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超级豆操作

青丝若雪《桥牌》诗赏析

[本主题超级豆流通总量: 80000]

形容妆妩媚,侧坐感温柔。
巧计心中有,良筹运里谋。
闻香君莫笑,成局我堪忧。   
铁女狰狞泄,幽思度水流。
            ………… 青丝若雪《桥牌》



        天边那轮月亮,从《诗经》里逸出来,微笑着,看着唐人们苦吟的廋袍。现在又漫过宋词、元曲,浮游在云朵和星星间,俯视着中论的诗人们。她仍然带着笑,但这笑里似乎又有着些许的讥讽。


       "一个阔人说要读经,嗡的一声,一群狭人也说要读经。"当有人甩出一手桥牌,不肯让风流的时候,青丝若雪、夜气等人不甘寂寞,联袂倾情演出,一争风流。桥牌顿时在中论满天飞舞,几欲使人视觉疲劳。我一直认为,桥牌是一种高雅的智力游戏,写它的诗或词,必定也是相当雅致得不要不要的吧。然而,很不幸的是,我从他们的表演里,似乎读出铜臭味、人肉味来。这让我几乎要对诗词产生绝望,于是我竭力想从他们的诗里去寻找美,以挽回我对诗词的好感来。


      "形容妆妩媚,侧坐感温柔。"


      这是女猪脚闪亮登场了。呆葫芦先生有句很幽默的话,说:"若有素面朝天的底子,谁肯花脂粉钱。"呆葫芦先生这番话,恰好可以对诗里的"妆"字作一个很好的注解。不是人人都像出水芙蓉,天然去雕饰的,女为悦己者容嘛,妆一下也是非常有必要的。形容就是外貌,妩媚就不必解释了,大家都懂得。怎么个妩媚法呢?我们不必去《诗经》里找,张子野就有一个现成的注解:‘’闲花淡淡春。’’妙不可酱油啊,这美。恰像春天里的一朵野花,恬淡而优雅。张子野继续说,‘’细看诸处好。人人道:柳腰身。‘’这是个倒装句,大意是:‘’人们说:那细腰像绿柳一样婀娜多姿,仔细看呢,哪都美。"她的胸前,不忘吊着一个心形玉坠,玉坠上面篆书着几个字:克莱登大学博士证。女猪脚这个桥段,靓呆了吧。

       侧坐,就是坐在身边;感,感受;然则,又是怎样的温柔?徐志摩沉吟着,说:"仿佛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至此,女猪脚像垂柳一样婀娜的腰身、像野花一样恬淡优雅、像水莲花一样娇羞的形象,就凸现在读者面前。


       ‘’巧计心中有,良筹运里谋。"
       这两句似乎跟前两句衔接不上,似乎应该跟下文换个位置。不过,不要紧,诗的思维本来就是跳脱的,再者说,古人写诗,经常互换位置。但这两联一定不能让冒春荣、魏庆之、纪晓岚这几个老头看到,他们看到了,一准会拿拐杖敲着你的头说:‘’合掌了。"这几个老头一点都不解风情,《诗经》云:‘’执子之手。‘’不合掌怎能十指紧扣呢?
        也许有人会问:‘’是什么样的巧计良策呢?"《六韬•文伐》及《三十六计》不约而同注解说:‘’美人计!"是的,在战争中,使用美人计,从而达到克敌制胜的目的,几乎屡试不爽,英雄难过美人关。三国就多次使用美人计,虽然周瑜用孙尚香设计失败,赔了夫人又折兵。王司徒用貂蝉到底还是成功了呐。


       "闻香君莫笑,成局我堪忧。‘’
       这两联跟前 两联换个位置,这就跟首两联的思维衔接上了,亮相,就坐,闻香,开局,设计。这思维就顺畅了。
       ‘’闻香君莫笑",意思是说,闻到我的香味,你不要笑啊,一笑就泄劲,劲泄就没法缠斗下去,斗不下去,就没法达到高潮。"闻香君莫笑",这句也是在撒娇呢。颇有‘’一向发娇嗔,碎捋花打人"的韵味。
        "成局‘’一句,女猪脚忧什么呢?李渔《闲情偶寄•词曲上•结构》说:‘’倘先无成局,而由顶及踵,逐段滋生,则人之一身,当有无数断续之痕,而血气为之中阻也。"女猪脚是在忧虑一身有无数断续之痕,血气中阻吗百思不得其解。夜气喃喃自语说,"总应一墩肉,不让血轻流。‘’貌似是对女猪脚的忧的宽慰。两诗并读,可得其中三味。


        ‘’铁女狰狞泄,幽思度水流。"
       狰狞,凶猛的意思。泄,排出,欧阳修《醉翁亭记》云,"泄出于两峰之间。"狰狞两字用的好,泄用的更妙。凶猛而泄,可见这战斗场面多么激烈。狰狞泄,不仅把战斗推向了高潮,也把整首诗推向了高潮。这场面,丝毫不亚于马伊琍朱亚文联合出演的那部电视剧。不由得人不击节赞赏。
        "幽思度水流"高潮之后趋向和缓,女猪脚的幽思忖度着水流,仿似看见不尽长江滚滚来。
      
        
       纵观全诗,写的好的不要不要的。虽然题目叫《桥牌》,我们从诗里看不到桥牌的影子,但这首诗写出了美,首先是女猪脚出场时的造型美,女猪脚的形体美,然后是女猪脚的计谋美,接下来是战斗的激烈美,收尾写出了水流的柔美。

       行文至此,我抬头望了望天空。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躲进云层里去了,她是羞见中论的诗人们吗?
2

评分次数

※ 版主 回忆专用小马甲 动用论坛基金向用户 绿叶晨歌 奖励了超级豆 80000 2017-8-8 18:17

哈哈,我一直以为这些民间“诗人”在扶乩呢,拿着几十个字硬拗,也就方便才子才女们量产了嘛。
好诗,好诗
.
    诗俺不懂,桥牌粗通。
      记得当年在一次重*的桥牌*赛中,一路无往而不胜从无败绩的俺们,碰上了个屡战屡败无一胜绩的菜鸟队。
      恰恰对手是两个美女,就是那种天然去粉饰,惊艳绝伦而且倍有气质的那种。
      偏偏那天*赛没设桌幔,四面相对,八目流盼。俺思绪万千,浮想浪漫。
      *赛是怎么进行的,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俺竟全然不知,浑然不觉,直到美女笑吟吟地说再见,俺才意识到*赛结束了。
      结果 ,本队输得很惨。
      回到宾馆,教练和队友对俺愤怒声讨到深夜,俺也惭愧内疚到深夜。事实后来证明,正是因为这场*赛,俺断送了全队的*好前程。
      从此,无论多重要的*赛,每有对手为女性且略有姿*的*况,教练都毫不犹豫地把我换下场。
      从此,俺的心理也留下深深地痕迹,浓浓的阴影,一遇美女牌手就发怵。
葫芦兄太好色
这是赏析,还是批评呢?今人作诗,向袁随园看齐,可称诗人了。楼主苟求了,诗是好诗,文也是好文。只个呆瓢夹在里面不伦不类。
这是赏析,还是批评呢?今人作诗,向袁随园看齐,可称诗人了。楼主苟求了,诗是好诗,文也是好文。只个呆瓢夹在里面不伦不类。
曹大丞相 发表于 2017-8-3 11:55
这货又特么跑出来散德行了
阿呆,丞相之德不能让你服,甚憾。德行浅薄,不及呆弟。丞相之才远超呆弟,为什么呢?丞相的诗遍天下,而呆弟的糊糊是满坛贴呀。呆糊糊要充文化银。可笑。
唐诗成永唱,宋词化远响。明清续貂尾,都是风流党。呆瓢本无根,硬爬枝蔓上。劝君多读书,不再做文盲。
葫芦兄太好色
陀山一羽 发表于 2017-8-3 08:05
好色可也,何必再加个“太”字?
饮食男女,本性使然。
无数事实证明:好色,是人类进步与文明的原动力。
阿呆,你这庄稼汉的好色观可以止矣,徒增笑料耳。
进来瞧瞧哈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