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超级豆操作

梦游者

[本主题超级豆流通总量: 80000]

引子:人类一思考,上帝便笑了

(一)梦游寻*处,突兀俩猴子


       倘若进化论是正确的,我仅仅是指出:假设所有的证据链条与逻辑关系成立,你和我在物质层面,都是由猴子进化而*N阶数列族群后代。虽然仅仅是两只猴子的问题,为了便于相对直观的将我梦中的意思表达清楚,这就不但要将猴子之前的N阶数列族群做一个割裂;而且还要将猴子之后至三皇五帝之前的这段时间区间做一个割裂。因为这与我下面要陈述的梦境有关。想想万世*表那位也不过是止于鬼神;**的两位高足也不过是止于人之初;呓语者若不设囿,则不免流于荒诞了。
        神话和传说是梦游者的哈喇子。在物质层面,或者说可观层面,目前的进化论给我最直观的印象,*同一个无限可能的点的矩阵,*同我们的思维一样,总是从一个点到另一个点。倘若这无限可能的点阵都用基因突变*解释,倒不*说,适者生存的正确性在于他描述了一个表象:那只不过是点阵的无数层面的无数个点的影子而已。而点到点之间的逻辑关系目前仍然无解,偶尔似是而非的考古证据即便是在两个无限接近的点之间即便是加上逻辑推理乃至假想,仍然显得微不足道,*同某一个点的影子,总是距离某一个点太近而距离另一个点太远,远到神话和传说都显得苍白。而不同的视角则诞生了无数种立体的排列组合。*此看*,既比不得咱的甲骨文*的直接可信,又比不得黑洞反物质之类更接近事实真相。这是神学、佛学、科学、伪科学……混战的区域。是混沌的泥沼,也是一个非常*的蛋糕,谁要是占了上风,谁自然而然的能引领风*数百年乃至数千年。这一切对于一个梦游者*说只不过是臆想的独白,还是免于置喙的好,至于在潜意识层面,备好板砖,选择潜伏,则是可信的。
        梦游至此,忽现万丈峭壁隐于茫茫雾霭之中。山前有狐猴两只,手舞足蹈,似乎又见二货一枚,显得颇为兴奋。两只狐猴连比带画的说着我不懂的语言,见我懵懂*呆鸟,转而不屑,便隐于雾霭之中了。
        四周,混沌*我。
1

评分次数

※ 版主 美女培培啊 动用论坛基金向用户 锦带吴钩 奖励了超级豆 80000 2017-8-30 14:06

人类一思考,上帝便笑了。


(一)梦游寻来处,突兀俩猴子


倘若进化论是正确的,我仅仅是指出:假设所有的证据链条与逻辑关系成立,你和我在物质层面,都是由猴子进化而来N阶数列族群后代。虽然仅仅是两只猴子的问题,为了便于相对直观的将我梦中的意思表达清楚,这就不但要将猴子之前的N阶数列族群做一个割裂;而且还要将猴子之后至三皇五帝之前的这段时间区间做一个割裂。因为这与我下面要陈述的梦境有关。想想万世师表那位也不过是止于鬼神;大师的两位高足也不过是止于人之初;呓语者若不设囿,则不免流于荒诞了。


神话和传说是梦游者的哈喇子。在物质层面,或者说可观层面,目前的进化论给我最直观的印象,如同一个无限可能的点的矩阵,如同我们的思维一样,总是从一个点到另一个点。倘若这无限可能的点阵都用基因突变来解释,倒不如说,适者生存的正确性在于他描述了一个表象:那只不过是点阵的无数层面的无数个点的影子而已。而点到点之间的逻辑关系目前仍然无解,偶尔似是而非的考古证据即便是在两个无限接近的点之间即便是加上逻辑推理乃至假想,仍然显得微不足道,如同某一个点的影子,总是距离某一个点太近而距离另一个点太远,远到神话和传说都显得苍白。而不同的视角则诞生了无数种立体的排列组合。如此看来,既比不得咱的甲骨文来的直接可信,又比不得黑洞反物质之类更接近事实真相。这是神学、佛学、科学、伪科学……混战的区域。是混沌的泥沼,也是一个非常大的蛋糕,谁要是占了上风,谁自然而然的能引领风骚数百年乃至数千年。这一切对于一个梦游者来说只不过是臆想的独白,还是免于置喙的好,至于在潜意识层面,备好板砖,选择潜伏,则是可信的。


梦游至此,忽现万丈峭壁隐于茫茫雾霭之中。山前有狐猴两只,手舞足蹈,似乎又见二货一枚,显得颇为兴奋。两只狐猴连比带画的说着我不懂的语言,见我懵懂如呆鸟,转而不屑,便隐于雾霭之中了。


四周,混沌如我。
原帖好多字没出来,沙发上发一遍对照看看到底中论的敏感点在哪。。。
原帖好多字没出来,沙发上发一遍对照看看到底中论的敏感点在哪。。。
回忆专用小马甲 发表于 2017-8-27 20:51
zheng zhi,zong jiao.....中you论tan hai 有shen么不jin的呢?
看来还有下文。
6# 天边的冰原


(三)前缘说不得,却问菩提树
不过这该死的猴子还是让我想起了佛祖的那点事。
我一直认为,神秀是冤枉的。当初在南廊壁间写了那菩提树的帖子,本以为搏一个袈裟传承,谁知不识字的慧能听旁人念来,灵机一动,改了几个字,请人代笔书于神秀偈旁,遂盖帽神秀,博得一个六祖的袈裟。在这一点上我不知神秀总结过没有,但是不可否认,魏晋的清谈的玄风直接影响了五祖,得出这样的结论便不足为奇了。在某些层面上讲,先入华夏之大乘佛教在郁郁不得志之时能落地生根开枝散叶未见得不是沾了几缕玄气。虽说家国不盛史书盛,睡梦里我吧嗒吧嗒嘴,那服了麻石散的清谈玄谈与隔江犹唱后庭花的调调似乎总有那么一点相同的味道。
回到神秀和慧能的帖子,梦里梦外我的评价都是一般高。若说不同,神秀的帖子是劝修,而慧能的帖子则流于辩了。就如同把梦里的我与梦外的我放在一起比较一般。好事者说,假设让慧能先来一曲,以神秀之才,未见得不能应对。又说,神秀对不上慧能这曲,便是慧能略胜半筹。一如我这说梦的痴人:
若说菩提树,
便有明镜台。
一物即万物,
处处尘埃来。
梦外的我是不会这么说的。我只是一个清醒的梦游者,而不是疯子,自然不能让人们将我视为群起而攻之的靶子。神秀就是靶子,他不懂得像我这样在角落里静静的做梦,如冬眠的蛇。
成功者有成功者的墓志铭。所以,对于历史,后人可以做梦,但历史毕竟却不是任由人打扮的小姑娘。说上帝是女孩的那位不是疯子就是我的同行。
但我坚信我不是因为逃避而入梦的。即便梦外的我一直唯唯诺诺,这构不成在我梦中性格的任何一点缺失。梦中我对权威的畏惧、对英雄的膜拜、对金钱的铢锱必较与对女人的……(此处省略六十二字),一直与现实无二。
所以我有理由相信,我的意识在梦中也一直是清醒的,逻辑的。我既然丝毫感觉不到梦这种东西的存在,那么自然我不能归于人们叫不醒、装睡的那类人。
我一直想说猴子之后的事情,却一直不知所云的唠叨个不停。这不怪我,我需要回忆猴子的事情。梦外的人提醒我今天是七夕,让我想起了这一对猴子:一个公猴子,一个母猴子,他们是裸体的,绝对没有穿衣服,这点我可以确信。
做梦,我是认真的。
我以梦游者的尊严保证接下来讲述猴子之后的事情。因为,我更需要找回弗洛伊德大师教义里的本我。
汉仔,尔学习心得写得不咋的啊。东一葫芦西一飘,云山雾罩,不知所云。稍见端倪,说*说*。老生常谈,了无新意。与呆大瓢同。文不文武不武,东扯西拉一锅粥,夹生饭。凡作文,须有己之观点,一堆名字,闪烁其词,字不达意。速速回炉。功夫不到,何必上菜。染指古贤,非凡品能沾。丞相出世,拨乱而正。呆瓢循形,小明无影,脱毛少踪,又见汉弟,能快吾心。欧也不稽,翠花不言,丞相去也。
除了不赞同曹公公人身攻击之外,对此篇点评的内容我表示同意。


说就要说清楚,点到位。刚要说点什么就模棱两可带过去,看着高深,其实没啥可琢磨的。不好意思我有点直接。
适吾言者,翠花也,知吾者翠花,翠花与丞相心有戚戚焉。微翠花,丞相与归?人生百年耳,有翠花揾泪,丞相足矣。
曹公公你内心戏挺足的,差不多得了啊。
被误会是表达者的宿命,我觉得写得不错,续得也不错,片羽吉光,似乎有弦音在轻响。
咋搞的,发帖又有黑点点了?
(四)莫笑痴狂我,更往混沌去
又:对和子言
虽然我的梦是裸露的,但我想我是认真的。
虽然你想直言面对,但希望你真的有独立的性格及人格,独立的思想以及坦诚面对的勇气。
虽然马甲大师说,被误会是表达者的宿命,但我想,梦才是活着的希望。
虽然我的表达未见得让你兴奋,但我希望不要奢望任何人能迎合你的G点。(包括我自己)
虽然我是彼岸孤独的梦者,但我不愿带着梦离开此岸。
……
所以,一切以语言描述的巍峨高冠却永远比不过梦中思想的瑰丽。
只要你懂,你只需要静静的聆听。
上帝同样的笑了,因为我思考了…..
我只是听说,智慧是硬伤。(不读书是绝症)

梦中的我是从一个点穿越(跳跃)到了另一个点。在写下这句话之前,我学那位贾先生推敲了“穿越”与 “跳跃”这两个词语的准确表述。我记得清清楚楚,前面我遇见的是两只猴子,后面我就遇见了某。(自下文开始,我将尽量取消有关标点符号的标注,我想,一个梦呓者的表达是不屑于也不需要逻辑支撑的“”,剩余的包括和子之流若有不懂,可以直接找度娘。)
虽然入梦之初我便做了割裂,可我割裂的刀就如同传说中的断水之刀。注:我是被我自己out出局的。此文最早的表达包括题目是《旬卿》,经过梦的过滤之后,我无从下笔。此篇并非和子所言读书笔记,若说也是笔记之后的笔记。也就是说我想忘记,也唯有忘记,一切从忘记之后的梦中说起,从梦境说起。
倘若你认真的看过旬卿某篇之后,我要说,你不懂诗经,也许你就读不懂旬卿所言,那不怪你。因为旬卿也是梦者,所言即是呓语。  
倘若你认真的听过旬卿十讲(梦),我还是要说,儒之所以为儒,少了此类儒所不儒(前儒后不儒,今儒非古儒)的反证,儒也就不为儒。
猴子的逻辑永远是一群猴子。
欲为君师,欲授臣道,欲致士节,欲论兵要,欲安国以礼义……,
语言不仅仅是智慧的外壳,有时更是思想的伪装.
汉仔,东指西划不着边际。G点从何说?见尔为文散乱,抽空一斧。汉仔何反应激烈耶?丞相暂作壁上观,能饱吾人眼福?
楼主这姿态挺好。大体给人感觉哎呀妈呀佛光普照,拈花微笑。不懂你就是因为没触到G点你也是够可以的了。


你应该继续微笑才是,我家小马甲说你被误会了,你委屈么?有人懂你就好了,何必把自己摆好的造型弄得连可能看懂的都不想看了。


话说与懂的人听,楼主才会热泪盈眶。不懂的人,楼主想好好说就好好说,不想说,你别搭理就成了,何必费尽心思以解释为外衣实则损人呢。看不懂你那么跳跃而已,你这个乱七八糟的东西真的是佛圣梵音吗,非得要全世界的人看明白你那是啥玩意儿吗?最后看不懂的还得被扣顶“你特么没啥鸡毛智慧”的大帽子。


真是奇了你的怪了。
特么的忘了自己是版主了,你们开心就好,我是看出来真是没啥意思。你们这几个人的节奏感让人焦虑,我还是安心发我的奖励。
粗略浏览了楼主的文字,我认为是好文,但我又说不出好在哪。
至少这种写作手法还是体现了楼主的笔力,我之所以说不出好在哪儿,是因为我无法静下心来仔细研读。
我想,楼主不需要太多能看懂的人,有马甲君这样的知音,足矣。。
如果你能成功的到达目的地,没有人会在乎你开的是法拉利还是拖拉机!
天子大哥,你这为了回复而回复的我就真的看不下去了。比我还应付。

什么叫好文却又说不出好在哪儿,没仔细看就说人家是好文,这恭维的有点牵强。

你这重点是说我家小马甲才是无情汉那老头的知己,而我哪儿哪儿不如小马甲,大哥你这重点不对啊,因为这是事实,论文才我肯定不如我家小马甲。但是事情是无情汉那老头已经很给我余地了,因为有那么一丁点儿交情,我噼里啪啦地说一通也不影响什么。

倒是天子大哥,你要合时宜地回复才好呀。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