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超级豆操作

痴人说梦

[本主题超级豆流通总量: 80000]

夜气,中游资深玩家,学贯中西,子曰诗云,满嘴仁义道德,人送浑号‘’夜夫子",半池荷水送他一顶"巍峨之冠",夜气欣然接受,很受用,他脸都不带红一下的,有没有心虚,只有他自己知道。夜气好在中论吟诗填词唱曲,蓉儿送他一件‘’中论诗词第一"的外衣,夜气照收不误,他那脸也不带红一下的,他那心有没有虚一下,也只有他自己知道。夜气好扎脂粉堆,他一头扎在这那些脂粉堆里,他以为他是贾宝玉。夜气好为人师,确切说,夜气好为那些脂粉们师,夜气教那些脂粉们写诗填词作曲,他以为他是李后主,"卿卿‘’、"卿卿"的,十数年如一日,乐此不疲,人送浑号‘’夜老师"。也有人送他浑号"夜叫兽‘’,是不是跟夜气扎脂粉堆有关,不得而知,有待好事者稽考查实。荆途送夜气浑号‘’夜壶",至于为什么,这个由荆途负责解释,这里不作探讨。
  

‘’诗者,梦也。"很朦胧,很美。"痴人不可与说梦,亦不可与说诗。卿卿,我们不跟他们玩,我们来对诗。""好的,夫子。我出:铁女狰狞泄。""妙哉!妙哉!好有气势。卿卿,我对:不让血轻流。我出:总应一墩肉。""夫子,我对:侧坐感温柔。""好啊,好啊。李后主有首词,我喜欢得不得了,背半段你听: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君肆意怜。"这就是你们的诗呀梦呀的?啊?得,你们还是自个窝里玩去,千万别拿出来献宝。你看看人家的起句:‘’自在清凉境,牌香轻且柔。"你再跟你们的比比,人家那多雅,你们那叫什么?俗不可耐,狗尾续貂,你知不知道嘛叫害臊的?你还好意思跑来为你那些个东西正名,好好笑。痴人说梦。就你们这些个字,还要人往素雅了去想,是不是人们得指着一堆矢,说:"那是黄金。好诗,好诗。"这就合你意了,是不啊?特么搞笑。你特么不觉得害臊,要别人替你脸红。这话不是我说的,呆葫芦说的。


夜气好学舌,人云亦云,他这点很像鹦鹉。"香稻啄余""凤凰栖老",杜甫这两句作为范例,被那些个语言学家们拿去讲语法、讲修辞,不知讲了多少遍,学语言的、爱好诗词的,有几个不知道啊?要你夜气拿到闲风来学舌?哦,照你那意思,人们见着你了,跟你打声招呼,问你吃饭没有,你回答:"香稻吃余夜气粒。"得,就你这句,那人家嘴上不说啥,心里可就犯嘀咕了:"夜气这说的还是人话吗?"夜气通常要在人话里夹杂些鸟语,以显示他博学多才。惟其夜气多讲鸟语,人们就表示听不懂他在讲些什么。这也难怪,又不是人人都是公冶长。夜气在这讲鸟语,我很想替蔷薇先生问问夜气:"你这都什么鸟叫的?"


呆葫芦说话,一向幽默风趣,时有辛辣,"找爹"说就是一例。这回,夜气借了呆葫芦的那话,想讽刺别人,谁知夜气一开口,就先把他自个儿套进去了。看看夜气的帖子,古今中外,夜气给他自己找了多少个爹啊?搬起石头砸了他自己的脚,就这样还学别人拍砖。夜气下次要讥讽别人,先把自己摘了出去,撇清了才好说话的。都没脑子的。


诗,不是逻辑命题,也不是桥牌教程。人家懂不懂桥牌,都没关系。以群先生主编的《文学的基本原理》说:"读文学作品的过程,其实就是艺术再加工的过程。"所以,人们常说:"一千个人读林mm,就有一千个林mm。"也因为如此,我就不嘲笑你曲解杜诗。你把"香稻啄余"放回愿诗去看看,是你解的那意思吗?


在中论写诗词的,绿儿、红杏、绿意、风雨薇、蔷薇先生、心剑先生、无情汉先生,以及在中论昙花一现的写手,都有我佩服的地方,你夜气就算了,诗词常识你都还没拎清,谈格律谈到后来,你就只剩驴打滚耍赖一招:"谁家典籍我都不翻,最后四字,我就只认平平仄仄。""仄仄平平平平仄,非律非拗,不是诗句,是话语。"在方家眼里,你这些话都是笑柄。你学有未通,就藏藏拙嘛,"蛱蝶飞来黄鹂语",老杜的诗句,这个句式就是仄仄平平平平仄,你说这个不是诗句,老杜也不会生气,他会原谅你的无知。


《这都什么鸟叫唤的》,是你以声律为武器,跟蔷薇先生掰手腕时用的题目,你真以为你声律谈的好?你偷了李易安的声律说,只拿出来四声,那一声你还给人家没有?你藏着干嘛?以为奇货可居,将来好卖个好价钱?句中韵不是那么好安的,要能安古人早就安了,会留着给你来出丑?《摊破采桑子》,你整个句中韵出来,这就好比你要青丝若雪从腰间再长出一条腿出来,是好看呢还是好看呢?
4

评分次数

※ 版主 美女培培啊 动用论坛基金向用户 阿松 奖励了超级豆 80000 2017-8-9 14:59


倩女幽魂——宁采臣 发表于 2017-8-8 13:26
宁老头,不要笑。
打错字了,愿=原
结 尾 一 句 貌 似 很 性 感。
“夜气兄,夜气兄”的叫声还不曾绝于耳,这立马人家就成了鹦鹉了。楼主真是翻脸比翻书快!
  一会荆途,一会呆葫芦。。。楼主这是在拉仇恨吗,怕单打独斗不过?楼主提到的这些人不和别人比较,起码 比楼主聪明百倍!我说楼主,你的心理就不能阳光一点吗~~~
   诗词水平孰高孰低,我们并不关心,我们关心的是:楼主的人品一直为人所不齿!!
咳,看到最后……我要瞎了……
本帖最后由 阿松 于 2017-8-8 17:18 编辑
咳,看到最后……我要瞎了……
回忆专用小马甲 发表于 2017-8-8 15:27
惭愧惭愧。什么事情都是有因有果。如果不是夜气在我的帖子里背李后主那半段词,我也不会这么去写这个帖子。快意恩仇,其它的顾不了许多。
结 尾 一 句 貌 似 很 性 感。
呆葫芦 发表于 2017-8-8 14:57
夜气在他的词分四声里,用青丝若雪的一个句子作例子,说里面暗藏了一个韵,是如何如何好,我顺手就用在这了。
不懂诗词歌赋,来加分。

总算少了脂粉气,值得加分

咳,看到最后……我要瞎了……
回忆专用小马甲 发表于 2017-8-8 15:27
很坦白说,马甲版主这声咳及呆葫芦的帖子,让我惭愧到现在。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既损人,也损己。
进来看看。还能看懂三分。



阿松先生这文章气大,途中回复倒显得不矫情啊。欣赏。
阿松先生这文章气大,途中回复倒显得不矫情啊。欣赏。
美女培培啊 发表于 2017-8-9 14:58
真的很惭愧,到现在都还心有不安
re
拍到闲风来啦


很坦白说,马甲版主这声咳及呆葫芦的帖子,让我惭愧到现在。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既损人,也损己。
阿松 发表于 2017-8-8 19:50
兄弟,千万别惭愧。
一舒心中块垒,说起涮蛋话来我从来不惭愧。
愿意掐就掐,不伤雅。
兄弟,千万别惭愧。
一舒心中块垒,说起涮蛋话来我从来不惭愧。
愿意掐就掐,不伤雅。
呆葫芦 发表于 2017-8-11 11:13
呆瓢这个人呢?喜欢拉个帮认个爹找点事。阿松的诗其实比不上大气,可能个别诗还行。这瓢算是开始过年啦。哈哈。
兄弟,千万别惭愧。
一舒心中块垒,说起涮蛋话来我从来不惭愧。
愿意掐就掐,不伤雅。
呆葫芦 发表于 2017-8-11 11:13
虽说嘻笑怒骂皆成文章,但怎么个嘻笑法,怎么个怒骂法,还是讲究下好。作文之道,我得多向你学习啊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