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超级豆操作
月佳奖励先发一波,祝愉快~
回忆专用小马甲 发表于 2017-8-8 18:16
啥也不说了,眼泪哗哗的。
最后一句堪称经典,值得加分。
〖蓝光☆紫气〗姗姗 发表于 2017-8-8 19:10
其实绕来绕去,就是想说那一句。
不应有恨事,呆葫芦文章妙
半池荷水 发表于 2017-8-8 19:25
当不得那个妙字。
荷水君的文字,葫芦心仪久矣。
阿呆的文总是那么相似,这与矫情不相干哟,唯圆滑耳。对于呆瓢的这次用心,丞相还是要点赞的。
曹大丞相 发表于 2017-8-8 21:18
世事难料,万万想不到你能和我尿一个壶里。
进来学习学习
缘玖 发表于 2017-8-9 11:49
美女临门,葫芦窃喜
这文客观,讲理透彻,用词也讲究多了,赞一个。大概数了下,人名有12。
天边的冰原 发表于 2017-8-9 08:04
无非寻章摘句,拿古人说事,借题发挥而已。说来也是老生常谈
写得不要太好。虽然不同意本文的观点,但是看得真叫一个爽,哈哈大笑。枪兄真大牛。
陀山一羽 发表于 2017-8-9 09:44
为文自然,为人璞真。同意这个观点吧,求你啦
这年月,也轮到该阿呆出名了。阿呆著述的虽说让人耳目一新,却仍未跳出将艺术判断与人格评判捆绑到一起做批发的泥淖。“为赋新词”,原本是指未经世事的曾经年少,是有语境限制的,一定要扩大成“文人的通病”,未免牵强附会。“愁”本是人类的通病,初期焦虑忧患,治愈不掉重了就要患自闭症了。有的文人表达出来,触景生情,情景交融个,不说艺术性,起码抒怀一下也是个治愈的过程,就算清照姐姐的“生当死亦”,也是先做评判,后举情愫,一怀愁绪,只是相比儿女情长的情愫宏大罢了。“愁”又是自古传承,豪放倘是愁的大家,婉约未尝不是愁的碧玉,褒贬由人,却同样留取丹心,流芳百世。从作品出发开展人格评判,至少,要了解这个人,比如,当今闲风的帖子,基于了解,是可以看出某些人的格局的。对古人,爬遍故纸堆,也不见得还原出个真实面目,算了吧。
『我情商为0,大象无形;我智商为0,大智若愚』
葫芦叔这篇看着真痛快,感觉特别走心呢?

就连因懒得回答提示问题而轻易不发奖励的我家小马甲先发了一波奖励了都。(这句太长了,我自己都觉得不好断句了) ...
美女培培啊 发表于 2017-8-9 15:19
我和小马君,素味平生,也无交情。都一名不文了,人家还拿咱当娘家人。这次第,句子断不断的都不打什么紧了。
妙文。
筱雨初晴 发表于 2017-8-9 15:21
承您谬奖,感觉有必要互相吹捧一下先——桥牌美女的文字,既有素面朝天的底子,又有淡扫蛾眉的技巧,很有气场。
遥想桥坛当年,何等风光。因为大学生多{老牌的,不是现在扩招和滥招的那种},知识面广,素质也高。无论是拍砖,抑或抒情,机锋颇健,妙语如珠,多少好文章。
现今,令人不胜唏嘘
好文,博览群书,信手拈来。

只是文中葫芦所言“作诗如做人,贵在璞真。与其弄巧,不如守拙。素面朝天,以真性情示人,是一个诗人应有的坦诚。”

很遗憾,中游诗词达人的身上,恰好看不到这种坦诚,也许他们大多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精力放在平仄上面去了。

我以为,一首合格的古诗词,咬文爵字去理解,可能个别人对个别字词一时理解其意思,可整首诗大致的意思,却能让看客理解个七七八八,至少知道作者写的是什么,表达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

中游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古诗词,所缺乏的,恰好就是这样的整体感。

也许,这就是装出来的效果吧。
这年月,也轮到该阿呆出名了。阿呆著述的虽说让人耳目一新,却仍未跳出将艺术判断与人格评判捆绑到一起做批发的泥淖。“为赋新词”,原本是指未经世事的曾经年少,是有语境限制的,一定要扩大成“文人的通病”,未免 ...
胡剕 发表于 2017-8-10 11:41
我说的愁不是特指情绪,而是一种闭门造愁的状态。
无病呻吟确实是文人的通病。
无病而能呻吟是本事,是能耐,就如李白从未走过蜀道,却不妨写出危乎高哉的《蜀道难》,苏轼对着小河汊就能写出波澜壮阔的《赤壁赋》。这就是我文中所说“病蚌成珠”的意思。但他们不是一般人,所以无病呻吟不能成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创作状态。一般人的创作,最好还是有感而发,以真性情示人为好。
好文,博览群书,信手拈来。

只是文中葫芦所言“作诗如做人,贵在璞真。与其弄巧,不如守拙。素面朝天,以真性情示人,是一个诗人应有的坦诚。”

很遗憾,中游诗词达人的身上,恰好看不到这种坦诚,也许他们大多将 ...
陳慶之 发表于 2017-8-10 12:32
阅读如同与人交往,要过心,璞真更容易动人。
六朝文章自然华美,但那是才子们的卖弄。就连素有鬼才之称的王勃,我也厌恶的很。
阿呆,六朝文章有什么不好?有几篇是故作呻吟之作?丞相看来比阿呆拾人牙慧好多,是一个档次问题吗?除了尿,杜撰,再就是复制粘贴,呆瓢已不知怎么说话了。呆弟,听丞相劝吧,呆韩国别出来。
无病呻吟和无病而能呻吟是两回事。无病而能呻吟的岂止是文人啊,你想想。而诗人文人并不都是无病呻吟,而是有感而发。没有证据表明,某位老师就是诗人文人,也没有证据表明他的无病呻吟就不是真性情,或真情流露。你感觉是假的,情况未必就不是那个样,鸵鸟若会飞,人人都吟诗了。



胡剕 发表于 2017-8-11 18:27
青名人正正经经的回帖,又撩到审核了吗?哪哪审核都随意给自己加戏呀
青名人正正经经的回帖,又撩到审核了吗?哪哪审核都随意给自己加戏呀
回忆专用小马甲 发表于 2017-8-11 18:40
青名人的回复,是个大问题。扯来话长。
也许是审核恐高吧?择日咱们另起一行。
臭虫贴而已。
呆瓢探头探脑,别抄就好。好话听不进了?
掐指一算,闲风有个大铁
回忆专用小马甲 发表于 2017-8-8 15:21
为啥有个大铁呢?



青名人正正经经的回帖,又撩到审核了吗?哪哪审核都随意给自己加戏呀
回忆专用小马甲 发表于 2017-8-11 18:40
青名人的回帖是个大问题,一时说不清楚,得闲另起一行再细说。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