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超级豆操作
失张与帮张

香港 正人


  估量牌力的方法,最基本的自然是计算大牌点,但有时直接计算赢张(winners)反而更加准确。请看这两手牌:(a)AKQJ×××AKQKQ×  (b)AKQ×××××××A××。这两手牌都有11个赢张,亦即仅有两个失张(losers)。(a)牌有24大牌点,(b)牌有13大牌点,但实力其相当于28-29点,一手牌能作成5定约,碰上同伴有A或A便成满贯。
  这里要讲一下帮张(cover cards)的概念。凡是能够消除同伴失张的大牌,便称作帮张,如上例同伴有A和A。对(b)牌说来,同伴如无A,即使在H都有KQJ,面对这三个单张花色,虽18大牌点也一个帮张全没有,(b)牌仍要丢2墩。不过,象(b)牌那样畸型的毕竞极少,除非确知同伴这花色是单张,否则边牌的KQ是可算一个帮张的。此外,边牌的A是一个帮张,AK是两个帮张,AKQ在多数场合是三个帮张。至于在同伴叫过的长套花有A、K或Q,都算作帮张。帮张的功用,在同伴有好的长套或两长套时特别显著。同伴的边牌花色会较短,失张的消除,不靠明手将牌,而靠大牌赢张加以抵补。帮张的使用方法是,根据同伴的叫牌可推知他有多少失张,同时计算己手有多少帮张,以失张减帮张,余额便是同伴主打花色定约总共要丢的墩数。或者,根据同伴叫牌推知他有多少帮张,再计算己手有多少失张,两者相减,便能算出主打自己的花色定约总共要丢的墩数。例如,
  开叫家牌为
  32 AQ65 KQJ74 A8
  应叫家牌A
  AK65 K7 A852 642
  应叫家牌B
  KQJ5K7A852J64
  开叫家先叫,下轮逆叫,是表示17-19点牌,有五个失张。应叫家拿A牌,有四个帮张,5-4=1,便知道可能作成6定约。但B牌仅有三个帮张,5-3=2,只可作成5定约。A牌和B牌:的大牌点和失张数都相同,但帮张有别。
  又如已手牌为5J98764328574。同伴开叫1NT,是有16-18大牌点,共五个帮张,我牌有八个失张,8-5=3,则我可立即应叫4。同伴牌是A862105AK 93KQ6。
  同伴有多少失张或帮张,我怎么能知道呢?由于牌力强弱与失张、帮张多少有一定联系,故可依据同伴叫牌所表示的大牌点,推知他应有的失张数和帮张数。比如叫牌为1:1,2,开叫家有13-15点,七个失张和四个帮张。开叫家次轮如跳叫3,便是16-18点,六个失张和五个帮张等等。下表可作参考:

同伴的牌点他有的失张他有的帮张
0-6(10)-12(0)-1
7-9(8)-9(1)-2
10-12(7)-8(2)-3
13-15(6)-7(3)-4
16-18(5)-6(4)-5
19-21(4)-5(5)-6
22-24(3)-4(6)-7
25-27(2)-3(7)-8

  下面是最近香港国际城市邀请赛中的一副牌。
  南北有局,北发牌

西
1(精确)×1
2都不叫


  西主打2定约,南北赢一墩,两墩和两墩定约正成。南牌是××××××AK×××××,其实,南北能做成3定约。只便可赢得七墩牌,不过,叫牌时应按六个赢张计算,即共七个失张。同伴开叫1,有11-15点,约3-4帮张7-3=4,叫3是保险的。某队让港队主打2定约,太吃亏了。即按总墩数定律也该争叫3,港队倘硬上3便下一。
  再如1981年威尼斯杯决赛中的一副牌。
  北发牌,双无

9543
Q3
AKQ3
843
K872QJ6
AK987J106542
96427
Q105
A10
J1085
AKJ9762


西
22
×45
5
×

  
  西主打被加倍的5定约,刚好做成。在他室,南北做成6定约。这副牌英女队胜美女队17imps。北该争叫6的。南独自叫上5,她应有四个失张(实际上为五个失张),北从叫牌能判断南的都不长(否则南会再叫4的),即不会短,故手上的AKQ全能发挥其帮张作用,4-3=1,6定约成功机会甚大。
  最后简单讲讲失墩的计算方法:(1)每个花色的失墩顶多不超过三个。双张顶多两个失张,单张顶多一个失墩,缺门无失张。(2)每个花色的A,K或Q算作赢张,Q以下的牌算失张。但单张K或Q是失张,Q双张是两个失张。(3)有Q的花色如还有别的大牌,Q可算赢张。无别的大牌Q××,算作21/2失张。(参考资料:R.Klinger著《现代算失墩法》1987年版)
体制小议

郑汝湛


  一、1957、1958年意大利在百慕大杯赛接连打败美国后,维多·莫罗在所著《桥牌心理学》(1958年版)书中分析,美队的失利是由于:(1)意队采用人为的两种强梅花制,为罗马梅花制开叫1有三种不同意义,使对手不易理解,极难防御,从而处于“不公平劣势”。(2)意队的“乐观主义、猛冲精神及奇准的判断”对美队造成极大的心理压力,使他们的演出大失水准。莫罗举这些牌为例:
  (1)

××××
××××
×
Q9××
AJ×Q10××
A10×KJ9
AQ109
K10×A×××
Q××
K×××××


  东西有局,西发牌

西
123
×都不叫


  美队坐南只赢得2墩牌。他桌美队东西叫到3NT上一。南解释说,他争叫因害怕意队叫上满贯。这样辩解自然是很滑稽的。
  (2)
  东西有局,西发牌

J9×
J10×
A10×
K10××
A10××××
K×××
KJ×××Q9×
AJ××
Q9××
××
Q××××


  一桌美队作成4定约。他桌意队叫3NT,竟也作成。北首攻9,南K赢,改出。西无良策只好连出赢张,南垫去三张。剩下单张Q。北赢A后出小,西亮牌。须知美队的理论和技术,本来不比意队逊色的。
  二、莫罗不承认美国标准制不如强梅花制。反之,他认为电码式规定问答的人为制过于机械,会破坏牌手的主观能动性和打牌乐越。莫罗是位纯自然主义者。但以高伦-克伯森制为代表的美国标准制,存在着重大缺陷,主要是结构粗糙松散,光顾开叫方叫法,忽略同对手争叫,没有适当的特约加以配合等。故50年代中期以后日益衰落,终于被强二盖一制取代,70年代以前,自然制已有很大改进,但世界冠军赛意胜美败的形势仍未转变。
  (一)1968年秋,有读者给《桥牌世界》去信说,倘美国希望在1969年百慕大杯赛取胜,就必须改用最佳的(指意大利的)体制。自由式泳赛,如果不采取澳洲爬式而用别的泳式,怎么游得快呢?杂志编辑部不同意来信说的美队所用自然制较劣。认为意队用过的体制有多种,有的连本队其他队员也不敢恭维,有一对还采用高伦制。而且从1968年奥林匹克赛美意的纪录分析,意队主要胜在打牌,不在叫牌。
  关于意用美制,据《蚝园漫步》(1964年版)书中记载,1957年世界赛时,高伦曾去旁观意队打牌,发现用高伦制那对选手的每个叫品,都与他本人想要叫的一样,比高伦还要高伦。他边看边摇头,表示难以置信。
  (二)、1977年夏,又有读者给《桥牌世界》去信说,美国自1955年痛失百慕大杯后,要经历21年,到1976年才能战胜意队,足证人为制比自然制优越。他所在的里乞蒙市,有两对粗通精确制的牌手,在当地比赛都名列前茅。因此他预言5年之后,世界上会有半数牌手改用精确制云。杂志编辑部答复说,如果意队只有一种人为制,则可以说是体制的胜利。但意队用过的人为制前后有六种,计大梅花制三种,小梅花制两种,大方块制一种,则所谓优越的人为制究是哪一种呢?说是体制优越。倒不如说是牌手优越。讲到美国国内情况,全国冠军和大区冠军中有90%是用自然制的。至于里乞蒙市当地精确牌手战绩较好,编辑部解释是当一对惯用标准叫法的牌手组成新搭档时,他们通常只在赛前作简单的讨论,如高花开叫、限制性加叫、无将牌力范围及某些常用特约等。但新的搭档如果采用人为制,他们便迫得要花很多时间去讨论各种叫牌程序。故采用人为制的搭档间默契,会比采用标准制的深入和细微。例如1:1;1:3这一叫牌程序,按自然制谁都知道开叫家表示有黑套,应叫家有好牌和低花套。这是如此的明显,通常都赛前不予讨论的。但开叫家究有多少张(如仅3张,是否会再叫1NT?),应叫家又有多少张(5张,4张或仅3张?),应叫家有多少牌点(开叫家能否放过?)等,标准制的新搭档会是拿不准的。但搭档如是新用精确制,便非把这程序的意义事先弄清楚不可。而自然制的搭档如果肯花同样多时间去讨论,则彼此间默契也能达到同样的深度。以杂志总编辑(卡普兰)本人的叫法为例,从该程序能知道开叫家牌型不平均,有长套,应叫家再叫3是逼叫进局,强调好套,大概仅3张。可见在桥赛中占优势的不是体制,而是搭档间的较深默契。编辑部不相信5年后台有很多人改用精确制。如果始终没有深入讨论改进搭档间默契,则5年前落后的,5年后仍然落后,不管是用哪个体制。
  三、弗林特最近在报章专栏撰文说,美国无疑地已从意大利手里将霸主的地位夺过来了。美国特级高手人数众多,这样发展结果是不可避免的。从表面看来,美国在70年代接连受挫,实在有点费解。这固然由于意大利蓝队出色,但同美国职业牌手为钱打牌的谋生方式也有关系。他们作为“租赁大炮”’(Hiredguns),要受雇同某个急于赢取大师分而本领寻常的雇主搭档出赛,叫牌和防御都要降格迁就,不能按自己的水准行事。平日习惯如此,一旦另换高手搭档代表国家参加世界冠军赛,难免疏于练习,很不适应,结果战绩不佳。直至不久之前,有个人赞助商出现,出钱把整个桥队包起来,一起去赢取全国冠军和世界冠军,局面才改观。这是阔佬的嗜好,因为对同队其他5个高手的约一个月的服务,要付与每人二万五千美元的酬劳,费用还在外。
  弗林特这番话,可作为上述卡普兰意见的补充说明。美国代表队的搭档默契得到保证,才能打出水平,赢得胜利。
  四、

Q762
J9
J742
654
A109K543
AQ4352
AQ65K83
AQK732
J8
K109
109
J1098


  乔·阿姆斯柏利在《国际大众桥牌月刊》1982年11月号撰文说,波兰队在第8届欧洲青年锦标中获胜,强不叫制起了不小作用。这不是由于体制本身的技术优越性,而是对手缺乏好的应付方法。他举这两牌为例:

西
—(1)—(2)1(3)×(4)
1(5)
×××(6)
2×2
×都不叫


  (1)逼叫,开叫牌力(2)少于11点(3)8-12点,少于3张,或9张(4)有长套(5)拯救性(6)再试别的吧。
  首攻10,东K赢。回攻,西兑现两墩。小北9吃。北出小东K赢。出,西兑现A、Q。A-K-出让西将吃,结果西德输1400分。为什么碰到强不叫就非得介入争叫呢?

Q75
KJ76
J9873
A
AK9810642
Q109
6AK542
KQ654J1093
J3
A85432
Q10
872


西
—(1)—(2)—(3)1(4)
23不叫(5)4
4都不叫


  (1)正常叫(2)逼叫,开叫牌力(3)逼叫,也是开叫牌力(4)8-12点,6张或少于3张。(5)不知何故。
  又是一场围绕着强不叫的摸黑混战。这次是波兰队吃亏。稳有的4定约错过了,连这花色都未叫过,宁要50不要620。奇怪的是,这副牌竟是平局。
  强不叫制究有哪些优点,现在还难下结论。据《矫牌国际》报道,自英国赢得百慕大杯赛亚军后,本国桥迷都很兴奋。有位读者去信要求把赢得亚军的强不叫制内容寄他。但杂志答复说,原用的强不叫制目前用者正在进行重大的修正,尚未定稿,故无法如命云。这就更难评论了。
  五、但人为制中的接力制,值得一提。《桥牌世界》1979年10月号(创刊50周年纪念刊)内,副主编杰夫·鲁浜斯撰写的总结中说,“我的预言是,如果将来专家使用的成功体制会是脱离目前接受的原理,那么这种改变会是基于接力的原理。”鲁浜斯本职是美国佩斯大学效学系教授又是有名的桥论家。他这意见是有根据的。几十年来,《桥牌世界》设有“向擂台主挑战”专栏,迄今赛叫成绩最好的是Rubin-Granovetter一对,从1975年7月至1976年5月,连续10次霸占擂台,把所有自然制和人为制的挑战者打败,还保持平均评分最高纪录。他们用的是强梅花结合接力叫的体制。这一成就是了不起的。因为历年被邀请参加赛叫的包括几乎所有世界冠军,至少也是各国的冠军,一般只能霸占擂台一次或两次,便会败下台来。现将接力制举例如下:

AK6953
K8
A97542KQJ8
AK85J632

  西发牌,双方无局

RubinGranovetter
11
1NT2
23
33NT
44
44NT
55
6都不叫


MikeKerri
23
45
5NT6
不叫


  评分,610,4NT7,5NT6,74,64,54,54,6NT3。
  擂台主叫法是,强梅花开叫,应叫1是有2K和1Q,以后接力叫6次,应叫家回答:平均型,两门4张套低花,3-2-4-4型,无大牌,但有两个红K。西于是决定主打4-4配的定约,以便用赢张垫去输张。
  挑战方叫法是,强二开叫,遇积极性加叫,发现另一低花套也得配叫5NT是请西决定主打哪个低花,西合理地选择
  这副牌是接力制比shuman夫妇用的科学制效果好些。不过,最后还是后者以86:85的比分把十连冠的台主气下台来。
  本文讲了大堆的话,还未能把哪种体制较好的问题说清楚。不过,那不打紧,因为中心意思是强调搭档间默契的重要性。就是说,要将所用体制(不论什么体制)的每个叫牌程序的意义都讨论得明明白白。比如说,最简单的1:2;3,高花再加叫(reraise),按旧叫法是进局邀叫,但《桥牌国际》近期的“80年代埃珂制”的调查,有92%专家认为是阻塞叫,虽则桥牌教师多数仍持旧用法。《桥牌世界标准制》则1968年旧版开始,至1984年新版都将它作为阻塞叫。但迈克·劳伦斯在所著《桥牌的判断》书中,却认为旧用法较好,因须保持叫牌结构的建设性。这一叫牌程序,搭档间不统一认识行吗?
差之毫厘 失之千里
  专家的优势往往被归之为运气。尤其别人兵败垓下,而专家却过关斩将,旗开得胜,这时,往往对遇难者的同情远胜于对专家的敬佩。而专家与非专家在某一副牌结果打平时,专家的优势似乎更是不足为道了。
  专家的优势不在于运气。专家自有专家的思路,应万劫而不复,临万难而不惧,此其一;居安思危,居危思安,此其二,未雨绸缪,神机妙算,此其三。当然还有其四,其五……总之,识别专家,不是识别他们的结果,而是识别他们的思路。
  某学校举办一次桥牌队式赛。第一轮初出茅庐的学生队与老谋深算的教师队相遇。主队是学生队,坐开室南北。
  东西有局南开叫开室:

A9643
K872
J5
AK
KQJ21087
109536
10Q872
J864Q10753
5
AQJ4
AK9643
92

  开室:

西
11
23
34NT
56都不叫

  闭室:

西
11
24
44
56
6


  两室最后都停在6定约上,结果相同,似乎孰优孰劣,无从区分,但桥牌不以胜败论英雄却是颠扑不破的真理。结果的相同并不能说明水平也相同。
  开、闭室相较:从北的第二轮叫牌就开始分道扬镳。开室北再叫3,其示控含意混和在逼叫宽大含意之中,只能理解为其想再听听南会再叫什么。这时定约最后着落何处,恐怕连北也尚难肯定,可能是4,也可能是3NT,甚至也可能是4,一切都要视南的再叫而定了。如南再叫3NT,那么其可能是2-4-4-3牌型,北就不叫。如南再叫3,可能是3-4-4-2牌型,北就叫4。如南再叫3,可能是1-4-4-4牌型,准备让北在4和3NT中择一而定。显然北认为自己的3再叫进退裕如,是极富弹性的叫品。这时南再叫3,持牌形势立刻清如溪水。南显然不愿意选择3NT,那么肯定其黑桃是单张或缺门,因而就是1-4-5-3,1-4-6-2,0-4-5-4,0-4-6-3等牌型,而不管是其中哪一种,以红心为将牌的定约笃定了。再看看自己手中的牌,如果南手中有一张A,5成功的机会甚大,如有二张A,6想必是最佳定约。于是黑木出场,传回两张A的好消息,北冲进6。事后有人问北为何不叫7,北摊开手,无以选择。
  再看闭室的叫牌。与开室不同的是,北第二轮没有选用3,而是跳叫4。请听这位南家的自述:“同伴再叫2之后,其已表明最少四张红心,那么红心已告4-4配合,显然这也是最佳配合,因为即使南有三张黑桃支持,5-3配合也比4-4配合稍有逊色。因此肯定红心配合是最佳配合,那么下一步叫牌的任务就是要搞清应该叫到哪一阶水平。定约的阶数水平完全取决于南手中的控制数量,而不是尚不清楚的牌型。既然如此,何必行如蜗牛般的精雕细琢呢?跳叫4,即可表明红心已告配合,又显示了梅花控制,且示意同伴开始扣叫示控。当南先后显示出方块第一轮和第二轮控制后,起码小满贯是有了,但大满贯前景如何,自己手中的牌显然得不出肯定的答复。与其这样,倒不如推给同伴去选择。”南顺势再扣出6,请南选择最后的定约。南略加思索,停在6上。其理由自述如下:“通过北的几轮扣叫已知控制数足够了。但大满贯的关键在于自己手中的方块长套能否一墩不失地树立好。也就是说这是一副边缘性的大满贯。根据局况和复式战术及得失比的衡算,我选择6。”
  可见,同是6,其选择过程却不尽相同。开室的选择人是北,是在否定成局定约的基础上选择6。闭室的选择人是南,是在否定大满贯的基础上选择6。开室用3逼南表态,为自己的选择创造条件,而闭室是自我表态,为同伴的选择创造条件。同样的6得来的方式却有天渊之别。假如南手的方块是AKQ×××,闭室可能叫出7,而开室就没有这种可能。
  再看作庄。
  开室西首攻K,明手A取。用AQ连清两轮将牌,发现将牌4-1分布。南开始有点震惊,4-1分布给作庄增添了不少困难,但又转忧为喜,闭室南北也许会叫到7,那么,恶劣的将牌分布会减少其成约的机会,真是塞翁失马,安知非福!现在只要设法拿到十二墩牌,就胜利在握了。南拔A,西掉出10。南又为之一震,如果自己的K被西将吃,那真是灭顶之灾。灵机一动,再以暗手向明手的J出一张小方块,西垫一张梅花,但南无动于衷,开始盘算:不管东用Q得进后回出什么牌,定约都已稳如泰山。如东打回一张黑桃,暗手将吃,然后打出树好的方块赢张,如西将吃,明手就盖将吃用J回手清光将牌,即可摊牌。如东打回一张梅花明手吃住后,用J回手还是兑现方块赢张,逼西将吃。想到这里,不禁有些飘飘然,为了安定心神不宁的同伴,特意展颜一笑,以示宽慰。
  这时东突然提醒道,“该你明手出牌。”
  南顿时如坠五里云雾之中……
  西家也开了腔,“明手的J赢了这墩牌,接着出吧。”
  刚才还稳如泰山的定约,现在就象山崩一样坍塌了;无论怎样绞尽脑汁,终归于事无补。除了兑现所有可得赢张外,别无它途。最后只好承认丢失一墩黑桃和一墩红心,定约宕一。
  执张一着,桥路全断。南不无羡慕地说:“好漂亮的执张啊!”
  东笑了笑。“这并不难。根据叫牌和打牌进程推断,显然你的黑桃和红心没有输张,否则你就会连拔AK,寄希望方块是与你有利的分布。所以,唯一击败你的机会就是切断明暗手间的联通,使你无桥相会,望洋兴叹。”
  “再者,”西补充着说。“如果用Q取,无异于放弃防守。执张打法百利而无一害。”
  闭室的首攻与开室相同,庄家也是用A取。同样拔掉将牌AQ,发现不利分布后,也拔A,但当西掉出10后,南稍事思索,让明手跟出J!
  下一步则用A进入明手,打出5,待东跟出小后暗手用9毅然飞过。西将吃,然后再攻黑桃逼南将吃,但南知道定约已成。将吃黑桃后,用K将吃另一张方块,树立好这门花色,再用J回手,拿到所有剩余牌墩。
  这时,东惶惑不解地问道:“你怎么敢用9飞呢?万一…”
  南把牌整理好,解释道:“如果9飞失给西的Q,那么方块自然是2-3分布,定约同样稳成。那时我会将吃回出的黑桃,然后连出方块赢张逼西将吃。”
  这一副牌教师队净赢14IMP。
  不言自喻,J是阻桥最大的障碍,存其灭亡;弃其生还,真可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学到技巧并不难,而象专家那样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就不是件易事了。而专家思路的培养与形成更非一朝一夕所能够达到的。专家的优势就在于此。
  师承燕
  根据《Doubled and Venerable—Part I:2
  Brother Dumien’s Oriental trick》by Terence
  Reese and David Bird编译
利用发问或复述传递信息可不可以?

给予 译


  《桥牌世界》81年3月号“你怎样判?”专栏里提到:“你可以要求复述叫牌(review),即使这是为着同伴的利益,也是桥法所许可的。”对此,美国桥协一位高级人员麦克拉肯去信提出不同意见。麦克拉肯认为,这与由于害怕同伴误会对手的叫牌意义,因而向对手发问要求解释的情况相同,都应当适用桥法第七章良好作风第二部分B1项的规定,作为“同伴间非正当的信息传递”处理。
  以下是《桥牌世界》1981年8月号“社论”里对麦克拉肯来信的答复。
  社论说不同意这适用良好作风第二部分B1的规定。因为该规定只禁止“通过发问所产生的同伴间信息传递”,而要求复述叫牌,一般没有这种传递的存在。诚然,要求复述和通过发问了解对手叫牌两者确没什么大分别,可是,发问或复述本身存在的同伴间非正当信息传递,与对手回答所包含的正当信息,两者的界线是应当划分清楚的。
  你开叫1,同伴应以逼叫性1NT,你作提醒,同伴露出迷惑表情,你再叫2,当轮到同伴叫牌时他要求复述。这是怎么回事呢?很可能是,同伴没听到你开叫,故他叫的1NT,是当作开叫而不是作为应叫的。你通过他的表情和要求复述,获悉他持有开叫1NT的好牌力;你所得这一信息,自然是不正当的。但在同伴方面,他完全可以依据新得的信息作出下一行动。他不必把你那2再叫当作斯特曼,他可以比如说跳叫3NT。但你却没有利用新得的关于同伴持有好牌这一信息的权利,比如说在同伴叫3NT后作满贯试探叫。同伴从对手回答所获得信息是合法的,而你从同伴要求复述所得信息则是非法的。
  既然同伴依据对手回答所作出的行动是合法的,那么你的发问或要求复述,只要它本身并不带有特别的信息,又怎么会是不正当的呢?本杂志的督印人(卡普兰)就曾不止一次为着同伴的利益(不是为了自己)而向对手的叫牌发问。例如1967年百慕大标赛中,卡普兰和凯因搭档对贝拉多纳和阿华拉里,意队这一对采用罗马梅花叫牌制,(这体制卡普兰曾著书加以讲解,凯因则仅大概的知道),在无竞叫情况下,阿华拉里开叫1,贝拉多纳应叫1,阿华拉里经过痛苦的迟疑后再叫2,贝拉多纳再叫3,成为定约。这时,贝拉多纳和卡普兰都无疑地知道阿华拉里手持5张套弱和4张套好,牌力下限。按照罗马梅花制,再叫2原应是5张套,但该体制对5张和4张的牌没规定适当的叫法,它仅规定,假如5张套很好,便再叫2,假如开叫家有多余牌力,便再叫1NT。阿华拉里的次轮叫牌显得很勉强,第三轮又放过3,他的实际牌情,给熟悉罗马梅花制叫牌问题的另两个牌手准确地捉摸到了。但在座的第四个牌手凯因,却蒙在鼓里,可能还以为定约人拿着5张或更长的套,而套较短哩!
  因此,卡普兰向贝拉多纳发问:“阿华拉里表示有多少张?”贝拉多纳答道:“5张。”“假如他拿着5张弱和4张,可以这样叫么?”“可以。这是例外情形。”贝拉多纳强忍不笑地回答(他知道阿华拉里确是这样,还知道卡普兰明知故问)。“假如他拿着5-4,可以再叫1NT么?”“可以,但他须有至少15点牌,”贝拉多纳露齿笑答道。到这时候,四人都哈哈大笑起来。凯因现在知道他原该知道的了。双方恢复平等,各人都感满意。卡普兰更没有丝毫“犯罪感”,他并没有对凯因传递任何的同伴间信息(假如他拿着长好的套,而反复对贝拉多纳的1应叫发问,则是传递了不正当信息),他不过是确保对方向同伴传递属于同伴应当知道的信息罢了。
  卡普兰除此之外还能怎么办呢?难道要他等到打牌结束之后,看到意队赢得比分,才能去向委员会申诉吗?即使委员会肯裁定贝拉多纳原应对同伴的迟疑再叫2主动作出解释(这样裁定是很奇特的),即使美队能证明由于凯因的误解致使防御受损(这是极难证明的),如果委员会中有人对卡兰问道:“你是熟悉罗马梅花制的,为什么当时你不吭声呢?你是不是打算两头都占到:能有好的比赛结果,否则便有好的抗议?”你教卡普兰该怎样回答呢?
  或者,卡普兰原应在首攻出牌之前便把裁判长请来,抗议贝拉多纳没主动对那2迟疑作出解释吧!但卡普兰凭什么提出抗议呢?他本人并没受到蒙蔽,而凯因不是傻子,他如果感觉有疑问便会自己提出来的。这样抗议最为有害牌桌气氛的了,卡普兰是不会这样做的。假定再次碰到同样情况,卡普兰仍然会采用前述的做法。没有人能说服他该做法违背了良好作风第二部分B1的规定(特别是由于该规定是他本人执笔写的)。他和本杂志编辑部一致认为,为使同伴正当地获得信息,则提出正当的问题或正当的要求复述,都是完全合法的。
  与此类似的法律情况例如,对手主打4定约你方已赢得3墩牌,轮到同伴出牌,但他迟疑不决。你知道他还有一个赢张未打出来,这时你能不能对他说:“我们已赢到3墩牌了。”当然不能!因为依据桥法这是非法传递信息。另方面,假如这时你发现同伴把出过的墩数摆错(把一个赢墩误作输墩),你能不能对他指出错误,免得他因错算赢墩以致以后打错牌呢?当然可以!依据桥法,凡是令同伴获得已有的正确信息——关于计算墩数,关于已作叫牌和关于对手叫牌的意义,都是正当合理的照应(core),不是同伴间非正当的信息传递。
  另一类似情况如,首轮出同伴便垫牌,你问:“没有么?同伴”。假如你是担心他藏牌而发问,你提问题便是正当的照应。但假如你是暗示庄家的套很长,你提问题便成为非正当的信息传递了。同伴对你发问的反应如果仅是跟牌,或仅是听到真实的叫牌,或仅知道对手叫牌的意义,或仅把牌墩重新摆放,则你的发问是正当的。反之同伴所得信息,如属桥法第16条所说:“会暗示叫牌、出牌或打牌方法”的,这时也唯有这时才会构成非正当的信息传递。
防御测验

一君 译


  题示:坐南的庄家是位善于用计的高手,花招不少。
  1、

10874
AQ3
J64
KQ4
QJ62
K96
AQ103
92


西
1NT(12-14)2NT
3NT


  西首攻5,明手放Q,输给你的K,暗手跟4。第二轮你怎样出牌?
  2、

AK
10942
J52
Q864
109762
K3
AQ7
953


西
13
4


  你首攻。明手AK,暗手垫7。明手出10飞牌,你K赢。第四轮你怎样出牌?
  3、

K1093
862
AJ10
AQ3
7
AJ9
864
J109752


西
14
44
4NT5
6


  你首攻J,明手A赢。明手出3,暗手将吃。两轮大,出10到手里的K。K9到明手的J。将吃第三轮Q到明手A。东跟2-3-5。明手出小,手里放K。你是不是盖上A?
  4、

1084
K73
AQJ8
QJ7
A62
84
10763
9854


西
2NT6NT都不叫


  你首攻小,明手Q赢。明手出小,暗手放K,你是否盖上A。假如你A吃了,下墩怎样出牌?
  5、

J93
K94
A983
K62
Q862
5
Q72
QJ1075


西
2(埃珂)3(强)
46都不叫


  你首攻Q,三家都跟小牌。第二墩你怎样出牌?
  6、

Q82
74
K96542
74
J754
AKQ10
Q7
J82


西
11
2NT3(弱)
3NT


  你首攻连出A、K,东跟6、2,暗手跟5、J。你续出Q,东和南都跟小。第四轮你怎样出牌?
  7、

AJ974
A732
4
J82
2
KQ104
AJ102
AQ73


西
1×4都不叫


  你首攻K,明手下A,东跟6,南跟J。明手出4,东跟3,暗手放8,你10赢。第三轮你怎样出牌?
  8、

KQ5
KQ872
K2
AQ4
976
4
J10864
J1073


西
1NT(强)3
44NT
55NT
67NT都不叫


  西首攻5。明手Q赢,南跟8。出A、K,你垫。再出Q,你垫,再出三轮大,你该垫?
  9、

AJ53
AQ3
J4
AK65
8
9765
KQ1076
1043


西
111
44NT
57都不叫


  西首攻8,你下10,暗手A赢。两轮后,出J,西盖Q,明手A吃。出K、Q,QA垫手里9。再出四轮,你剩下K和104,该垫哪张?
  10、

J632
AQ72
82
AK10
AK5
9
AQJ973
Q42


西
2(弱)34都不叫


  你首攻出三轮。暗手跟8、Q后,在明手赢J时垫。将吃第四轮,出两轮,东都跟出。兑现A、K,垫另一张,再将10,手里出10。你怎么办?
解答

防御解答
  1.南牌,AK 5J4982AJ1075
  首墩的正规打法应是明手跟小,让东赢进因明手有AQ,东不能继续攻。现在南的打法反常,下Q输给K,分明是鼓励防守方接着攻。为何这样打法呢?唯一解释是南不希望守方改攻别的花色。南北的弱花,不似是。因南如仅有K,他便无法赢够九墩牌。故东K赢后,应改出
  2.南牌;5AQJ7610943AK7
  明手赢张垫暗手输张,所垫通常都是庄家较弱的花色。故守方得机攻牌,一般也就选攻庄家垫牌的花色。本例南正是利用守方这一常用打法,以K垫,希望西赢K后,攻而不攻他弱的。但西应认识到,出牌应据具体分析,不能单纯依常规行事,已知南的高花是六或七张,即低花也有七张或六张,南的如有输张,是无法补救的,但的输张则有可能披垫去,故西应攻。西出小不会吃亏因南如有KJ,则东赢后,仍能出过来的。
  3.南牌:AQJ642K 3KKQ974
  南把两花色消去后,飞放K,西是否下A煞费踌躇。假如认为南是K×,便该下A,如认为是KQ10,便该让过。究是哪种情形呢?关键是东跟时出2-3-5,表示只有三张。已知东的是三张,两张,即有五张,换言之,南的是双张,不是KQ10,西便可放心盖上A,接着出
  4.南牌,KQ5AQ62K42AK3
  在本牌例,暗手放K时,西必须让墩。西如盖上A,则南出掉Q后,把出光,便能在上挤压东,作成定约。在大多数情况下,西的让墩是对的。不过,南牌如是K9AQJ2K942AK3,南出其不意,在第二墩便飞,西倘让墩(西如是高手,多数会让过的),便上当了。故南持K×时这样打法,可谓是高招。另外,西如认为南是K×,盖上A后,应接着出
  5.南牌:KAQJ10763K64A8
  暗手首墩执张,伪装没有A,是诱导西继续出,则南可用明手K垫去一张,将吃第三轮后能有一个长套赢张,可用来垫掉输张。西第二墩如仍出,是假定南牌为AKAQJ10×××××。但南牌如真的这样,他在同伴叫3后,会扣叫3,试探北在有无控牌的,故西第二墩应考虑改出别的花色。不过,如果东对Q能赢墩面露诧异表情,则西为了维护牌德,只好咬着牙根勉强地续出的了。
  6.南牌:A103J85AJ10AK96
  暗手有三张带J,但第二轮便把J抛出来,是鼓励西继续出,消除西担心南的是四张带J的顾虑。这一招数并不高明,反而应当引起西的警惕的。南知道西的仅四张,如果尽出,他便能把手里挡路的10垫去,使明手的长能顺当地走通。因此,西第四墩应改出。以后,南如出J或10企图飞牌,西应毫不犹豫地盖上Q。
  7.南牌:KQ1086JKQ851064
  南如按正常打法,首轮下Q不下8,便会引起西的警觉,知道南计划用K垫去明手的,因此西A赢后会改攻的。现在南把的大牌隐藏起来,是希望西不致改出,则他以后能倒飞将吃西的A,仍把明手一张垫去。故西第三墩应改出。争取把定约打宕,万一南有K,让他超打一墩便是了。另外,西如攻,出A恐遇东的是K×时会挡路,出小又怕东持K9×时会跟9,故应先出Q较妥。
  8.南牌:A103A93AQ75K98
  南出牌先后安排得很好,令东不知道该垫还是该垫,因为南既可能是三张四张,也可能是四张三张。唯一线索是同伴的首攻,那张5似是双张的较大牌,则南可能是四张。不过,防守方对大满贯的首攻,往往不依正规的。已知西有各四张。即是3-2,由于领出双张,往往会伤害同伴的J×××或J10××甚至Q10××,故首攻家宁愿选择三张套,胜过双张套的。基于这样分析,东垫的应是,不是
  9.南牌:KQ9762K10A953J
  这是某次国际大赛中的一副牌,东剩下K和104时,竟垫去K,让南的5-3赢最后两墩,大满贯作成。东的错误防御,是假定南的低花原来是A9J98,西为8532Q72。可是,南和西的低花如果真的这样,西在同伴叫过的如有四张,会出最小的2,不会首攻出9的,西还会垫若干张,让东能算出南的张数来。另外,南持J98的话,也不会很早便领出J,因此,东最后该保留K。
  10.南牌:Q8KJ10864106547
  西能算出南的牌型是2-6-4-1。后来南出10时,西应下A,把同伴的单张K跌下。才能再赢Q,这是“鳄鱼谱”(Crocodile Coup)。假如西仅以J或Q盖10,东的单张K被迫吃进,由东出,定约方能将吃垫牌;然而,南的如是K10××,采用同样打法,西用A盖10,南的K便做大了。这是庄家可以采用的一个巧计。
  (资料来源;Brian Senior著Clever Bridge Tricks.1988年初版)
解答

防御解答
  1.南牌,AK 5J4982AJ1075
  首墩的正规打法应是明手跟小,让东赢进因明手有AQ,东不能继续攻。现在南的打法反常,下Q输给K,分明是鼓励防守方接着攻。为何这样打法呢?唯一解释是南不希望守方改攻别的花色。南北的弱花,不似是。因南如仅有K,他便无法赢够九墩牌。故东K赢后,应改出
  2.南牌;5AQJ7610943AK7
  明手赢张垫暗手输张,所垫通常都是庄家较弱的花色。故守方得机攻牌,一般也就选攻庄家垫牌的花色。本例南正是利用守方这一常用打法,以K垫,希望西赢K后,攻而不攻他弱的。但西应认识到,出牌应据具体分析,不能单纯依常规行事,已知南的高花是六或七张,即低花也有七张或六张,南的如有输张,是无法补救的,但的输张则有可能披垫去,故西应攻。西出小不会吃亏因南如有KJ,则东赢后,仍能出过来的。
  3.南牌:AQJ642K 3KKQ974
  南把两花色消去后,飞放K,西是否下A煞费踌躇。假如认为南是K×,便该下A,如认为是KQ10,便该让过。究是哪种情形呢?关键是东跟时出2-3-5,表示只有三张。已知东的是三张,两张,即有五张,换言之,南的是双张,不是KQ10,西便可放心盖上A,接着出
  4.南牌,KQ5AQ62K42AK3
  在本牌例,暗手放K时,西必须让墩。西如盖上A,则南出掉Q后,把出光,便能在上挤压东,作成定约。在大多数情况下,西的让墩是对的。不过,南牌如是K9AQJ2K942AK3,南出其不意,在第二墩便飞,西倘让墩(西如是高手,多数会让过的),便上当了。故南持K×时这样打法,可谓是高招。另外,西如认为南是K×,盖上A后,应接着出
  5.南牌:KAQJ10763K64A8
  暗手首墩执张,伪装没有A,是诱导西继续出,则南可用明手K垫去一张,将吃第三轮后能有一个长套赢张,可用来垫掉输张。西第二墩如仍出,是假定南牌为AKAQJ10×××××。但南牌如真的这样,他在同伴叫3后,会扣叫3,试探北在有无控牌的,故西第二墩应考虑改出别的花色。不过,如果东对Q能赢墩面露诧异表情,则西为了维护牌德,只好咬着牙根勉强地续出的了。
  6.南牌:A103J85AJ10AK96
  暗手有三张带J,但第二轮便把J抛出来,是鼓励西继续出,消除西担心南的是四张带J的顾虑。这一招数并不高明,反而应当引起西的警惕的。南知道西的仅四张,如果尽出,他便能把手里挡路的10垫去,使明手的长能顺当地走通。因此,西第四墩应改出。以后,南如出J或10企图飞牌,西应毫不犹豫地盖上Q。
  7.南牌:KQ1086JKQ851064
  南如按正常打法,首轮下Q不下8,便会引起西的警觉,知道南计划用K垫去明手的,因此西A赢后会改攻的。现在南把的大牌隐藏起来,是希望西不致改出,则他以后能倒飞将吃西的A,仍把明手一张垫去。故西第三墩应改出。争取把定约打宕,万一南有K,让他超打一墩便是了。另外,西如攻,出A恐遇东的是K×时会挡路,出小又怕东持K9×时会跟9,故应先出Q较妥。
  8.南牌:A103A93AQ75K98
  南出牌先后安排得很好,令东不知道该垫还是该垫,因为南既可能是三张四张,也可能是四张三张。唯一线索是同伴的首攻,那张5似是双张的较大牌,则南可能是四张。不过,防守方对大满贯的首攻,往往不依正规的。已知西有各四张。即是3-2,由于领出双张,往往会伤害同伴的J×××或J10××甚至Q10××,故首攻家宁愿选择三张套,胜过双张套的。基于这样分析,东垫的应是,不是
  9.南牌:KQ9762K10A953J
  这是某次国际大赛中的一副牌,东剩下K和104时,竟垫去K,让南的5-3赢最后两墩,大满贯作成。东的错误防御,是假定南的低花原来是A9J98,西为8532Q72。可是,南和西的低花如果真的这样,西在同伴叫过的如有四张,会出最小的2,不会首攻出9的,西还会垫若干张,让东能算出南的张数来。另外,南持J98的话,也不会很早便领出J,因此,东最后该保留K。
  10.南牌:Q8KJ10864106547
  西能算出南的牌型是2-6-4-1。后来南出10时,西应下A,把同伴的单张K跌下。才能再赢Q,这是“鳄鱼谱”(Crocodile Coup)。假如西仅以J或Q盖10,东的单张K被迫吃进,由东出,定约方能将吃垫牌;然而,南的如是K10××,采用同样打法,西用A盖10,南的K便做大了。这是庄家可以采用的一个巧计。
  (资料来源;Brian Senior著Clever Bridge Tricks.1988年初版)
解题—逻辑

张聿骥


  陈少华桥友在出国比赛前请我协解两道桥牌题,觉得逻辑性很强,对提高思维能力颇有帮助,现介绍给广大桥牌爱好者,共乐之。

第一题

  已知图牌型,南定3NT定约,西首攻A、K、Q、J后,庄家已铁成3NT,东说,如果西不出第4张J,而出任何其他一张牌,3NT都是宕牌,求两家未知牌。

1098
J3
A6543
432
AKQJ765
K2?
J92?
Q1086?
432
?
?
?

第二题   如图,南定3NT定约,西首攻J,如何做成定约。

AK
AK63
K
A98765
J10976584
87J1092
AJ765432
K104Q
Q32
Q54
Q1098
J32


第一题解   一、根据东说的“那句话”可知。庄家不可能有9个快速赢墩,其中第9个赢墩一定由紧逼产生。
  二、假定有5个赢墩,是1个赢墩,则必然有A、K,但是……
  三、如果东家有Q,则紧逼不存在,西家只要连拿4墩后出K,仍可打宕定约,同理K也不可能在东家。所以……
  四、根据“那句话”如西第4轮出K,则有2墩有2墩,可见只能得4墩。
  五、掌握了全部大牌而又只能得4墩,必须桥路堵塞,无法兑现第5墩,因此庄家是带K、Q的4张。
  六、庄家除A、Q外,不可能有第3张,否则多了1个J赢墩《第4轮西出K时》。
  七、庄家牌型应是3-2-4-4
  八、10不能在庄家,否则西第4轮出时定约可成。
  九、J不能在庄家,否则西第4轮出时定约可成。
  综合以上解析,全副牌型如下。

1098
J3
A6543
432
AKQJ765
K210987654
J9210
Q1086J9
432
AQ
KQ87
AK75


第二题解

AK
AK63
K
A98765
J109765Q4
87J1092
AJ765432
K104Q
832
Q54
Q1098
J32


  南定3NT,西首攻J,出牌顺序

NESW
1KQ2J
2K28J(注1)
369Q8(注2)
4A3QA
5A4310
6K1047
73J55(注3)
85226(注4)


  第9轮东如出则南进手后第10轮出2给东,东只有,西受逼,如东先出Q,南忍让,结果相同。

A98
9
765
K10
8
10
3


  注1 西不能用A吃,否则九墩有了。
  注2 东不能出2,因为以后北家可以用第4张投入东家。
  注3 东如出2,则南5进手,兑现即成。
  注4 如东放弃2赢张,第8轮兑现Q后再出,则庄家兑现后用8投入。
作庄测验

关耳 译


  1.西发牌,双方有局
  北牌:A 842963J 62QJ 4
  南牌:K 3AK1087495A 75

西
12
334
×都不叫


  西首攻8,东连出Q-x-A,南出将牌10,但被西J盖将。西出7。南吃进。清将,发现西,是QJ2。南如何继续做牌?
  2.北发牌,南北有局:
  北牌:K 53Hx 96Q 8AQ1095
  南牌:Q10 64AQJ10952K3

西
13NT都不叫


  西首攻7,东跟9。南如何做牌?
  3.南发牌,双方有局
  北牌:A7 65K 94A 864AQ
  南牌:KQJ10 983AJ 527  
  4南开叫1,最后主打6定约,东西一直不叫。西首攻K,做南如何牌?
  4.南发牌,双方有局
  北牌:AK7762AK104632
  南牌:65AKJ 54QJ 5K54
  南主打4定约,东西一直不叫。西首攻Q,明手K赢,东跟小。明手出2,东跟3。南如何继续做牌?
  5.北发牌,双方有局
  北牌:AQ9AJ41085KJ43
  南牌:10652AKJ93AQ5
  南主打6定约,东西一直不叫。西首攻K。南如何做牌?
  6.东发牌,南北有局
  北牌:KJ4109721076495
  南牌:A107AKQAKAKQ82
  东开叫3,但南主打6NT定约
  西首攻Q,东跟3,南K赢。南兑现A和A-K-Q,东缺门,垫小;东仅两张,第三垫第二张小。南如何继续做牌?(解答在本期找)
解答

作庄解答
  这六道测验题有共同点,就是有飞牌的形势,但要采用别的更好的打法,不要飞牌。六题都是实战的牌例。
  1.

A842
963
J62
QJ4
76QJ1095
QJ25
84AKQ1073
1098632K
K3
AK10874
95
A75


  这是1964年第二届世界奥林匹克队式赛中的一副牌。坐南是英国队的里斯。他清将后,出A,把东的单张K砸下来。里斯已知东有6张方块和单张红心,东在三阶争叫3,这门可能5张。即是单张。这单张极可能是K,里斯便按这假设来打牌。他不飞因为飞中了仍要输1墩,只有硬打A才能赢3墩,把定约作成。
  2.

K53
K96
Q8
AQ1095
AJ8729
10875432
K63AJ74
J86472
Q1064
AQJ
10952
K3


  西首攻7;暗手10赢。暗手出小,西必须放小牌(否则定约方能赢3墩,即时够9墩),明手K赢。明手出8,定约方必能赢1墩,凑够9赢墩。这是1966年纽约某俱乐部盘式赛中的一副牌。坐南的庄家是劳伦斯,当时他还没有什么名气。在旁观战的一位长者对劳伦斯说:“年轻人,主打无将定约是要做通长套的。”同桌的对手恰好是英国名家弗林特,听了这话只好苦笑。
  3.

A765
K94
A864
AQ
42
Q8710632
KQJ109753
J865K10932
KQJ10983
AJ5
2
74


  这副牌的正确打法是,首墩明手A吃。明手出,大将吃。明手A盖暗手K进明手,大再将吃。出3进明手,再将吃。出小给A吃。接着出明手Q,让对手K赢这墩牌。现在,两门都已消去,对手被投入。假如K在西手,西出哪一门都要输!假如K在东手,但东有10而西有Q,定约方仍赢。这样打法的成功机会是7:1,比飞又飞的3:1机会要好些。
  4.

AK7
762
AK104
632
QJ1089432
8Q1093
873296
A1087QJ9
65
AKJ54
QJ5
K54


  正确的打法是,明手出2,东跟3时,暗手必须出4,让西8赢。以后打A,发现4-1分,仍能把东的Q捕捉祝首轮不用J飞,是为着预防东入张攻穿
  5.

AQ9
AJ4
1085
KJ43
87KJ432
KQ10987653
Q4276
109862
1065
2
AKJ93
AQ75


  首墩明手A赢。接着暗手5将吃明手小。暗手出J,让西Q赢。西出8,明手上A。再出7将。兑现A-Q,明手10吃进,用K、J清将。回暗手,再赢2墩。定约方仅输1墩方块。
  6.

KJ4
10972
10764
95
Q986532
J86543
QJ98532
J107643
A107
AKQ
AK
AKQ82


  打牌到此时,已可计算出西的牌型是0-4-3-6,且三门的大牌全在西手。定约方共有稳赢的10墩,尚差2墩牌,须仗赖对西实行三重挤压来取得。为此,须先让对手赢1墩,再通过来进行挤压。由于K是明手唯一进张,故明知Q在东手,也要抑制飞,反而先出小给东Q吃。假定东回出,暗手A赢,兑现A后出到明手的K,西便无法不投降。
  以上六副可飞但不该飞的牌,题1是由于飞牌不顶事;题2和题3是别的打法成功机会较高;题4是要让位给回避打法;题5是要保留入张牌;题6是出自挤压的需要。大体上是这些情况了。
  (资料来源:弗林特著《桥牌胜着百牌》及其报刊撰述)
双明手题

陈少华

AKQ
43
A54
KJ975
J109
KQ10A952
K32109876
Q1086A432
8765432
J876
QJ


  南作4定约,西首攻K,之后,西可以续攻:①J;②2;③Q;④K。
  南怎样完成定约?答案见本期。
答案

双明手题解

陈少华

AKQ
43
A54
KJ975
J109
KQ10A952
K32109876
Q1086A432
8765432
J876
QJ


  南作4定约,西首攻K,之后,西可以续攻,①J;②2;③Q;④K。
  南怎样完成定约?
  解:
  ①、西首攻K,续攻J,明手Q取,东只能垫方块;明出5,南用3将吃;手出7,西10取;出10,北上K,东只有再垫方块;北接出7,南用5将吃;出Q,西跟2(如上K,则北A取;出9,南用6将吃;出7,东三门受挤,其如:①扔9,南可J回手送8;②垫A,明手K好了;③扔9,呈如下局面:

54
KJ
QA9
3210
QA
8
J8
J


  此时,北出J,南将吃,兑现J,送8!北扔K,西如吃进会给明手5送墩;东若A超吃,又将给南的J送上第十墩牌),明手放小;东接出9(如出K,则北A取;出J,南用6将吃,出7,东三门受挤),北上8A,东只有垫方块;呈如下局面:

A5
KJ
A
K310
Q10A4
87
J
J


  此时,北出K,东上A,南将吃;兑现8!西两门低花受挤。
  ②西续攻2,北放小,南J吃;出2,北Q取,东垫8;北出7,南用5将吃;呈如下局面:

A
4
A5
KJ9
J
Q10A95
K3109
Q10A4
876
J87
Q


  此时,南出6,北上A,东三门受挤,只有放弃9;明手出K!东上A,南用7将吃;南兑现8!北扔9,西三门受挤,其只有垫10,东垫4(垫5也一样);南接出Q!西只能放小,北跟5;南送7!东如用A超吃,南可超墩;西Q吃进则要给北A送上第十墩牌。
  ③西续攻Q;如西接出10,则北垫5,定约稳成。西如Q取后出J,则北Q吃;出5,南将吃;出8,西上10,明手垫7;西接出10,北K取,东垫方块;北出9,南将吃;呈如下局面:

A
A54
KJ
9
A
K321098
Q10A4
876
J
QJ


  此时,南出Q,西放小(如上K,北A吃,出J,南将吃;兑现J,出7,北上A,东三门受挤),北跟4。东出8;南接出6,北A取,东只有垫9;北出K,东上A,南将吃;南兑现8时,西两门低花受挤。
  ④、西续攻K,北A吃,出5,南将吃,出3进明手,出7,南将吃;将牌动明手;再将吃草花;可呈如下局面:

A
3
54
KJ
J
Q10A95
32109
QA
87
J87
J


  此时,南出7,北A吃进,东只有垫9(如垫5,则北送3,之后,南有J和一张将牌,可树立第四张红心并兑现之);北出J,南将吃;兑现J,送7!西10取;出Q,北扔K,东如放小,明手5赢墩,东如用A超吃,又会给南的J送墩,让南成约。
为什么“二盖一体系”很流行?

郑汝湛 辑


  二盖一强应叫体系(“强应叫”三字通常省略,目前非常流行。据迈克.劳伦斯讲美国大赛有过半数牌手采用这体系。但它同标准的二盖一叫法优劣比较如何?为什么它会大行其道?下面是劳伦斯近著Work-book on the Two-over-One System(1987初版)书中的有关论述。
  劳伦斯先把“二盖一体系”的5张高花开叫同标准制的4张高花开叫或二盖一非强应叫的5张高花开叫作了比较。
  1、不成局叫——对手不争叫
  这方面两种叫法的效用因牌情而异,分不出优劣来。
  西:A765242KQ7A62
  东:J9K108A8652J83
  “标准制”叫法会是,1,1NT;不叫。结果得+120。二盖一体系由于采用逼叫性1NT应叫,叫牌不能停在1NT上,结果会是主打2宕一或宕二,或主打2刚够。
  但东牌如是:10J963AJ8Q10852,西牌仍旧,则“标准制”的1NT定约要宕,而“二盖一体系”主打2能作成或上一。
  2.不成局叫——对手争叫
  这也难分高下。开叫如是高花,“二盖一体系”的应叫家知道那是5张套。能凭3张支持,同对手争叫时自比标准制的4张高花开叫有利。但开叫如是低花,“二盖一体系”的应叫家会顾虑那是3张套,同对手争叫时便不如标准制了。
  西:A2KJ861042AJ97
  东:1087Q52AJ8832

西
12?


  “标准制”的东会毫不犹豫地叫3。“二盖一体系”的东固然也会叫3,但难免心里喃咕。假如东的仅Q××,二盖一体系便更感麻烦。
  3.成局叫——对手不争叫
  两种叫法仍各有千秋。“二盖一体系”叫法较为准确,但牌错暴露较多,会方便对手防守。”标准制”叫法直接,准确性虽略差,对手却不容易首攻出牌。
  西:AQ1061054A102KJ8
  东:KJ87AJ86954Q4
  “标准制”叫法是,1:3;4:不叫。
  “二盖一体系”叫法会是,1:1;1:3;4:不叫。北遇前者,首攻出牌须花费心思,但遇后者,很自然会首攻出
  4. 成局叫——对手争叫
  这方面5张高花开叫的“二盖一体系”略胜。如:
  南牌:Q7J94A10865A97

西
13?


  北的是4张套抑5张套,这信息对南显然很重要。
  但4张高花开叫也有其优点,主要是4张套高花能及早叫出,不似“二盖一体系”要先叫4张或3张的低花套,让对手争叫方便。如:

K8752
9
KQ862
104
64310
AQ753J1084
7J103
K852AQJ63
AQJ9
K62
A954
97


  1室:
  南北用标准制

西
1
4都不叫


  2室:
  南北用二盖一体系

西
1
1144
5都不叫


  1室南北得+620,2室东西得+600。皆因1室南的1开叫有阻塞性,西东的长套叫不出来。
  5.满贯叫
  在满贯领域,如是一盖一,则两种叫法效果差不多。但如是二盖一,标准叫法就远不如强应叫了。这因为,二盖一体系能在较低水平把己手牌的总价值表示出来,便于试探叫满贯。
  西:AQ10642A397K64
  东:K87KQJ75A8285
  标准制叫法是,1:2;2:4;不叫。二盖一体系叫法是:1:2;2:3;4:5:6:不叫。两者差别在于东的再叫。在标准制,东不能只叫3,因那是邀叫,但在二盖一体系,东再叫3是成局逼叫,无须跳叫4。这样西便可扣叫A,东扣叫A,同时问西在有无止张。西既有的控牌,便叫上6
  劳伦斯本书第一章的标题为:为什么你应当采用“二盖一体系”?对此,他的倾向是颇鲜明的。除发表上述见解外,书中第二、三、四章还有些牌例讲及这体系的优越性,现罗列于后。
  1.“二盖一体系”规定开叫家再叫原花色是逼叫,牌力12-20点。这就可以避免标准制在某些情况下再叫的困难。
  西:J9862A2AKJ875
  开叫1,同伴应叫2开叫家便可再叫2(不必6张套),看情况如何发展。东如叫3,因非逼叫,西可不叫;东如叫2NT或3(均逼叫),西可加叫3NT或4
  但在标准制,西也只好勉强再叫2,因这非逼叫,东的牌力又允许稍差,便可能不叫,要主打这门很弱的花色。
  西:KQJ87AKJA2862
  “二盖一体系”叫法是,1:2;2:3;4:4;5:6。西东叫牌眉目清楚。西有18-19点,A与A,东有正常支持,好长套,控牌。
  “标准制”的西会感觉很难再叫,叫什么都不是。
  2.“二盖一体系”因再叫的水平较低,便于最后选定合适的定约。
  西:KJ87652A105KJ8
  “二盖一体系”叫法是,1:2;2:2NT;3:3;4:不叫。
  “标准制”叫法是,1:2;2:3NT;?。东不敢叫2NT,因非逼叫。东按牌力叫3NT后,西不知该不该再叫4,更不知最佳定约该是什么。
  西(1):7AK1082QJ874Q9
  西(2):7AKJ82QJ83Q102
  东:Q8373K95AKJ54
  按“二盖一体系”,西(1)同东的叫牌是,1:2;2:2NT;3:4,5:不叫。西(2)同东的叫牌则是,1:2;2:2NT;3:4;5:不叫。两种情况都找到最佳定约。
  但在“标准制”,不论是西(1)或西(2),叫法都会是,1:2;2:2NT;?。西持(1)牌,是否该叫4呢?持(2)牌是否该叫4呢?还是该放过3NT呢?
  3.理由同上,“二盖一体系”便于决定叫不叫满贯。
  西:82AQ10762KQ2A3
  “二盖一体系”叫法,1:2;2:3;4:4;5:不叫。西跳叫5,是问东在未叫花色有无控牌。东也无控牌,故放过5
  “标准制”是,1:2;2:4;5:5;?。现在,西叫5是止叫,不包含问控牌的意思,西无论叫5或叫上6,都是无把握决定。
  西:Q7AK1087AKQ486
  “二盖一体系”叫法,1:2;3:3;4:5,7:不叫。东两次扣叫,牌力很强西持18点和特强支持,自然叫大满贯。“标淮制”的西拿同样强牌,叫牌会是,1:2;4或1:2;3:3;5。西不能不作跳叫,东就没足够空间连作扣叫,大满贯是不容易叫到的。
  4.“二盖一体系”既一般无须跳叫,则跳叫便可利用作别的特定含义,如下列情况是表示坚固长套及某种牌力。
  西:AKQJ86K3A8642
  叫法是,1:2;3坚固套,牌力极强。
  西:AKQJ86K3Q10542
  叫法,1:2;4坚固套,只满足于成局,对满贯不感兴趣。不同的跳叫能区别不同情况。
  当然,任何叫牌体系都有照顾不到的情况,“二盖一体系”亦不例外,有时会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东:2AJ1087AKJ9764
  叫牌,1:2;2:?东不能再叫3,因那是示弱,再叫2NT又歪曲了牌型。东唯再叫3采用所谓第四花色逼叫。现在西加叫4表示5-4-4-0型,东该怎么办呢?再叫 5?同伴会不会放过呢?
  另外,劳伦斯设计的“二盖一体系”,基本上是“东部科学叫牌体系”,二盖一应叫的下限是10大牌点,通常11点以上,故仅是基本上而不是一律逼叫进局。这有它的优点,但也有某些叫牌上的麻烦问题,例如1:2的处理就会占去全书四分之一篇幅。哈代著的“二盖一进局体系”,应叫下限为12点,便没这问题。这自然不表示哈代的叫法较好,劳伦斯的体系只用爆裂叫等很少特约,叫法极为自然,易于掌握使用,是其重要优点。
读牌(续)

龚启英


  例3.

K72
AQ93
A95
432
A83
K102
K764
A87


  双方有局,南发牌。

西
11
1NT3NT


  西首攻K,接着续攻Q,你忍让两轮,在第三轮用A得进,东在西出第三轮用A得进,东在西出第三轮梅花时垫5。你已有八个赢张,如果方块或红心套有一门是3-3分配的话都可以建立第九个赢张、或者能判断出J的位置也可完成定约,你当然应先试方块套。从手中出小方块,西跟出小牌,明手用9飞,东用10得进转攻Q,你再忍让一轮,用K吃进东续攻的第二轮黑桃,然后拔A和A、K,发现西在出第三轮黑桃和第三轮方块时各垫一张梅花,这时西手的牌型已清清楚楚了,他原始持有五张梅花,两张黑桃和两张方块,他必然还持有四张红心,你只要先从手中出10,明手打A和K,如果没有打下东的J就从手中出2,明手百把握地用9飞,可确保九个赢墩。四手牌如下:

K72
AQ93
A95
432
96QJ1054
J87564
82QJ105
KQJ96105
A83
K102
K764
A87


  由于南采取了一系列核查推算对手牌型的措施,因此能在不需要进行猜测的情况下确保定约的完成,首先忍让两轮梅花,既是为了切断对手的桥路也可探明梅花的分布情况。后来先送出一墩方块和忍让一轮黑桃也是为推算出对手牌型创造条件。
  例4.

K8
Q1087
A105
A632
A75
AKJ96
8
KQ97


  双方无局,南发牌。

西
13
4NT5
5NT6
7


  西首攻5,你连吊两轮将,都有跟出,如果梅花为2-3分布定约不成问题,但在打梅花套前你应先打旁套尽可能地去探明对方的牌情。你先拔A,暗手将吃一轮方块,然后拔A、K明手将吃一轮黑桃,暗手再将吃一轮方块。当你在出第二轮和第三轮黑桃时东没有跟出而是垫两张小方块,在你出方块时东西两家都有跟出。这时你已取得了非常重要的牌型情报,得知西原始持七张黑桃,两张红心和至少三张方块。因此西最多只有一张梅花,于是你就可以有把握地先出明手的A,然后对东的J和10进行重复飞牌,从而保证定约完成。四手牌如下:
  并不是每一副牌都有条件探明对手的全部牌型,但是只要你养成读牌的习惯,在条件许可的范围内努力去探明对手的牌型,你就可以在很多情况下取得重要的牌型情报,使你采取正确的打牌路线。

K8
Q1087
A105
A632
QJ9643210
5432
J94KQ6432
4J1085
A75
AKJ96
8
KQ97


  例5

54
K9832
AJ87
A3
A87
AQ1064
K65
75


  双方有局,南发牌。

西
124
45


  你打5定约,西首攻K,你忍让一轮,西转攻K,你用A吃进,吊两轮将,东在你吊第二轮将牌时垫一张方块,你应如何打这副牌?
  梅花套中还存生一个失张,问题是如何使方块套中无失张,在你考虑如何动方块套前应对防守方的牌型进行推算。西在争叫2后又在4阶争叫4,他应持有十张以上黑牌,他已跟出两张红心,因此他最多只有一张方块,所以正确的打法是拔A,明手将吃一轮黑桃,拔K,然后出梅花送给对手。不论是西或东赢得这一墩都将被投入,从而使你消除一个方块失张,如西得进这一墩牌,他只能回出黑桃或梅花,使你得以明手将吃,暗手垫方块失张。如东得以进手,则他只能出梅花或方块,如出方块你可进行自由飞牌:
  四手牌如右:

54
K9832
AJ87
A3
KQJ321096
J57
Q109432
KQJ6421098
A87
AQ1064
K65
75


  例6如防守方在叫牌过程中曾作过争叫,只要你能坚持读牌的习惯。必然会在很大程度上帮助你推算出防守方的牌型。
  西首攻10,东出K,并继续出A和J,你用10将吃,这时西垫梅花,你接连吊三轮将牌,东均有跟出,西垫一张梅花和一张方块。你拔A、K,东西都有,你计划怎样打。
  例6

965
Q852
983
AQ6
Q4
AKJ106
AKQ
984


  双方无局,南发牌:

西
122
4


  你已失两墩牌,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使梅花只失一墩牌。在你确定如何动梅花套前应先推算防守方的牌型。东已表明持有六张黑桃,三张红心和至少两张方块,因此东手的梅花不会超过两张。在这种情况下定约是肯定可以打出的。你应先兑现A,然后用Q回手,从暗手引梅花,如西跟出小牌明手就上Q,东如持有K,赢得这一墩牌的同时将被投入,其只能回出黑桃,使你得以将吃垫牌。
  四手牌如下:

965
Q852
983
AQ6
102AKJ873
4973
107654J2
J10753K2
Q4
AKJ106
AKQ
984


  如果不进行牌型推算,在动梅花套时第一轮就用明手的Q飞,而东用K赢得后会回出梅花,你还得失去一墩梅花,定约就会一宕。
  例7双方有局,西发牌:

K7
K10852
J8653
4
AQJ943
A72
KQJ7


西
345


  你打5定约,西首攻Q,东用A盖明手的K,你将吃后吊一轮将牌,都有跟出,然后从明手出梅花,西用A吃掉你的K。西接着回出J,你再将吃。你计划怎样打?
  这副牌的关键是如何打对方块。合理的打法应该是在动方块前先探明梅花的分布情况,在掌握对手牌型的基础上再决定方块的打法。假设在你连续出梅花时东西两家都跟出,你就得知西的方块为单张,因为西在有局方的情况下开叫3,应有七张黑桃。他还有一张红心,因此,方块和梅花的张数为五张。已知西持四张梅花,其方块就只能是单张。在这种情况下,明暗手应都出小方块,希望西持的单张是K或是Q,或者是单张10。这样,不论是东或西赢得这一墩牌都会被投入。假如在你打梅花时发现对手的方块是2-3分布时,你可以让明手将吃第四轮梅花,然后拔A,西出方块,希望西在持K或Q双张时没有采取解封打法而被投入。最后如果得知西持单张方块和四张梅花时,你可以从暗手出小方块,不论西或东赢得这一墩牌都会被投入。
  四手牌如下:

K7
K10852
J8653
4
QJ109432A865
76
10KQ94
A10629853
AQJ943
A72
KQJ7


  因此在掌握对手牌型的基础上,采取有针对性的正确打法,就会在很大程度上提高定约的成功率。
  例8

A792
KQ964
104
A3
Q854
AJ1083
KJ75


  双方有局,南发牌:

西
123
34
46


  西首攻5,东出A,你将吃。吊两轮将牌,西垫一张方块。看来,只有在东持K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完成定约。在动黑桃前,你应先打梅花以努力去探明牌情。拔A、K,暗手出5时西跟出Q,明手将吃。这时你计划怎样打?
  东家在有局方情况下争叫3,方块不会少于六张,东已跟出两张红心,而且西在你打第三轮梅花时跌出Q,表明东还持有四张梅花。因此东手的黑桃最多也是单张。掌握了以上情况后如何出黑桃就显而易见了,暗手将吃明手的最后一张方块,出J垫掉。明手的一张黑桃,然后明暗手都出小黑桃让对手赢得这墩牌,如西得进出方块,你可将吃垫失张,如出黑桃,则暗手的Q必然成为赢张。如东赢得这一墩牌,则只能回出方块,你同样可解决黑桃失张问题。四手牌如下:

A762
KQ964
104
A3
KJ1039
572
87652AKQJ93
Q8210964
Q854
AJ1093
KJ75


  如果草率地采取先打A,再从明手出黑桃暗手用Q飞的打法,定约就打不成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