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超级豆操作

不应有恨事,娇甚却成愁

[本主题超级豆流通总量: 120000]


    刘禹锡有两句诗很刻薄:“不应有恨事,娇甚却成愁”。说诗人无“恨事”而“愁”,以示己之才高,正如女人并无“恨事”而“愁”,以示己之多娇。矫情确实是才不高的诗人和貌不娇女人的通病。
    宋代范正敏《遁斋闲览》有则故事:李廷彦献百韵诗于一达官,其间有句云:“舍弟江南没,家兄塞北亡。”达官恻然伤之曰:“不意君家凶祸重并如此!”廷彦遽起自解曰:“实无此事,但图对属亲切耳!”
    有人给续了两句“只图对属工,不怕两重丧”,嘲笑这货为附庸风雅把亲兄弟都豁出去了。
    明代冯梦龙更是狭促,不但将这事收入《古今谈概》,而且加了注:为对仗而弃却舍弟、家兄性命,君真舍得!何不曰:“爱妾眠僧舍,娇妻宿道房。”?
    确实,兄弟如手足,妻妾如衣裳。两害相权取其轻,与其自残手足不如坐视红杏出墙,绿帽子总比白帽子强。
   
   元好问对秦观“女郎诗”的批评不厚道,都和骂人差不多了。袁枚对此大为不满 ,但又提不出有力的批驳,只好对元好问进行人身攻击。
   朱梦泉更是摆出一付死扛的架势:“淮海风流句也仙,遗山创论我嫌偏。铜琶铁绰关西汉,不及红牙唱酒边。”霍霍助拳。
   可话说回来,想起一个男子汉大丈夫,“有情含春泪,无力卧晓枝”,也委实肉麻得紧,让人嘲笑为女郎真不冤。
   冤的是真正的女郎。
   李清照对秦观看不上眼,曾讥之为“小家碧玉,終无大家雍容。”。
   李清照有资格说这话,不说“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这令男人都汗颜的风云气,即便是“才下眉头、却上心头”这样的儿女情,也点到即止,少有粘腻。
   痛苦来自对比之后。相形之下,秦观有女郎之态,而无女郎之韵,即便在女人堆里混,也只是个柴火妞。
  “破却工夫,何至学妇人?”元遗山对秦观的娘娘腔,很是想不通。还是同为苏门四学士的张耒对秦观知根知底,“秦子无忧而为忧者之辞。”一语道破了谜底。
  “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扭捏作态,无名鼠辈李廷彦有过,如雷贯耳的婉约鼻祖秦观有过,文人大约都有过,谁也甭笑话谁。蚌病成珠也是有的,但那可不是一般人。
    文出自然,不矫情,应是一条基本底线。明末清初牛首山有个志明和尚,自称混帐行子,集诗四十首名《牛山四十屁》,署名混帐行子放。其最大特点就是,大俗致雅,绝无矫情。坊间有“且读牛山四十屁,不论唐宋八大家”之誉,以言其诗之妙。
    其中一首《咏春》曰:“春叫猫儿猫叫春,听他越叫越精神。老僧亦有猫儿意,不敢人前叫一声。”虽是独自莞尔,然谐谑洒脱而不放纵,敏锐而不尖刻,其笔甚峭,禅机隽永。
    作诗如做人,贵在璞真。与其弄巧,不如守拙。素面朝天,以真性情示人,是一个诗人应有的坦诚。
    千万别装,否则,不但你自己痛苦,别人还得替你脸红。
5

评分次数

※ 版主 回忆专用小马甲 动用论坛基金向用户 呆葫芦 奖励了超级豆 120000 2017-8-8 18:15

掐指一算,闲风有个大铁
掐指一算,闲风有个大铁
回忆专用小马甲 发表于 2017-8-8 15:21
要么你没掐算准,要么你掐算的还未应验。这可不是什么大鉄。
一是和孩子们话赶话说到这,啥叫个素面朝天,我得说清楚喽,别弄拧了。
二是赌运欠佳,一文不名。著书只为稻梁谋,说来羞煞人也么哥。
拜读了。
月佳奖励先发一波,祝愉快~
最后一句堪称经典,值得加分。

不应有恨事,呆葫芦文章妙



阿呆的文总是那么相似,这与矫情不相干哟,唯圆滑耳。对于呆瓢的这次用心,丞相还是要点赞的。
进来瞅瞅



这文客观,讲理透彻,用词也讲究多了,赞一个。大概数了下,人名有12。
写得不要太好。虽然不同意本文的观点,但是看得真叫一个爽,哈哈大笑。枪兄真大牛。
进来学习学习



葫芦叔这篇看着真痛快,感觉特别走心呢?

就连因懒得回答提示问题而轻易不发奖励的我家小马甲先发了一波奖励了都。(这句太长了,我自己都觉得不好断句了)
妙文。

阿呆亨受着红裤头罩顶的待遇,美滋滋的吧。
一看到楼上这肉感十足的名字,我就哈哈哈
丞相很胖吗,哈    哈。
拜读了。
阿松 发表于 2017-8-8 17:17
陈言务去,把“拜”字去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