叫成了一个毫无希望的31大牌点的6NT,而我们则打3NT超一,这轮比赛我们以20:0大胜,积分一下升到第五位。第五轮我们又遇上了以特级大师汉密尔顿(Hamilton)为首的强劲对手,比赛出现了自然化。在一副牌上你持有:①××××J×KJ××××,同伴开叫1。你要不要应叫?又假设你持有②×AK×A109×AQl0××,你开叫1:同伴应叫1,你选择怎样的再叫?实践中我持牌①而应叫1,彼得持牌②,虽只有17大牌点,但在我的应叫后牌值大升。以3扣叫表示满贯兴趣,应我的4示弱后叫成5成局。最后因为方片2-2分布而对手一人持有K××梅花超额一墩完成定约,而我们的对手在另一桌上1-l后只叫3而失掉一个十拿九稳的成局定约。
下面是一副争夺激烈却错误百出的牌:

10873
KQJ6
3
9532
A542KQJ96
94A85
Q9874K6
Q6A74
10732
AJ1052
KJ108


  叫牌,(南发牌)东西有局

西
1×2
33
×4
×都不叫


  首攻,K
  这副牌在叫牌上有几处严重的错误,首先对方作技术性加倍后在第三家位置上加叫同伴花色带有阻击的性质,牌力可浮动一级,即本来该不叫的可以应叫,本来该叫二的应叫三,等等。西的这手牌介于应叫2和3之间;但考虑到对手都已不叫过,所以彼得只叫了2,在我自由争叫到3后彼得本应该叫到局,但却停掉了,有趣的是北大概忘记了其同伴是曾不叫过后作技术性加倍的,竞以6大牌点作惩罚性加倍!他的同伴汉密尔顿大师考虑良久终于改叫4,我叫了加倍。这副牌将牌首攻的信息是很明显的,但我却选择了消极的黑桃首引。庄家瞎手将吃后看到交叉将吃没有希望就打定主意做梅花套。于是暗手出一小将牌,我用A盖打他的K后回出一张小方片,庄家用A打住,续打一方片手上将吃,这时庄家应马上动梅花,却奇怪地突然改打交叉将吃,大概是不愿作梅花上的猜断吧?这样庄家只得到方片A及将吃黑桃,梅花各三墩,定约下三,这副牌同伴在另一室做了5牺牲叫,加倍仅宕一,想来对手的防守比我还要差劲!这副牌打完后汉密尔顿大师对他的同伴流露出些不满情绪。但谁会想到更使他痛心的事还在后面呢!

K974
Q65
92
A954
J51032
93AK8
AK4J875
Q87632KJ10
AQ86
J10742
Q1063


  叫牌,(西发牌)双方有局

西
1NT2(2)3
33NT
×—


  首攻,4
  (1)12-14点。
  (3)Astro约定叫两色套牌。
  在我以弱无将开叫后,南争叫2,北示意是约定叫并在西要求下解释说是红心及另一低花套。在双方有局的情况下,我知道同伴的3。必有一定实力,自己握有好的红心止张及半个方片止张,梅花又有好帮张,于是冲上3NT,北加倍也是很自然的。我用红心A盖打北的Q,接着出梅花J,南垫黑桃8,北考虑良久用A赢进,并回出小红心……,这之后南失去了信心,随意垫掉了两张方片,这样我总共得到五墩梅花,两墩红心,四墩方片,超额完成了定约。南的黑挑8明显是要花色信号,而北却继续攻了红心,究其原因还是错在叫牌上。Astro约定叫有多种形式,南以2争叫是想表示红心和黑桃套。而北则注释成红心套和一低花,因此当他梅花A上手后就怎么也不能相信同伴会有很强的黑桃套……这恰巧也是这轮的最后一副牌。于是彼得和我兴冲冲地走去和我们的同伴计算比分,不料却见到约翰满脸不高兴,还在不时地给托尼讲着什么。原来托尼这轮比赛发挥失常,打宕了好几副稳成的定约,其中还有一副成局定约。听到我们的好消息,约翰连连点头说:“我们正需要加油呢”结果我们净胜13IMP,以15:5赢得了这一轮比赛。由于这一胜利,我们的名次进到了第三位,并在下轮比赛中第一次登上了舞台,对手是当时积分领先并最终获得冠军的队。这轮比赛没有象上轮那样的剧烈争夺,但有一副部分定约的牌却很令人回味。

97
KJ1094
AQJ
K105
AK652Q
A8652Q73
85764
3AJ9862
J10843
K10932
Q74


  叫牌:东发牌东西有局

西
122都不叫


  首攻,3
  由于彼得和我使用负加倍,因此我的2盖叫并非逼叫,彼得找不到合适的再叫只能不叫。事后西告诉我说他是估计我们会继续往上叫并准备加倍的!我在西的梅花首攻上放10,东判断不清西究竟是单张还是Q××三张,因此下了J,我用Q赢得这墩后,马上吊将牌,东的Q得,但他仍不敢兑现梅花A,担心会帮助我立起K,于是回出一张小红心,我却趁机垫一张小梅花,西的A赢进后只得回出方片,我用人得并用红心K垫掉最后二张梅花,然后吊将。西用K得进后回出红心,我手上将吃后成如下形势:

J10
QJ
K5
A63
86
876
A986
J10
K1093


  无论我怎样打,西只能再得两墩将牌,定约完成。
  结果我们以5:15VP输掉了这一轮。最后证明,正是这轮比赛使我们失去了最后夺标的机会而却给我们的对手送了一份厚礼。第一天的比赛结束,我们的79VP暂居第八位,比第一位相差15VP。
  星期天中午彼得一见到我,就讲起昨晚失眠的事。直到今天早晨他四岁的小儿子问他大针朝下,小针向左是几点时,他未曾进入梦乡呢!在一场持续几天甚至几星期的桥牌比赛期间保证充足的睡眠是取得好成绩的基本保证。我的经验是,一天的比赛结束后不要立刻上床,吃点东西,听听音乐,读点杂志什么的(当然不是关于桥牌的!)待大脑松弛下来后自然就会觉得困乏而产生睡意。
  第七轮是我们唯一与对手打成平局的一场比赛,但也并非风平浪静。可能是昨晚失眠的原因吧,彼得第一副牌就作了违规叫牌,作为同伴的我被禁止叫牌。这副牌我们打4只取决于对将牌的猜断正确。联手有AKJ10九张,按一般规律应硬打,但左手方作过3阻击叫,我们的对手在另一桌上选择了飞牌,结果定约下一。我们这边对手3定约下一,因此我们因祸得福反倒赢5IMP。底下这副牌更有意思:(待续)

K76
K963
A1057
76
Q983J
J52AQ874
KQ98J
KQAJ10952
A10542
10
6432
843

胜在叫牌

陆玉麟


  编者按:最近,许多读者来信要求“与大师对话”,所以,自本刊起设“大师论坛”一栏。凡有大师资格的内外牌手均可在此发表心得体会或解答读者的问题。
  自1980年起,香港桥牌协会举办了六届国际城市桥牌邀请赛。其中,上海男队都进入了决赛圈,并且,继前三届获得亚军之后,近两届都取得第一名的好成绩。尤其是去年8月,在40个队参加的公开团体赛中打得很是艰苦,我认为在很大程度上讲,我队是胜在叫牌上面。比如,在分组赛中我队比较大的净胜分淘汰了实力很强的澳洲悉尼队,该队拥有1906年世界公开双人赛第三名选手。先看第4副牌:

西
AQ107KJ92
8AJ64
AQ1098K42
AJ2K6


  闭室悉尼队叫到6,结果上一。输赢要看开室情况。

西
11
12
34NT
55NT
67


  西家跳叫3显示有16-18点牌,且东知西有3A而无K时,便想到Q和Q大都该有,所以直上7。这一副牌上海队净胜13IMP。
  下面再看第12副牌,

A874
9
K632
J1098
KQ962J
Q842AKJ107653
984A
6752
1053
QJ1075
AKQ43


  闭室悉尼队东西叫到4,结果上一。下面是开室情况:

西
4×
4×


  也许悉尼队名将急于要摆脱落后局面,南家在其同伴未开叫的情况下采用了“加倍”争叫,如果用4NT争叫,5或5倒是好定约(5还可能作成,因为首次,再转攻是很难的)。结果4定约下四。这一副牌上海队又净胜了12IMP。
  上海队进入前八名半决赛圈后,形势是严峻的,因为同组的三个队都很强:印度新德里是中东强队;英国伦敦队预赛一场不败;台北东亚队刚刚赢得过新加坡远东大赛冠军。然而,上海队仍分别以22:8;22:8;23:7(VP)击败这三名对手而进入决赛。其中亦都是以默契的叫牌制胜。
  先看对新德里队的第2副牌,叫牌,(东发牌)南北有局闭室

A8763
A9762
J4
2
4K95
J8543
AK87Q962
843KQJ1065
QJ102
QK10
1053
A97


  叫牌:(东发牌)南北有局闭室:

西
35


  开室

西
1
12
4


  闭室唐氏兄弟采用阻击叫,由于牌型配合好完成定约;
  开室王、陆采用自然体系,东无法争叫2,而且,印度牌手无法得知北的牌型,防守失误,让上海队完成定约。这一副牌上海队净胜14IMP。
  战胜台北东亚队的关键也是在叫牌上。下面先看第7副牌:

AK2
AQ1054
107
AJ2
5
K92
KQJ62
K653


  闭室台北队

11
22
34
4


  开室上海队

11
23
34NT
56


  这一副牌上海队净胜13IMP。第10副牌较为惊险:

QJ875
63
832
K104
102AK96
2A54
AQJ54K109
QJ986752
43
KQJ10987
76
A3


  叫牌,(东发牌)双方有局闭室

西
134
4×5


  开室

西
123


  闭室台北京亚队南首攻K(如首攻A则下一)东完成5定约。
  开室台北队东作3定约,上一。这一副牌队净胜10IMP。
  在冠亚军决战时,上海队与日本队打得难分。上半场的14副牌中上海队仅仅领先5IMP。下半场上海队在第12副牌时寻到了战机:
  闭室日本队东西叫到并作成3NT定约。这副牌的输赢要看开室:

Q4
Q4
Q865
87654
KJ82A93
KJ10923
103K9742
Q2AKJ3
10765
A8765
AJ
109


  叫牌(西发牌)南北有局

西
11
1×
2×都不叫


  上海队东西在对手有局方的情况下及时抓住然的争叫,结果,2定约宕三。这一副牌上海队净胜9IMP。日本队在这副牌失利之后,又在防守了几个失误,最终,上海队以净胜30IMP的成绩取胜,蝉联冠军。
专家评判

关耳 译


  下面两牌说明,最初叫牌如果不严格遵照特约规定,同伴便不能正确掌握情况,以后叫牌会接连出现问题,最后落得可悲的结局。即使是一流高手,如果犯这错误,同样会自食其果的。
  1.西发牌,南北有局

109875
J1094
3
542
Q3
AK865Q32
10862AK9754
J1073A9
AKJ642
7
QJ
KQ86


  闭室:

西
默里雷浩特凯赫拉拉尔森
1NT×
××222
3×
××3NT
45都不叫


  开室:

西
艾森伯格哈曼坎特沃尔夫
1NT2
×*3
3344
55


  *×负加倍
  这是1973年举行的来年百慕大杯美国代表队选拔赛中一副牌。稳有的7大满贯,闭室西东仅叫成局,开室西东甚至让敌方抢去主打5。《桥牌世界》1980年4月号特约十位专家对开室西东的错叫进行评论。综合专家们的意见是:(a)西错占62.8%(即东错占37.2%),(d)最错的叫品是5
  就(a)言,十位专家中有七人认为西应负大部分责任,另三人则认为东的过错较大。除了东叫的4之外,东西的七个叫品全受到专家诟病,计有东叫的1NT(应开叫1),3(应跳叫4)和最后的不叫(应加倍);西的错叫则有负加倍(应扣叫3,继之以4),3(应扣叫3,以示配合,已方牌力较强),5(应支持叫5)和最后的不叫(应叫6)。至于(d),十位专家举出的最错叫品只四个,即东的1NT和最后不叫,西的加倍和5
  《桥牌世界》编辑部认为专家们的批评相当全面,还特别指出这几点,(1)西的负加倍,暂时似是节省了叫牌空间,实际上不如扣叫3能即时确立逼叫成局的形势,使以后叫牌更简便,(2)西叫5,始终未支持叫,实在没道理,(3)东处在最后叫牌地位;对敌方以较弱牌力争叫无所作为(既不再叫又不加倍),必然要吃亏的;(4)要害问题还是东的开叫。为了再叫的方便,不开叫1而开叫1NT,就令同伴对局势作出不够准确的估量。假如开叫是1,西所考虑的会是能否叫上满贯,现在开叫1NT,西只希望能选择到合适的成局定约而已。西很难想象到东的套如此长坚强,旁门有两个短套,两门长套配合,进攻力量是极强的。
  2.1972年美国范德比尔特半决赛,迈路斯一坎特队最后以10imps之差败北。下面这副牌敌方叫成6,得1430,迈路斯-坎特击破敌方的5得200,输15imps。可见这副牌错叫后果的严重性。

J
A5
AJ98
1087642
K9865A10743
103KQ986
K32
KJ3AQ9
Q2
J742
Q107654
5


  叫牌,(南发牌)双方有局

西
史密夫迈路斯格林堡坎特
12*
334
5×都不叫


  *2迈克尔扣叫
  《桥牌世界》综合十位专家的意见是:(a)西错占72.6%(即东错占27.4%),(d)最错的叫品是对5加倍。十位专家中有八人说西错较大。西的三个叫品全都受到批评:先是不该叫3(该叫4,以示第五张结合双张所增长的牌力);次是不该加倍5(东扣叫4是对满贯感兴趣,西该叫6,至少也叫5);但最后的加倍5更错(应该不叫的。因这是逼叫性不叫,结同伴直接叫6机会,同伴如叫加倍,便改叫5同伴如叫5,便跳叫6)。对东的错叫,有过半数的专家指出,东不该采用迈克尔2扣叫,应简单盖叫1。因长套不够强而短套太强,不符合迈克尔扣叫标准。迈克尔扣叫应是8-12点的弱牌,或16点以上的好牌,不宜用于13-15点的牌力。有个别专家还认为东扣叫4后,不该让同伴加倍5,应叫5
  编辑部意见是,西东叫牌的毛病,专家们基本上都谈到了。不过,对西责备似乎过甚。西好支持已通过主动叫3表示出来了;他牌力主要在两门低花,通过两次加倍告知同伴,这并非太了不起的大错。假如东的迈克尔扣叫是较典型的牌,且有额外好的牌型以支撑他以后的扣叫,如果是以下这两手牌之一:AQJ10××AQJ××××或QJ10×××AQJ××Q×,那么,叫上满贯便是错误而防御5加倍反而是对的。这时,倘若西不加倍5而是不叫,把皮球踢给东,则东极可能作出错误的决定,倒不如由西依据其大牌集中在低花的情况,作出惩罚的决定较好。可见问题还是出于东的迈克尔扣叫没叫对。
征解答案

朱小音


  如果你想靠缩减手里的将牌来擒住东的Q的话,你就会发现,在南将吃的同时,东会垫掉,使明手的进张不够。
  如何做到在东垫掉之后,使西处于尴尬境地是问题的关键。因此,应该早期迫使东决定是否垫。第一轮明手用A赢得,暗手垫4,接着出K。有三种选择。
  如果东将吃,南使超将吃,拔A,出Q,西若盖K,明手将吃,飞即可做成定约。西若不上K,明手垫牌,南再出拿明手将吃,然后飞
  如果东在第二轮垫,就可保证明手另有三个进张,使南能够以擒将法成约。具体打法如下,暗手小将吃K,拔A,续出Q。若西不盖则放过,(否则将吃)再出,待将吃西的K后用J飞,兑现剩下的赢张,明手垫。出给K,小将吃回手,此时东垫一张不要紧,南再出给A,从明手出任何一张牌,南只要超将吃东的将吃即可。
  如果东在第二轮K时垫小,南可扔掉9,接着出以10飞过,出给K入明手,再飞,然后连吊将牌,明手垫,当南吊最后一张将牌时,形成如下局面:

5
A7
85
K108643
Q10J
J
AQJ
4
9


  此时,南出4,西面临三门被挤的境地,如果他垫10,则南能连拿3墩A。如果其垫J,明手就垫7。然后,南拔掉A,出给A,明手的牌全好了、如果西垫,明手便垫;明手连出两轮,西又一次受被挤之苦,让南完成定约。

答对者名单

评委会

胡 华
吴于淳
郭应均
周大刚
潘子刚
曹 磊
陈 晓
刘 汶
周 丹
陈 鉴
武 睿
陈光利
蒋国胜
董继海
刘 兵
葛 庆
殷 莹
杨琳荣
朱天东
茹 华
王华卫
周 健
郭 荣
蔡秋明
孟小成
徐浩宇
许 鹰
郑江新
米路明
王刚平
龚文新
蒋伟娟
叶建明
温若凡
范丛眠
张久林
李鸣伟
陈兴荣
葛文凯
赵宏仪
杨国柱
陈 弘
李 敏
储争流
高春德
汪 凌
宋安吉
徐 平
卢 森
沈新全
王 浩
傅 强
张国平
谭 沁
孙同喜
王育林
张 强
李 涛
琥会明
韩胜利
张春雷
乌蔚曙
杨岳九
沙 正
吴向阳
北京师大附中校协李朝晖
冯会来
张卫国
廖灯红
吴宏伟
游亦平
郑善民
赵 奇
吴荔裳
王发军
刘 磊
倪国强
熊飞翔
王宏模
田君明
瞿泽方
顾仁庆
法国队荣膺欧洲青年锦标赛冠军

阿平 译


  去年8月5日至13日,欧洲青年联赛在保加利亚普罗夫迪夫城举行。法国队在这次比赛中,荣膺冠军并同时取得今年8月在英国诺丁汉代表欧洲区参加世界青年锦标赛的资格;应当指出,这是法国队在大不列颠以欧洲代表身份参加由世界桥联主办的世界青年锦标赛。
  美国代表队将从北美高校桥牌锦标赛中选派,获得代表资格的队在这一期间还将接着参加明年美国国立桥牌春季大赛。
  法国队打完比赛,以领先于其它二十个队而第十一次夺得欧洲少年组冠军,意大利和挪威队分别获得二、三名。冠军队成员为,Jean Louis Damamme,christian Desrorsseaux、Franck Moulton,Jean Christophe  Quantin和Pierre Jean Louchard。不上场的队长是Pierre schemil,这是一位知名度很高并且多次出任过法国公开赛代表队的队长。Damamme坐南,在法国队与荷兰队之间的战场上展示了他的技巧:

AJ75
A984
2
J1072
Q9862104
Q1073K
K5AJ87643
63A85
K3
J652
Q109
KQ94


  叫牌:

西
1
1×22NT
33


  在另一室,坐南的荷兰人叫到并做成2定约这样,两队之间便产生了起伏。
  西首攻K,并继续出小,明手将吃,出草花到K,让明手将吃第三轮方块,西垫一张草花。
  庄家现在出A(谢天谢地,东跌出K),再出小黑桃到K,然后出小黑桃到明手的J(感谢上帝,Q在西手)。
  在兑现A时,暗手垫一张草花,出第四轮黑桃暗手将吃。在第十轮牌时南出一张草花到东的A,西垫最后一张黑桃。此时,西只剩下三张将牌,虽然能将吃下一墩牌,但是,总还是要送南J一墩牌。
  赢分正规地计在法国队一边,1IMP。

最佳叫牌连缀

  最佳叫牌连缀的称号授与比赛中芬兰队的Jussikantele;关键在于,为什么敌方加倍搭档3的时候,明知灾难降临他却胆敢停住不叫!下面是这副牌。

73
K972
J53
9532
QJ10986AK42
AJ6541083
AQ102
A7KQ
5
Q
K98764
J10864


  叫牌:(南发牌)双方有局

西
2NT①
×3×


  ①高花或低花套,6-11点
  ②接力(我想)
  ③搭档没提示3,那么就不可能是在使用接力叫。他必有低花套,但是,按逻辑来说我必须停叫。
  在另一桌,芬兰队东西叫到并作成6定约,但只得1430分,而3遭惩罚下七输2000分,这样,英国队这一副牌净胜11IMP。颁奖委员会在备忘录记载了这—事件,它主要是给敌方提供了错误的信息;Kantele得到这一荣誉在于接受这一不叫而放弃其它的低花再叫。“这是一个例子,当然,还不是高级熟练的技巧,但是,它却是具有大将风度的,并且,这也是竞委会经过挑选所授的称誉”这段文字便是最佳叫牌连缀的证词。

最佳防守

  希腊队的Spyros Liarakos和Thanoskapayannidis分别奉献了漂亮的打法,给庄家造成了唯一的一种失误机会,不然的话,这一3NT定约是打不倒的。这一防御被每日公报描绘为“掷金币紧逼”。

AJ953
2
KJ9753
A
Q106K872
J53A1086
10A842
QJ109756
4
KQ974
Q6
K8432


  叫牌:

西
K'nidisLiarakos
12
33NT


  西首攻标准的Q到明手的A。庄家立即树立方块套,Liarakos赢得第二轮方块。东认识到庄家存有联通上的困难,使兑现A,并且用一张方块脱手。
  南有足够的大牌赢张做成定约,但是苦于没有安全的进张兑现它们,庄家拿掉三轮方块,东垫两张红心,西扔掉一张红心和两张草花。
  现在,庄家拿掉A,西跟10解封。接着,明手出一张小黑桃,西用Q超吃东的7,然后回出小黑桃,残局如下,

J96
6K8
56
5
KQ
K


  明手用9盖上西的6,东让过,其认识到如果他用K拿了将是防家的最后一墩牌。南可以安全地扔一张红心,但是,在接下来的黑桃出牌中,东用K赢时,南就不知道该垫红心还是草花了!这简直就象是在掷金币游戏一样的猜断。他垫一张红心,不料,草花为6-1分配。这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并且这个打不垮的定约就这样被击败了。

最佳作庄

  爱尔兰队的Hugh McCann被授予最佳作庄技巧奖。在这里分配给他作加倍的6定约。他从叫牌进程获得信息并且对可能的最佳成功机会做了逻辑推理。

J943
A10964
AKJ8
KQ7651082
7KJ8
1054932
9753AJ108
A
Q532
Q76
KQ642


  在开室挪威队南北作成4毫无问题。庄家动将牌是先用Q飞所以定约正好完成。
  下面是闭室的叫牌情况:叫牌:

西
McCann
1
1×23
33NT
6×都不叫


  东的加倍给了庄家一个暗示。但是,要完成这一满贯定约McCann还需要更多的暗示才行。
  西首攻方块,明手用A取,并且,庄家马上意识到并且立即出一张黑桃到A。然后,将吃一轮草花,将吃一轮黑桃,将吃另一轮草花,并且将吃另一轮黑桃。
  接着拿掉两轮方块止于暗手。将吃第三轮草花,对手均有草花跟出。终局如下:

J
A10
J
KQ
K68
7
9A
Q5
KQ

  
  明手出J,东有三种选择,如果他小将吃,南可用Q超吃,再让明手小将吃第四轮草花;如果东用将吃,庄家将可采用交叉将吃取得其余赢墩,如果东垫A,庄家用5将吃,让明手用A将吃草花,出方块,东将眼睁睁地看着南的Q赢得关键的一墩牌成约。
  (本文译自THE BULLETIN 1988.10)
一个聪明的推论

阿毛 译


  从主打3NT而出现的两个难题:
  庄家:南 局况:双无

A73
8764
A
K10652
42J9865
QJ3K52
J10974Q8
A87J93
KQ10
A109
K6532
Q4


  这是在美国一次锦标赛中出现的叫牌进程:

西
11(1)
1NT3NT(2)


  首攻:J
  (1)这里的全部问题在于,上帝保佑,现在已没有谁认为凭借这样的四张套作一盖一应叫是不规范的了。
  (2)北之所以加叫到局,就在于其有五套。
  第一个难题:南怎样超额完成3NT定约,并且还是在防御者出现最小失误的情况下?
  答案:庄家用明手A赢了,东跟Q解封,接着出2,东上9,南上Q,而西迅速跟了一张7,然后;他接出4,西上8,明手上K,东跟3。接出第三轮梅花,最后得到十墩牌。
  第二个难题:防御的失误是什么?
  答案:西不应忍让。那正确的答案是:一个众所周知的技术性策略。必须是东能赢第二张梅花,并且回出一张方片,另一边西有—个进张。另外,东的失误是在第二墩牌出9,因为南可分析出,从A9X出9是反常打法,而从J9X出9才是正规的打法。
  南作了一个聪明的推论,并且,我们从中也得出一个有趣的结论:从A9X或K9X中出9通常是好的打法。例如:

Q10873
J62K94
A5


  当庄家领出A时,好的打法是从东扔下9,这将导致庄家在下一轮上Q,因为如果东有了J9,明手可树立四个赢张,即便是发现东有K9对自己很不利时也无所谓,因为那样的话,必输给西一张J。
从百慕大杯赛看精确制的1开叫问题

香港 郑汝湛


  精确制的1开叫,所表示的张数并不确定,用作正常长套叫时在4张以上,用作不宜于别的开叫(如因高花套不够五张,NT过弱,套不够好等)的代替时可以是两或三张。究是哪种情形,同伴有时难以判断,信息传递欠准,便可能造成叫牌或防卫的失误。美国桥牌高手兼理论家艾格·卡普兰对此特别诟病撰文评述1974和1976年百慕大杯决赛,多次指出意大利队某几副牌的失利是因采用了这个概念含糊的叫品。鉴于精确制在国内很流行,这个问题值得注意,特选译卡文中几个牌例于后。
  (1)1974年美意决赛的第91副牌:

K2
109643
Q643
85
AJ87Q94
J72AKQ5
97852
K1097642
10653
8
AKJ10
AQJ3


  东发牌
  双方无局闭室,

西
葛罗索沃尔夫贝拉多纳哈曼
11
12
2NT3


  开室:

西
凯赫拉福魁特默里比安齐
11
11NT


  闭室坐西的贝拉多纳首攻小,南10龋出小,西让明手K赢。第三轮牌是关键,倘立刻送掉明手剩下的,叫后A进暗手,便可将吃两次,3定约能成。但沃尔夫明手出小飞牌失败,虽可用大垫去明手失张,却校对手攻击三次将牌,明手只可吃一次。定约宕一。开室凯赫拉首攻Q,次墩改出9这是疏通桥路的标准打法,理应能赢三墩,四墩和一墩,使1NT定约下二的。可惜西捉摸不清,以A盖9,接着出J和2,让1NT定约做成。美队这副牌原该赢5IMPS的,因两室都打错,反而输4IMPS。
  这副牌该主打的。闭室沃尔夫-哈曼用兰队梅花制无叫牌问题。开室福魁特-比安齐用精确制,比安,齐次轮叫牌因拿不准同伴开叫的张数长短,不敢凭四张支持,故选择了较劣的1NT定约。
  (2)1974年美意决赛第74副牌

Q105
AKQ8
A2
AQ72
K7264
107532
KJ953Q1064
KJ96543
AJ983
J964
87
108


  西发牌双方有局闭室:

西
哈曼比安奇沃尔夫福魁特
1×23
55都不叫


  开室:

西
贝拉多纳凯赫拉葛罗素默里
1×2
33
4都不叫


  闭室比安齐叫5不能说不对,但5-0分,哈曼首攻后,定的必宕。庄家还多宕了一墩,得-200分。开室默里主打4定约较轻松。贝拉多纳也首攻,但庄家只需连出长套,耗掉东一张王牌,便只丢各一墩。这一副牌美队赢了13IMPS。
  哈曼-沃尔夫知道长套配合,能用5来把对手方遇上要宕的5定约。葛罗素不知同伴开叫1的虚实,故没敢支持叫2,贝拉多纳也就没法作5牺牲叫了。
  (3)1976年美意决赛第21副牌:

K1076
98
K84
KQ105
JQ542
AK6410753
AJ76532Q10
2J84
A986
QJ3
9
A9763


  北发牌
  南北有局开室:

西
艾森伯格葛罗泰汉密尔顿法兰高
11
123
4


  闭室:

西
贝拉多纳鲁宾福魁特索洛韦
123


  开室汉密尔顿因己牌过弱,估计叫到四阶多半年不成,为逃避被罚,宁愿主打4而没叫回4。岂知分布有利,4和4都能做成。汉密尔顿算出西长后,自然按东长来做牌。得130分。闭室索洛的3阻击叫;正好打中精确制1弱牌虚开叫的痛处。北知道配合,却顾虑牌力不够四阶支持,南有相当实力,却不知有哪个花色与同伴配合,南北都感觉四张套在三阶叫出不安全。不似开室南北很早便找到两门配合,争叫会较为便当。3定约必成,得110分。这一副牌美队赢6IMPS。
  (4)1976美意决赛第35副牌:

QJ52
A1054
K7
543
A107649
873QJ92
J98AQ104
87J962
K83
K6
8652
AKQ10


  西发牌,南北有局开室:

西
罗斯法兰高保罗逊葛罗素
1NT
22
2NT3NT


  闭室:

西
维沃尔迪汉密尔顿皮坦拉艾森伯格
11NT
3NT都不叫


  两室都由南主打3NT定约。西如首攻,定约必宕。开室罗斯没有线索可寻,自然循例出小。闭室 东叫过1,但维沃尔迪对那精确制1开叫的情况不清楚,也没信心,所以也首攻小。前六轮两室打法相同,K取后续出小。明手J赢(东都垫4),回暗手,再出,西下A(东都垫10)。西出8,南K赢。兑现第二张大。从第七轮起打法有异。葛罗素出第三轮大,希望跌出对手的丁未果,于是飞,宕一墩。艾森伯格没续出大,却用A进明手,兑现Q(东垫Q)。丁显然在东手,出飞牌成功。这一副牌美队赢12IMPS。
  (5)1976年美意决赛第66副牌

J96
KQ
A92
KJ1043
K107432Q5
AJ9786
10J7543
Q89752
A8
105432
KQ86
A6

东发牌 南北有局开室:

西
艾森伯格福魁特又密尔顿贝拉多纳
112
×334
45
6都不叫


  闭室:

西
葛罗素罗斯法兰高保罗逊
112
22
3都不叫


  闭室3NT上一,开室6下二,美队赢13IMPS。福魁特认为太弱,故视同四张套方块而开叫1。贝拉多纳扣叫过早,使情况趋于复杂化。福魁特主观判断同伴强叫,是基于好支持,所以再叫4表示那不是短套,经同伴支持后,更以为自己判断无误而叫上满贯。这副牌叫错,固因体制没有用对,但与情况的不容易表示和了解也有关系。
  卡普兰只是就牌论牌。不是对精确制的1开叫作全面评估,自非加以否定。事实上,卡文所述百多副牌中,开叫1效果不错的占多数。不过,任何叫牌体制,都难免有其照顾不周之处,需要用者心里有数,到时善于处理。问题既经专家点出,又发生在百慕大杯决赛的顶尖高手身上,就值得我们深思了。
一根羽毛的鸟

小吴 译


  请注意下面东这手牌,如果是针对敌方为有局方的情况你怎样开叫?我必须说一下,这对我来讲是没有困难的。但是,在百慕大标和威尼斯杯(世界女子冠军杯)两大杯赛中,有四位东家都面临这一开叫问题,我竟然谅奇地看到不只一桌出现悲惨的结局。
  局况,南-北有局  东发牌
  这是百慕大杯锦标赛时一桌的叫牌过程:

K532
A85
832
Q74
J8Q964
5Q94
J1096A75
K109853A62
A107
KJ10732
KQ4
J


西
1
13
34都不叫


  首攻:J
  东赢了这墩方片并且继续出A和另一张草花,庄家将吃了第二张草花并用A过桥到明手出Q,东跟小,他通过分析并考虑到庄家可能是通过这一手法判定这这张K的特定位置。因为似乎在东回出2时,垫掉黑桃是简单可行的打法。现在很明显,K在西手,则Q一定在东手;因为他在开叫时,正暴露了这一天机,庄家用K过桥到明手,飞将牌完成定约。如果东在开始不叫的话,庄家的将牌若有一个输张,定约下一。
  在另一室的叫牌是这样的:

西
1
33NT
4


  这里首攻的是J,送给庄家三墩黑桃,这个定约很容易地做成没有任何闪失。
  也许,轻开叫是当代的一种时髦,但是,它必须伴之以好套,否则,这一叫便是毫无意义的。
桥牌概率(续完)

龚启英


  (四)对各种定约成功率的要求
  选择合理的定约是桥牌叫牌中的一个重要问题。我们常听说这副牌叫“冒”了。或者说这副牌叫得“保守”了。应该用什么标准来衡量定约的合理性呢,这就涉及到定约的成败所造成分数上的得失和定约成功概率的关系问题。例如对大满贯定约要求具有多大的成功率才算是合格的;在有局方时成功的概率为多少才该进局,对于这类问题如果掌握得不恰当就会产生倾向性的错误,势必会丢失大量分数。
  对不同定约成功率的要求直接和分数的得失有关,为了搞清它们的关系,先让我们研究一个类似的问题:有一新试验的产品,如果投产成功则可获利20万元,假如投产失败则将损失60万元,在这种情况下应要求这项新产品有多大的把握,或者说它的成功率不低于多少时才值得投产呢?
  假设成功概率为P。预计能得到的利益为A,预计可能产生的损失为B。则为了达到有所得的目的,得下列平衡公式,
  AP=(1-P)B。
  P=B/(A+B)
  从以上公式中得知P=60/(20+60)=60/80=75%
    也就是说该产品的成功率应不低于75%,才值得投产。
  在桥牌中,对各定约成功概率的要求也可以用上述公式进行计算。
  (一)对大满贯定约成功率的要求:
  在桥牌记分法中规定大满贯的奖分在有局方时为1500分,无局方时为1000分这是很吸引人的,但是如果打不成则不仅连小满贯的奖分都得不到而且还要罚分。因此;对大满贯定约的成功率应有所要求。
  例如你在有局方的情况下叫到并打成了一个7定约,你将得到2210分。这将比只叫到6但超额一墩完成定约所得到的1460分,多得750分。
  如果你的7定约没有打成,宕一墩,敌方没有加倍,你得-100分。这比6定约刚好打成所得到的1430分将损失1530分。
  因此要求大满贯定约的成功概率按照前面介绍的公式计算为:
  P=B/(A+B)=1530/(750+1530)=67.1%
  
  在无局方的情况下
  P=1030/(500+1030)=67.3%
  如果是在用国际比赛分(1MP)进行分数结算的比赛中,上述成功概率应作如下调整:
  有同方时  P=17/(13+17)=56.7%
  无局方时P=14/(14+11)=56%
  从以上分析中可以得知,如果一个大满贯定约需要进行飞牌成功才能打成,那么这个大满贯定约是不合格的,因为它的成功概率只有50%。如果你的大满贯定约只要求某一花色套为3-2分配时即以完成那么这个大满贯定约是合理的,因为3-2分配的概率是67.8%,它陷大于上述成功概率要求。
  (二)对小满贯定约成功率的要求
  小满贯定约的奖分虽然不如大满贯那么多,但奖分也是很可观的。另外小满贯定约远较大满贯定约出现的次数多,而且由于可以脱手一次,所以在打法上可以有更多的选择。因此正确处理好小满贯定约是桥牌比赛中的一个很重要的环节。
  小满贯定约的成功率应该不少于多少才是合理的呢?
  如你在有局的情况下打6定约,如约打成可得1430,这比只叫到4但取得12墩所得到的680分,将多得750分。
  另一方面如果你的小满贯定约宕一,结果得100分,则将比超额一墩完成4定约所得到的650分,会少得750分。
  因此,在有局情况下,要求小满贯定约的成功率不低于以下百分比:
  P=750/(750+750)=50%  
  在无局情况下:  P=500/(500+500)=50%  在用国际比赛分结算分数的场合,由于可能的得失分相同,因此也均为50%。
  从以上分析可以得知对于小满贯定约成功率的要求不需要象对大满贯定约那样高,但仍应在50%以上才是可取的。
  (三)对成局定约成功率的要求:
  满贯定约在所有的定约中所占的比重是较小的。大部分是成局的和不成局的定约,约占90%左右,因此,争取成局定约所给的奖分是桥牌比赛中的重要得分手段。另外,桥牌记分法对在有局情况完成成局定约所给的奖分要比无局情况时多得多。因此,对成局定约成功率的要求随着局况的不同也应有较大的区别。
  假如你在有局情况下打3NT定约,结果定约完成,得600分。这比只停在2NT定约而超打一墩所得的150分多得450分。
  如果3NT定约宕一将得100分,这比打成2NT定约所得的120分会损失220分。
  因此,在有局方情况下,要求成局定约的成功率为:P=6/(10+6)=37.5%在采用国际比赛分的比赛中为:P=220/(220+450)=32.8%
  再看一下无局方时的分数得失情况;假如你仍打3NT定约结果如约完成,得400分。这比只停在2NT定约而超打一墩所得的150分多得250分。如果3NT定约宕一,将得-50分,这比打成2NT定约所得的120分会损失170分。
  因此,在无局方时,要求成局定约的成功率为:P=170/(170+250)=40.5%在采用国际比赛分结算的场合为:P=5/(6+5)=45.5%
  以上所要求的成功概率,会随着高花、低花或无将定约的不同而产生小量的变化,另外没有考虑定约被加倍发生超墩或宕墩数超过一墩等情况。下面是选择合理定约的例子:
  例1.

A32
94
Q984
K653
K98652
A75
K3
Q9


  这副牌无论是采取哪一种叫牌方法都会在是否叫4进局的问题上产生不同的看法。但是,从对成局定约的成功率要求的角度来衡量,问题就明朗了。
  从联手的牌情来看,三门旁套中都有一个失张。问题是招牌中是否会出现失张、如果将牌是2-2分配,4定约可成。如果是1-3分配或者是4-0分配,定约无望。2-2分配的概率是40.7%。也就是说4的成功机会不到50%。但是从前面所述的对成局定约的成功率要求来看,在有局情况下叫4成局是可取的。但在无局情况下,则以不进局为佳。
  虽然在叫牌过程中你不可能精确地知道某一定约的成功概率,但是你如能正确地对牌力和牌型进行分析判断,还是能估算出比较接近的成功概率的。
  例2.

653
KJ
AQ83
AJ92
AQ
A762
5
KQ8654


  让我们分析一下这副牌的合理定约是什么?局况为双方有局,西均首攻10。
  如果定约为7NT。联手只有10个赢张。除梅花外其它三套花色中都可进行飞牌。只有当三个全部飞成功时,定约才能打成。成功概率为
  P=50%×50%×50%=12.5%,
  如果定约是7,由于明手可将吃两轮红心,因此,只要能在黑桃、或者方块套中飞牌成功定约就可打成。但是你无法知道应该首飞那一花色。因此,7定约成功概率也只有50%。
  如果定约是6NT,在三个飞牌中如能飞中其中的两个,定约可成。可以设想其中的一个是可以飞中的,其中的一个是飞不中的。剩下的一个飞牌飞中飞不中的可能各占一半。也就是两个都飞不中的概率为50%,两个都飞中的概率也是50%。因此,定约的成功概率也是50%,
  如果定约是6,让明手将吃两轮红心可稳得12墩牌,它的成功概率是100%。
  因此,这副牌打7NT定约是错误的。
  7定约偏冒。6NT定约虽然有50%的成功机会,但有可能多宕,因此,也是不可取的。6定约才是最佳定约。
  (五)正确应用概率打法
  桥牌是内容极其丰富的智力竞赛,在牌桌上活的因素很多。因比,在很多情况下只凭成功率大小来确定打牌路线是不够的,应对叫牌过程中得到的信息以及打牌当中掌握的牌情进行综合分析,以寻求最佳打法,这样才能取得理想的效果。
  例1:

K86
42
K974
KQJ5
AJ10975
75
AQJ10
8


  双方有局。叫牌过程如下:

西
33
4


  首功K。东用A超吃后回出红心,西得进后转攻方块。
  你先用K吊将,都跟出。明手出将牌。东又跟小将牌,这时你是用A打呢还是用J飞?从单套打法中得知用A打的成功率较高,约为52%。但是,从叫牌中知道西持有7张红心,他已出了一张方块和一张将牌,因此,在13张牌中还剩下4张为未知牌。而东手还有8张未知牌,因此Q在东手的机会远大于西手。根据这一分析,这时应采取用J飞的打法。
  例2南北有局

106
K8652
AK76
Q10
AK
94
Q54
AKJ963


  叫牌过程如下,

西
11
33
45
6NT


  西首次8,你已数得11个赢数,第12个赢墩有可能从方块套中产生,或者明手的K能成为赢墩,从牌张分配概率来看,方块为3-3分配的概率是35.5%,而K能飞成功的概率为50%。似乎应用K飞,但是,从东争叫过1的情况来分析,A几乎肯定在东手。因此,尽管方块作3-3分配的概率小于50%,也应打方块3-3分配。
  例3

J753
84
K9742
A5
AK10964
72
A65
Q4


  定约为4,西首攻K,东跟出10表示鼓励,西再出Q,连得2墩后转攻2,你计划怎样打?
  你已失去2墩牌,在方块和梅花套中还各有一个失张,西这时出梅花提供了Q能飞成的机会。从概率来看有50%的机会西持有K。你是飞,还是不飞?
  仔细分析一下西极少可能是从持有K的情况下转攻梅花,如果西持有K时他会让东在第二轮用红心进手,由东出梅花。东也会主动用红心进手转出梅花的。因此,从防守方打牌过程中得到的信息是梅花中进行飞牌是要失败的,需要另找出路。如果持K的那一家方块少于3张的话就可以对他进行投入打法,即用A得进后,肃清东西将牌,兑现A、K。然后出Q,你就可以得到一个将吃垫牌的机会。这也是唯一能打成定约的机会。四手牌如下:

J753
84
K9742
A5
8Q2
KQJ63A1095
Q83J10
10962KJ783
AK10964
72
A65
Q4

高手高低招

香港 正人


  这两副说明高手高招的牌,发生在1987年百慕大杯循环赛。第一牌是英国队对巴基斯坦队。

K6
832
KJ9743
J5
A9832
9654AKQJ10
1052Q8
A42Q986
QJ10754
7
A6
K1073


  东西有局,南发牌

西
MunirArmstrongFazlKirby
1
1NT22
44×都不叫


  英国队坐南的Kirby面对的困难可不轻,主打被加倍的4定约,要失给三张A三墩牌,还有好些输张要处理。巴队的西首攻。Kirby.将吃第二轮。吊主,第二轮西A赢。西看到明手套威者甚大,便兑现A,接着出小,东Q盖明手的J被暗手K赢进。南再出两轮,终局如下,

8
KJ97
9K
1052Q8
298
7
A6
107


  南出7,西垫2,北垫7,东垫K。南出10,西垫2,北垫8。现在,Kiry已能算出西牌剩下9和两张,东牌剩下 9和两张.不论Q在谁手里,都会被AK捉下来。
  Kirby打的双挤压,即使明手有10而没有J,也同样能成功,因为东要保留Q 8,免得南先打A再飞西的J。这种双挤压局势,会令理论家很感兴趣的。
  在他室巴基斯坦的齐亚坐南,也主打4定约。他开叫2,同伴支持叫5,齐亚叫4。英国队坐西的Forrester首攻6,东K赢。东如改出小;会马上给齐亚难题,但东未明的布型,故接着出A,齐亚将吃。吊主,Forrester等到第三轮才下,目的是让同伴打出导攻信号,东果然垫J(不垫最小的10),表示出,让齐亚自己去动。齐亚根据Forrester这样出牌,能分析到Q不在他手里,否则他怕Q被飞到,会立即进攻的。齐亚因此将吃后兑现AK,把东的Q捉了下来。也作成4定约。Kirby和齐亚都逮住对方的Q,一个凭做牌技巧,一个凭对手心理,异曲而同工。
  第二副牌是流产的高招,因是撰文专家事后代打的,饶有趣味,故转述如下:
  英国对委内瑞拉。闭室叫牌:

西
CaponiFlintHamaouiSheehan
12
3(1)3
4(2)4NT(3)
5(4)5
6(5)都不叫


  注,(1)斯泼林特特约,
  (2)扣叫,
  (3)问A,
  (4)两A,无关键牌的K,
  (5)根据缺门的优势。
  

AQJ87
J843
A1094
109526
A10874Q6532
6K102
K328765
K43
KJ9
AQ975
QJ


  开室:

西
BrockManriqueForresterSalomon
12
3(1)3
4(2)4(2)
4(3)4NT(4)
5(5)×5NT(6)
6(7)6(8)
7(9)都不叫


  双方有局,北发牌
  注:(1)斯泼林特;(2)扣叫,(3)缺门;(4)问大牌;(5)扣叫;(6)大满贯逼叫;(7)无大牌;(8)定约;(9)不知何故。
  在闭室,英国队坐南的Sheehan主打6定约,的大牌位置有利,看来轻而易举。但委内瑞拉的西首攻。南须考虑对手将吃的危险性,故吊主先出A,接着从暗手出小,东K盖吃明手J。假如2-2分,定约已成。但东出第三轮。现在迫得要飞了,出Q,西盖K。满贯作成。假为坐西的Caponi不盖上K而跟小,那么南会假定他没K,而明手上A。以后明手垫去J,再用10倒飞东的K。假如Sbeehan采取这个方案,6定约使失败了。
  在开室,委内瑞拉队南主打7定约。Forrester加倍5是迷惑性诈叫。西果然首攻小.南以为K在东手故明手上A;出J,东盖K,南A吃;明手将吃,再出,南用9飞牌成功;明手将吃K进暗手吊将牌,兑现赢张大满贯作成。这副牌Forrester错过了打出高招的好机会。第二轮明手出J时,假如Forrester不盖K而跟小,则定约必败!闭室委内瑞拉的Caponi和开室英国的Forrester,都墨守“大牌盖大牌”的成规,事后后悔不迭。
  (资料来源:《桥牌国际》1988年2月号)
  高手低招牌例,选自1987华全美大赛和世界冠军赛,虽属个别事件,但同类性质错误在普通牌手中经常发生,很值得引为鉴戒的。
  一、叫牌背离常规,明知故犯,意图侥幸。如斯平果尔德奖决赛中的几副牌:
  (1)格罗博克拿着9843QJ108744AJ,为了先声夺人,押宝于同伴没有长套,竟开叫2,其他三家不叫。定约上一得140分。但同伴正是六张套,他室敌方作成4定约,得620。格罗博克队输10imp。
  (2)丹尼拿着75Q7AKQ863K102,在第三家位置开叫“策略性”3(照约定是坚实套),同伴马哈菲拿着AJ925J754AJ85应以不叫,3定约上二得150分。他室敌方作成5定约,得600分。马哈菲队输16imp。丹尼和马哈菲都比约定叫法叫得低,是由于主观假定同伴牌力很弱,以感想代替了现实。
  (3)福克斯拿着854398753A1083,同伴开叫1,福克斯故弄玄虚应叫
  1NT,成为最后定约,结果下三,失300分。他室柴琪拿同样牌却不叫,让同伴主打1定约,得110分。福克斯诈叫自谑,输9IMP。但拚搏最凶的还是百慕大杯半决赛中的一副牌:
  (4)瑞典队的林德凯维斯特坐北,拿着AK854QJ102Q5103。英国队的东开叫2NT(以外两长套),南不叫,西应叫3(东如是两高花套使应不川),两家不叫,瑞典队的南争叫3NT,(有两低花套),西加倍,两家不叫,南叫再加倍(再次要北选叫低花套),但林德凯维斯特别主观地假定南的会是带AKJ的6张套,竟然不叫。
  事实上南牌是J3J109864KQ852,结果定约下五,失2800分,创出百慕大标赛一副牌失分最多的新纪录!他室英国队的南作成3定约,得110分,这副牌瑞典队输21IMP。
  二、粗技大叶,欠动脑筋。这方面错误多种多样,这里只举两个牌例:
  (1)全美锦标大赛(Grand Nationa1Teams)决赛,彭德尔拿着AQ7384A1042AQ42他的搭档罗斯拿82A102KQJ865K9。彭德尔开叫1,罗斯应叫2(10点以上,至少4张,逼叫),彭德尔再叫2,罗斯跳叫3NT,成为定约。他室敌方作成6定约,彭德尔队输12imp。彭德尔说想不到罗斯的那么强,罗斯说想不到彭德尔有三个A和16点牌。那么为什么不慢慢地把牌全叫出来呢?
  (2)斯平果尔德奖决赛

K1073
AK3
976
A64
6A9
7654J1092
AQ32J85
KQ3210987
QJ8542
Q8
K104
J5


  两室都由南主打4定约。一室西首攻K,庄家斯蒙明手上A。三轮垫去手里;出3,东A吃;出明手吃进,出暗手将吃,进明手再出暗手将吃。这时,都已消去,但由南出牌,失三墩,定约下一。在二室,西首攻,庄家柴琪Q赢;出J,东下A,出,明手A吃,兑现AK垫去暗手;出暗手将吃,进明手,暗手再将吃再进明手出,西被投入,4定约作成。柴琪的打法其实并不比斯蒙高明,因为二室的东在吊主时为先让墩,或者A吃后续出,都能把6入法破掉。这副牌的正确打法是.在吊主之前,先将吃一墩,那么消去后,便能从明手出了。简单的来回进张计算,竟把四位高手中的三位难住,并非其不懂得,只因懒得去计算。
  三、搞错约定,稀里胡涂。这包括想法不对或因记错而失误。
  (1)百慕大杯英美决赛,美队劳伦斯拿着QJ276108643254,他不叫,下家开叫1(虚叫,代替不叫),罗斯拿AK.7AKQ843AAK8盖叫2,三家不叫。这样美队便能作成6的定约错过去了,罗斯主打将牌联手共5张的2定约,赢到11墩牌。他室英队只叫到5。这副牌美队输8imps。原来英队另有一对牌手是以开叫1(虚叫)代替不叫的,劳伦斯曾和罗斯约定,对1盖叫2是强二,盖叫其他花色为常。但对开叫1的虚叫怎样应付呢?劳伦斯和罗斯却没有商定。现在,罗斯以为适用对付1开叫的叫法,盖叫2是强二,但劳伦斯以为那是普通花色盖叫,只表示长套。美队准备不足,致产生误会。
  (2)美国代表队选拔赛

Q832
J63
J4
AJ97
AJ754K6
942
76AKQ1095
QK3210865
109
AKQ10875
832
4


西
哈曼鲁特沃尔夫帕夫里塞克
133
4×


  西首攻7。东兑现AK后出K,西跟出。7。按照东西约定.西跟7应是张数信号,但坐西的帕夫里塞克却是作为鼓励信号打出的.鲁特把帕夫里塞克的当作六张套,即南再无,因此改出Q,希望同伴的有Q,但给明手将吃了。沃尔夫得势不饶人,连出长套,挤压西的,作成加倍的4定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