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超级豆操作
  牌例6,东发牌,东西有局。

西
AKQ932
864AQ953
Q5A873
84Q962


巴伦莫尔森
1
12
23
4


杜邦葛罗索
1
12
22NT
33NT


  在1968年范德比尔特杯赛的决赛中,A.路思和B.罗特在这副牌上得到了正分。东持此牌竞然不开叫!轮到西时,西开叫弱2,三家通过。如果东正常开叫,叫牌必将走上艰苦的历程。
  莫尔森的2再叫给巴伦留出了叫2的机会。当东加叫表明牌型时,巴伦已不得不叫到4了,因为他们约定这时若叫3则表示比进局更好的牌。杜邦的2再叫逼叫一圈,当东显示低限且上有止时,杜邦过高估计了自己的力量。
  评分:

210
27
37
35
2NT4
43
42
3NT2


  积分:巴伦-英尔森23,杜邦-葛罗索29。
  牌例7,南发牌,双方有局。

西
A1098742KQ65
AJ43106
1073
K3A842


巴伦葛罗索
12
34
44


杜帮葛罗锁
12
23
3NT4
44
55
56

  
  在1970年的世界公开双人赛中,所有的对子都将定约叫在上,但上了满贯的不多。
  擂主方进行了满贯试探,4和4那是扣叫。以后,东停止继续试探是低估了自己的实力。东的带KQ的四张和双张以及A,已经有点超出平加叫应叫应具的实力。
  挑战方在早期示强应叫后叫牌推进得很快,尽管3邀请缺乏满贯兴趣,3NT否定了A,但经几轮扣叫之后,东还是轻松地上了满贯。
  评分:

610
54


  积分,巴伦-莫尔森27  杜邦-葛罗索39。
  牌例8,西发牌双方无局(北争叫2)。

西
AJ1054
AJ826
AKQ865J1073
103AK84


巴伦莫尔森
1(2
34
45
56


杜邦葛罗索
1(2
33
3NT4
44
45


  在1985年全美桥牌锦标赛区域赛的决赛中,一支队伍持上面牌叫到6,但仍为另室可能要冲上7而担忧。实际上另室只叫到了3NT。
  擂主方及早找到了将牌。在负加倍之后,莫尔森又叫4,否定上有实力但他的6叫得有点轻率。合乎逻辑的后续叫牌可以这样进行,5-5-6-7
  挑战方走迷了路。4和4是扣叫,上的支持还是靠推断得出来的。
  评分:

711
69
55
4NT3
加倍22


  积分:巴论-莫尔森36,杜邦-葛罗索44。
 牌例9,北发牌,东西有局。

西
Q74J986
Q1085AKJ2
952K4
AQ5K63


巴伦莫尔森
1NT
3NT


杜邦葛罗索
1NT
3NT


  谁持上述牌能敏感地停在局外?在1983年澳大利亚全国公开队式赛上,六对选手中仅有一对选手作了进局试探且停在了局外。
  如果东开叫1NT表示15~17点牌的话,那么东的牌点可视作不是好的15点(两个高花套一个过于强,另一个过于弱),因此可以不开叫1NT。即使开叫了NT,西还可用斯特曼问高花套。当问列东育四张套时,西应看到西手的4-3-3-3均型牌和强套过于强、弱套过于弱的缺点,可以仅将2加至3。
  评分:

210
1NT9
37
2NT5
25
44
3NT3


  积分:巴伦-莫尔森36,杜邦-葛罗素47。
  牌例10,东发牌,双方有局。

西
A104765
AK105432
AQJ10K876
A10326


巴伦莫尔森
22
2NT3
33NT


杜邦葛罗萦
22
2NT3
34


  挑战方的叫牌体系差点导致了一个令人惊奇的结果。葛罗索2显示长度,但并未表明强度,下轮他的3否定了积极的态度。不幸的是再也没有机会来表达了。
  擂主方按标准程序进行:强2,弱2,自然的2NT(强手2NT开叫),3转换叫,3接受转换,3NT为自然叫提供一个停在3NT上的机会。西别无更好的选择,于是放过。评分:

511
49
37
2NT6
44
3NT3


  最后得分,巴伦-英尔森42,杜邦-葛罗索51。擂主易位。下月,杜邦和葛罗索将面临新的挑战。
1987年百慕大杯赛——台美之战

谢钦德


  中华台北桥牌队(下称台队)是亚洲强队,曾赢得1966、1970年百慕大杯赛两届亚军1987年又打进世界四强。其实战表现如何,想必是国人感兴趣的。特将《桥牌世界》与《桥牌国际》有关1987年百慕大杯赛半决赛中台队对美国的战况报道转述于后。
  台队初赛成绩颇佳,同其他7队交手的双循环赛中,自首轮循环中期便开始领先,一直带头至终,以258VP赢得首名,与次名249VP的英国队一起出线进入半决赛。英国队后来赢得亚军,但在初赛两次败给台队,首次是6:24(半场13:46,全场20:73imps,每次打32副),末次是12:18(半场21:43,全场47:64)。《桥牌国际》认为,台队初赛胜利,主要得力于朴实无华的精确制,比许多其他花里胡哨的强梅花制优越。
  欧洲冠军瑞典队与上届世界冠军美国队可直接进入半决赛。英国瑞典同属欧洲,须先碰头,台队便要同自1976年以来一直保持冠军的美队交锋了。瑞典和台队分别被淘汰,决赛结果是美冠英亚。《桥牌国际》抱怨说,英队先经初赛、半决赛连续十天苦战,已打了608副牌,还要同美队决赛176副牌;美队只打了半决赛的160副牌,劳逸不均,美队太占便宜了。这样说来台美半决赛前,台队已连战一周,打了448副牌,相当疲劳,美队则一副牌未打,养精蓄锐,台队也是吃亏的。
  半决赛分五节进行,每节打32副牌。同时举行的威尼斯杯赛打的牌相同,但只打前四节128副牌。美台整个战事较平淡,个别牌有大输赢,但美队领先且差距逐步扩大的形势始终不变。台队作风一向稳健,以过失较少取胜。美队便以稳对稳,主要靠一些局上的争叫和打牌技术较好赢分。美队牌手哈曼-沃尔夫使用改良兰梅制,劳伦斯-休·罗斯与马待尔-斯坦斯此两对则使用强二盖一科学制,六人都是过去世界冠军,牌艺经验都臻上乘,有条件采取这种战略。
  第一节,61:45(IMP)。前16副牌美队即领先41:8,胜也一副飞牌成功的满贯和一副打法较佳的成局定局,还胜些小牌。自此台队便陷入落后苦追的局面。
  双方有局,北发牌

A85
87
AK10752
Q10
KQJ93742
KQJ210953
6983
A43985
106
A64
QJ4
KJ762


  桌1,

西
劳伦斯罗斯
12
23
33NT都不叫


  桌2

西
劳伦斯罗斯
12
22
2NT3NT都不叫


  桌1、由台队南主打3NT。西首攻,明手下A,定约下一。桌2、由美从北主打3NT,东首攻定约作成。这副牌美队赢在走运。
  下牌台队叫法很好。
  双方有局,北发牌

Q
KQJ10875
75
AQ3
5109876432
962
Q863K42
J8652C74
AKJ
A43
AJ109
K109


  桌1.

西
罗斯劳伦斯
45
57
7
7NT


  桌2、

沃尔夫哈曼
44NT
55NT
67都不叫


  桌2、美队通过黑木达到7。桌1、南叫5是问叫,北答以有首轮控制,南叫大满贯,但东作7牺牲叫,南便作逼叫性不叫。表示有首轮控制,北决定打7NT定约。
  下牌百慕大和威尼斯8桌都叫3NT。庄家打法有多种选择,台队竟犯不应有的错误,美队的打法稍好些,但《桥牌国际》认为朱迪·雷丁的打法最好。

A53
Q6
9543
J1043
KJ986Q107
72J854
J82K106
865Q72
42
AK1093
AQJ
AK9


  主打3NT。台队南竟放弃执张,次轮下明手A。都不飞牌而硬打大牌,未能把对方的J和Q捕捉住,定约下二。美队劳伦斯坐北作庄。台队东首攻7,北执张。A赢第三轮后,飞得手,连出。送东一墩,定约作成。劳伦斯大概认为对方是4-4分,倘飞不成,还有硬打的机会。
  其他桌打法,有的飞或飞都侥幸成功。朱迪雷丁执张两轮,兑现三轮,再兑现两轮,然后送第四轮。东出,南用Q飞成。雷丁考虑Q倘在西手,东赢J后台攻的,故先拿掉大牌较好,这可免得东以后出低花时,暗手不知该下哪张牌才对。
  另一牌也是打法问题。

973
974
KQJ3
K105
A8652KQJ10
J10523
107864
Q7A8432
4
AKQ86
A952
J96


  8桌中女子组的美1队、意、法和公开组的瑞典都叫到4,但都作不成。其余4桌(包括台美)都由西主打3定约。4应能作成的。西首攻,以后东西用再逼暗手将吃。南吊主两轮发现4-1分,便陷入被动了。假如他在飞前只清将一次,局面便不同。读者不妨试打一下看看如何。
  第二节,160:112(半场11:73)。
  双方有局,北发牌

AQJ9
972
K1043
107
K1053287
A83
AJ9876
AQ82J96543
64
KQJ10654
Q52
K


  桌1、

西
马特尔斯坦斯比
3×
4×


  桌2、

西
沃尔夫哈曼
3×
3NT
×××
4×都不叫


  加倍的4定约台美都作成。沃尔夫加倍3NT错了,改叫4才对。郭哲宏大概会后悔投放过那“加倍”,顶多下一,说不定有终局招数可玩玩哩!
  双方有局,北发牌

J743
82
K
AQ10964
KA10652
J10653A
QJ109876532
J253
Q98
KQ974
A4
K87


  桌1、

西
劳伦斯罗斯
1
12都不叫


  桌2

西
马特尔斯坦斯比
1
12
35×都不叫


  桌1、劳伦斯主打2定约。东首攻,暗手出东A吃。续出。明手出8,西K赢。西改出。北再吊主,东下A,续出。庄家只能赢S、和各2墩,定约下二。桌2,斯坦斯比主打加倍的5定约,北首攻。定约下一。台队赢9imps。这副牌有趣之处在于南北稳有3NT,女子组4桌全叫到,公开组只瑞典一桌叫到。瑞典队是北作弱开叫1才叫成,而女子组南开叫1后,便通过四种不同叫法分别达到3NT。
  第三节,238:176。打完第二节64副时台队落后48imps,还有点指望;但第三节96副牌过后,差额达62imps,台队境况很困难。
  东西有局,北发牌

32
10876
872
KJ103
76AKQ974
Q453
AQ410963
9875426
J106
AKJ92
KJ4
AQ


  桌1、

西
沃尔夫哈曼
2×
2NT*3
4


  *莱本特尔
  桌2、

西
马特尔斯坦斯比
2×3
4都不叫


  这牌倘亮开来打,守方能破2墩。但桌1、西首攻后,东连出三轮大,定约下一。桌2、台队东赢两轮后,改出单张让斯坦期比作成定约。你若是东,看见明手北的牌,你会估计哪种可能性大些呢(同伴有A,抑或是有将牌的J或Q,外加边牌的大牌)?你会改出么?
  双方有局,南发牌

Q
874
AK96
A9863
1097563
AK10632J
JQ10843
75KQJ102
AKJ842
Q95
752
4


  这牌有6桌由南主打定约,有些叫到4。守方打法都是:西首攻A、K,接着出10,东将吃后,均不理会那是请改出的信号,而改出K。多数庄家的方案是希望4-3分,能将吃把第5张树立,用来垫去输张。这方案自然失败,因西能盖将第三轮。庄家采取这方案是欠考虑的。因为如果东的不多于4张,他便能看出庄家树立套的危险性,从而会出,令套树不起来。按西有长套和东的攻,南应放弃这方案而采取别的办法。6桌的东出K不出是错了,但有5桌的庄家都没有抓住这一良机,只有台队郭哲宏除外。他下A,明手Q赢,将吃回手,连出

AK
986
10
1032
JQ108
QJ
J8
752


  当暗手出J时,东受到将吃挤压。这种挤、压要求明手有2进张牌,故东如早出,即挤压不成。即使南的低花是××,东出会让南J赢,也无关系,因为明手Q吃后,要回到暗手就一定会被西将吃。
  第四节,323:213,大势已定,台队不可能在末节32副牌中扳回110imps。但在这节台队仍努力奋战。
  南北有局,北发牌

K875
KJ5
K10974
A
92Q63
109876AQ
A2Q863
10983K764
AJ104
432
J5
QJ52


  两桌叫牌相同
  桌1.

西
马特尔斯坦斯比
11
34都不叫


  桌2.

西
劳伦斯罗斯
11
34都不叫


  桌1、西首攻10。南飞成功,但飞失败,定约下一。桌2、西首攻A,接着出小,明手K吃。飞用J回手,A下去,再飞。出Q垫明手小,东K赢。东出明手K吃。倒飞东Q。J再垫明手,定约作成。台队这牌赢12imps。下案台队拚搏失败。
  东西有局,北发牌

73
Ak4
752
A9862
Q94AJ10652
QJ1065283
K6J10
J10K53
K8
97
AQ9843
Q74


  桌1、

西
马特尔斯坦斯比
1NT3NT都不叫


  桌2、

西
罗斯劳伦斯
1NT23NT×
44都不叫


  桌1、台队北主打3NT,东首攻。北飞失败,东西赢五墩黑挑和一墩方块,定约下二。桌2、劳伦斯主打4定约刚好作成。这牌美队赢6imps。
  第五节421:290,这是最后结果,美胜台。
  这节美队打得特稳,从下面两牌可见。
  南北有局,东发牌

42
A1043
A1043
J83
1095QJ87
K82765
J8659
962Q10754
AK63
QJ9
KQ72
AK


  桌1.

西
哈曼沃尔夫
2NT3
33NT


  桌2.

西
劳伦斯罗斯
11NT
22
23
33
44
6都不叫


  桌1、美队作成6NT,得690,桌2、台队作成7,得1390,台队胜12imps。
  东西有局,北发牌

AQ10932
973
Q
QJ3
K4765
Q4AJ
10962AKJ843
A1097652
J8
K108652
75
K84


  桌1、

西
马特尔斯坦斯比
1223
3


  桌2、

西
罗斯劳伦斯
123
33NT


  桌1、台队主打3上一。桌2、台队主打3NT,北首攻Q,定约作成。这牌台队赢13imps。假如美队的整个表现都象这两牌,台队便能赢了.
  台队同瑞典争夺第三名的比赛,打64副,结果153:101,瑞典胜。不大疲劳的赢了极度疲劳的。
残局选粹

王建华

Q743
A108
1053
1062
J9652108
Q7J62
864QJ9
KQJA8753
AK
K9543
AK72
94


  南打4,西出KQJ,南将吃第三轮。南打掉AK和AK后,出一张方块,东家Q进手,局势如下:

Q7
A108
J96
Q7J62
87
K954
7


  这时东若出将牌,南北就能赢得全部四墩将牌和一墩7。因此,东出一张草花。南用小将牌4将吃,西只好垫一张黑桃,因为西若超将吃南就很容易打成定约了。
  这一墩牌明手必须用10超将吃,然后出Q。如果东垫牌,南也垫牌;明手再出7,可将东西两家的J和Q都消灭掉。如果东用小将牌将吃Q,南超将吃,肃清外面的将牌后以7取得最后一墩牌。如果东用J将吃Q,南以K超将吃,然后出5。若西跟7,则明手8赢得,然后交叉将吃;若西上Q,则A,9,7依次赢得最后三墩牌,或者以A赢进后交叉将吃也可。
  上面这副牌里的将牌处理法同上期《残局选粹》中介绍的打法类似,但这里包含南手将吃和明手超将吃的因素,所以更复杂些,也更富变化性。
醉牌

龚启英


  在一次团体赛中,李乙和老伍代表蛇队参加比赛。赛前李乙对老伍说:“今天你坐南,管记分,我刚才喝的汾酒后劲还不小,我怕算错分。”老伍说,“你就是懒,连分都算不清还能打好牌”。但老伍还是在南位入座。
  在打第13副牌时老伍拿到下面这手牌:
  94375431087652
  李乙首先以1强开叫,东不叫,老伍应叫1示弱,西争叫3,李乙扣叫4,东争叫4。老伍知道李乙持好牌,但自己手上的牌实在无能为力,于是仍叫‘派司’。西不叫,李乙又扣叫5!东不叫,老伍这时壮了壮胆叫6,心里直打鼓,西家这时又争叫6。老伍如释重负,心想没我事了。这时轮到李乙叫牌,只见他稍加思索后在叫牌纸上写叫7!大家愕然,东不叫。老伍更懵了,心想他怎么老扣叫没完,他是逼我叫8,还是8呢?但桥牌中哪有这个叫品呀?现在只剩下一个叫品了,那就是7NT。于是老伍略带哆嗦地写叫7NT。西加倍,李乙再加倍!叫牌已到顶头。全部叫牌过程如下:

西
113
44
566
77NT×
××


  由老伍主打7NT再加倍定约。西首攻K。李乙亮牌后,发现他一手13张牌那是赢张,大满贯定约不用打就摊牌了,原来四手牌如下:

A
AKQJ
AKQJ1092
A
KQ43J1087652
10987652
86
KQJ943
9
43
7543
1087652


  比赛结束后,在算分时发现闭室北家直接叫7NT,没有被加倍,这副牌李乙队净赢760分。
  李乙被一群桥牌爱好者围住。“你为什么不直接开叫7NT?绕这么多弯子,你不怕中途叫牌终断?”李乙说:“这手牌直接开叫7NT我觉得很没劲,不能充分发挥它的价值,我采取摇摇晃晃的叫牌方式使对手误以为我们在叫牌中出了错,想重重地惩罚我一下,我就得以借他的力回敬他一下,不然怎么在这手不会产生输赢的牌中取得13个IMP的大分呢?我可爱的伙伴是绝不会‘派司’我的逼叫的,他可能被我逼得很难受,出了点汗,但你看他现在笑哈哈地说明他是乐于受这个罪的。”
  有位戴眼睛的问:“据我所知雅各比、德克萨斯,还有其它转移叫都是设法使持好牌的那一方做庄,而你逼老伍持一手破牌做庄,把你的好牌全亮明了,这明显违背了叫牌原则。”李乙笑着说:“咱不能资本主义,具体情况要具体对待,这手牌我亮牌和他亮牌实质上是一样的,都是摊开13墩牌。为什么非得由我做庄呢?”“原来如此,我明白了。你的逼叫很有独到之处,它可以称为Li Yi Grand cue bid”“怎讲?”戴眼睛的正经地说:“这叫,‘李乙绝扣’。”李乙腼腆地说:“惭愧、惭愧,原来你是位桥牌秀才,失敬、失敬!”
吹牛大王外传

菲亚


(十八)

  吹牛大王虽然喜欢和别人争论,但是很多人还是愿意和他一起打牌。因为他的牌风正派,绝不耍赖,因此也有不少人喜欢同他来往。
  这一天大王在俱乐部参加双人赛。一连几副牌大王打得很不得意,自己知道今天的成绩不理想。在第十一副牌时发生了一点小小争议。下面便是有争议的这副牌:

853
K1062
Q8
KQJ3
KQ10642J
753AQJ94
974
2A1097654
A97
8
AKJ106532
8


西
5×


  南家发牌开叫5,西家及北家不叫,东家加倍。东家的牌加倍并不太理想,不过以前几副牌的分数很糟,他想捞回一点分数。如果运气好,他希望在这副牌得一个最高分。
  大王坐在西家,他首攻什么好呢?他可以首攻K,也可以首攻单张2。结果他选择了2。运气不坏,同伴有A,他拿了之后打回4。这是一个花色选择信号,示意同伴他在红心上可以进手。定约人手中垫8。定约人是这样想,只要西家不是单张草花,他的红心就不再输了。即使西家是单张草花,明手的Q和J将来还可以垫两张黑桃。不管怎样,这个定约是不会有问题的。
  现在问题来了。定约人垫8时,大王胡里胡涂以为定约人现在领出红心,他也“跟”了一张红心,明手的J拿,等到大王发现定约人并未出红心时才明白过来,连忙说道,“对不起,原来你并没有将吃,那我应该将吃”。边说着,他将红心收回,准备要换一张将牌。
  “这恐怕不可以吧”,定约人很委婉地说。“您已经出了一张红心,恐伯不好改出其他的牌”。
  “我以为现在是出红心,所以才跟了一张红心”大王也不肯让步。“既然东家出的是草花,你没将吃,我当然没有理由不将吃”。
  “可是您已经出了一张红心呀!我看这个问题还是请裁判来决定吧,我们大家都应该尊重裁判的意见”。
  裁判被请来了。情况了解以后,裁判宣布他的决定如下:“按照比赛规则第47条的规定(这事发生在1986年以前),已经打出的牌不得收回。西家手中如果有草花,他应该收回红心改出草花。如果西家手中没有草花,他打出的红心应认为是合法的出牌,不得改换其他牌张。”
  裁判宣布他的裁决后,吹牛大王很委屈但仍有礼貌地表示尊重裁判的决定。比赛仍继续进行下去,可是又一场喜剧发生了。当明手出8时,东家垫9,他一张将牌也没有。
  定约人打算吊两轮将牌以后,可以用草花再垫一张黑桃。现在这个计划不能实现了,因为西家比明手多一张将牌,且明手除Q另外又没有进手张。如果两轮将牌之后用草花垫牌,必将被西家将吃,定约人还是要再输一墩黑桃。
  于是定约人不再到明手去,他将八张将牌全部打光,希望防御方也许会垫错牌。可是东家监视红心,西家监视黑桃,这是必然的事,定约人终于不得不再输两墩牌。
  这副牌打好以后吹牛大王笑嘻嘻地对定约人说:“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如果你允许我将吃第二张草花,你才有机会完成定约。我刚才是故意试试你的。”
打对次序
  编者按:本文所述的叫牌进程属一般水平,在双方有局的情况下,东的争叫不合格,使西的加叫显得有些“玩命”;南如罚放3,定约至少下二。不过,其中一家南的打法却是上乘的,很值得一读。
  一副牌中,联手赢张虽够。但如何按次序取得这些赢墩,往往对牌手是一个考验。
  请看在一次双人赛中出现的这副牌,不少牌手都毁于失算。

107
K1052
K764
1084
Q95J642
J9876
53J1092
KJ2AQ975
AK83
AQ43
AQ8
63


  叫牌:(东发牌)双方有局

西
1—1
2×3×
34
×
=


  南北采用精确体系叫牌法,南在东不叫后1强牌开叫,同伴1示弱,东争叫2,南加倍表示高花套,西的3有阻击性质,且与同伴沟通桥路。北的加倍也许是为了让南作庄主打,而后南北叫到4,西的加倍顺理成章。
  西首攻6,明手摊下牌,庄家看到黑桃通过将吃可取四域,方块三墩。将牌出三墩还是易事。不少南家都从明手放小,认为即使东家将牌短缺,以后也可以用10飞死西家J,当东确实垫掉一张小黑桃时,南这时才发现4定约,唯系于方块3-3分布了,结果事与愿违,定约下一。
  只有一个南家。仔细推测了东西两家的牌情,西的惩罚性加倍说明他持J在内的长将牌。而且极可能是五张将牌全在西,东西有草花的联通,东2叫品说明他持有草花大牌,但不会超过六张,否则会以3开叫,黑桃也不大可能有五张,故西的黑桃不会少于三张,想到这里南家仔细地将明手10放到桌上,东告缺后,拨掉A、K,出小黑桃,西掉出Q,明手小将吃。这时南又隐约感到一种潜在的威胁存在,如果再将吃第四张黑桃,等西垫去方块,南北一旦失手,则西吊将牌,使庄家陷入困境,有丢掉四墩牌的危险。南必须迅速摆脱重围,他果果断地打下A、Q,西跟出5、3,再打出第四张黑桃,如果西垫草花,北小将吃,还有三个将牌顶张而有了十个赢墩,如果西将吃,北K盖将吃.出小将牌,南兑现A、Q成如下局势:

7
108
J无关紧要
KJ2
3
8
63

此时,庄家打出8,一切告终。南苦心得报。
  冶金部情报标准研究总所 赵予生
桥牌规则

——迟疑与犹豫的问题

著者:埃德加 卡普兰  王止戈 译


  对牌手,裁判和委员会来说,迟疑都是难于处理的情况。规则委员会在本文概括确认了这类情况的处理方法。
  裁判和委员会对迟疑问题应怎样运用规则呢?规则中的有关规定如下(摘自规则73-同伴间的信息交换)。“叫牌和打牌的进行过程中……不应有不正当的迟疑或急促。”而且,“当犯规行为……对非犯规方造成损失时,如果裁判断定一个牌手是根据其同伴……速度的提示而从合乎逻辑的选择行动中挑选了他的行动,他应当判给一个调整分(参看规则16)。”
  在运用这些规定时,一个裁判(或此后的委员会)需要解决下面4个不同方面的争端。
  1、是否发生了犯规行为,这个叫牌是否在不正当的犹豫后做出的?如果是的话
  2、非犯规方是否会因此而受损害?当对前两个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那么——
  3、迟疑者的同伴除了选定的行动外是否有其它合乎逻辑的选择?(规则用语“合乎逻辑的选择”的使用是为了排除趋于极端的解释:一方面,它指的既不是“任何一项可能的选择”也不是另一方面“明显的最佳选择”,一个合乎逻辑的选择是指同等水平的选手中至少有相当的少数人,四分之一,根据所有可掌握的正当信息会选择的叫品。)最后,
  4、是否可以合理地断定,这个迟疑示意了在牌桌上选择的叫品比其它合乎逻辑的选择更有成功希望?
  让我们来检查一个典型的例子,假设北开叫1,东跳叫4,南明显地犹豫后不叫,西不叫,这时北叫4。东西方提出抗议。这就是需要解决的4个问题。
  1、南的犹豫是否不正当,因此构成了犯规?
  大多数发生于基础的。简单的叫牌过程中(发牌者,对敌方一阶开叫或应叫人对右手敌方做出的简单争叫做出的迟缓的不叫)所发生的大多数犹豫都应被认为是不正当的。但是,许多高阶竞争性叫牌中,稍事沉积比仓促采取行动更为正常(因此很少提供信息)。——这就是跳叫提示注意的要点所在。假如东做了跳叫提示注意,南犹豫10秒钟显然根本不能被认作是不正当的(迅速地不叫是不正当的)。假如东没有提示注意,南做出一般的犹豫不是不正当的。可是,令人痛苦的30秒钟之久的恍惚是犯规的,无论是否做出了跳叫提示注意。
  2、东西方是否受了损失?
  假如4做成了,或是个好的牺牲,通常就使东西方受了损失。但是,如果北的牌很强,以至于性除叫4之外的选择是加倍而绝不是不叫,而且4被加了倍的罚分将超过南北方打成一局的价值,那就没有造成损失。而且,4被宕而4在常例防守下也打不成,同样也是没造成损失。
  3、除了叫4之外,北是否有一个合乎逻辑的选择?
  当绝大多数与北水平相当的牌手,持北这手牌,且用同一叫牌系统。都决定叫4,那么,即使他们中少数人会考虑其它行动,即使偶尔几个人可能实际上会选择不叫或加倍,也被认为是没有别的选择。相比之下,当相当比例的少数人会选择不叫或加倍,这也是有合乎逻辑的选择——尽管超过半数的人都会叫4。问题不在于北叫4是否合乎逻辑,而在于他如果采取别的行动是否合乎逻辑。
  4、南迟缓的不叫是否能建议北叫4而不做其它合乎逻辑的选择?
  假如其它的选择为不叫,答案多半是肯定的——南有值得考虑的实力这一事实会使北认为采取行动比按兵不动更具吸引力。相比之下,假如北的牌力如此之强,以至于除4之外唯一合乎逻辑的选择是采取别的叫品或加倍,那么,答案就多半是否定的——南的迟疑显示了他有一些实力,促不一定在中。
  仅仅在对4个问题——是否发生了违例?它是否造成了损失?是否有合乎逻辑的选择?做这个选择而未选别的是否得到了示意?——的答案全都是肯定的,才能对分数进行调整。
  下面是一些错误的说法:
  “北叫牌的权利被南迟缓的不叫剥夺了,除非他完全具备采取行动的牌力。”大错特错!南的犹豫,如果是不正当的,限制了北的选择,但仅在选择是合乎逻辑时,且仅限于那些可能受到示意的选择。因此,北通常有权利采取行动。
  “只要北不是根据同伴缓慢的不叫做出的决定,他就可以叫4。”大错特错!委员会不应理睬这样的声明:“在这种叫牌过程中我总是这么叫”或“我根本没留意南的迟疑——我早巳决定叫4了”不是因为这些声明是为自己利益辩护的,且无法考证——要点在于它们是无关紧要的。争论的要点并不是这个缓慢的不叫是否向这个特定的北家示意了叫4,而是对大多数北家来说,这个犹豫能否使4比别的合乎逻辑的选择更具吸引力。
  “南缓慢的不叫之后,北不得采取任何令人怀疑的行动。”大错特错!北一般总是面对几个合乎逻辑的选择,它们都是令人怀疑的。桥牌规则要求北家在轮到他时必须采取行动——他的任何一项选择都不是犯规的。犯规的仅是当北做某一特定选择,而这一选择是被同伴的迟疑所示意为优于别的选择。
  “假如南没有犹豫,北可以叫4,如果这是个合情合理的叫品的话。”大错特错!争论的焦点不在于4是否合乎情理,而在于是否有别项选择。
  “当南一点牌力也没有时,北不会叫出危险的4,这可能会导致巨额罚分,现在这个迟疑告诉他南有些牌力。”大错特错!即使4在三分之一的情况下是灾难性的,仍可能除此之外别无合乎逻辑的选择。判断的标准不在于这个叫品在大多数情况下是否会取得成功,而在于是否大多数牌手都愿意选择去冒险。
  “委员会决定取消北的4叫品,调整了分数,实际上就判定了南北方违反了运动道德。”大错特错!委员会所证实的,仅是北的4叫品是个技术犯规,就象一次藏牌。委员会调整分数是为了补偿由于犯规而造成的可能的损失,就象北藏牌后被罚掉一或两墩牌。在发生了犹豫的案例中,委员会所关注的不是犯罪与惩罚,而是损失与补偿。
  译自《美国定约桥牌联合会会刊》
  1988年9月刊
防守中的信号

上海宝钢桥协名誉主席 张韵轩


  有些国际著名的桥手常对他的伙伴说:“别给我什么信号,只要出了几张牌,我就能比你知道得还多。”当然,对一些特殊桥手来说,这样的说法并不夸张。但是,不管怎样,桥牌是一种两个人合作的比赛。大部分防守者如果他们能够有规则地交换信息,必然打得更好,更默契,而达到成功的防守。
  有许多信号好象是自然规律一样,它很自然的而且很容易的就建立起来。下面举例说明:

1087
K542QJ9
A63


  西家出2,明手出7,东出9,庄家以A赢入。这时西家立刻就知道,他的伙伴手上持QJ,否则庄家即能用QJ赢入。如果东家出Q而不是9,西家就可能得出J9在南家的结论。因为10在明手而未出,东持QJ9三张是等值的,出9才合乎逻辑。
  当防守者跟出一张牌,他就可以发出一个信号,但是他是在伙伴出牌后跟牌还是庄家或明手出牌后的跟牌,信号的表示方法是不同的。

伙伴出牌时的信号打法

  一般原则是第三家跟一张大牌是鼓励继续出这种花色,跟一张小牌是不鼓励。

(1)A43
出5K872

(2)1075
出QK432

  例(1)西出5,明手出A。如果东家希望伙伴在以后上手时继续出这种花色,他就出8表示手中有两张或两张以上的牌中出的鼓励牌——相对的大牌;如果在此例中出的是7,西家也能看出是张鼓励牌,不过他可以认为8是在庄家手里。
  在例(2)中,当伙伴出Q时,鼓励牌最大的只能出4,这时候西家比较难以识别这个信号。不过东家再有机会出牌时出一张2,那就完成了“高—低”信号,也就可以肯定,东家需要继续出这种花色。
  出鼓励牌的确很重要,不仅能表示拥有大牌,而且是邀请继续出这种花色。当打有将定约时,下面有一个典型的例子,说明即使防守者在对手出的牌中有大牌,他也可以出一张小牌来告诉伙伴转打别的花色。

K7
J104
762
AQJ85
941062
AK8752Q93
AJ5K943
107932
AQJ853
6
Q108
K64


  双方有局,叫牌过程为:

西
123
34


  当西家首攻K,东家知道,如果只考虑红心本身,继续出红心是安全的,但从另一方面考虑,出第二张红心将可能是个灾难,南家将吃并可以拿进所有黑牌。所以,东家应该看出庄家很有可能将吃第二张红心,所以,他应当出一张小红心,请求西家转出其它花色。这时西家应该毫不吝惜地从手上AJ×中出一张小牌,这样,防守方就能拿到三墩方块。如果东家持有K而只有10,南为6-1-3-3牌型,定约也必宕。只有其为6-1-2-4时才会吃亏。这时,东鼓励伙伴续出红心是正确的。东家希望在梅花中得墩,然后出方块,而且希望伙伴手上有AQ。
  如果手中只有三张小牌,可以出一张比较中性的鼓励牌,即三张中中间一张,这样,可以阻止伙伴有意识地换出其它花色。

1064
K85
KQJ4
963
AKJ93872
4J73
1085A92
AQ82J1054
Q5
AQ10962
763
K7


  西家发牌,叫牌过程为,

西
11NT2
23

  
  西家首攻K,东家手持黑桃8-7-2,一般情况很自然的会跟出一张2,但出这张小的牌会带来一个危险是西家换出其它花色,可能出一张梅花,就送给南家完成定约。东家知道应该由A进手。所以,东家应出7,鼓励伙伴继续出黑桃。这样,防守方能拿到一墩方块和两墩梅花。
  在无将定约中,第三家只要在伙伴攻出的花色有足够的长度,如四张或四张以上即使没有大牌,也可以很自然地发出鼓励信号。
  现在让我们来研究另一种情况,出牌的人只发出表示张数的信号,并不表示鼓励或不鼓励。在有将定约中,第三家发出表示手中牌的张数信号,往往比表示强弱更有帮助,主要是考虑能否将吃的原因。让伙伴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将吃这种花色,这极为重要。在有将定约中,通常打出高一低,即表示手中牌张数为偶数,大部分桥手都坚持这个原则。见下例:

Q753
AK1096284
J


  西家曾经两次叫过这种花色,这是一副有将定约。西家先出一张K,这时东家很清楚,继续出A,庄家将会将吃,所以,他的责任必须出8,这样,伙伴就不能肯定外面还有一张牌究竟在谁手里,就得看东家可能发出的信号。如果东家出4,西知道这是外面最小一张牌,那么西家即可肯定东家是单张。
  一般说来,从J×中跟J是对的,但持有Q×时则不能这样出。在伙伴首攻K时,你出Q,一般是表示你手中持有QJ或者单张Q,下一轮首攻者将出小牌。
  另外一种情况是牌的张数信号,这种信号的好处是很明显的。

Q75
AKJ928643
10


  这是边牌,当西家首攻K,东家出3是无益的,因为东手上都是无用的牌。如东家出6,西家即能知道,东家手上的牌是偶数,诚然,西家仍需判断,这张6是出自双张还是四张,不过这种推断可以从叫牌以及明手的牌中比较容易地做出判断。
  下面再介绍一种情况:

Q75
AK1092863
J4


  当西家攻边牌中的K,东家出3,南家耍了一个花招,扔出来J。西家并未受骗,他知道庄家是双张,他能够判断这第二墩该不该拿。
  下面也是一般情况:

J843
AK103Q75
96


  西家攻K,东出5,他不鼓励西家出A或继续出这花色,让明手的J放在那儿。

庄家出牌时的信号打法

  当庄家或明手出牌时,一般防守方不发出鼓励牌的信号。他们发出的是表示张数的信号,或没有发任何信号。当庄家出牌时,一个防守方打出高一低信号:是表示手上的牌是偶数(除非考虑出假牌),如防守方没有打出高一低信号表示他手上的牌是奇数或者手上虽持偶数但不愿打出信号,这种情况在桌上往往不难看出来。
  当防守方坐在明手下面的一家,不论拿什么牌,当明手牌为A×××,而庄家从手上的KQ×以K拿牌的时候,很明显,防守家不需要发出什么信号。一般情况是当庄家明手持有一长套而没有旁的进张时,防守方有责任发信号来表示手上的牌张数。
  (1)

KQ1085
72A93
J64

  (2)

KQJ9
762A843
105


  在例(1)中,当南家出4,西家必须出7来表示示手上的牌是偶数。这就告诉东家暂时不要出A,等到第三轮再拿(未考虑将吃而是考虑不让庄家于此花色再进入明手)。例(2)中南家出5,西家2,东家立刻就知道,他必须在第二轮出A。
  在有将或无将定约中,当庄家打长套时,每一个防守方都应打出信号,表示手上持有这种花色的张数。这种信号对庄家没有帮助,而是帮助伙伴计算自己手上的牌,特别是他们能实现在垫第一张牌时就能知道他将垫几张牌。张数信号可从垫牌中发出来,有时一张牌就有可能传递出很有价值的信息。例如,在防守无将定约时,防守方坐在明手下面,没有叫过牌。明手的牌是KQ84,防守家持有J1097×。垫一张J,提供一个暗示。这是最大的一张,而且张数也不少。如果手上只有四张牌,这种垫牌也许不很安全。
  现在小结一下不同情况的信号一般来说是有帮助的。
  (1)当伙伴攻牌时,跟出较大的牌是鼓励伙伴继续出这种花色;跟出小牌是不鼓励伙伴续出。
  (2)在有将定约中,如果手中持有无价值的牌,一般是发出张数信号,就是说:打出高-低表示偶数;低-高表示奇数。
  (3)当庄家出牌时,不论有将或无将定约如果对伙伴比对庄家有帮助,应发出张数信号。
  必须强调,所有信号应该慎重发出,防守者需考虑给伙伴的信息有无价值。

打将牌时发出的信号

  打将牌时发信号,一般在手上持有三张或三张以上将牌才发信号。因为三张牌的中间张比10×或9×的大牌更易识别,信号可以直接引起伙伴注意——有可能将吃,现举例说明:

A75
A963
KQ106
85
942KJ
74KJ82
87593
A10742QJ963
Q10863
Q105
AJ42
K


西
1
12
4


  西家首攻7,明手出小牌,东家用K赢入。回出红心,庄家以10赢得,即出黑桃,明手出A,下一轮继续出黑桃,东家K拿进。在出两轮黑桃将牌比西家先跟4,后跟2。这是个信号,告诉东家还有一张将牌可以将吃红心。如果没有这个信号,东家可能出Q,这样,庄家将做成定约。
  打将牌时发信号是在防守方持有三张将牌,这一轮出将牌,下一轮还可以将吃时,常常使用这种信号。例如防守者手中持有10-4-2,先用4将吃,如果他的伙伴在将牌上还可以赢得下一轮牌,他就跟2(高-低)表示还有一张可以将吃。
  将牌中发出信号,对伙伴计算庄家手中的将牌张数也很有帮助。对防守方如何计划垫牌也是一个重要信息。信号在相反的意义上也是有用的,即防守者没有打出持有三张将牌的信号,他的伙伴即很容易推断没有将吃的可能。
  过去有的桥手持有四张小将牌如7542,应该一开始就用254来表示张数,也有的桥手打真牌,如持J1042,从小到大一张一张地出,这都可以。各显神通,大家可以试试看,但需要约定。

花色选择信号

Q7
KJ84
K7643
K5
J108529643
965102
8AJ92
J964A83
AK
AQ73
Q105
Q1072


  南作4定约,西家首攻单张8,东家以A赢得。回出2,伙伴将吃。现在,根据花色选择约定,2是一张极其重要的信号。东家选用手中最小一张方块,暗示伙伴,他的进张是在其它花色中最低的花色(不考虑将牌),在上例中,梅花低于黑桃即东家的进张在梅花上面。因此,西家回攻一张梅花,接着又得到一次将吃,击败定约。如不攻梅花,定约必成无疑。如果东家手上持有A而不是A,自然,东家回攻方块时应出J或9,这样,就要求伙伴回黑桃(表示选择高花色)。这种形式的花色选择信号是基本用法,有发展其它形式的,实际上,任何不重要的牌也有可能解释为花色选择信号,例如:
  (1)首攻时发出信号。
  南家打4定约,西家曾争叫过红心,东家也支持过红心,西家手上的牌是:
  85 KJ9753 63 AJ10
  西家意图首攻红心,则应该出3,这就很明显的告诉东家,这是西家最小一张红心,并不是常用的“第四张大牌”,也就是和伙伴说,“你如果赢了这墩牌,可以立即回攻梅花——除将牌外最低花色。”如果西家手上的方块和梅花掉换一下,西家首攻应出9,这就告诉东家应回攻方块。特别在对付小满贯定约时,桥手应作大胆的首攻。现在假定南北叫到一个冒险的6定约西家持有:
  7642 9652 AK963
  假定西家能从南北叫牌过程中可以足够说明他们在梅花上不会丢失两墩牌,西家最好的机会是首攻9,希望伙伴能用Q赢得,回攻黑桃,让西家将吃。这种攻法,并非盲目性,即使东家并不持有你所希望的牌也听说过有成功的例子,例如明手有Q×××,庄家持单张草花,而庄家并未敢用Q来赢得这墩牌。
  (2)在伙伴攻牌时跟牌中发出信号:
  南家主打5定约,东西曾叫到过4,西家首攻A、东家看到的牌是:

K1063
8
J52
KJ53
AQ9
KQ9752
104
82


  东家希望西家攻击黑桃,最清楚的信号是跟Q,如果东家希望出梅花,那就应该跟一张2,但如希望续出红心,那就跟一张不大不小的红心,如7。
  在第一轮首攻时即发出花色选择信号必须十分小心,一般是在首攻的伙伴手中持有长花色套时才应用,这时他是知道能够在三个信息中进行选择,如上例所述。通常出大牌是继续出这种花色的邀请,小牌是表示要求伙伴转出其它花色。
  (3)在不是首攻的跟牌中发出信号。
  假定东西对黑桃定约进行防守,这里表示的牌是方块:

1064
AKJ93752
Q8


  当西家出K,东家跟2,这是表示一般长度的信号,西家即知道续出方块是安全的。西家继续出A。这一墩牌,东家可以出5或7。一个好的伙伴将了解出7是花色选择信号,表示要其它花色中的高花色,但出5并不要求出梅花,不过也暗示着伙伴,东家也不急于要求出红心。
  花色选择信号原用于有将定约,那时只需考虑两种花色(将牌不考虑),但也能扩大应用于无将定约,因为一般来说,庄家有一套明显的花色,防守方不会去攻击。经常是在对无将定约首攻后,以后几轮中会有机会发出信号的。

74
Q10853K76
A92


  西家对三无将定约首攻5,庄家忍让两轮后用A取得第三墩。假定有一种花色除外,在第三轮出牌时,西家如果希望以后出级别高的牌,就可以用Q作为花色选择信号。同样、出一张Q以外的最小的牌,即表示要求出级别低的牌。出中间张即表示没有选择。
  (4)当庄家出牌时跟牌中发出的信号
  当庄家出牌时也有不少机会去表示选择信号。现假定庄家打有将定的,其中有一种边牌分布如下:

AKQ103
84J9752
6


  东家知道伙伴将在第三轮时将吃,采用2-9-5的出牌顺序能暗示西家回攻高花色的牌。简单地说。当庄家打一长套花色,如防守者持有7-4-2就有机会用非传统的跟牌来传递信息。当防守者意图传递这种类型的信息,不要坐等而应主动发出。信号仅能在其它花色中对一种花色较为准确有效。有不少是满贯定约,由于防守方信息传递准确,常被击破。那时伙伴也知道对哪种花色要特别注意。有的信号甚至在打将牌中跟牌也可能有所建树。即使是优秀的防守者单靠自己而不靠信号能作出这样的处理也几乎是不可能的。

Q7
J85
KJ7
K10832
932A6
3AQ9742
986421053
QJ5496
KJ10854
K106
AQ
A7

  叫牌过程:

西
122
34


  西家首攻3,东家用A赢入,回出7,南家出10,西用3将吃。这时,西家要问自己能否给东家一些帮助?东家必定有比7小的牌,也必定有比7大的牌。他究竟需要什么?西家想,也许伙伴既不要方块也不要梅花而是要将牌。如东家用将牌赢入,跟着出一张红心,这是最有效的防守、如果西家出其它花色,例如方块,南家知道西家可能有可怕的第二次将吃。所以南家会很快地兑现三轮方块垫掉那张不可靠的红心。

其它特殊信号用法

  应该注意到有些参加比赛的桥手使用特别信号系统,例如,在有将相无指定约中,常常把注意力集中在表示张数而不大考虑持有的大牌,他们用高-低来表示偶数,用最小张牌来表示奇数。另一种方法是常以打出第二张大牌作为鼓励信号。但在罗马制中,基本方法是打奇数牌表示鼓励。偶数牌表示不鼓励,称之谓“奇偶数信号”;也有些桥手使用大家都知道的“逆”信号,有人称之谓“由上而下”的信号。从一个相对来说比较大的牌如8做信号,按862顺序出牌是不鼓励,出一张小牌表示强牌。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