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词分四声



      最近很多地方看到有些朋友发表诗词,速度很快,意思也还不错。就是音律上好像有些需要商榷。倒不是因为他们在做冷僻词牌时候,没照着皇家词谱的要求,这一点顾虑没有,夫子说“从心所欲不逾矩“,我们为文章之道,是听皇上的?还是听夫子的?当然听夫子的。就是就词而言,什么是从心?又到底哪里是矩?


    李易安说,词分四声。指的是古声韵的平上去入四声。最近偶然拿起易安的《凤凰台上忆吹箫》,这词历来喜欢,喜欢程度仅次于那句“载不动许多愁“。可是而今给它注了四声,才发觉今天见了,精神特别的好,从前的三十多年,全是发昏。很多处因四声起伏讲究,吟读起来,有新的情绪上的注入。特别是最后几句,”凝眸处,而今又添,一段新愁。“而今又添”一句,论词的音理上,是李易安不着调的。不着调不着调,可人家声调贴于情绪的表达,”又添“两字去声平声,比原谱中有声调提起,又结合前后两段“处”字“段”字,连串的去平声组合,整个词的结尾处,声调轻昂激越,意境上,虽然面对的是“旧江山浑是新愁”,整个情绪是凛然向上。在诗中有哪段与之契合?“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在这里,结合易安词,我要跟王静安同学说句,重意不重音,你说的根本不对。古人有出犯格调者,很多是为了更好的声情契合,我的情绪一定要这样表达,于格调不合,我改格调另成一体,不过就是改几个音符的事嘛。从心不逾,道理体现了。东坡是,易安是,白石是,梦窗是,他们都是,只有你王静安不是,你作个浣溪纱都会有四连仄拗到不得了,你写的书就该烧掉,少得害人。


    词家鼻祖是温庭筠老师,从他开始,非常的注重词句的声调委婉起伏,从此诗词真正分家,词归入和乐唱咏的范畴,而诗继续在清唱地界,顶多配个乐曲朗诵,而并不要求声调协和。当然诗也是要四声而论的,只知平仄终身不入门,但是终归不是特别细致的讲究。


    长江后浪前浪,青出于蓝。我们举例下,李后主的两句,“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自是人生常恨水常东。“两句意思一样吗?可是为什么前一句低沉中提振悲怆,后一句轻扬高调中陡然缓步表无奈?词义!都是名词,诸君吟唱体会,我只说”恰似“一句的前句,”问君能有几多愁?“前一句声调缓入低沉,后一句要不用个”向“字去声提振下,要塞耳朵的。


    这类似声调起伏兜转与情意的宛然切合的体会,后来发展下去,有些词牌关键位置像被规定死了的一样,大家于这种地方完全一致的四声处理。如《花犯》下片的后两个韵句,如《永遇乐》下片结句,不能看平仄句式的,如果当年曲调复活,你新作的只按平仄的词,是不能合着唱的,很不顺耳的。


    这个讲究,继续往下去,曲为词余,几乎所有的曲谱都是注四声而不是注平仄的,当然每首里不全部,一般七言句前四字还不怎么讲究,后三字仄声几乎一定论上声去声,平声还经常要分阴阳。为个啥非要如此穷极心思的讲究?它是要能唱得让人好听的啊,它是艺术啊,别家艺术,拉菲尔画个椅子扶手,要能光亮照人影,细微啊,细节决定全部啊,词曲音乐一定也是一样的啊。


    当然,刚才说的,很多只是个人体会,未有准确理论,因为从古到今就好像没有四声讲究方面的理论,姜白石说一堆话,最后都劝人家不要都信,还是自身揣摩要紧。曹雪芹在《石头记》几次欲语还休。说不好,说不得,“从心”是活的,“矩”也是活的,这就是艺术。可以用来与人真切表达情感的艺术。


    刚才说的,推究下去,很想与同好们切磋提高,备茶迎候。当然,在下与亲近好友几个,体会也还不深,注意面也还不广,比如经常我们与人对唱兴起,往往就只注意书面意思表达,音声就快而忽略。但是,若是要做用心喜欢的,我们还是会静心以度的。


    比如青丝美女的一首《海棠蝴蝶》词,调寄摊破丑奴儿,作时反复揣摩。先录在下面。


    “夜中谁遣翩然舞?扑簌琳琅。若隐红妆,一片幽茫倩影长。也,啰!真个是,可心香。
      瑶台寂寞绵如水,淡了时光。可使深藏?那日痴狂那日凉。也,啰!真个是,可心香。”


     这词在下最喜欢一句是“淡了时光”,怎么个淡?如何是淡?我为注这“淡了”两字,想了一个多月,想出“因谁有梦?于己无香”两句。之所以换个词牌,是觉得对着青丝词,有点“崔颢题诗在上头”的观感,不敢再在咏海棠时碰此调。



      不解意了,只说音上的小奥妙。“一片幽茫倩影长” “那日痴狂那日凉”,看到吗?两结都句中有韵。为什么要费这个心思,原谱上又不这样的?为个句中韵起个句子中拖音的意思,好比维也纳爱乐演奏的三拍子中第二拍的细微一拖。这细微一拖是为合乎词义表达情绪的幽缓痴怜。那么这首词是否就调子低沉并不清欢?摊破句啊,“也,啰!真个是,可心香。”情绪上扬,这不是卖乖的摆设啊。


      不敢说我们的字就都如这调,经常做不到,因为音声认识的还浅薄,词义探究的也还不完美。但是,词曲与人唱和,感情与人交流,词调四声我们真是在揣摩讲究,力求愉悦入君心。为真!为诚!




9

评分次数

※ 版主 青丝若雪 动用论坛基金向用户 夜 气 奖励了 60000 2017-8-29 11:33


回来就遇到好贴,搬个板凳民慢慢看。


猫这一番说,真乃用心良苦。

从开始接触诗词到今天,我喜欢读词里的音节,常常在念的时候想想里面的音调是否合味。

但诗词对于每一个着迷的人为说,都是未知的海洋,需要我们认真探索。

希望喜欢它的人,都一起学习,一起探讨,一起在中国的古典文学中快乐徜徉。


学习了,猫老师讲解得真的很及时!更进一步了解,看完后,我觉得浮于表面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自然是一个层面,而为意去舍去束缚,就需要更深一个层面,很多人抵达不了,理解不了。这么样一个境地需要多多练习才行。


为真!为诚!不止是古诗,什么样的文都需要这样四个字!








铁汉或许柔情,良人或许狠心,秋来安然,讲两个故事下酒可好?

学习了,猫老师讲解得真的很及时!更进一步了解,看完后,我觉得浮于表面的平平仄仄仄仄平平自然是一个层面,而为意去舍去束缚,就需要更深一个层面,很多人抵达不了,理解不了。这么样一个境地需要多多练习才行。

...
暖暧 发表于 2017-7-12 18:34
真与诚,是诗的语言,也是人心灵的语言。
我们一起加油


仰慕。。。

不懂诗词韵律的路过~~~

某人诗成,诵于东坡听,其声音韵铿锵,声振林木。诵完问东坡,诗有几分。东坡回答说,十分。某人正要高兴,东坡又不紧不慢地说,读有七分,诗有三分。
李清照论柳屯田词:虽谐音律,而词语尘下。
李清照论词:词分五音,又分五声,又分六律,又分清浊轻重。
夜兄何只言四声?引个例句,何不分析下清浊轻重?

RE: 词分四声

某人诗成,诵于东坡听,其声音韵铿锵,声振林木。诵完问东坡,诗有几分。东坡回答说,十分。某人正要高兴,东坡又不紧不慢地说,读有七分,诗有三分。
李清照论柳屯田词:虽谐音律,而词语尘下。
李清照论词:词分五 ...
阿松 发表于 2017-7-12 21:31
得,咱们就尘下了的算。

轻重清浊的我们有琢磨啊,就前几天一个高傲还是孤傲,我们两个还互相你读来我读去的,高傲切意,孤傲切音,取舍艰难的了。帖子先发,为一个字吵半天,最后就搁下,反正讨论过,两个人都有长进。


老兄啊,今天下午跟你说的,八股文章起承转合啊,你先自己看看啊/


进来学习的。
欢迎楼上的朋友们!


词分四声
粤分六调:阴平、阴上、阴去、阳平、阳上、阳去、阴入、中入、阳入


端端正正坐着听猫老师讲课。

RE: 词分四声

谢谢大家指正于鼓励。特别感谢KK,一起请大家喝茶


夜深人静来学习~

学习了

1# 夜  气
受教了,收藏了,慢慢品味,谢谢猫猫

再进来。
问好大家。


学无止境,受教了
今个你不说,还真不知道~~

受教了。

一个清平乐你们都容不下,你们还有何颜面奢谈什么为真为诚?这事不说清楚,你以后别混坛子了,去黄浦江观鱼去吧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