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超级豆操作

痴人不可与说梦

[本主题超级豆流通总量: 80000]



      痴人不可与说梦,亦不可与说诗。诗者,梦也,正如亚里斯多德所论,诗歌语句不是逻辑命题,不要去认什么真实虚假。诚然他所说,当人家发挥诗歌想象的时候,我们不能用寻常生活思考去度人心意,比如隋文帝指着长江说“衣带水”,谁若真解开衣带去丈量,我们旁人大概无暇忍俊,救人性命要紧啊。


    便这般较真之人言诗,月亮姐姐是否会羞退到云彩里,我们不知道,但有些个被言到诗的古人是肯定要气活过来。近来有听老杜两句诗的新解,“香稻啄余鹦鹉粒,梧桐栖老凤凰枝。”有人开解成,“鹦鹉啄余香稻粒,凤凰栖老梧桐枝。”这应该就如“床前明月光”一般的可以被人看懂了哦,可要如这般的被看懂,杜甫不活过来,我先要笑你们了,这都啥智商哦。这还啥古汉语的都出来了,扯个大旗想蒙谁啊,这正暴露你无知,老杜的两句被解成这样,句法上先告诉我是什么前置了还是什么后置了?


    老杜这两句是一联对仗,若一定要用现代人总结的文言语法,当然这是不贴切的,因为从来诗句非文言,个别如韩文公有那么几句文言,不能概全,我们只将就着解说看看。“香稻啄余”“梧桐栖老”,宾语前置,初中生都很会看的,我们不说,我们就每句后三字说点高中内容。“鹦鹉粒”“凤凰枝”,怎么理解?鹦鹉,凤凰两词,名词作状语,连着后面的字,粗略解释为鹦鹉所爱之稻粒,凤凰所栖之枝节。稻米,人尚不得尽食,却已经有了专供鹦鹉的品种,难怪老杜要有“栖老凤凰枝”之叹了,在这里,我要引一个春秋“卫懿公好鹤”的典故,诸君有知有思之人,可否明白老杜真心所想?


    鹦鹉吃稻米,凤凰栖树枝,要只这样能看懂理解,哎,别说话,初高中语文先补课啊。要真这么解,老杜的两句岂不是犯了律诗大忌合掌了?可不就意境近似的吗?合掌,我教给你,好好听听,不是单个字一个个对应了看的,是看整句意思的。正因为有了鹦鹉粒与凤凰枝的意思上的强烈反差,老杜的诗句才意思顺接自然。这正如被某子点说的桥牌诗中一联。“巧计心中有,良筹运里谋、”会打桥牌,需要很多的知识修炼,叫牌打牌都需要很多的知道,太多一时说不上来,有些个还太深刻又不好说,比如个克泊松分布,我个理工生都听着要头炸开的,初高中语文不行的,你们先就有个这桥牌很需要智商的认识好吗?虽然技艺很多,然要打好桥牌,还需要在实战中根据牌运变化灵活变通,这两层意思,人家巧计一联都说到吗?这不正岳武穆有语,“兵法之常,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吗?人家既然都说到还啥要被你论合掌?就你这个智商,还要学人拍砖,把个合掌弄出那什么的意思,我是一点不奇怪的。被你看不起的某人常用这种你手法,但那位不会点论到诗文,还有为人作学底线,你是毫无廉耻了。


    读诗嘛,我说的是广义的诗啊,包括七言八句整齐的,也包括如首段隋文帝的诗梦般想象,跟打桥牌一样,需要点知识,也需要点想象,需要的是很清雅的想象,就便是人家有些不雅的话语,我们还需要清雅的想象。红楼梦里可卿房内的装饰,有那安禄山掷玉真的木瓜,首先我们不能去想隔一千年还真有其物,其次我们要想象作者这样描写是有什么要表达?好比如这闲风从前有一篇,是葫芦吧,把种文坛现象比喻为“认爹”,这粗鄙之语,可稍通文墨之人会心的,理同如此嘛,偏就引来许多直言认爹的话语,这风景杀的,真可比论老辛“去桂婆娑”论到要斫树枝一般。此一干人,不可说无学,惜乎未通而也。偏就这种未通后来竟成为闲风普遍风气了的,呜呼哀哉。


    “铁女狰狞泄,幽思度水流。”这桥牌诗的一联,深会桥牌的人是有知道的,牌桌上的美女不好惹。我们读书时候有位笑姑娘,文静柔弱可人怜爱,可我们明着就呼她“母夜叉”的,甚至我们直接用“最毒妇人心”调侃,人家听到很开心,后来还跟我们一哥们成双入对了的。牌桌上不就是这样吗?手段高超毒辣,红拂不让虬髯。某子怎么会说解成那样的?也难怪,成局都不懂,3无将4高花5低花,局分满百成局啊。就这智商又那无端,我现在有句洋人论诗的话,还能不能说?


    “Nothing affirns.and therefore never lieth.”得,你们中学英文也不行。


     读诗嘛,素净也好,朱粉也罢,不能不想,又不能妄想,不然就都归在禅家所言的“非量”,船山公有语,“直从非量中施朱而赤施粉而白,勺水洗之,无盐之色败露无余。”这无盐之色正仿佛有些个的人心。
        

      痴人不可与说梦,亦不可与说诗,惜乎不能劝其毋读诗也。不是我说的,钱钟书说的。




7

评分次数

※ 版主 美女培培啊 动用论坛基金向用户 夜 气 奖励了超级豆 80000 2017-8-9 14:48


好好笑。抱歉,下午与闺蜜小聚,讨论了近期长草的一波精华、面霜、面膜,其实已经囤了两年都用不完的份了,但根本控制不住一颗买买买的心。有未尽责之处,还望海涵。
我在版群的,有事可以发qq消息我,我可以处理得及时一些。
梦,谁都能做。但不一定谁都能说。
就怕你在家正说的热闹,挤进个探头探脑的邻居阿三。这梦,就难说了。
有个问题想请教;为啥你洋洋洒洒几千字没一点磕绊,而我往往就几个字的回复却满是黑点点?
能通过中游的**,你发帖有啥诀窍?
梦,谁都能做。但不一定谁都能说。
就怕你在家正说的热闹,挤进个探头探脑的邻居阿三。这梦,就难说了。
有个问题想请教;为啥你洋洋洒洒几千字没一点磕绊,而我往往就几个字的回复却满是黑点点?
能通过中游的**, ...
呆葫芦 发表于 2017-8-5 19:54

梦,谁都能做。但不一定谁都能说。
就怕你在家正说的热闹,挤进个探头探脑的邻居阿三。这梦,就难说了。
有个问题想请教;为啥你洋洋洒洒几千字没一点磕绊,而我往往就几个字的回复却满是黑点点?
能通过中游的**, ...
呆葫芦 发表于 2017-8-5 19:54
呆瓢又探头进门了,留个光腚门外。
大气的文一如继往地不明白,丞相与呆瓢一起观看,不过丞相着正装,没呆弟坦诚哟。阿呆,你又出来了。
梦痴不得嗔
诗痴方可喜~
认真看阅读,仔细欣常,反复推敲!我还是不太看得明白!就像考试时的阅读理解题!

你是高山,我是低洼;你是大海,我是一颗小水滴;你是一座座大森林,而我只是一颗没人注意的小*;

差距太大!所以才看不懂!

夜气先生,您将自己放置于高幽清雅的供台,常人却无法读懂佛经授受的深奥。好遗憾呀。
我也是不知所云



之前听闻夜气先生身体抱恙,安康就好。

反正读你的文章总是先北京六环以外绕一圈儿再搭直升机回长安街的赶脚。

我上来发个奖励,顺便看看你们老几位说什么呢。
       痴人不可与说梦,亦不可与说诗,惜乎不能劝其毋读诗也。不是我说的,钱钟书说的。 ...
夜  气 发表于 2017-8-5 12:36
我们注意到这事情,夜气老师这篇破烂蚊蟑最后一句让我们名贵的裤裆泛起涟漪,夜气老师说“痴人不可与说梦,亦不可与说诗,惜乎不能劝其毋读诗也”一句是钱中书说的,这引起了我们的求知欲。我们诚惶诚恐地向请夜气老师指教,这一句出自钱中书的哪一篇文章,或者哪一本著作?请夜气老师别惜墨如金,好让我们涨涨知识。可乎?
1

评分次数

这句是大气说的,为什么扯上钱钟书。呆瓢写文,几个典故是他自己说的吗?还是网上直接抄过来,这叫虾米文章嘛。有文化的银都混成这样了的?i呆糊糊丞相不说他了,己不可救药,本是个文盲,没受过教育,大气可是名满中论的大诗人呀。世风日下世风日下啊。
大气,诗分种类,杜诗可称诗史,李诗只能说是妄想了,然具语言美感。大气急赤白脑地整下来,也怪不得呆糊糊乱盖了。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啊。翠花怎么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