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超级豆操作
雷辛嘉每副比队式大赛

香港 郑汝湛 译


  1986年11月10日傍晚,与Vanderbilt,Spingold,Morchead(又名Grand National)合称四大赛的Reisinget board-a-match teams(雷辛嘉每副比队式赛)刚告赛毕,参加决赛的11个队经过每天打60副牌的接连三天苦战,都疲惫不堪。赛果很快宣布,Rosenkranz队与Martel队以同等成绩并居首位。由于北美冠军队也就是1987年美国参加百慕大杯赛的代表队,它将从四大赛的四个冠军的角逐中产生,Reisinger只能有一个冠军,所以决定当晚这两队再赛12副牌,正如足球兰球的加时赛那样。这是场好戏,当晚,两张桌子都让里外四重的观众包围得水泼不进,气氛万分紧张,加以按每副牌比输赢的办法不容许稍出差错。成败又关系到有无机会参加百慕大杯赛,这使得极度疲劳的牌手感到了异常沉重的压力。这场12副牌的加赛从下午6时半开始,中间休息稍长,也打到晚上11点过后才结束。
  这两队在80年代战绩彪炳。Martel队的MartelStansby,Pender和Ross是1985年百慕大杯冠军美国队成员;Rosenkranz队也有RosenKranz,Meckstroth,Rodwell等前届百慕大杯冠军美国队选手,Meckstroth和Rodwell还是1986年世界双人赛冠军,另一对Cohen和Bergen以善于争叫和阻击出名,Bergen是后起之秀,近五年内赢过七次全国性大赛冠军。因此,这是代表当今最高水平的角斗,很值得仔细观摩,现据《桥牌国际》1987年2月号的报道摘译于后。
  第7副牌:
  双有,南发牌

A8
10853
Q1065
K86
754KQJ62
KQJ9462
742
Q2J109643
1093
A7
AKJ983
A7


  桌1、

西
BergenMartelCohenStansby
1
12(1)23
×3×
3NT都不叫

  (1)配合,平均型
  桌2、

西
RossMeckstrothPenderRodwell
1(2)
1223
3NT都不叫


  (2)虚叫,强牌
  桌2,东Pender首攻同伴的长套。东西没有及早攻,庄家Meckstroth得以先让送各一墩后,连拿长,双挤西和他们的,得660分。
  桌1,东Cohen首攻自己的长套。庄家Martel因为对方有第三轮可资沟通,不能先让一墩(以调整输张),双挤(实际上是对东单挤)打不出来,无法多赢一墩牌,只得630。Rosenkranz队以1:0领先。
  第8副牌:
  双无,西发牌

J104
KQ
AQ532
K42
Q53AK72
865A74
KJ108964
J951073
986
J10932
7
AQ83


  桌1,

西
BergenMarielCohenStansby
11×
2×(1)3


  (1)有多余牌力
  桌2,

西
RossMeckstrothPenderRodwell
1NT2(2)
23


  (2)转移叫
  桌1,东西以弱牌力和坏牌型争叫,南北为惩罚2,进账可大了,但Stansby觉得己方主打较牢靠。西Bergen首攻出主牌。东西赢两墩后续攻主牌,让庄家能飞垫去一张又3-3分,得170分。桌2,3定约由北主打,东西先吃三墩,南北只得140分。这副牌Martel赢,比数是1:1。
  第9副牌:
  东西有局,北发牌

AKJ102
752
974
92
985Q642
KJ94
KJ105AQ86
Q8721053
7
AQ10863
32
AKJ6


  桌1,

西
BergenMartelCohenStansby
2都不叫


  桌2,

西
RossMeckstrothPenderRodwell
2(1)2
23


  (1)多功能开叫
  这副牌两队都差劲。桌2的3定约只丢两墩和一墩,得170分。Meckstroth和Rodwell大概以为输定了。想不到桌1,对方更糟,Stansby犹豫了一阵才对同伴的2开叫停叫。东Cohen首攻9,明手A赢。飞输给东。东西再吃一墩和三墩,南北得110分。Rosenkranz以2:1领先。
  第10副牌:双有,东发牌

A83
AQ5
62
KQJ96
Q107264
K76832
K7AQ10954
A75284
KJ95
J1094
J83
103


  桌1:

BergerMartelCohenStansby
11NT都不叫


  桌2:

西
RossMeckstrothPenderRodwell
11NT2都不叫


  桌1,东首攻10。东西连拿六墩,庄家北受到挤压,被迫要保留Q而垫去赢张,幸而飞中定约只下一,东西得100分。桌2,南首攻J。次轮北的Q赢。北使诈出Q,明手让墩,北再出J明手A吃。这时,庄家Pender误以为K在南手,放心地用小将吃入手,但南盖将吃。南北还要赢A和两墩,南北得200分。定约即使下一,这副仍要输结Rosenkranz。比数是3:1。
  第11副牌:
  双无,南发牌

J876
1064
AKQJ95
K87AJ54
5K93
AK853QJ92
1074263
Q109632
AQ1042
7
8


  桌1,

西
BergenMartelCohenStansby
1
2×23
4都不叫


  桌2,

西
RossMeckstrothPenderRodwell
1
22
4都不叫


  两桌的西首攻都连出AK,南将吃次墩。桌1Stansby出进明手,出J飞东,三轮后,明手将吃,兑现赢张,得480分。桌2Rodwell将吃进明手,出小飞东,本可再将吃到对面,再飞的,但Rodwell一时糊涂,次轮竟下A,得450分。Martel追成3:2
  第12副牌:
  南北有局,西发牌

J97
42
AJ10972
K5
8632AK10
AK10976
4Q653
9864AQJ2
Q54
QJ853
K8
1073


  桌1,

西
BergenMartelCohenStansby
1NT
22
22都不叫


  桌2,

西
RossMeckstrothPenderRodwell
1
12×都不叫

  桌1,西叫再叫,是要东考虑能否主打定约。南因套不弱,首攻出主牌小,北J被东K盖吃。东用明手大进张,飞两次,再从暗手出小,南K赢。南出给北将吃。北出9,东上A。东西共赢九墩牌得140分。但在桌2,Ross和Pender惩罚Meckstroth的有局争叫,应拿的全拿了,东西得500分。赛程正好过半,比数是3:3。
  第1副牌
  双无、北发牌

K86
J1098
A752
A9
J5AQ97
K7524
1094J86
K742QJ653
10432
AQ63
KQ3
108


  桌1,

西
BerrgenMartelCohenStansby
1NT2(1)3
×3都不叫


  (1)套及另一套
  桌2,

西
RossMeckstrothPenderRodwell
11×
23


  桌2,东Pender首攻出小。西K输给庄家北A。北出J飞牌,西赢K后出J,北K,东A。东兑现Q,接着出7,原意是导攻信号,明手跟小,但西因东争叫过,误以为他是五张套,没将吃而垫牌,让北8赢了。北吊完主,明手10垫去9,3-3分配。竟赢了10墩牌得170分。在桌1,首攻也是,北A吃。北飞,西第二轮K取。出给东赢,东出,东西始终不先动,庄家无法不再丢三墩牌3定约下一,失50分。Rosenkranz又以4:3领先。
  第2副牌:
  南北有局,东发牌

1065
A107
QJ1098
73
KQJ74A982
6532984
76542
K42J5
3
KQJ
AK3
AQ10986


  桌1,

西
BergenMartelCohenStansby
1
23×

  
  桌2,

西
RessMeckstrothPenderRodwell
1
235
×都不叫


  桌1,Martel不叫,把加倍的邀叫性变成惩罚性,是由于根据对方好作极弱争叫的习惯,低估了他们的牌力。3定约只下一,得100分。桌2Pender也低估了同伴跳叫2的牌力,以为对方会有满贯,故叫5进行干扰,却被北惩罚,失500分。Rosenkranz现以5:3领先。
  第3副牌:东西有局,南发牌

J1052
A102
K7
J1042
K64A87
87KJ9643
1062AJ3
AK9875
Q93
Q5
Q9854
Q63


  桌1,

西
BergenMartelCohenStansby
11
1NT2(1)
2(2)3NT都不叫


  (1)虚问叫,(2)否定有3张或4张
  桌2,

西
RossMeckstrothPenderRodwell
1NT(1)2
2NT4都不叫


  桌2,4定约轻而易举,南首攻,东A盖北K。过对面,飞首轮放K,接着再出。得620分。桌1北首攻,明手A赢。由于出牌困难,首轮从明手出小牌,输给北10。北续攻,西K吃。手里出,铺错牌放明手J,南Q赢。定约终于下三。3NT即使做成,还是要输给桌2的4的。Martel赢了这副,比较成5:4。
  第4副牌:
  双有,西发牌

AK4
1063
9542
865
1065397
KJ5492
AK610873
A2KQ1073
QJ82
AQ87
QJ
J94


  桌1,

西
BergenMartelCohenStansby
1NT2(1)
3×


  (1)3的转移叫
  桌2,

西
RossMeckstrothPenserRodwell
13(2)都不叫


  (2)倒支持(inverted raise):
  桌2,南北攻三轮,明手将吃一次,已使主牌失去控制。庄家Ross连拿三轮,从明手出,南下A。南出Q,西K吃。明手将吃第四轮,K回手,再将吃。得110。但这抵不过桌1的损失。南Stansby加倍,是要同伴争叫,北Martel实在无可叫的。Bergen以最稳妥的打法做成3定约,得670分。Rosenkranz现以6:4领先。
  第5副牌:
  南北有局,北发牌:

105
AKQ3
K2
QJ1073
AK86J972
754J1096
J9847
A49865
Q43
82
AQ10653
K2


  桌1,

西
BergenMartelCohenStansby
11
1×33NT


  桌2,

西
RossMeckstrothPenderRodwell
1NT3NT


  桌1,西首攻AK,再出第三轮,庄家Q赢。南北吃两轮大,改出K,西A吃。西再赢。南得600分。
  桌2,Meckstroth的5-4型NT开叫,使对手方无置啄余地,不知有配合,防御要在暗中摸索。东首攻J,北K赢。北出小,明手K给西A盖吃。西续攻,南得630。还剩下一副牌,Rosenkranz队以7:4领先,已稳操胜券。
  这时第6副牌在桌2打完,裁判长异想天开,竟要桌1南北认输罢战,Martel理所当然坚持把这末副牌打完。
  第6副牌:东西有局,东发牌

QJ1097
762
AKJ87
A4K3
A4KJ10953
109632
AKQ10752J9
8652
Q8
Q54
8643


  桌1,

西
BergerMartelCohenStansby
2
2NT33
4


  桌2,

西
RossMeckstrothPenderRodsell
2
2NT33
44×
55
×都不叫


  桌2,北加倍5,是导攻加倍,但南Rodwell没有领悟,致首攻,北K赢后,没出小过南进张,而续吃A。北第三张牌出Q,明手A赢。兑现A后续出,手里放K,跌出南的Q。Pender这样打法的依据是,如果北的是Q××。那么他早就会跟着出第三轮。迫使明手将吃,使庄家无法飞的。东西得650分。
  桌1,南首攻,庄家Cohen K赢。用J飞过去,第二轮明手A正好逮住南的Q。Cohen出明手小,准备回暗手吊主,但北马上将吃。北这时才舒口大气。南北连拿三墩,定约下一。Martel队这副牌两桌都赢,但于事无补,最后结果是7:5,Rosenkranz队得胜。
  读者有无留意到?这12副决胜牌中,竟没有一副是两桌打平的!
大师论坛
编辑先生:
  有幸拜读了总第17期《桥牌》陆玉麟先生的“胜在叫牌”一文,其中有两副牌我认为有争议:请编辑务必费心解答,我是一个“雄志青年牌手。”
  先说其中第一副牌:

西
AQ107KJ92
8AJ64
AQ1098K42
AJ2K6

 

西
11
1*2
34NT
55NT
67


  *西为何不跳叫黑桃?在五张高花开叫的自然体系中跳叫并不表示五张黑桃,相反表示四张。而再叫1同伴则可能Pass。在同伴有少许帮助下,西可叫进局。所以,我认为应该显示有16点牌以上、跳叫2才好。
  再看其中第四副牌:

AK25
AQ1054K92
107KQJ62
AJ2K653

  

11
23
34NT
56


  这是扣叫还是寻求大牌帮助?若是扣叫,南则应叫3,若是寻求大牌帮助,南应叫4。而当北手中有三张A时,应用4NT问A;或直接叫6,不给防守方任何信息,在南持坚固方块套时,会默契地加叫为7的。
  以上观点,真诚希望能得到编辑的指正。
  北京工学院161开信箱于黎明 于黎明同志:
  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想先谈三点原则:一、好牌细叫;二、(搭档间)相互信任;三、适用率高。希望能在这一基础上讨论问题,否则,没有评判是非的同一标准,问题永远也谈不清。另外,由于没和陆玉麟、王俊人两大师交换意见,这只是笔者的浅见。
  先说第一副牌。按自然体系规定,西的牌够跳叫2的条件,(由于1阶再叫不一定是逆叫)。但是,如果认真考虑一下,东已应叫过1,真有较好的成局机会,如4,4,3NT,或5,5的话,东能于西的1再叫之后停叫吗?显然不会。而东若真的对1停叫,则几乎不可能失局。因东多半是3-4-2-4、或3-5-2-3、3-6-1-3的低限牌,如:××× KJ×× ×× Q×××、××× KJ××× ×× Q××、××× KJ×××× × Q××。另外,西如跳叫2,碰到东为×× KQJ×× ×× ××××的失配牌时所得到的只有西最不想得到的3回叫,以下叫进3NT将属于西的责任。
  我想,第一个问题也许到此可以收笔了。下面谈第四副牌。
  从北的牌来看,4成局已不成问题。联手牌如果有满贯,至少还需要南方块有K及边牌的三个赢张,这在南开叫1的情况下是很可能的。但越是这时越不能乐观,还应防止南在持QJ×K×××QJ××KQ时贸然冲上6,或者,在南持××K××A×××KQ××或××K××AKQJ××××时失掉大满贯。当然,北也可以采用2第四花色逼叫,但那将首先给南一个其红心可能四张而寻求无将定约的印象,从而浪费一部分叫牌空间。而选择3给第三花色逼叫,这首先是需要帮助的第二套。我理解,南3意思是说,我不光草花有支持,方块亦是好套或第一轮控制,你看打红心定约有利还是方块或无将定约有利?这样,就排除了北在方块上的顾虑。以下只是鉴别南有无A的问题。另外,在北的3之后,我认为北还留有在南以3示弱时以3第四花色逼叫的手段,这样便也表明了3为早期扣叫的满贯兴趣,很明显,是需要南在方块上至少有第二轮控制(严格说有KQ才好,因只有K时可上可不上,而有KJ时又很讨厌,碰到硬对手时首攻就要庄家进行令人头疼的猜断)。
  至于有疑问的满贯,对持好牌的高手来说,所谓“不给防守方任何信息”的下赌注心理一般是不存在的,那只会出现在一些特定的场合。
  以上意见,仅供参考。
  祝进步
  编者
读牌(连载)

龚启英


  读牌是做庄技巧中的一项基本功。一个桥牌手如果能养成读牌的习惯,自觉地应用读牌技术;他就会处理好很多难题,减少失误,从而在很大程度上提高定约的成功率。
  所谓读牌(Reading the Cards)是指,对防守方所出的牌张进行分析,努力掌握其内涵推断出防守方的牌情。做庄时除了从叫牌中掌握防守方的牌情外更多地应通过读牌来洞察对手的牌情。只有在充分掌握牌情的基础上才有可能在遇到难题时作出正确的决策。
  防守方的首攻,出牌或跟牌,都会在某种程度上说明一些情况。作为庄家要努力从其所出的牌张中分析掌握更多的牌情。例如,你坐南开叫1NT,同伴加叫3NT,西首攻Q,东跟9你和同伴持下例牌,你能得知那些牌情?

652
Q
A84


  首先知道西首攻的Q(按其约定)是大牌连张中的最大张。西还持有J,其次西手没有K,如果西持有K,他会首攻K的。因此,K必然在东手。东在持有K的情况下跟出9,说明东手的梅花不会是双张,否则东为了防止桥路赌塞会出K盖的。同时10多半在西手,因为东若持10,他会跟出10,以示鼓励,东也不大可能持四张梅花,否则他会跟7的。通过以上读牌,可初步描绘出防守方的梅花牌情如下:

652
QJ10×K9×
A84


  又如你打3NT定约;西首攻7,你和明手的黑桃如下。通过对7的读牌,可以得知以下牌情:

Q82
7
A54


  7是西黑桃套中的第4张(按其约定)大牌。按照“十一”定律,东家手中只有一张牌比7大,这张牌不可能是K,否则西就持有J109大牌连张,在这种情况下西该首攻J,而不该首攻7。因此,你可以得知明手的Q,会成为一个赢张。通过读牌可以初步描绘出防守方的黑桃牌情如下:

Q82
KJ9710×
A54


  细微的读牌,在很多情况下不仅可以及时了解对手在某一花色套中的牌情,而且可以对防守方其它花色的牌型,及大牌点的分布等情况有所认识。

(一)牌型推算

  在做庄时应努力养成通过读牌推算防守方所持牌的牌型的习惯,观察注意防守方所出的每一张牌,进行计算,并结合叫牌中所得到的信息,就有可能通过几轮出牌以后推算出防守方的牌型。如果你能确切地掌握对手的牌型无疑会在很大程度上提高完成定约的成功率。
  牌型推算的方法很简单,每一花色套都有十三张牌,如得知某一防守家在此花色套中的张数,则可计算得知另一防守家在此花色套中的张数。还有,每一家都持有十三张牌,如知道其中三门花色套的张数,则剩下那一花色套的张数也就可计算得知,虽然并不是每一副牌都具有推算出对手全部牌型的条件,但只要你善于掌握和坚持推算牌型的方法和习惯,可能会使你完成很多原来多半打不成的定约。
  例1.

K107
AK53
KJ63
54
AJ84
6
AQ1095
J97


  双方有局,南发牌。

西
11
13
45


  你打5定约,西首攻6,东出A,又出Q,赢得两墩后换出Q,明手A得进后你用A、K吊两轮将牌,都有跟出。这时定约能否完成全看是否能飞中Q了。黑桃套可进行双向飞牌,你打算飞谁呢?
  在进行关键性的飞牌前你应尽可能地去推算防守方的牌型,你应使暗手将吃一轮红心,明手将吃一轮梅花,这时发现东没有跟出梅花而是垫2。你拔K,暗手再将吃明手的最后一张红心,东西家都跟出,这时防守家的牌型就完全可以推算出来了,已知东家持两张将牌,两张梅花和四张红心,剩下的五张牌必然全是黑桃。同时得知西持黑桃单张。牌型清楚了,正确的打牌路线也就产生了。你先出K,然后明手出小黑挑,当东跟出小牌时你完全有把握地暗手用J飞。
  暗手将吃红心,明手将吃梅花,并不是为了发展赢墩,而是为了能尽可能地查明对手的牌型,为飞准Q创造条件,四手牌如下:

K107
AK53
KJ63
54
6Q9532
10872QJ94
4287
K108632AQ
AJ84
6
AQ1095
J97


  如果不是通过读牌进行牌型推算,只凭猜测Q的位置,就有50%的可能会猜错。
  例2.

73
K865
KQ83
K72
AK5
AQJ72
A
J1064


  南北有局,北发牌。

西
1
36


  西首攻J,东出Q,你用A得进后吊两轮将牌,都有跟出。看来,小满贯定约能否完成决定于能否处理好梅花套中的飞牌问题。在进行梅花飞牌前你应尽可能地探明对手的牌型。先拔A、K,明手将吃一轮黑桃。兑现KQ,暗手垫去两张梅花。当你明手将吃黑桃时东没有跟出黑桃而是垫了张3,明手接着出第四轮方块时东垫5,这时你该怎样打呢?
  如果你能认真进行读牌的话,你就会知道完成定约已不成问题。因为东手的牌型已被查明,他持有两张将牌,两张黑桃和三张方块,他必然还持有六张梅花。同时也得知西家梅花为缺门。因此你会放弃在梅花套中进行飞牌的打法,在明手出第四轮方块时暗手继续垫掉一张梅花,让西赢得这一墩牌。
  西赢进后,被投入,无论回出黑桃或方块都会给你造成明手将吃暗手垫梅花失张的局面,小满贯定约如约完成,四手牌如下:

73
K865
KQ83
K72
J109864Q2
94103
J10976542
AQ9853
AK5
AQJ72
A
J1064


  如果你没有仔细认真地进行读牌掌握对手的牌型,贸然进行梅花飞牌就会丢失满贯定约。
专家评判

关耳 译


  1.这是1956年百慕大杯美法决赛中的一副牌。

942AK876
A5KQJ1072
AKJ598
J1063


  法队:

西
11
22
2NT4
46

   
  美队:

西
11
1NT3
3NT4
45


  美队失去了满贯。特伦斯·里斯在1956年报道这牌时说,多数人会责怪东没直接跳叫6,但他认为东错仅在叫5而没叫4,西有好控制本应加叫6的。《桥牌世界》1978年10月号持这牌交给读者和专家评论,综合十位专家的意见是:(a)西错占64.8%(即东错占35.2%),(b)最错的叫品是3NT。
  就(a)言,十位专家中有六人认为西应负主要责任,另四人则认为东的过失大些,但西也有错。至于(b),除开始三个叫品被认可外,从3到最后的不叫那六个叫品都分别被专家指责。较多人否定的是3NT,次为西的不叫。责怪西的理由大致是:东已叫得很凶,但西置若罔闻,其后几个叫品均低叫了。叫3NT是错误地表示有大牌,该叫4或4。东叫4时,西不该叫4而该叫4,以强调他牌力之所在;最后仍不叫,就连补救的机会也放弃了。对东的责怪则是,再叫时没必要跳叫,徒然抬高一阶,自我剥夺了叫牌空间,在西叫3NT或4后,东该叫5以表示这花色缺门,让同伴得以扣叫;最后叫的5意义不明确。是顾虑主牌缺大牌呢?还是怕未叫花色无控牌?同伴已开叫过,东直叫6应该是问题不大的。
  《桥牌世界》编辑部在总结中提出两点来替西辩护。(1)西的A无疑是资产,但三张小却是负担。同伴的长套如仅有两大牌则除非是AK,否则难免要丢两墩的,何况西叫过的1NT按理应有大牌但实际上没有,故西最后不叫并不是全无根据的;
  (2)西套有AK,不见得定能派上用场,比如东牌是AJ×××KQJ10××AK。好几位专家指出东应扣叫5,使西能扣叫5。那么,从反方面推论,东实际上没扣叫5而是叫5,岂非表示他拿着上述那手虚拟的牌,不在乎西有无大牌么?西自然不能加叫6了。编辑部虽没明言,但似倾向于认为斯特曼错误大些,最错是5
  2,下面是1969年百慕大杯初赛中美法对垒的一副牌,载于《桥牌世界》1977年5月号。

Q743
K95
A10932
9
JK985
Q8643A107
K6J74
AK1085J72
A1062
J2
Q85
Q643


  南发牌 双方有局
  法队:

西
11
22


  美队:

西
哈曼坎特
12
33NT
4


  法队坐西的庄家遇北首攻小,明手东跟小牌,南下A。这样,明手K能垫去一张只失一墩;主牌失两墩,做成3。美队庄家哈曼也遇北首攻小,同样让南A吃进。但南次墩出J,使庄家主牌自由飞后能全赢,用J飞牌成功,竟做成5。不过,西东牌力实际上不足成局,叫上4应该说是错误的。《桥牌世界》特约十位专家的综合意见是:(a)西错占33%(即东错占67%);(b)最错的叫品是3NT。
  有半数的专家不讳言他们的矛盾心情,既同意西东的牌成局机会甚微,又承认自己碰到同样场合也忍不住要叫上去。就(a)言,十位专家中九人说东过失大些,只史璜生一人说西错较大,不该叫3,应不叫的。至于(b),有九位专家(包括史璜生)说最错是3NT,东应作示弱止叫的3,因牌型呆板,大牌分散,孤独的两门J,实在没赢墩能力。只艾森伯格一人认为2最错,东的应叫如是1NT,叫牌便能停在部分定约上。
  编辑部意见是,专家们议论过错中,似对西过宽而对东过严。毕竟是西带动叫上去的,但按牌力实在以不叫为妙。而且,正如黑木所指出的那样,西的成局试叫(gametry)选择不当,应选叫而不叫,例如东牌是KQ××J109×××QJ×时,对3试叫会热情接受,结果定约下一或二。但东牌如是××××KJ10×Q××××,会作示弱止叫,却很有成局机会,因西需要东帮助的花色是不是。另外,专家们对东的3NT叫品责备得过于苛刻。东的牌点是上限,控制点有三个,对同伴的长套有支持,对也有些帮助,西牌如是QJ×××××AQ10×,成局便有机会。根本问题在于,东虽牌点上限,但赢墩能力较弱,只适宜于支持同伴主打NT定约,却不宜于支持主打。这是坎特叫3NT的原因。可能艾森伯格说对了,东支持叫2,使以后的正确判断变得困难了。假如东先应叫1或1NT,则他以后虽对西的成局试叫表示合作,也不会是说主打较好了。法队正是东先应叫1,才得以避免以后叫牌中的麻烦。
叫牌测验

王均熙


  1.双方有局,你坐南,手持:
  AQ64 KJ AKQ AQ52

西
1
×2
?


  2.双方有局,你坐南,手持:
  AK10762 4 KQ 9635

西
1223
?


  3.双方无局,你坐南,手持:
  A3 QJ754 A1062 K3

西
12
223×
?

  
  4.东西有局,你坐南,手持:
  105283AK762643

西
112
?


  5.双方有局,你坐南,手持:
  A 3A 98654 7A632

西
1123


  6.东西有局,你坐南,手持:
  75 K10962 3 J10742

西
2*×
2234
56
?


  *:强开叫,要求同伴回答A
  7.东西有局,你坐南,手持:
  QJ932 J1042 8653

西
11
?


  8.双方无局,你坐南,手持:
  KJ962 975 K10862

西
1
12
?


  9.双方无局,你坐南,手持:
  A4 752 K8 AQ10753

西
1×××
12
?


  10.双方有局,你坐南,手持:
  Q10864 KQ5 10 AJ74

西
123
?


  ——摘自Terence Reese“Bidding a Bridge Hand”

叫牌测验答案

  1.
叫品:
2
4
5
3
不叫
2NT
3NT
  
得分:
10
8
7
4
4
2
1
  2.
叫品:
4
不叫
4
3
  
得分:
10
8
6
4
  3.
叫品:
再加倍
3NT
4
不叫
  
得分:
10
7
3
3
  4.
叫品:
3
不叫
2
  
得分:
10
6
4
  5.
叫品:
4
4
4
3
不叫
  
得分:
10
7
6
3
3
  6.
叫品:
7
7
不叫
加倍
  
得分:
10
8
4
2
  7.
叫品:
不叫
2
1
  
得分:
10
8
4
  8.
叫品:
不叫
3
3
2
  
得分:
10
6
2
1
  9.
叫品:
3NT
2
2NT
3
4
不叫
  
得分:
10
7
7
4
4
1
  10.
叫品:
不叫
3
3NT
  
得分:
10
6
4
醉牌

龚启英


  张伯幸这天又碰上了李乙,握手时李乙说,“祝你今天好运气”!张说:“我很乐意领教醉牌。”李乙说:“岂敢,岂敢。”
  开赛后不久,李乙拿到下面这手牌KJ9762KQ7AKQJ,显然是手好牌。南北有局。李乙坐南首开l,西争叫3,老伍叫4,张伯幸坐东加叫4。李乙知道对手在作干扰,于是叫4NT问A,老伍答叫5,张不叫。李乙精神一振,老伍显然持三张A,大满贯在望,但黑桃套中有可能有一个失张,还是打小满贯定约比较保险,老伍叫4,想必有6张草花。可数得六墩,三墩,一墩和两域,共有十二个赢墩,与其打6倒不如打6NT分多,于是叫出6NT,轮到张伯幸叫牌,张手中的牌如下:
  A84A103A1054323
  张心想:李乙也太欺侮人了,我拿着三张A他还敢打6NT定约,是可忍孰不可忍?!我非惩罚他一下不可看他往那里逃。于是,张叫“加倍”。李乙见张加倍喜出望外,心想:我本想打大满的,他竟敢加倍我的小满贯定约,正是得分的好机会,想要叫再加倍。突然,酒性促使李乙大脑中的神经细胞又迅速地运转了一下,出现了这样一闪念:不好!莫非老伍不是持三张A,而是没有A?这也奇怪,难道他叫4草花中没有大牌且不说,旁套中连一张A也没有?可是,张伯幸平素谨慎,没有把握怎么敢加倍呢?李乙冷静了下来,为了稳妥起见而改叫7。张伯幸当然不能就此罢休,仍叫“加倍”,最后由李乙主打7被加倍的定约。
  西首攻K,亮牌后发现老伍真的一张A也没有。
  幸好西没有首攻,否则,马上就宕了。李乙暗手指吃,明手将吃;吊将进暗手,明手再将吃,又将吃进手;明手将吃第三轮,这时东跌落A,暗手将吃明手的最后一轮张,并用黑桃赢张垫掉明手的三张方块。7定约幸运地打成了!
  四手牌如下:

654
986
98765432
Q1053A84
KQJ9872A103
JA105432
103
KJ9762
KQ7
AKQJ


  李乙冲着老伍说:“我怎么会想到你连一张A也没有,如果打6NT定约,他们至少会取得七墩,外加两张A,会输800分”!张伯幸着实后悔。李乙又对张说:“如果你不加倍,让我打6NT。西在取得七墩后,我只能留KJKQAK,这里西会转攻,你A进手后回出小。我多半会判断错A的位置,而出J,这样,西还可赢得四墩。最后还剩一张牌,我不知道西手中那张牌是方块还是草花,很可能猜错,这样你方可能取得十三个赢墩,我的6NT定约将宕十二墩,呀!这肯定是个世界记录,你的加倍使我失去了一次创记录的机会”,张伯幸一言不发。老伍说:“别唠叨没完。我看罗马布莱克伍德问A法不够严密,答叫5可以是三张A也可以是没有A,在某些特殊情况下不易分清。不如布莱克伍德问A法明确,“咱们改用它好吗?”李乙说:“好,咱们这就改”。
吹牛大王外传

菲亚


(十七)

  吹牛大王的真实本领虽不见得怎样,但是运气时常不错。有时虽然出错了牌,可是却歪打正着,原来不可能完成的定约反而意想不到的完成了。这就是吹牛大王与众不同之处。今天的这副牌实际上是大王记错了牌,但他却因祸得福反而被他做成了6;事后大王沾沾自喜,还自以为他的技术比特级大师相差无几了。

AKQ6
53
632
J1087
1098742
74296
K1085J9
94AKQ6532
J53
AKQJ108
AQ74


西
123
6


  东家开叫1,吹牛大王本来可以加倍。但他恐怕同伴有可能派司,将技术性加倍转化为惩罚性加倍,这是他十分不愿意的事,因此,他扣叫了2。听到同伴跳争叫3以后,大王十分兴奋。大王想,他的草花是没有输张的。同伴既能跳争叫,那黑桃也没有问题了。K一定是在东家手中,这当然也是口中之食。因此他一鸣惊人地叫了6。这个定约不能说是没有道理,赢得了旁观者的赞扬。
  西家首攻9,大王一见这张牌喜出望外。他想,草花可以树立起一个赢张来垫方块,黑桃又可以垫一张方块,他只要飞东家K便能做成大满贯了。他将吃了第一墩,吊三轮将牌,出黑桃到明手的Q去出第二张草花。东家只好上K,被大王将吃。大王再出黑桃到明手的K去出第三张草花,大王又将吃了东家的A。大王吊了三次将牌,又将吃了三次草花,明手的7终于树立好了。现在形势如下:

A6
63
7
107
K108J9
653
J
AQ74


  大王手中出J,西家跟10,大王用A盖拿。大王用明手的7垫一张方块,接着又满杯信心地出6再垫一张方块。大王正要从明手出方块来飞东家的K,忽见西家笑吟吟地拿出7来。
  “岂有此理”,大王一脸不高兴地说:“你怎么还会有7”?
  “我为什么不可以有7”?西家笑容满面地说:“我原有四张黑桃,先跟了8、9、10,难道最后跟7有什么不可以吗”。
  大王气得没有话说,他只好怪自己没有看清对手的垫牌。输一张黑桃还在其次可惜的是竟放弃了飞东家K的机会。
  谁知还有喜剧在后面。西家虽然用7拿了一墩,可是他现在手中只有方块了,他不得不打回一张方块送给定约人的AQ。定约人得了一个免费飞牌,这个满贯又“失”而复得了。
  “嘿嘿,我早知道你有四张黑桃”,大王神气地说:“我是故意用黑桃来投入你的,这样不论K在谁家都逃不出我的手心了”。
《桥牌世界》标准制

香港 佚人 编译


  本叫牌体系是《桥牌世界》杂志依据约125位首要专家和上千名读者投票多数赞同的意见制成。现行新制是1984年的修订本,改用5张高花开叫和二盖一强应叫,还新增若干很有实效的约定叫法,与过去沿用十多年的旧制差别很大,通过这一体系,便大致能认识当前美国标准制的面貌。原文是文字叙述,这里都演译成叫牌程式,较易了解些。
开叫和应叫:平均型开叫一阶花色的低限为好的12点牌。
  1.开叫1NT:好的15点至坏的18点牌(没列出的应叫如常,下同)。
  1NT,2(雅各比);2,344(双跳单缺)。
  1NT:2;2:4(满贯试探叫)。
  1NT:2(虚叫,有两低花套);
  1NT,4H(转移叫)。1NT:2(斯特曼),2:23(邀叫)。
  1NT:2;222,33(逼 叫)。
  1NT:33(弱叫)。
  1NT:4(盖伯尔)。
  (*注,同理的应叫从略。)
  2.开叫2NT,好的20点至坏的22点牌,可以有一门××。应叫,33(雅各比),3(两低花套),4H(转移叫),4(盖伯尔)。
  又,2NT:4NT;5(高级盖伯尔)。
  3. 开叫2,虚叫,强牌
  2:2(虚叫,中性,可强可弱)。
  其他应叫均属于自然叫,肯定性应叫须持有好长套。
  4.弱二开叫。
  222,2NT(虚叫;要求开叫家在高限牌力时叫出他牌的特色)
  2:223(逼叫)。
  5.开叫三阶花色:弱牌,赌博性。
  6.开叫3NT:赌博性,边牌极少或无大牌。
  3NT:4(虚叫)
  7.开叫11:为在第一或第二家开叫,须至少5张套.
  11:1NT(逼叫)
  1:222(应叫家保证再叫即,1:2;2或22NT,应叫家都不能停叫)
  1:3(有限叫,4张支持)。
  1:2NT(虚叫,好支持)。333短套)。
  1:3NT(自然叫,16-17点)。

西
不叫不叫1不叫
1NT(6-12点)

 

西
不叫不叫1不叫
2(虚叫,好支持)

西
不叫不叫1不叫
3(自然叫)


  8.开叫11
  1:2(强牌,10点以上,无高花长套)。
  1:3(弱牌)
  1:1NT(8点至10点)。
  1:2NT(自然叫,逼叫进局)。
  1:1(应叫家牌如不好,可不“沿线上叫”,即可不先叫很弱的套或套)。
  1:2(应叫家不保证再叫)。
搭档叫法:
  1,支持性爆裂叫,有以下叫法:
  1:344(强支持,所叫为单缺)。
  1:12:(逆叫)4(强支持)。
  1:1;2:44
  1:1;2,3
  1:1;2:4(强支持)。
  1:1;1:4(强支持)
  2:2;2:344
  2.满贯叫法:
  (1)采用包括问主牌Q的罗马关键牌黑本问叫。
  遇敌方干扰时,用DOPI(即加倍=0关键牌,不叫=1或4关键牌;倘可能,叫上一级=2关键牌无主牌Q;上二级=2关键牌及主牌Q;5NT=3关键牌)叫法。
  表示缺门叫法如:1:4NT;
  5NT(2关键牌及一缺门)
  6(1或3关键牌及缺门)
  6(1或3关键牌及缺门)
  6(1或3关键牌及缺门)。(2)对大满贯逼叫的示弱应叫为,叫最便宜的叫过的花色。如:1:2,5NT:6(示弱)
  1:2,3,5NT;6(示弱)。
其他叫法:
  1.对2开叫的第二次示弱应叫为,叫最便宜的低花,到3为止。如:2,2;2:3(示弱,虚叫)。
  2,2;3,3(示弱,虚叫)。
  2.第四花色叫法:

西
不叫不叫1不叫
1不叫2不叫
2(非逼叫)


  1,1,2,2(逆叫,逼叫进局)。
  1,1;2,3(三阶,逼叫进局)。
  3.强再叫(逆叫)  
  1:1:2(逆叫,开叫家保证再叫)。
  1:1:1NT2:2(逆叫,逼叫进局)。
  4.1:1;2:334(邀叫)。
  5.1:1;4(强支持)。
  6.1:1;1NT:2(虚叫,逼叫性,要求支持这花色)。
  7、1:11;2NT:3(特约虚叫,下轮可能示弱)。
  8.1:2;3(关煞叫)。
争叫(开叫方)
  1.负加倍
  (1)开叫花色后,对敌方的花色盖叫(不高于3,包括开叫是1)所作的加倍。如1-1至3-加倍。
  (2)开叫如是1NT,则是对敌方的三阶花色盖叫的加倍。
  (3)负加倍的牌力无限制(故非“示弱”)。
  (4)负加倍表示在未叫高花有长套。对盖叫1的加倍是有4张。开叫如是低花,则对1盖叫的加倍,是有至少4张
  2.叫负加倍者,对同样花色重复叫“加倍”,是技术性的。
  如:1-1-加倍-2
  不叫-不叫-加倍(技术性,要同伴设法再叫)。
  3.开叫低花遇敌方盖叫,第三家的跳叫是弱叫。
  如:1-1-2。1-1-3
  4.跳扣叫敌方的盖叫花色,是爆裂叫。
  如,1-1-3。1-2-4
  5.扣叫敌方的盖叫花色是逼叫性支持。如:1-1-2(逼叫,好支持)。
  6.对付特殊NT的叫法:
  (1)1NT-2NT-3(虚叫,有长套)3(虚叫,有长套)。
  (2)1-2NT-333(非逼叫)。
  7.对付迈克尔斯扣叫的叫法:
  (1)1-2-3(非逼叫)2(有止张)。
  (2)1-2-3(逼叫)2(虚叫,对有有限性支持)。
  8.对付敌方技术性加倍的叫法:
  如:1-加倍-1(逼叫)。但1-加:倍-2(非逼叫因在二阶)。
  1-加倍-2(非逼叫)。
  1-加倍-2NT(对有限性支持)。
  -加倍-34 4(爆裂叫)。
  9.开叫1NT遇敌方盖叫二阶花色,采用利本索尔叫法:
  1NT-2-2NT(利本索尔,开叫家须再叫3,应叫家再叫花色套示弱)。
  10.开叫家跳扣叫是支持性爆裂叫:
  1-1-1-不叫
  3(爆裂叫,好支持)。
  11.“放过拉回”(pass and pull),在逼叫情况下示强。
  (例如作逼叫性不叫后,再把同伴叫的加倍改回己方的花色定约,是对满贯感兴趣。)
  1-1-2-4
  不叫-不叫-加倍-不叫
  5(满贯邀请叫)
防御方叫法
  1.迈克尔斯扣叫,是对于一阶花色开叫的直接扣叫,或在敌方应有叫1NT后作的扣叫。对低花是有两高花套。对高花是有另一高花套及未指明的一个低花套。如。
  1-2(有两长套)。
  1-2(有套及套)。
  1-不叫-1NT-2(迈克尔斯)。
  2.对开叫低花的直接跳扣叫是自然叫。对开叫高花的直接跳扣叫,是问在该高花有无止张。
  1-3(自然叫)
  1-3(问同伴在有无止张)。
  3.对不高于4的关煞叫作的加倍,是技术性。超过4的加倍是惩罚性。
  3-加倍(技术性)。
  4-加倍(技术性)。
  4-加倍(惩罚性)。
  4.盖叫家对敌方支持过的花色叫加倍,是有高限牌力。
  1-1-2-不叫
  不叫-加倍(技术性,强牌)。
  5.第四家重开叫1NT;10点至14点。重开叫2NT:18-19点。
  1-不叫-不叫-1NT(10-14)。
  1-不叫-不叫-2NT(18-19)。
  6、第三家应叫后,第四家叫1NT或作扣叫,均属自然叫。
  1-不叫-1-1NT或扣叫2(均属自然叫)。
  7.对盖叫1NT应叫 2,是斯特曼,跳叫花色是邀请叫。
  1-1NT-不叫-2(斯特曼)
  1-1NT-不叫-333(邀请叫)。
  8.兰德叫法,
  1NT-2(兰德)。1NT-不叫-不叫-2(兰德)。
  1NT-2-不叫-3(逼叫)。
  9.直接盖叫2NT是特殊NT,要同伴在较低两花色中选叫一门。特殊NT牌力无上限。
  1-2NT(有两长套)。
  1-2NT(有两长套)。
  1NT-2NT(有两长套)。
  10、扣叫后再叫新花,是逼叫。
  1-1-2-3
  不叫-3-不叫-34(逼叫)
  11、技术性加倍允许凭好牌型和略轻牌力。加倍后再叫新花须有很强牌力。
  12、跳盖叫及对盖叫作跳加叫,均届阻击性的。
  1-223(阻击性)。
  1-1-1-3(阻击性)。
  13.应叫性加倍:
  1-加倍-2-加倍(应叫性加倍)。
  1-1-2-加倍(应叫性加倍)。
  14.“前进家”(advancer)作的扣叫,是逼叫进局或逼叫到己方花色叫过两次。如:
  1-加倍-不叫-2(逼叫)
  不叫-2-不叫-3(逼叫)
  不叫-3-不叫-不叫(可放过)。
  15.弱二开叫后的利木索尔叫法:
  2-加倍-不叫-2NT(利本索尔)。
首攻
  1.对花色定约的首攻方法:偶数长套出第三大那张牌;奇数长套出最小那张牌。
  2.其他首攻出牌,按老式方法处理。
“一根羽毛”引发的随想
  《桥牌》今年第1期上有篇译文,标题是“一根羽毛的鸟”自然界没有这种鸟,神话或寓言中也都没有。当然是误译。
  “Birds of a feather”是一句成语,相当于我国的成语“一丘之貉”,或俚语“一票里的货色”。只不过,英语贬义轻,点缀大意,恰到好处,汉语贬义重,戟指小错,终究欠雅。愚意不妨译作“同是爱叫的鸟”,虽然失了成语风格,但对桥友来说,也许会有一些启示。
  几年前,我在美国某图书馆中看到一本桥牌书,书名是《Call a Spade a spade》。这也是一句成语,一般译作“是啥说啥”。这本书讲的是Acol叫牌体系。Acol体系以直截了当著称,是自然叫牌类中最具雄风之一脉,进满贯常常是扶摇直上,例如1-3-6,边套信息点滴不漏。虽然显得鲁莽,好似“三拳打死镇关西”,但却常能从防家的盲目首攻中得到特殊的“照顾”。而人工叫牌类中最精细的体系。试满贯好比谈恋爱到了决定时刻,免不了要摸清对象是否有一颗坚贞的红心,有没有守家的大钻石,或者,有没有高雅的生活情趣意识,例如在含羞草和水仙花的植盆周边即兴刻两行清丽的俳句。好!最后在九曲桥边满意地订了婚约——6
  “说啥是啥”中的“啥”和桥牌没啥关系。但是英文中的spade一词,对在补田埂的“五七战士”来说,它自然是指“铁锹”,而对在打桥牌的“十三好手”来说,又必定是指“黑桃”。作者妙语双关,译者干瞪两眼。
  思绪已被一根羽毛引向海阔天空,该收回来了。
  目前轻开叫在北京很流行,某些用精确叫牌体系的桥手,拿了11点,无5张套,就开叫1,往往同伴有12点就叫到3NT,或是有5点就去加倍敌方的3NT。他很少会从你只有11点去考虑。换句话说,你向同伴虚报了实力,必然弊多利少。
  我在教自然叫牌体系时,对于4333牌型,规定12点不开叫,但有两例外:
  1、12点是3个A。因为你的“尖子”比谁都多。程咬金的三斧头,是蛮有份量的。
  2、第3家,4张套是,且其中有2个顶张,可开叫1,这可以起到争分,阻击和指示首攻的作用。下一轮同伴作任何应叫,你都停叫。
  吴尧东
梅里马克妙招

薛利 译


  1898年,一艘名为梅里马克的战舰为了封锁住圣地亚哥港,以阻止西班牙舰队的攻入,自沉于圣地亚哥港的通道。这种牺牲自己来阻击敌人的方法后来被引入了桥牌中,成了一种防守招数的代名词,这就是本文要介绍的梅里马克妙招。
  梅里马克妙招是指蓄意牺牲一张大牌,旨在打掉庄家一个致命的进张。此招通常是用在明手有一长套可树立,而旁套中仅有一个可以打掉的进张之际。
  我们先看看下面这个例子:

875
A4
J2
1098632
QJ103962
6758K1086
9754Q103
7AK3
AK4
QJ2
AK86
QJ4


  针对3NT定约,西首攻Q,南拿后出,东放过第一墩,用K赢得第二墩后,出K,因为A是明手发展草花赢墩的唯一进张。显然,东牺牲了—个红心赢墩,但却有效地阻止了明手做好更多的草花赢张。这样,只要防守正确定能击败定约,读者不妨试试。
  要采用梅里马克妙招,必须具备以下条件:
  (a)某一方(通常是明手)有一长套可树立,且旁套只有一个进张;(b)一般是在无将定约中,如果是针对有将定约,现在已吊光将牌或很容易吊光将牌;(c)进张往往处在两张花色上面。
  在上一副牌中,如果明手红心是A××。那此招无济于事。
  当这个关键的进张在庄家手中时,实施这种打法有一定困难,但并非不可能。只要能准确地判断出进张所在即可。下面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是在纽约的“桥牌之家”中出现的一副牌。

QJ102
A4
QJ
AJ752
653K974
9862KQ103
973K10
Q86K94
A8
J75
A86542
103


  南发牌,双方无局
  叫牌:

西
1×
2NT3NT


  西首攻2
  注意:按照英国的叫牌习惯,南应该叫2而不是2NT。
  北在第三家开1,东加倍是希望同伴报出一门长套,南不好再加倍,叫1又有点低,所以,南做了个非常规性应叫——跳叫2NT。按常规,南应该有10点牌,且草花配合才可叫2NT,但这是决胜局的比赛,南只有一个简单的目标:自己做庄。
  北加叫到3NT,并抱怨南从不让他做庄。西首攻2,南让明手放小。东用Q得后,回出3,逼出明手的A。南该如何发展九个赢墩?
  唯一的希望是树立方块套,因为这样有可能拿到五墩方块、二墩黑桃和另外两张A。明手出Q,东正确地扑上K。
  此时,南还不能上A,再说,他也无法避免丢一墩方块,因此,南放小。东兑现剩下的两墩红心。此时,牌情如下:

QJ102
J
AJ7
653K974
9710
Q86K94
A8
A8654
10


  在这一副牌中,维克多·申坐东,他是纽约著名的桥牌专家,他认真分析了一下形势之后意识到:如果南持有长方块套和A,他有可能完成定约。并且这种可能性的概率极大。
  基于这种分析,东得出唯一击败定约的方法是出K。这样可在南解封方块这前,逼出他的A。于是,东慷慨地送给南两个黑桃赢墩。但此时,庄家只能得一个,而不是他希望的五个方块赢墩。
  西称道东出色的防守,东感谢西密切的合作,因为西一直没出9,正是这张9阻止了南超吃明手J的解决办法。
  北,一个苏格兰人抱怨南两点:如果让我做庄我就能完成定约,因为东肯定会首攻K。接着,他又说道:“当选择梅里马克妙招时,为什么偏偏是在你和我做对的时侯?!”
  下面,请读者一再看一个例子。

A4
653
KJ1074
J65
10853K972
J1097A42
A63Q5
A82Q1097
QJ6
KQ8
98
AK43


  定约3NT,西首攻J。东正确地用A赢得一墩后继续出红心,被庄家Q或K得——众所周知,K、Q都在南家。南出小方块,东用Q得后出K,庄家无计可施。如果放过东的K,防家多一个赢墩,且还多了一种选择,他可以继续攻红心。
  读者不妨自己打完这副牌,以加深对梅里马克妙招的印象。
新规则案例

朱文极


  美国定约桥牌协会曾定新的桥牌规则“复式定约桥牌规则”已于1987年3月公布执行。我国自88年也开始按此执行。新规则有了不少的变动,我们大家对它都不太熟悉,在运用中难免有误解之处。即如不久前,在一次大型四人队式比赛中发生两件有关违例判罚事例。其中经过颇有周折,现在提供给大家共同参商。

AK×××
10
AKQJ×××
QJ×××
KQJ××××××
××××
J×××××
10××
A×××
××
AK10×


  双方有局
  开室

西
12NT
33NT
44
4NT5
×7都不叫


  闭室

西
22
34
4NT4(改为5)
被迫不叫全不叫


  问题发生在闭室。在叫牌期间,当北用黑木4NT问叫时,南误答4,显示不足叫牌。当时立即召请裁判到场,裁判认为4答叫属于约定性叫品,应按新规则27B2“如果该不足的叫牌有可能是一个约定性叫牌,或者改正成任何别的足够的叫牌或改成不叫(判罚,则犯规人的同伴在每次轮到叫牌时均必须不叫(如果这种不叫使非违规方受到损失参见规则23A;并可应用规则26的攻牌判罚)”处理。于是南家改为5,北家被迫停叫。结果定约正好打成。
  等到结算比分时:开室北-南发现在这一副牌上吃了亏。于是提出申诉。认为闭室北家被迫停叫使他们受到了损害,要求调整。申诉委员会立即开会,仲裁这一案件。仲裁决定:
  开室定约下一仍成立。闭室定约做成取消。理由是闭室北家被迫停叫给对手造成损失。如果南家没有犯规,北家也有可能到7定约(有四分之三的委员认为如此),所以应当进行调整。
  这样的决定,是否公允,群众间有些意见。有人拿这一材料征询我的意见,经过一番考虑与调查。必须指出:我也是申诉委员之一(但缺席),同时我对于新规则也不是十分熟悉。另外,其中的细节可能有些出入。我的见解是:
  闭室南家在同伴4NT黑木问叫之后,答叫4,当然是不足叫牌,也是约定性的叫牌,应行改叫。问题在于如何改叫?现场裁判有没有按照规则27B2的规定,详细地向牌手说明情况?一如越序首攻时,我们不是向庄家提供几种选择的办法吗?估计当时没有详细说明,否则南家怎么会盲目地改叫5?如果北家的黑桃和红心的情况掉换一下,那么,这5定约一宕多少墩?正确的改叫应叫应当是:不叫,就让北家打4NT定约;或改叫5都可以。即使敢于改叫6或6NT,都是铁打不宕的牌。但绝对不应贸然地改叫5即使定约做成了,也是错误的选择。
  有裁判在场的情况下,南改叫5,北家被迫停叫,乃主打5定约。北家已经被判罚了。5定约做成,应即成立。如果说因为被迫停叫而使对手受到损害,事实上应看到对手不但没有受到损失,反而占了便宜。这副牌本可叫到并做成6或6NT定约的,如今没有叫到满贯。不是已经占了便宜了吗?是否受到损害应当只在本台上的对方作为考虑对象,不必向开室一台去找平衡。
  开室北-南方叫到7定约下一,是冒叫了。既然是冒叫,我们何必还以此为标准,认为多数人都会叫到7呢?桥牌奥秘即在于此。该上不上,谓之保守。不该上而上,谓之冒进。如何掌握进退的尺度,是衡量牌手技能的标准之一。
  我的观点,一如上述。但我也不保证就是那么正确。特此提供有识之士,欢迎批评指正。
  事情已经过去了,何必绕舌?提出的目的,让大家共同商榷。有心人必然会翻开规则27熟读一遍。无论是牌手还是裁判,都会加深印象,以后再遇到类似的问题,就不会重蹈复辙了。
裁判与申诉

周麒


  日本桥牌队的的鲍·吉勒氏在世界奥林匹克桥牌赛的每日公报中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6定约做成12墩得负50分。”现将该文内容简述于下:“我开始觉得我有些象维克托.摩洛(英国桥牌诙谐作家)笔下的不走运的美国人卡拉匹。昨天我打的一个6定约,做到了12墩牌,虽未“误留”,但得到的却是负50分。我想我比卡拉匹可能运气要好一些,如果是他的话一定是有局方,会是负100分。现在设想你是东家来看看,倒底是怎么一回事,全副牌和叫牌过程有如下列(为阅读方便,原文将本为西家的吉勒改为坐南,因而西与北同在帘幕一边):
  西家首攻3,桌上的A吃进,立即出10,你是否盖上K?

A96
AKJ76
764
106
641075
321098
AQJ8510932
Q874K52
KQJ32
Q54
K
AJ93


西
1
223(1)
3(2)4(2)
4(3)5(4)
6


  (1)红心契合,方块一二轮控制
  (2)扣叫表示首轮控制
  (3)红心为契合套的关键张黑木问叫
  (4)一或四关键张
  虚线为帘幕
  实际情况是东家盖上了K,而这是100%的错误。为什么?迈克·劳伦斯在他的杰作《桥牌中的读牌艺术》一书中讲到,在防守时,必须要先假设搭档和定约主手中持哪些牌才有可能打宕。然后进行防守。
  现在让我们计算一下定约方的赢墩数。南家只有一个关键张而叫得那么凶,除K外必有Q。这样,他就有了五墩黑桃。西家如持Q××似乎是不会首攻红心的。因此,Q应也在南手,这样,南家又有了五墩红心。再有,南家曾扣叫过A。这样,南家已有11墩牌在手。为什么西家首攻不出他自己的长套方块?如果他持KQ×××或AK×××,而不是AQJ××,他是一定会首攻方块的。西家争叫过2,至少五张方块。因此,可知南家持单张K。而如果南家持AQ,则定约总能做成。因此,又必须假定Q是在西手,看来应该认为南家的草花是AJ9×四张。南家为什么要从桌上出10呢?这是因为清完将牌后,他虽然可以用红心垫去手中方块,但却无法飞两次草花,而KQ文不可能都在东手。因此,他从桌上出10,诱使你盖上大牌,而事实上东家是机械地盖上了K。这样,南家用A吃进后就只输一墩草花,做了6定约。现在再讲讲为什么我得到负50分。
  原因是北家对西家错误地解释了我的3叫牌为首轮控制。这副牌一打完,西家就找裁判说,如果北家未解释为方块首轮控制,他是会首攻A的。定约将下一。而裁判也就判了定约下一。但我认为东家得到的解释是正确的,却未能找到正确的防守。这副牌的做成是由于错误的防守而不是错误的解释。我本想申诉,但我的队友和队长都不同意,我也只能作罢,因此,我只能得到负50分。”
  凑巧,作出这一裁决的执行裁判就是我。我是应世界桥牌联合会的邀请去威尼斯担任世界奥林匹克赛的裁判的。当时,委内瑞拉队的西家在这副牌打完后立即找我去申述,说北家曾向他解释说3是首轮控制,因此,他认为出A就没有意思了。否则他是会首攻A的。我当即询问北家是否这样解释过,在北家承认这是事实后我作出了定约下一的判决。我的理由是西家首攻A不是在情理之外的,而如果A赢得一墩后,即使东家同样的防守定约也无法做成。西家来首攻A显然是受到错误解释的影响。吉勒氏当时说他要申诉,我当即作了准备。并且在比赛完毕后也未敢离开。因为,申诉必须在赛后半小时内提出。后来,从他的队友处得悉他们不准备申诉了。我才敢离开赛场。
  鲍勃·吉勒去年也曾作为日本队的队员来上海参加第30届远东桥牌锦标赛。当时大家感到很奇怪:怎么日本队里出来了一个西洋人?后据他本人告知,他原是学地球物理的,他的研究生导师是一位日本教授,后来他跟随导师去日本大学任教,已在日本居住多年,现在是副教授,所以能代表日本参赛。在比赛结束的那天,吉勒来找我,要我填一表格加入IBPA(国际桥牌记者协会),这是桥牌作家、记者的一个组织,会员要经常提供英文桥牌稿件,后来我才知道他还为我付出了50美元的入会费。可见他对我的判决心中并无芥蒂。
  早几天前,我曾经处理过一起申诉案件,事情的经过如下:

KQ1096
963
9754
10
7J542
AJ875KQ42
6J8
AJ9652KQ4
A83
10
AKQ1032
873


西
111
1244NT(1)
5×(2)6
66×


  (1)问A数
  (2)A为偶数张数
  东家的5加倍是表示0或2A,这是他们之间约定好的,约定卡上也是这样写的。北家是被正确地告知5加倍的意义。但南家向西家询问时,西家却记不清他们原来是怎样约定的了,这在不是合作很久的搭档之间是常有遇到的。西家照实相告,仍叫了6,北家又争叫6。东家再叫6。南家手持两A决定叫加倍结束。北家首攻10,被西家做成了6定约,6倒是无法做成的。隔了一副牌,阿根廷队的南家把我找去申述说:北家虽被正确告知了5加倍的意义,但他想不到东西方缺两只A也会叫满贯。而西家又未能对5加倍作出正确解释,他们是吃亏了,要求补偿。
  经过了解和核对约定卡等等,我判决结果不变。南家不服,提出要申诉,这场比赛结束后,南家和阿根廷队长一起向我提出正式申诉,并交入50美元。我当即将此事报告了总裁判长,并准备了申诉报告书,由总裁判送交申诉委员会(或称仲裁委员会)。申诉的审理一般都是在次日上午10时进行。一次约一、二十分钟。那天有三起申诉,我们是最后一起。到时,我和双方有关队员一起进入申诉委员会的办公室。先由我介绍案情及判处理由和结果。申请委员会主席是前世界桥联主席帕蒂诺氏,他未在,由副主席即现任世界桥联主席霍华德氏主持。他向各方面人士作了询问。约十分钟后我们都退出。申诉委员会再研究讨论,然后投票表决,作出最后决定。这次阿根廷队申诉失败。总裁判舒特出来告诉我,申诉委员会认为我的判决有理,维持我的原判不变。我的理由是,南家虽未被正确告知5加倍的意义,但他手持两A是知道东西方至多只有两A的。而即使西家正确地告诉他5加倍是O或2A,对他也没有更多的帮助。问题是出在南家的加倍上,南家原意加倍是惩罚性的,而北家却理解为是指示首攻的莱持纳加倍(Lightner Double)。因此,北家未作常规的首攻出黑桃或方块,而是选择了单张草花作首攻。结果被西家拿到了12墩牌。我查阅了阿根廷队南北方的约定卡,他们的确是采用莱特纳加倍这一约定的。这样,6的做成是基于南北方对加倍的不同理解,而不是由于西家对5加倍的未能清楚解释。我认为南家很可能是未想到加倍有被认为是示攻性的。至于缺两A叫到满贯更不能作为申诉理由因此,不能予以补偿。
  对执行裁判来讲,有申诉是一件麻烦事。首先是他要准备一份申诉书或申诉报告,其中要填写许多项目包括组别、轮次、开闭室、桌号、队名、队员姓名、牌型、叫牌过程、出牌过程、申诉理由,经过,以及其他说明等等。这张纸还要让申诉方及对手方看过写上补充,四名有关队员还要签名,才能成为正式报告。按理申诉书应该是由申诉方书写提出的,但可能是时间紧,照顾比赛的队员,这份工作就落到执行裁判的身上去了。找寻双方队员只能在比赛的空隙时间里,也非易事。申诉报告连同有关资料,譬如说双方的约定卡,有时队员间解释叫牌意义的纸等,都要一式复印10份交申诉委员会。而且,为了申诉委员会开会审理,要比平时提前一个小时上班。奥林匹克赛预赛每天三场,每场打20副牌,从上午11时开始,晚上11时20分结束,一般12点钟还回不了家。平时已感休息不足,再有申诉又要增添许多工作,所以都不希望遇到申诉。有一天,我遇到了四起要求申诉的,我连忙准备材料。但后来又都不提出了,让我白忙了一阵。而且,赛后我还要等待他们提出,不敢轻易走开。过了半小时无人来找,我才离开,这对吃饭休息都有影响。不来申诉可能是怕损失50美元的缘故。因为,如果申诉失败,50美元是不归还的(但现在如申诉委员会认为申诉有一定理由也可归还)。有时是当事人的一时气忿。提出要申诉,后来想想也就算了,例如下面这副牌:

J9762
K754
A3
K7
A859KQ104
AQ82
J1096543
A53J964
3
J1093
KQ87
Q1082


  西家打2NT定约,北家首攻小黑桃,桌上的10吃进,出2,手上放10被北家的A吃进。北家回一小红心,被手上的Q赢进。手上出J,被南家的Q吃进。南家回10,手上放A。西家再出9,北家告缺,扔去一黑桃,方块还要失两墩牌。这时,西家找了我要申诉,说北家在跟3时未立即出牌,而其手中此时只有一张方块。我当即向北家了解是否属实。北家承认跟牌时稍慢了一些。原因是他正在作出牌的纪录。这是南北规定要记录的,除非另外有人记录。由于西家和北家是在帘幕的两边,所以西家未曾看到北在记录。我向西家作了解释,西家仍不满意,不肯罢休,说要申诉。我只能准备申诉报告,但结果是西家未来申诉。对于出牌时的迟疑。有时要求甚高,下面是一个例子。
  在预赛完毕后,未能进入决赛的队可以参加瑞士赛,一个国家或地区甚至可以组成三个队参加。在瑞士赛中,台北A队南北对波兰A队东西时,发生过一起纠纷。全副牌和叫牌过程如下;
  双方有局
  西家发牌

KQ86543
6
63
J82
AJ2109
5KQ8
QJ742AK10
A1076KQ943
7
AJ1097432
985
5


西
1
233
344
4NT5
6


  西家打6定约,北家首攻6。东家的Q被南家的A盖上。南家回一红心,西家垫去2。北家用将牌捕吃。定约下一。波兰A队的西家找裁评申述说,南家在A吃进后想了两三分钟才出牌。台北A队的南家承认他想了可能有20秒钟,说他在想是否最后有挤逼。不管怎样,20秒钟够长的了。西家认为南家是知道北家的红心是单张。也知道西家手中有两张A。但想了很久,给人以北家的红心是双张的感觉,所以西家未用将牌捕吃。西家认为南家是不应该考虑这么久的。因此要求补偿。但裁判认为南家的迟疑并未损害西家,因此,仍维持原来结果。波兰A队不服,正式提出申诉。结果是申诉委员会裁决,6定约仍下一不变。但台北A队罚去三个VP。三个VP是不轻的惩罚。这样,台北A队即以142VP屈居第四。否则,台北A队可以145VP超过第三名德国B队的144VP。前三名可以有资格上台领取奖品。看来,裁判和申诉委员会对迟疑的看法是大有分歧,但无故迟疑可以招致重罚这一点是确定无疑的。
残局选粹

王建华

K105
862
AK75
K104
J7Q64
KQ103A754
10632Q98
965QJ3
A9832
J9
J4
A872


  南打4定约,对方连出三轮红心。南将吃第三轮。南北兑现两墩草花和两墩方块,将吃一张方块,然后出草花,东家Q进手,局势如下:

K105
7
J7Q64
107
10
A98
8


  这时东若出将牌,南北就能赢得三墩将牌和一墩8,但必须认定东西两家各有一张大将牌,并且注意第三轮将牌进南手。若东出7,南必须垫去8,北将吃,然后出7,这样就能将东西两家的Q和J都歼灭掉:如果东用小将牌将吃,南用8超将吃,如果东用Q将吃,南用A超将吃,再偷西家的J。
以下是桥牌杂志1989.3
目录

中国桥牌协会主办

  国际之窗 
教练如何教练香港 正人译
向擂主挑战宋杰译
1987年百幕大杯赛——台美之战谢钦德
  大江南北 
打桥牌,忆秦似刘 英
珠江公司为桥牌普及提高做贡献莫武林
  残局选粹 
残局选粹王建华
  轶闻趣事 
醉牌袭启英
吹牛大王外传(十八)菲 亚
  来函照登 
打对次序赵予生
  基础讲座 
桥牌规则——迟疑与犹豫的问题王正戈译
防守中的信号张韵轩
失张与帮张香港 正人
体制小议香港郑汝湛
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师承燕译
利用发问或复述传递信息可不可以?给予译
  智力测验 
防御测验一君译
解题-逻辑张聿骥
作庄测验关耳译
双明手题陈少华
  训练与科学 
为什么“二盖一体系”很流行?郑汝湛辑
  战略与战术 
读牌(续)龚启英
一副牌里的四个双挤压王建华
梅里马克绝招叶家骏编译
  大师论坛 
专家评判关耳译
  杂 坛 
漫话桥牌求 之
  读者园地 
来函问答编者
向擂主挑战

宋杰 译


  美国《桥牌世界》杂志上每月都设有“向擂主挑战”栏目。该栏目反映的是由杂志编辑部每月举办的叫牌擂台赛的情况,并对攻守擂双方的叫牌进行较详细的技术分析。现将1985年12月号上该栏目所载文章摘译如下,以飨读者。
  本月的擂主是加拿大的桥星鲍里斯.巴伦和马克·莫尔森,挑战者是班尼托·葛罗索和李.杜邦。葛罗索是世界上最成功的牌手之一,曾代表意大利队多次赢得世界队式赛冠军。然而有趣的是他已经生活在美国,并用最后的成就为他光辉的历程又增添了新的色彩——获得了美国的“终身大师”称号。杜邦在国际桥坛也久享盛名,是葛罗索美国的新搭档。
  与擂主一样,在最初的叫牌中挑战者也使用基本的、直截了当的、自然的叫法。不过擂主适当采用了一些小玩艺儿(约定),葛罗索的嗜好是在后续叫牌过程中喜欢采用超级想象的方法。
  牌例1,北发牌,双方无局。

西
AK10965
1063J874
JKQ5
QJ7AK6543


巴伦莫尔森
1
12
22
33
35


杜邦葛罗索
1
2


  杜邦对自然1开叫的2跳应叫是邀请性的,葛罗索持低限牌且不配,认为无进局希望,放过了2。此牌若停在上则得分还要好些。
  当莫尔森再叫时,西家巴伦认为他这手牌比仅叫3邀请要好,故他先叫2(示强虚叫,同时给东一个进一步显示牌型的机会),然后再叫3。西叫3之后,东本可叫3NT,但西的红色套若颠倒一下,做成3NT机会将很小。
  在英国的Junior Camrose比赛中,苏格兰队和英格兰队分别叫到了5和4,均被打宕。
  评分

3NT10
2NT8
37
24
24
44
33
33
其它成局2


  积分,巴伦-莫尔森2,杜邦-葛罗索4。
  牌例2,东发牌,南北有局(南争叫2)。

西
KAJ10653
8642Q105
AJ1062KQ5
K925


巴伦莫尔森
1(2)
×2
33NT


杜邦葛罗索
1(2)
×2
3


  此牌选自1970年世界公开双入赛牌例。南争2后,西的加倍显得过于机械,如果东再叫2或3,西将不清楚叫牌向哪里发展。果真,东再叫2,当然,最简单的举动是放过2,然而巴伦却扣叫 3。同伴在最低水平上叫无将,这显然有些冒进了。杜邦的3邀请显得温和一些,葛罗索放过,他们取得了好分。
  评分:

29
38
35
44
放过24
2NT4
42
加倍22
3NT2


  积分:
  巴沦-莫尔森4,杜邦-葛罗索12。
  牌例3,南发牌,东西有局。

西
109AQ
AK84J763
K3AQ104
A9654K32


巴伦莫尔森
11
12
33NT


杜邦葛罗萦
11
12
22
2NT3
44
4NT6


  在1981年的欧洲冠军赛中,波兰队和法国队因嗅到满贯气息(分别叫出了6和5)而给自己带来了麻烦。
  莫尔森的跳叫2是第四花色逼叫。巴伦因持双张而避开了无将叫品,莫尔森也因持四张弱而躲过了定约,最终他停在了3NT上。
  挑战方的叫牌始于三次自然叫。以后,葛罗索两次叫回同伴的套,并摸清了社邦持12~14大牌点和五张、四张及少于三张的牌型。他的3是同意作将牌。4扣叫否定控制,4扣叫显示控制,4NT显示有第二轮控制。最后,葛罗索把定约推到了6上。
  评分:

4NT(东)11
47
55
4NT(西)5
小满贯4
51


  积分:巴伦-莫尔森15,杜邦-葛罗索织16。
  牌例4,西发牌,双方有局。

西
A93K
A10738
KQ10976532
AJ6KQ964
AJ6KQ964


巴伦莫尔森
11
2NT3


杜邦葛罗索
11
13
45
56


  在纽约地区的一次淘汰赛中,两支全由专家组成的队伍,经过满贯试探后均把定约扔在了并不十分靠得住的3NT上。
  擂主在这副牌上栽了跟斗。西的2NT再叫表示限制性的均型强牌,东再叫3时,他们系统上的混乱出现了。
  杜邦的1再叫将叫牌引上了正路,因为正好碰上了他们完善的叫牌体系。葛罗索的3再叫表示持具有邀请力量的双低花套。在社邦的两次逼叫之后,他们到达了6。比较一下挑战方牌例3和牌例4的叫牌进程,可看到大师的一些叫牌思想。
  评分:

610
67
3NT5
52
52
42
42


  积分:
  巴伦-尔森17,杜邦-葛罗索26。
  牌例5,北发牌,南北有局。

西
K5AQJ
J7652Q3
Q638752
AJ10KQ74


巴伦莫尔森
1NT
22
3NT


杜邦葛罗索
1
11NT
22NT
34


  擂主在这场比赛中的择约运气体似乎很糟,在这副牌上,他们又只得到了一鳞半爪。按他们的体系,莫尔森刚够格开叫1NT,西家巴伦用转换叫显示了一下套即奔上了3NT,可怜东不光持低限牌,而且上还有废点。
  挑战方有许多机会可及早停叫。葛罗索的叫牌进程表示最多只有14大牌点,所以西完全可以放过1NT。但或许是配合的,因此杜邦试探地将叫牌推上2。东的2NT表示无支持,且是14点以下的高限。最后的叫牌有点让人费解,按理此时的3应是问的止张情况,但东认为同伴是在显示大牌所在的位置。
  评分:

1NT10
38
27
2NT7
25
34
33
3NT3
41


  积分:巴伦-莫尔森20,杜邦-葛罗索27。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