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超级豆操作

爱莲说

.    很多年了,第一次看见荷花时,那一种怦然心动的怜悯,像击中的一拳,疼痛而温柔,我悲怆落泪,触景伤情,泪落思父。
     南行的路上,从火车的窗玻上,看到了荷田里,盛开的那朵荷花。仅仅的那一朵荷花,遗世而独立,甚至不是满眼的碧,满田的荷。我告诉自己,要记住那一瞬间,1990年那一个高考后的夏天。
     早在10年前,父亲走的时候,留给我的是,那水墨画上,亭亭盛开的荷花。9岁的孩子,到成长为19岁的青年,人生忽然间长大了。没有父亲教导的少年,缺失的,是铁骨如山的担当,还是劈荆斩棘的勇气,也许各有各的说法。
     滂沱的人生风雨中,每一步都匍匐前行的我,更多是一种对未来的绝望和怀疑。很多年后,我才明白原生家庭里,给自己打下的烙印,原来是,生活中危机四伏的镜像,像梦魇席卷我的成长。人生不是吃了多少苦,才能一家人团团圆圆、平平安安。
     那个弃我而去的父亲,永远都是我心中的阴影。仅有的那些片断,含糊而不清,拨不开的迷雾,像掩藏的历史画卷,在滚滚的车水马龙中,一骑轻尘绝去。多年以后,一个整理县志的人,对我姐说,原来你们就是他的后人啊。父亲的名字,仍是一个符号,停留在县档案馆里。
     父亲早年才学卓越,老师眼中的高材生,若参加高考的话,一定是大学生。高中肄业的他,为了抚养未成年的几个弟弟,辍学参加了工作。至于第一份工作是什么,我已经无法考证。母亲说,他去过银行上班,去过公路段当过会计。
     我自懂事后的记忆,父亲原在工业局上班,过后就去了县财办上班,据说当上了以职带干的县常委。风光没几年,随着历史的变迁,他被人诬陷成反革命,进了306。父亲反省期间,我和母亲去看他。他带我到306的松岗上看火车,火车没看到。他指着火车道说,孩子,那是远方,是人生的希望。多年后,我记得他慈爱的声音,记得他年轻的容颜,青渣肤白。
     那一夜,干校的人,把他带走了。母亲也受到了审查,我们一家自此彻底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母亲受牵连投河自杀未成,落了一身病根。母亲现在年老都说,都怪自己当时吃了安眠药投河,住了一年多的院,脑子变得不好使了。
     父亲出狱后,他不停地上告,那些材料又被转到县里来,县上的人对他极其反感,若不是他死了,他们则会以旷工开除他。父亲死时,他还只是一名职工。按政策,职工就只有一笔抚养费,除去安葬费用外,母亲拿到手中,估计不到200元,要抚养我们三姐弟,而不是他们谣传的500元“巨款”。
     1980年的春天,我们告别了父亲。从此,母亲单身一人把我们三姐弟抚养成人。其中所经历的风风雨雨,又不是这篇文字,所能阐述清楚的。
     92年参加工作时,也是在县政府大院上班,我依稀可以辨别父亲曾经工作的地方。我记得那些六七十年代修建的房子,那些庭院的石板,我的同事也有人认得我的父亲。原来你就是他的孩子啊。父亲当年的形象,就是身上别着一杆枪,在人群里作宣讲。口才极好的他,应该是口若悬河,舌灿莲花。
     2000年7月,读研前,意外地到了板栗树乡和石羊哨乡相交界的地方,那里有一个矿山,是我父亲生前最后的单位。估计父亲去了那里报到,看到那光景,荒凉偏僻,他咽不下那口气。自后再也没回去上班,一直上告到他死。
     工资停发了,是我母亲养他一年多。那时候的他,神经开始错乱,晚上经常和母亲吵架。他死前,本来是母亲和二伯父带他去靖县看精神病的。他自己也同意去,但是恰巧二伯父有事,没去成,他就出事了。
     父亲死前最后见的是我,那一天,是周三下午,只上一节课,我早早回家,父亲怕我呆在家里,连哄带赶一般,把我哄走,去给饲养的两只兔子割青草。那是父亲死前一星期给我们买的。父亲说,一定要听妈妈的话,好好读书,父亲去治病去了。这是最后的遗言。
     晚饭时,食堂已经开饭了,找不到父亲的身影,姐姐从窗口中,发现父亲死在自家的厨房里。母亲听后,瘫痪倒地,一家人哭成一团。弟弟还未懂事,没上学。而我,还没明白,死是怎么回事。死是什么?死是医生来了,打了一针,告诉我们,再也救不回来了。明明身体还是暖的,怎么就救不回来了呢。
     父亲躺在那里,脸上盖着一张纸,再也看不见这个世界了。我们和父亲阴阳两隔。
     自后,母亲开始信命,每年的七月,都要烧很多纸给我们的父亲。有一年七月,一个跳大仙的女子,学着我父亲的声音讲话,要我母亲,捎上一把匕首下去。母亲果真烧了一把木刀和一双草鞋。后来,还真有一个父亲的仇家,死在冬天的田埂上,像是喝醉跌在水田淹死的。母亲说,是报应。
     父亲生前喜欢画荷花,画梅花,其实他是红绿色盲,是母亲指导他上色的。父亲还喜欢篆刻,喜欢做木工活。他生前最得意的是,写了一手好毛笔字,学生时上街卖过手艺的。母亲名字里有一个梅字,她后来果断地改了名。
     父亲一生文章写得好,才能在众多的工人中,被提拔到做县常委,应该有常人不一样的才华才行。当然,也是他那恃才傲物的个性,让他得罪了人而不知自保,最后断了性命。
     父亲生在六月,属荷。而我如今,微信和QQ上的图象,就是荷花,想必自己也是对他的一种纪念,未曾更改。
     在我的心中,父亲像荷花,品性高洁,出污泥而不染。他的一生的爱莲说,成了一种绝唱,也成了我不能碰触的痛。
9

评分次数

进来逛逛

父亲虽然离去了,但他的优秀品质已经传承给你。
QQ图片20170811152055.png
2017-8-11 15:21

采花命苦哇。。。
不敢惊扰了这份思念

祝福
如莲般的品质
问好宁老头,有一段时间没来了!



好像是90年代中期,工资突然从几十块一下子涨到了几百块。。
生命中,总会有一些人和事印记在脑海
翻阅时掀起波澜
总会有高大的身影
影响着自己的一生
默默地努力前进

[

有才华的人都有些个性,这使他们有着不同于常人的生活。缅怀,纪念。
缅怀。

一个年代的悲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