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超级豆操作
叫牌擂台赛

标兵

  道格·西慕森和沃尔特·约翰森又出现在我们的擂台上,我们又可以欣赏他们的“Meckwell”精确体系—强梅花开叫,万能1,5张高花开叫,强无将,自然的2,看过上期(桥牌)杂志的读者一定对他们的密码式叫牌颇感兴趣。
  挑战者是Peter Bogd(彼得·波义德)和SteveBobinson(史蒂夫·罗宾逊)他们长期在华盛顿特区,是“华盛顿标准制”的坚决拥护者,他们的队有典型的华盛顿风格,波义德和罗宾逊也是我们中国的老朋友,曾经参加过中国的万宝路精英赛。
  本次的比赛仍然是科学制与自然制的对抗。
  第一副,北发牌开叫1,双方无局

西
AJ4852
J5109
Q97AKJ1054
KQ1086A5

 

西慕森约翰森
(1)2
2NT3NT

 

波义德罗宾逊
(1)2
23
34
55


  擂主的叫牌过程是大多数发生的进程,但它只注意了上的挡张忽略了未叫花色上的危险,其实他仍完全有时间来向对方反映上的信息。
  在挑战者方面,波义德并不着急叫2NT。因为由他看来,2NT可能是不正确的选择,波义德开始他的强加叫进程,令他吃惊的是罗宾逊,显示了上的额外价值,这就使波义德越发认为是无将定约的危险来源。
  得分:5=10;4=4;5=4;4=3;3NT=2;6=1。
  S-J=2  B-R=10
  第二副,东发牌,南北有局:

西
A4KQ853
K4AJ82
53Q7
KQ9765483


西慕森约翰森
1
22
3


波义德罗宾逊
1
22
33
34


  擂主跳叫3盖叫一阶高花开叫是温和的邀叫,西慕森这样叫也是邀叫,以便能更加探查东的牌型,约翰森没有额外的大牌实力,也没有上特殊的配合,当然不叫了。
  与擂主不同的是,波义德的3是逼叫的,这样,罗宾逊只有叫第四花色来显示他的牌——不能停叫,但又没什么可显示的,波义德当然要加叫,但是,在定约中,他的看上去并不象他的那么有用。
  得分:3=10;3=7;4=7;4=2;
  2NT=2;5=2;3NT=1;
  S-J=12   B-R=12
  第三副,南发牌,东西有局

西
AK987542
KQJ10A85
KA73
AKJ8643


西慕森约翰森
11NT
24
44NT
55
56NT


波义德罗宾逊
23
47


  约翰森的1NT应叫表示套,2描述长,4是自然的(半坚固套,有额外实力)
  罗宾逊的3应叫表示有5个或更多的控制(A=2;K=1)波义德如果定位了同伴的两个红A,也许会叫7,但他叫4来询问同伴有无“特别的”控制,罗宾逊“明白”同伴有坚固的套是缺门,但我们觉得他的选择很不幸。
  得分:7=9;6=8;6NT=7;6=6;6=5;成局=2;7=1;7=1;7NT=1
  S-J=19  B-R=13
  第四副,西发牌,双方有局

WestEast
AK8732
KJ3AQ9754
5KQJ
Q874J65


西慕森约翰森
12
33
34


波义德罗宾逊
12
34


  当约翰森听到同伴约定性3后(3表示加叫并有额外实力),叫3接力问牌型,同伴回答是单张,但他为什么不叫3NT呢?显然3NT是非常好的定约,因为在他们的体系里,这时的3NT是同意花色做为将牌的满贯试探,现代的流行的接力体系中,都尽可能的把叫牌水平压在最低点出发,这样就使这种牌无法处理得尽善尽美。
  在挑战者这里,进程是很标准的,但他们恐怕无法叫到最佳定约,虽然罗宾逊的低花实力较强,但他能叫3NT吗?他叫3NT后波义德能Pass吗?
  得分:4NT=10;2NT=5;3=5;4=4
  S-J=23  B-R=17
  第五副,北发牌,南北有局。

西
K4A
A9854K3
J109K8543
K95QJ864


西慕森约翰森
1
12
2NT3
33NT


波义德罗宾逊
1
12
23
3


  约翰森的3是表示有额外实力,逼叫,没有停止进取的步伐,可是他在高花短套上的点力太重了。
  Rubinson的2是“Cole”(科尔)约定叫,2是等待叫,罗宾逊再叫3表示他是低限5-5低花套,波义德当然示选
  一个普通的“Cole”约定叫通常再叫2,表示有三张支持,有区别于直接加叫2,那样表示四张支持。
  得分:3=10;3=10:2=7;4=6;4=6;3=3;2NT=3;5=3;5=3;3NT=2
  S-J=25  B-R=27
  第六副,东发牌,东西有局。

西
75QJ642
Q7K
KQJ75A9
KQJ3A9852


西慕森约翰森
1
23
44
45


波义德罗宾逊
1
23
44
44NT
56


  约翰森的3表示5-5的黑花色并且有两到三张,这时他要探查的满贯需要同伴有两个关键是还得有Q,于是他想办法描述他的牌,可已经太高了。
  如果你看过我们最近几个月的比赛,你会发现有许多项尖拍档都是在将牌花色定下来后用第四花色做关键张问叫,这样会很大程度上避免挑战者的悲剧。
  得分:4NT=10;部分定约=4;4=3;5=2;5=1
  S-J=27  B-R=27
  第七副,南发牌,双方有局

西
AQJ864253
A5742
654AQJ10
7AKJ8


西慕森约翰森
12
22NT
33
3NT4
44NT
56


波义德罗宾逊
12
23
4


  约翰森2NT接力问牌型,西慕森表示有很好的牌型,并且在同伴支持后表示了满贯的兴趣,之后,4表示有控制但没有控制,(他不能叫4,因为那是一个更强烈的满贯鼓励,他的牌在前面显示过满贯兴趣后已经不能再示强了)。
  在挑战者这里叫牌并不成功,每一名选手都应该把他的整手牌的实力显示出来,叫牌似乎应该这样进行,1-2-3-……一直到6
  得分:6=10; 5=4; 3NT=4;7NT=4;7=4;6NT=3;
  S-J=37  B-R=31
  第八副,西发牌,双方无局

西
AQ5K1074
AQ82K95
92Q5
AJ9410863


西慕森约翰森
12
2NT3
33
4


波义德罗宾逊
1NT2
22
33NT


  约翰森的密码破译如下:2表示8-10是好均型,2NT接力,3表示四张,3接力,3表示四张,这样,他们当然放弃无将定约,而进取地叫了4-3配合的局,如果不是约翰森有双张Q,(比如长在上),这个定约会有更多的机会。
  华盛顿选手的2是傀儡斯台曼,罗宾逊的再叫表明有四张(否认四张),波义德没有五张高花,但他高限,他们仍然进局,他们的缺点在于没能叫出牌型。
  得分:3=10;3=10;3=8;4=7;4=6;4=6;1NT=5;2NT=4;5=3;3NT=3
  S-J=43  B-R=34
  第九副,北发牌,叫3,南叫4,东西有局。

西
A102
AQ8J29763
AKQ9873
109AKQ54


西慕森约翰森
(3)—(4)
4NT5
5NT6
66


波义德罗宾逊
(3)—(4)
4NT6
77NT


  西慕森的4NT承诺两套牌,5和5NT分别表示各自的大满贯兴趣,然而,在下一轮中,约翰森发现自己的红花色中没有大牌,便谨慎地停下了。
  挑战者由于在所有主套中全没有J,但波义德一下就跳叫到7阶,他还不知道同伴的有什么情况。
  得分:6=10;6=9;6=8;7=4;7=4;6NT=3;7=3;5=3;7NT=2;5=2;5=2;4加倍=1。
  S-J=53  B-R=36
  第十副:东发牌,双方有局

西
64AKQ5
K65A98
Q10973J8642
A92K


西慕森约翰森
1
23
34
44NT
5


波义德罗宾逊
1
22
2NT3
45


  擂主的叫牌:强梅花,2表示套示强应叫,3加叫五张,3接力,4表示短,4有满贯兴趣,4NT关键张问叫,5一个关键张,Pass:再叫不象话了。
  挑战者的叫牌:自然开叫,至少有邀叫实力的加叫,2表明额外实力,以下均为自然叫,显然上是弱点。
  得分:5=10;4=5:2NT=4;3NT=3
  最后得分:西慕森-约翰森=63  波义德-罗宾逊=46
  这对来自中部的精确牌手又取得了胜利,但他们不能再出现在擂台上,他们的胜利不能代表精确制的胜利,而且他俩的体系出较复杂,一般人很难掌握,但我想,通过这些牌的比赛,大家能对精确制的特点有所了解。
总赢墩法

柔柔译


  编者按:总赢墩法现在在竞争性叫牌时被广泛应用。除了下面摘录的文章,支持此方法的文章寥寥无几,在桥牌世界上也很少登出。由于计算机变得方便、廉价,最近研究得出结论,此方法相当精确。具体的细节(每副牌预测和实际的差值)也可以提供,在此领域中时下进行了大量试验,全球范围内收集了各种情况,对平均偏差也进行了研究。
  众所周知,数点估计点力的目的是决定我们可以在几阶上叫牌。但是,更准确的分析指出,我们在相同牌张时可能发现两种完全不同的叫法:

西
11Pass4


  南的叫牌意义明确,“同伴,我手上的牌不错,即使你刚够最低的应叫点,我们可能也能做成4”。得出这一结论后,南仅用传统的牌力估计法就可以叫牌了。但假如叫牌进程如下:

西
1144


  这里,南的叫牌的意义明显与刚才不同,也许他想打4,但也可能他仅仅想达成一个一阶或二阶定约,或如果东西打4去加倍他们。我们正好遇到了竞争性叫牌的问题。
  对于这种非常容易遇到的问题,传统的办法无能为力。容易估计到叫得好的话,此定约会加倍宕二,阻击住对手的进局,有时宕一以阻止对手的部分定约也是划算的。点力估计让我仍很容易知道同伴叫牌的最小点力估计出可能会得到多少墩。但我们没有精确的方法得知对手是否能做成他们的定约。没有比打牺牲去阻击一个本来就要宕的定约更不划算的了。
  事实上,好的牌手在此情况下怎么决定,是Pass,还是加倍或继续叫牌呢?通过长期的打牌经验我们知道,关键的因素是分布:牌型越偏,将牌越长,在竞争中就越有利。初学者认为他手中的牌点力越高,进局的机会就越大。当他发现真实的度量尺度,不同分布中的大牌有不同的价值,他就向前迈进了一大步。但是至今我们仍没有一个尺度可以告诉我们由于分布的因素我们可以叫多高。
  是否根本没有这么一个尺度,以至于在这方面我们只能凭我们的直觉做出判断?不——我的目的是显示出竞争性叫牌是根据精确的法则,而且,它十分简单。正如没有精确的点力估计就谈不上主观性叫牌一样,对此法则没有至少是间接的了解就谈不上竞争性叫牌。   总赢墩法
  看看下面这副牌,这是1958年世界锦标赛的第93副牌:
  北发牌。对方有局

A6
97
K964
AK932
QJ1092K87
10854AJ62
AQJ10852
1046
543
KQ3
73
QJ875


  一间屋子里意大利队叫到了4,他们坐南北,另一间屋子里,他的队坐东西叫成了2,分析显示结果无疑是显而易见的。北打草花得了10墩,只丢了一墩黑桃和两个红A,而另一桌西打黑桃得了8墩,丢了一墩黑桃,一墩方块,一墩草花和两墩红桃。
  这里,请读者考虑一个不熟悉的概念,我叫它为“总赢墩”——双方打各自最好的有将套得到的赢墩总和。在上副牌中,总赢墩是18(10墩为南北打草花,8墩为东西打黑桃)。
  现在,在竞争性叫牌的过程中,对手能得多少墩都不可能知道,那么有可能知道双方的总赢墩吗?如果可以的话,此类平均数虽然不能帮助打牌但在竞叫时做决定很有用。
  实际上,这种平均值是存在的,并且可以由很简单的法则推断出来:一副牌的总赢墩数大体上等于双方各自的将牌之和。在上例,南北有10张草花,东西有8张黑挑。所以,将牌总数就是18,总赢墩数也同样是18。
  你可以注意到这副牌中每一方所持的将牌数等于实际上其得到的赢墩数,南北是10,东西是8,这纯属巧合。遵循一般的法则,仅仅是将牌总数等于赢墩总数。
  “总赢墩法”初看上去好像十分令人震惊。分析我提供的牌例可以知道为什么是正确的。东西不可能知道对手中的哪一个拿着K。如果它在南的手里,西打黑桃能多得一墩。但是接下来很明显,北打他的草花定约时会少得一墩。因此,关键张的位置不同,某一个庄家得到的赢墩是变化的,但是总的赢墩是不变的。
  有两个不确定的因素(是否忍让?分布好坏?),传统的点力计算法解决不了的这种不确定性常常以总赢墩法计算时就消失了。正是这种思考导致了总赢墩法的诞生。虽然它仍仅能解释此法则是如何工作的,但只有全面的统计研究才能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其精确性。(沃内斯和桥牌世界的员工各自独立的早期分析的细节现已被更完善的研究所取代,这些资料此处省略—编者)。
  对许多牌的更详细的分析、统计都证明了这一法则。它表明如果牌打得很好,即,双明手式打牌,半数以上的牌总赢墩公式能精确地预知其总赢墩数。而且,它表明总赢墩数比实际上的赢墩数要低——对手中的牌的充分认识使庄家能准确地做牌。双明手时,总赢墩数很近似此公式中理论上的赢墩数。有关赢墩方面的辅助信息很大程度上使庄家在每副牌上具备了“做庄优势”。   修正
  我们建立了一个公式,它能在大多数倩况下简单而又准确地预见总赢墩数,象偶尔用数点力法也需要做一些调整一样,总赢墩法有时也需修正。这里是三个附加的因素。
  (1)出现双方都有将牌配合,且每方在自己的套中有8张以上的牌。当这种情况发生时,总赢墩法常常比此公式预示的数量多一墩,这是最重要的“附加因素”。
  (2)有将牌大牌。当双方在各自的将牌中都有大牌时,总赢墩数常比预计的多,同样,这些大牌在对手那里时总赢墩数要比预计的少(尤其是中间的大牌——K,Q,J——它们最重要)这一因素的影响比想象的要小。所以似乎没必要做正式的“修正”,但在相似的牌中要想到这一点。
  (3)其它套(非将牌)的分布。到此为止我们考虑的是两方牌怎么分,而不是一个套在联手怎么分布。这个分布影响很小,但也不能完全忽赂。
  安全阶数
  总赢墩法有很多实际用途。最重要的一条是它使我们分辨两种形式的安全。我们可以称之为“大牌的安全”和“分布的安全”。假设叫牌进程如下:

西
pass1Pass3


  北和南可能各有平均的分布,他们必须有足够的点力(即24点)以期做成定约。3叫牌符合“大牌安全”。相比之下,如果叫牌进程是:

西
1133


  南可能点力较低但有好的分布才叫的3,以阻击东西不让他们打3。如果一个定约能成而另一个定约宕一,这个3叫品有一点好处;如果两个定约都要宕则损失就显而易见了;如果两个定约都能做成则它叫得很成功。在第一种情况下,此牌有17个总赢墩,第二种情况16,第三种情况18,总赢墩数为17是我们在三副水平上与对手竞叫的最小值。因此我们说这样的竞叫是“分布安全的”。   一个实际的规则
  不幸的是,实战中很难决定总赢墩数(奇怪的是,防守方往往比开叫人容易得到这个数,例如,对手开叫高花套你可信赖的同伴做技术性加倍后你常常能精确地知道总赢墩数)。通常,牌手能知道自己这方有多少赢墩,但不知对手有多少赢墩。但是,这本身恰恰使总赢墩法更安全地应用。
  例如,假设在上面第二个叫牌进程中南有4张黑桃。同伴叫了1,他可以知道同伴至少有5张黑桃,或自己这方有9张黑桃。因此,东西在他们的26张牌中至多有4张黑桃。换句话说,在剩下的三个套中有一个他们最少要有8张牌。因此,这副牌南可以算出总赢墩数最少有9+8=17。因此,叫3似乎可以获利,最坏也就是恰恰做成。
  近似的分析表明如果南只有3张黑跳,情形就大为不同了。那样他的这一方很可能只有8墩将牌。达到总赢墩数为18就需要东西在他们的将牌中有10墩牌,这不是不可能,但概率很小,退而认为这副牌的总赢墩数只有16或17,所以,叫到二阶以上是错误的。3肯定要宕或恰恰做成。
  当我们在不同的阶数检验一个又一个的竞争性叫牌的问题时,对每一种特例的实用法则可以归结为简单的通则:你叫牌需完成的墩数等于你方将牌数则符合“分布安全”。因此,有8张将牌,可以二阶叫牌而没危险,有9张将牌三阶叫牌,10张将牌四阶叫牌等等。这样你有机会做成你的定约或安全地组击对手的定约。
  这法则几乎在任何阶数上都符合,一直到小满贯。(只有一个例外:持有8张将牌时以较低花色在三副水平上竞叫)。当然,用此规则时应先符合两个条件:(1)两方点力对比最好在17—23之内,肯定不能在15—25之外。(2)局况相同或有利。此规则在局况不利时使用,你方必须持有和对手一样多的大牌(或更多)。
垫牌漫谈

标兵

  桥牌是一项充满错误的游戏,随时随刻都有大量的错误发生,而垫牌,也是滋生错误的沃土,垫牌技术是桥牌技术中非常难以掌握的环节,在双人赛的赛场上,这样的对话并不少见:“你怎么样,老兄?”“刚才在第19副牌上垫了张‘没用’的,被人家得了170分。”“我也一样,谁知道那该死的小牌还会有用。”
  垫牌的意义在于:当一个防守方有一门花色可出时,不论他是赢得了这墩牌,还是他跟出,他都有机会犯错误,但当一个防守方没有一门花色可出时,他就有很多的机会来出别的花色,他可以帮助同伴勾画他的一手牌,指导同伴走向正确的防守之路。“喂,哥们儿,试试吧,我在上可帮不了你的忙。”
  我们先从比较简单的牌开始,当防守方开始垫牌时,一般都选择没用的小牌,我们应该先学会如何避免显而易见的,自动的垫牌。
  淘汰赛的问题,南发牌,双方无局。

AJ542
K76
Q8
863
97
Q43
A7643
AJ5

叫牌过程:

西
1NT2*
23NT
4


  *转移叫
  你的将牌首攻出卖了同伴的Q,庄家清三轮将牌,你垫哪张牌?
  显而易见的垫牌当然是,实战中也确实如此,但庄家很快就打成了定约:从手中出小到明手Q,再出到K和你的A,同伴跟10、9,你出7脱手,庄家J吃住,再出5,垫掉明手的,你被投入了,出都会给庄家第十墩牌。
  全手牌如下:  

AJ542
K76
Q8
863
97Q63
Q4310985
A7643109
AJ5Q1042
K108
AJ2
KJ52
K97


  你后悔没有第5张脱手,这正是随手垫牌的恶果,如果你垫小,庄家恐怕得看见你的牌才能打成定约。
  下面来自比赛分制的一副牌,庄家及时抓住了防守方的小破绽。
  北发牌,双方无局。

Q6
AQ32
543
AQ87
J97K52
10865J74
2Q109876
J105429
A10843
K9
AKJ
K63

叫牌过程:

西
111
2*4NT
5**6NT


  *无奈的叫品
  **两关键张有Q
  西家首攻,庄家吃住东的Q,出到Q和K,东又回,南吃住,因为他认为东有可出而还J不像能飞中。
  南家兑现了一轮,西漫不经心地垫了一张,立刻引起庄家警觉,因为他知道,面对着明手垫的人一定有5张,于是他又兑现了一轮,西感到压力,但故做镇定垫,可庄家已经控制了局面,连打四轮,手中垫,西又被第四张挤住,南家的打法是值得称赞的,但如果西先垫,再垫,南一定会先试的机会,当发现不通的时候,挤牌的联通已经不在了,正是西家显而易见的垫牌,使南家打出了少见的连续挤牌。
  下面这副牌是Pietro Forquet的自传《和蓝队一起战斗》中的一例,南开叫16-18点的1NT,北最后叫到6NT,在探查过程中,南家没有四张高花,是Forquet(福奎特)坐东

J1095
KQ87
KQ
A83
K743
J104
32
J654


  西家,你的同伴Guglielme Siniscalco(辛尼斯卡珂)首攻10,明手赢得后出A和K,发现西垫小后,南出J到明手,飞,连续兑现,西垫一张和两张,你垫一张。残局如下:

J10
KQ87
K74
J104


  现在南兑现A,明手垫,你垫什么?
  如果南有A、A,他就有了12墩(是3-3分布,实际他有13墩)如果他有A××,没A,你也无能为力了,因为是3-3分布,你非常懊恼没有上来就取AK,结果后来竟然会取不到。
  但是庄家并不知道是3-3分布,全副牌如下:

J1095
KQ87
KQ
A83
A62K743
932J104
109875432
2J654
Q8
A65
AJ6
KQ1097


  在没有首攻的情况下庄家已经有了12墩,但他最后把定约打宕了,因为福奎特在上面那个残局时垫掉了K!这时,在南家眼中东的牌一定是这样的:AK×××××××J×××,东在A上受挤了,于是他送出,没想到等着他的是Siniscalco的A和9。
  我们在为福奎特的精彩垫牌而喝采时,应该看看Siniscalco做了些什么?在最后一张时的残局:

J109
KQ87
A6K743
932J104
109
Q8
A65
A
9


  在9上,Siniscalco垫掉的是6!如果他垫掉一张看似无用的,我相信,如果有1000名牌手坐西,大概就有1000名牌手垫,垫实际上是缴了枪,任凭最后Forquet垫什么K,也全无用处,庄家已经肯定打成定约—见到大牌垫出就送,没见到大牌就兑现希望它是3-3。
  垫牌能够传递许多很重要的信息,在有时,你需要用特殊的信号来告诉同伴“该干什么”
  下面牌例来自美国Spingold比赛。
  东发牌,双方无局

K643
Q10986
A5
103
2AQJ1085
K
J10329874
AKJ9642Q87
97
AJ75432
KQ6
5


西
34


  西首攻A,-AK攻A-然后换攻,东用10赢得后兑现A,西垫掉K。
  如果西不垫K,东最好的回攻当然是,但西垫掉了K,他也不知道谁有Q,他甘愿放弃赢墩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已经看见了打宕定约的道路,我想谁都知道,这条道路就是回,打将牌提升。
  比赛分制比赛,东发牌,双方有局

83
AQ96
Q43
J752
A1072
82
KJ875
86

叫牌过程:

西
1NT*
22
2NT3NT

  *15-17。
  你首攻7,明手3,同伴9,庄家10,南家兑现K、J、和A、K,同伴上跟9、10南继续出3,你垫哪张牌?
  从庄家的打法来看,他已经显示了15点,上最多有一张Q,庄家现在已经有四墩,两墩,三墩,所以,你必须告诉同伴:转改已经是迫在眉睫,这样,垫K就是唯一的选择了。
  全副牌如下:

83
AQ96
Q43
J752
A1072KJ4
82107543
KJ87596
86Q109
Q965
KJ
A102
AK43

  
  同伴在看到你的K后,再傻也不会回,他也会分析,知道只有上才能形成突破,当然,的打法是先打J,再用K得进西的还攻,再穿过南家。
  如果有机会看同伴的垫牌而不看是非常不明智的。
  队式比赛,西发牌,双方无局。

KQ32
J1094
J83
A4
A985
AQ6875
754Q1092
QJ10698752
J10764
K32
AK6
K3

叫牌过程:

西
1
×34


  这是一副从一场大规模比赛中发掘的牌,所有的西家都以Q开始防守,所有的南家都用明手停住,出K,在其中一桌,西家立刻用A停住,续攻,被南家清光将牌,送两墩垫掉一张打成定的,在其它桌上,西家都放掉了一墩,希望能看到来自同伴的信号,由于同伴只在上有所帮助,所以同伴垫小,这样,西家便能在南修筑之前,完成对的进攻。
  下面这副牌比较复杂,南发牌,双方有局。

8763
J5
A62
K973
KQ52
Q983
J83
104

叫牌过程:

西
1NT
22
2NT3NT


  同伴首攻4,明手上J,你出Q,南家A,接着南兑现K,A,击落同伴的Q,连打,第一张同伴垫4,计划你的垫牌。
  从叫牌和打法上看:庄家显然有A,这样他就已经有了8墩牌,你要求同伴必须持有两个红K,因为南家没有忍让,所以同伴应该有5张,由于南家无法自己发展第9墩,所以他会依靠终局打法来迫使你们动,你可以垫一张小,但千万不能垫,因为一旦当同伴被庄家的打入后,被迫出进你手,你兑现后没可出,就中了敌人的奸计,正确的垫牌是小,5,2。全副牌如下;

8763
J5
A62
K973
1094KQ52
K7642Q983
K75J83
Q2104
AJ
A10
Q1094
AJ865


  防守方会常遇到被挤住的问题,当定约人实施一项完美的挤牌计划时,就象潘多拉的盒于被打开,源源不断的魔鬼缠上你的身体。
  南发牌,南北有局。

A
A108
KQ5
KJ7653
8643
QJ76
83
A109

叫牌过程:

西
1
22
23NT
6NT


  你首攻3对付南的6NT,接下来是A、2、5,南兑现K、Q,然后是小,同伴5,南K,你7,接着南连打四轮,明手垫3张,1张,你垫6,同伴垫2、3,下面南兑现A,你垫哪张牌?
  5墩,2墩,3墩,庄家共有10墩牌,如果他有J,你就无法阻止他,因为在他兑现J时,你已经被挤住,要么垫,要么垫使之成为单张A,在南出时自动显露,但如果同伴有J,你就大有回旋余地,前提是正确垫牌,下面是这时的残局。

A10
KJ7
QJ
A109

  垫显然不行,如果你垫小,明手就垫,然后出小,你放小,他上K,再出把明手的牌做大,你指望南打错是不现实的,因为他毕竞有可能打对,由于南家肯定不持有Q,——否则你早就完蛋了——所以你正确的垫牌是A!你虽然使南家有了11墩,但他也仅此11墩了,因为你已经把潘多拉魔鬼交给他了,全副牌如下:

A
A108
KQ5
KJ7653
8643972
QJ769532
83J1042
A109Q4
KQJ105
K4
A976
82


  垫牌对防守方来说是致命武器,但对定约人也很重要,你如果仔细研究防守方的垫牌并加以利用,也会有意外的收获。
  下面是一副做庄测验。
  南发牌,双方无局。

94
10832
AK54
A65
AKJ1087
AQ9
J109
Q

叫牌过程:

西
1
1NT*3
44
5×6

  *逼叫
  西首攻4,你明手赢得,出9飞过,并且清将,第三轮西垫4,你出J,被西Q盖,明手吃住后出10到Q,被西K吃住,东跟6,西还出,你兑现所有将牌,西垫5,8、10,东垫2、3、J,你出9明手A超得,东告缺,垫K,残局如下:

8
5
A9


  还有7在外边,你必须打对,你出8,东跟7,现在问题是谁有J?
  在回答这问题之前,我希望你们先问问自己,9哪里去了?东家象是把全垫光而守,但9在西家吗?如果西有9,他就是10984,他会首攻4吗?所以正确的答案是东还剩9,而西有J,必须击落它!
  全副牌如下:

94
10832
AK54
A65
32Q65
KJ5476
Q76283
1084KJ9732
AKJ1087
AQ9
J109
Q


  尽管防守方很狡猾,但他们没想到南家知道西的4是从1084或10874中攻出的,如果东放弃9而保留7,则南就会太费周折了。
  防守方尽管能打信号,但庄家也可以利用,防守方并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看清楚。
  西发牌,南北有局。

K432
AKJ5
43
1098
108
Q10839762
AK987QJ1062
K65QJ7
AQJ9765
4
5
A432


  叫牌过程:

西
1
×34NT
36


  这个满贯机会很渺茫,从叫牌上看,肯定是4-4分布,所以紧逼不存在,可庄家知道的事情防守方不会知道,庄家在将吃后,飞到明手,然后连续兑现将牌,呈如下残局。

AK5
109
Q103972
K6QJ
5
A432


  在最后一张将牌上,东西双方都认为自己将担负起防守的重任,都把放弃,这样南家哈哈大笑,2、3、4全部成为赢张,虽然他们都在上打了信号,但双方都不知道对方的小牌在谁手里,因为从他们的角度看,庄家的牌可能是这样的,AQJ97654(3)25A32
  其实,防守方也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就是在上发信号,双方先小后大的垫牌(尤其是西)告诉同伴没有四张
打牌测验

鸟语

  问题一:盘式桥牌,东发牌,东西有局。

Q
QJ6
106432
K765
104
K8542
A85
AQ3

 

西
112*
334=


  *弱牌
  首攻:A:
  西首攻A,东出7,西用10调将,明手出J,东A,又回出3,你出小,西出7,明手Q得,计划你的打法。
  问题二:盘式桥牌,南发牌,东西有局

K874
A
1093
QJ652
A2
K87652
J
AK73

叫牌过程:

西
1
12
46=


  西首攻K,东跟8,西继续攻Q,东出5,你怎么办?
  问题三:盘式桥牌,东发牌,南北有局

3
A42
AQJ87
8763
AKJ10962
KQ6
5
A5

叫牌过程:

西
11
24
56

  西首攻小,计划你的做庄
  问题四:盘式桥牌,南发牌,东西有局

643
543
964
J1062
KQJ85
QJ
AK5
K87

叫牌过程:

西
1=


  西首攻6,东出A,你跟J,东出小,你出Q被西K吃到,西出7,东跟9,你怎样做庄?
  解答一:
  你会输两墩,一墩和一墩将牌,你必须借助明手的套,如果3-3分布,你就有了10墩,如果不是3-3,你可以打长的人有长进行紧逼,但你的计划不是那么容易实现的。
  现在你从明手出牌,你必须把暗手的将吃掉,于是你用回手将吃,你又用回手清将,当你送出小调整输张时,东家可以打出来攻掉明手的K,打掉你挤牌的进张,全副牌如下:

Q
QJ6
106432
K765
AJ9832K765
1097A3
J9KQ7
54J1082
104
K8542
A85
AQ3


  不是所有的挤牌都需要调整输张的,为了保护你的联通,你可以打出一个不规则的挤牌。
  吃住后,回手将吃回手清光将牌,成如下局面:

106
K7
A85
3


  此时如果没人垫,你只能希望是3-3分布,如果东垫,你就打小送给他,他无论回什么你都大了。
  解答二:
  定约比较合理,但你需要对对3-1,4-2或2-2,5-1,你将吃第二轮,出到明手,调将回手,小将吃,但可能被东超将吃。
  正确的打法是这样的,将吃后出到A,清一轮将回手(如果4-0,只能打3-3),打小,用明手Q将吃,如果都跟出,就用J调将,小调将,再打K,小将吃,A回手后全大了。如果将吃时东没有了,就必须打2-2,再调将回手K,小将吃,A回手,将吃,暗手的牌全大了,全副牌如下:

K874
A
1093
QJ652
Q106J953
QJ10934
KQ7A86542
84109
A2
K87652
J
AK73


  解答三:
  从叫牌上看,所有大牌标明在东家手中,你可以用任何一个红A进入明手来飞东家的Q,如果3-2分布或东持单张Q,你就成功了,但如果东有4张,你就会输一墩,和一墩
  其实,如果3-2分布,你完全不用飞,可以打更大的概率,你兑现A、K,如果将牌3-2,你就用A进手出Q,将吃飞K,再A进手用J垫掉输张,如果4-1,就不再调将,将吃飞K,A进手出J,只要东有三张以上,定约就成功,如果东有两张和四张,定约是打不成的。这个打法还兼顾双张Q超一的机会,全副牌如下:

3
A42
AQJ87
8763
5Q874
9753J108
10963K42
10942KQJ
AKJ10962
KQ6
5
A5


  解答四:
  你希望是3-2分,这点从叫牌上可以看出来,对方不象有单张,这样,你可以得到4墩,2墩,1墩,你发现什么危险吗?
  危险在于将吃。由于你联手有7张,将吃是很可能的,如果你清将,东进手后出将吃,你就取不到赢墩了。还有一线成功机会,就是长将牌的人将吃,这样,你可以用第三张将牌下桥,取第4张,所以你切忌随手用5将吃,一定要用8,这样就保留了所有机会。全手牌如下:

643
543
964
J1062
109A72
K876A1092
J32Q1087
AQ5453
KQJ85
QJ
AK5
K87


  东家防守出现了失误,进手后应先出将吃,再打进入西手,出将吃消灭庄家的赢墩,任庄家留不留5也无济于事。
发生在印度的“谈桥牌”

周麒

  桥牌朋友聚在一起,最高兴的事情莫过于能一起玩上几副。但是,打桥牌也有条件,虽不象打球那样需要一个球场,也总得有个清静的地方能放上桌椅。有人还必需要有牌套和叫牌的匣子等等才过瘾。这些条件倒也不能说是太难。只是,不知怎样,现在的人个个都是忙得出奇,不是公事就是家务,能够有几个小时闲暇的日子,一年到头也数不上几天。而且,玩桥牌总得要有一定的副数才过瘾,你总不能只打上三五副就起身,拍拍屁股喊走。谁都知道,要干出这种缺德事,就别想再在桥牌界里混。所以,除非是正式比赛或是事先早有约定,桥牌朋友对临时能凑上一桌玩玩都不敢存此奢望。桥牌打不成也不是无路可走了,还可以退一步求其次。所谓退一步就是“谈桥牌”。几个人在一起找九个牌例研研究,就象“华山论剑”一样,再谈谈天下英雄,这也是极其过瘾的事情。人同此情,我们的海外桥牌朋友,也是如此。象印度的帕拉加比先生就深有体会,他曾经谈起过他与朋友们讨论某一副牌时的情况,我觉得那副牌例是蛮精彩的,经过也很有趣,不揣冒昧,介绍于后,与诸君共享。
  塞茫茶室对印度的桥牌发展有其独特的地位。茶室地处孟买市的边缘,一个叫做唐比里的小区。这里的文化层次较高,桥牌也开展得比较早。40多年前,一场正式的比赛,报名参加的就有将近300人。而整个小区的人口也不过是2万。不仅是打桥牌的人数不少,而且水平也相当高。
  塞茫茶室就在车站的东边,去乘车时顺便弯过去喝上一杯奶茶或咖啡是十分方便。而对桥牌朋友来讲,更有吸引力的是在那里总有桥牌可谈。除来光顾的桥牌朋友外,茶室的主人一家都是十足的桥牌迷,你决不会被冷落。而且,在这里谈桥牌的水平相当高,不乏各种高深而独特的见解,这也是很具有吸引力的地方。
  谈桥牌不能老是清谈理论,更不能空洞抽象。如果你要说某人桥艺高超,你必须拿出牌例来证明,否则难以使人信服。有个星期天上午,我去了塞茫茶室,已经有不少人先我而到了。我从怀中拿出了一个小本子,撕下了一页,写下了下面这副牌。我只写下了明暗手的牌和叫牌过程。

QJ1065
42
532
1084
AK753
A4
AKQ632


  叫牌过程:(双方有局)

西
11NT2
2NT35
=


  我说:“你们都知道雷奇,他现在住在加拿大。这副牌是1992年12月,他在渥太华的一次俱乐部赛中打出的。定约是5,利用友善的首攻,他做成了定约。首攻是A,按照东西家的约定,持AK先出A。”介绍完毕,我恭候他们的高见。
  波拉摩就在我们前面,他是茶室东主之一,他看过了这副牌后首先发言。“为什么要打5?”他问道,“3NT不是可以摊牌稳做吗?南家可以开叫强1逼叫,以后总能发现北家手上黑桃有些牌而最后停在3NT上。”他接着讲。波拉摩·塞茫喜欢研究科学叫牌,对轻率的叫牌难以容忍。
  “你说的有道理”,我回答说。“但是,是西家首先开叫了1。而且,雷奇的搭档是新的,还未对叫牌仔细讨论过。从前面打过的几副牌来看,北家的技艺似乎并非娴熟。与其让他来主打3NT。雷奇认为还不如由他自己来主打5。”
  高奇·英特卡素来对叫牌的讨论兴趣不大。此时,他已把那张牌例纸拿了过去。也只是约略的看了一下,就胸有成竹似的说:“我已经找到了答案”。顿了一下,他又说:“你可以把红心垫在黑桃下。”
  倒也不是全无道理。只是大家觉得北家的进手似乎有些问题。有人提出要他说得更具体些。
  “可以肃将时先出A”高奇说这话时一边还望着我。他意思是首攻手上赢进后,立即兑现A。看东西家跟什么。我和高奇很熟,存心跟他开个玩笑。我说:“东家跌出了J”。
  高奇似乎很满意。他接着说:“下一张我用桌上的8来飞将牌。桌上再出Q,手上扔去红心失张。以后,我还有10可以下桌,兑现J10,垫去手上的红牌失张”。
  我说:“这不行!第二轮调将时西家扔黑跳。”
  “什么?西家扔黑桃?”他问我。他当然感到奇怪。大家一起爆出了笑声。找寻正确答案的工作继续进行。
  有人说可以先兑现A,再小红心送出。
  “胡说:”乌坦·达泰是一个很敏锐的业余好手。他对那些轻率的见解往往是不大客气。他接着说:“你大概是从桥牌书中看来的,南北家持:

1098
65
5432
7543
AKQJ65
AK432
AK


  南家少叫了,他只叫到了6。如果打7。只要外面红心是4-2就可以了。现在只叫了6。为防外面红心是5-1分布,先兑现A。再小红心送出。这是很典型的安全打法。”
  安南特一向是善于引证。他接口道:“这一安全打法这里可用不上。因为明手用将牌捕吃红心时,东家有可能超将吃。”安南特也姓塞茫。1993年,印度队首次进人百慕大杯赛时,他是国家队的队员。(1993年在毛里求斯举行的包括南亚、中东和非洲的第四赛区的锦标和百慕大杯选拔赛中,笔者有幸被聘担任总裁判,与安南特每天见面)。安南特也是这里的常客,如果你想弄清楚几个星期甚至几个月前在某次比赛中的某副牌,可以去问他。只要是他打过的,他都能记得。
  狄利普·庇路希说:“我会用将牌来捕吃第三轮红心。再用8来捕吃第四轮红心。”狄利普是一个稳重的终身大师,作风不偏不倚,从不过火但也极难得有什么惊人之举。
  我说道:“这也不行,因为东家也只有两张红心,而且将牌是J94三张”,此时大家都急于想知道雷奇是怎样打的。我想,现在该是公布答案的时候了,不宜再卖关子。
  “雷奇是用明手的将牌捕吃方块。”我简略地宣布道。“且慢”高奇插嘴说。“你原来是说明手有三张方块而手上是两张,不是吗?那一定是你抄错了牌。”
  “没有错,我抄下的牌是正确的”我先肯定未抄错,再准备介绍雷奇的的打法。
  “雷奇用将牌赢进了首攻”我说。“他并未肃将而是兑现了AK,再出小红心。西家第三轮有红心,雷奇知道桌上可以用将牌捕吃。但如果东家超将捕吃,定约就危险了。因此,他桌上扔去一张方块,选择了一条阻力小的路线。外面红心果然是4-2分布。东家也扔方块,西家改攻小方块,手上A赢进。雷奇已有准备,手上可再出红心,桌上再扔方块,但他并不急于这样做,他先兑现A,有益无害。东西家都跟出,再出小红心。桌上扔方块,东家也扔方块,不论西家再回什么,雷奇都可以用桌上将牌捕吃一墩方块,东家方块多于三张,不能超将捕吃,就这样,雷奇平平稳稳地做成了5定约。”
  狄利普赞道:“非常精彩,尤其是在实战中打出是十分不易。”高奇好象心中有些疙瘩。他说:“你原说A是友善的首攻,那是什么意思?是否存心误导我们?”
  我回答说:“没有啊!因为首攻不是方块,所以我说友善,如果首攻是方块,这副牌5无法做成的。”全副牌是:

QJ1065
42
532
1084
AK874392
Q1098J6
K8QJ10976
7J95
AK753
A4
AKQ632


  如同茶室中朋友所讲的,即使是作为技术来研究,要找到正确答案也不是容易。但雷奇却一直说在牌桌上也不算太难。
  上面的牌例取自帕拉卡许·派伦嘉披(Prakash K. Paranjape)所著的《做比说还容易》(Easier Done Than Said)。笔者作了些改写。原来谚语是“Easier Said than Done”,意思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现在是反其意为书名。书中所介绍的都是实例,牌桌上常会遇到但又易于忽略的出牌技术,而描述很风趣生动,避免了符号化和程式化,颇堪一读。下面我们再看一个牌例。

82
Q4
K9643
AKJ5
AK753
AKJ10865
2

叫牌过程

西
11
22
3NT6


  这副牌发生于1993年,在德里国家体育俱乐部举行的却克西医师纪念杯赛的半决赛中。定约是6,首攻草花。南家是伊扬加。如果是叫7,也不是没有机会,但是伊扬加不去想这些,他心无旁鹜,专心一致只想如何能完成定约,首先,计算赢墩,红心7墩。黑桃和草花各2墩,这已是11墩了,桌上还有Q可以捕吃黑桃而不会被敌方超将捕吃。很明显,12墩已经是在那里了,但是,在兑现时是否会有障碍呢?伊扬加考虑得很仔细,他采用了一个打法,即使外面黑桃是5-1分布也不怕。他用桌上的A赢进首攻,兑现K,手上扔去小黑桃,兑现A。现在是关键,伊扬加手上出小黑桃送出,一面把牌摊下,不论防守方回什么,定约都能稳做。回草花或方块,手上大将牌捕吃,回将牌也是手中赢进,再出黑桃让桌上的Q捕吃,最后吊完将牌还能兑现K。伊扬加的安全考虑并未白费,外面的黑桃恰是5-1,全副牌是:

82
Q4
K9643
AKJ5
QJ96410
9273
Q108AJ753
976Q10842
AK953
AKJ10865
2

     
  可以看出,如果他准备兑现第二轮K,就会被敌方将牌捕吃,敌方再回一张将牌,定约就做不成了。
  粗看这副牌觉得首攻将牌可以击败定约,但有趣的是事实不然。南家进手后兑现AK,东家可以用将牌捕吃,但他手中已无将牌可出,不论回方块还是草花都要让南家多拿一墩。
  桥牌有各种各样的战术,有人用千变万化来形容其多。但种类虽多而绝大多数并不太难,只是在临场时往往想不起,需要经常提醒。如果你觉得这副牌并不很难,很可能你的思路是受了前一例中乌坦的启发。我总觉得要打好桥牌智商倒还在其次,重要的是记性要好,打不好桥牌往往是记性不好,不专心,当然也可能还有其它原因,譬如说太聪明了。这个理由听起来很舒服,但我倒不是在开玩笑。
世界上最强的一对贝拉多纳和葛罗索

范孙操

  在世界桥牌史上,意大利蓝队的地位是无与伦比的。这个队在50~70年代曾获得16次世界冠军,包括13次百慕大杯赛冠军和3次奥林匹克团体赛冠军。蓝队所以能打遍天下,长盛不衰,不能不归功于其创办人伯劳先生的远见卓识,他倾毕生之心血,组织训练了一支以三个对子为核心的队伍。蓝队中的每位牌手,都具有团结奋斗和百折不挠的精神,也都具有非凡的才华,而其中最负盛名的一对黄金搭档,就是贝拉多纳和葛罗索。
  初次棒杯
  贝拉多纳和葛罗索都是牌界传奇人物,也是享誉世界桥坛多年的天王巨星。贝拉多纳出生于1923年,葛罗索出生于1927年,贝拉多纳比葛罗索大4岁。贝拉多纳是意大利罗马人,他在蓝队中的搭档一度是阿伐雷利。葛罗索在意大利开设一家珠宝店,曾与福奎特结对参赛,但他在桥牌上的成就远比其原来的职业更为出名。虽然阿瓦利、福奎特也是世界著名的桥牌特级大师,贝拉多纳、葛罗索在分别与他们合作时也曾有过许多出色的表现,可后来贝拉多纳和葛罗索成了伙伴,自此以后,二人的配合天衣无缝,使他们在桥牌上的天才发挥得更为淋漓尽致。
  众所周知,百慕大杯世界队式锦标赛,历来是全球最高水平的桥牌比赛。二次世界大战后,从1650年起,美国蝉联了4次冠军,1955年英国夺魁,1956年由法国捧杯。1957年的冠军,却被异军突起的意大利蓝队夺去。
  这次百慕大杯赛在美国纽约举行,决赛在意大利队和美国队之间展开。蓝队出场打决赛的四位战将是:贝拉多纳和葛罗索(坐开室东西),福奎特和辛尼斯卡柯(坐闭室南北)。下面这副牌,称得上是一代名将初露锋芒。
  北发牌,双方有局

AJ9843
54
A
K1075
7KQ52
KJ62Q1093
10843J765
96423
106
A87
KQ92
AQJ8


  叫牌过程

西
12
23
44
4NT5NT
6=


  叫牌过程顺理成章,当北4选定将牌后,南扣叫4,使北产生了满贯兴趣,乃以4NT“黑木”问A,南以5NT显示两张A和将牌Q,最终南成为小满贯定约的主打人。有趣的是,开闭室的叫牌过程竟完全相同。
  在闭室,由意大利队福奎特做庄,美国队首攻黑桃单张。福奎特放弃了树立黑桃套,充分利用明暗两手将牌皆大的条件,采取交叉将吃的打法,刚好完成定约。
  开室坐西的是贝拉多纳,你猜他首攻哪张牌?只见贝氏沉思片刻,他不攻孤张7,反而从持有KJ××的4张红心套中首攻“长四”,这实在是违反常规的神来之笔!说来也巧,这个首攻,一矢中的,竟是防守杀招。读者不妨按四明手反复试打,西首攻红心后,庄家不论如何处理,6定约总要以宕一告终。
  事后有人向贝拉多纳请教:“您怎么恰恰选定了首攻红心呢?”
  贝拉多纳答道:“其实首攻红心,我也不敢肯定就对,无非鉴于北曾开叫黑桃,南曾叫过方块,我又有4张将牌,为了不暴露牌情,不帮庄家的忙,只有红心可攻。所以我寄希望于Q在伙伴手中,攻下暗手的A,庄家就被动了。这一首攻竞成防守杀招,非我始料所及。”
  尽管贝拉多纳不肯居功,旁观者却一致认为这一首攻极有想象力。尤其是名将的谦逊品格,令人倍加赞赏。正是这副牌,使蓝队闭室得1370分,开室得100分,共胜1470分,为蓝队此次夺标奠定了基础。
  当贝拉多纳、葛罗索与队友一起高举起金光灿烂的百慕大奖杯时,他们会心地笑了。这一年,贝拉多纳34岁,葛罗索则30岁整。   屡立奇功
  从此,意大利蓝队与百慕大金杯结下了不解之缘。从1957年到1975年;在短短的18年间,蓝队竟13次捧杯而回,创造了世界体坛的奇迹。自然,蓝队的惊人战绩,离不开贝拉多纳和葛罗索这两位队内的核心人物。
  1975年的百慕大杯赛恰恰在百慕大举行,决赛中,意大利队的对手是北美队。决赛打得异常的艰苦,直至最后一节,蓝队还落后97IMP,这可是一个极大的差距。在这关键时刻,久经沙场的篮队队员们,耍起了他们惯用的把戏,似魔术师一般神不知、鬼不觉地捞回了73IMP。离比赛结束的牌数越来越少了,可巧此时出现了下面这副大牌。
  东发牌,双方有局

QJ8
AJ965
K82
AQ
765243
K432Q1087
J53Q1064
K10754
AK109
A97
J98632


  叫牌过程

西
2
22
33NT
44
4NT5
5×××
55NT
7=


  贝拉多纳坐南,葛罗索坐北,他们深知比赛结束已近,此时再不奋争,便没有了挽回的余地。所以,当南以精准制开叫2后,他们采用逐轮逼叫的方法,直冲可谓成功机会只有10%的大满贯定约。
  闭路电视使观众能清晰地观战,甚至能看出牌手们的面部表情。只见西首引一张红心,当明手摊开牌时,贝拉多纳先是感到意外,继而是绝望。他闷闷不乐地考虑了一会儿,然后示意明手出小牌,由手上将吃。接着他打小梅花,当西出10时,贝拉多纳喊了一声“Q”,同时闭上了眼睛。也就是几秒钟的时间,他的眼睛重新睁开,看到东跟了一张4,脸色才渐渐平缓。他偷偷瞥了西一眼,西的神色仿佛告诉了他,大满贯已然在握。
  当A果然击落了K时,桌旁每位牌手的反应是不同的:贝拉多纳向两位对手悄声道了句“对不起”;葛罗索则眼望天花板,或许在感谢上苍;而西家将牌一把扔在桌上,惊叫了起来——“噢,我的上帝!”
  另一桌的北美牌手,将叫牌过程合理地停在6NT上,然而他们这副牌却不合理地输了很多。最后,蓝队终以微弱优势蝉联锦标。
  有人说,是这张K,决定了这次百幕大杯赛的结局,否则,蓝队的辉煌将提前终止。的确,贝拉多纳是幸运的,然而他的幸运,却建立在奋起直追、顽强拼搏的基础上。因此,用“因时制宜”或“艺高人胆大”来评价他,也许更为合适。
  英名永存
  但是,1975年以后,意大利蓝队与百慕大杯似因缘已尽。尽管蓝队也有过许多机会,但幸运女神仿佛已离它而去。
  1979年百慕大杯赛在巴西里约热内卢举行,当决赛还剩16副牌时,意大利队仍以55IMP的大比分落后。在这最后的16副牌中,贝拉多纳和葛罗索表现出真正的世界冠军的高超技巧,几乎每副牌都能点石成金。无论叫牌、做庄还是防守,他们都恰到好处,滴水不漏,足以令再强的对手也望而生畏,以至使旁观者一致认为,55IMP的赤字早该一扫而空。谁知最后成绩揭晓,蓝队仍以5IMP落败。当闻知此结果时,贝拉多纳的眼泪不禁夺眶而出。
  1983年于瑞典斯德哥尔摩,意大利蓝队看似可以再次赢得百慕大杯的,但贝拉多纳和葛罗索在叫牌中出现了极少见的误会,使他们再次夺杯的希望破灭。
  在这次决赛中,意大利队和美国队打得难解难分,直至倒数第三副牌,意大利队仍然领先,甚至有些新闻记者已经拍发电报,报告百慕大杯又重新回到蓝队手中。但是谁也没有料到,在倒数第二副牌,忽然发生了戏剧性变化。请大家都看一看这副牌:
  南发牌,南北有局

AKJ962
K73
KQ3
8
74
6Q10982
AJ10897642
QJ7643A95
Q10853
AJ54
5
K102

叫牌过程

西
12NT
34NT
56
=


  贝拉多纳坐北,葛罗索坐南,在缺两个A又无缺门的情况下,贝拉多纳竟鬼使神差地冲上6,结果可想而知。正因这副牌,立刻使胜负局势逆转,最终意大利队以3IMP的微弱差距惜败。
  这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结局,使年已60的贝拉多纳怎么也咽不下这口气,自此从他辉煌的世界桥艺舞台退下来。而葛罗索,也开始了侨居美国随后加入美籍的生活,他偶尔还参加一些世界性比赛,但搭档换成了美国名将埃森伯格。
  对于贝拉多纳的那次毁灭性叫牌,后人一直感到不可思议。到底贝拉多纳当时是怎样想的?通过问A他明知同伴只有一个A为何还要冒进?这成了牌界的一个永无休止的话题。
  但是,瑕不掩瑜。这次莫名其妙的失误,丝毫无损贝拉多纳和葛罗索的光辉。几十年来,他们在世界比赛和欧洲锦标赛、国内大赛中获得的冠军不计其数,他们始终是世界桥坛的最强者。即使到了1991年,据世界桥联公布的世界桥牌特级大师排名,贝拉多纳和葛罗索仍分别以1821分和1752分稳居榜首,他们的大师分比列第3位的特级大师要高出三四百分之多。
  1995年5月12日,贝拉多纳因患肺癌不幸去世,享年72岁。人们纷纷悼念他,追思他那可歌可泣的伟业。他最亲密的战友葛罗索,在美国佛罗里达州得知这一噩耗,不胜哀悼。他沉痛地向报界回忆道:
  “他是我最好的搭档之一,与他为伴总令人愉快。他是一位想象力十足的牌手,也愿意试一下运气,牌桌上他赌性很强。与他打牌充满欢乐,我真的很想念他……”
意大利蓝队简介

范孙操

  意大利蓝队在世界桥坛上的光辉业绩,永远被人们颂扬。自1957年篮队于纽约首次捧走百慕大杯,至1975年于百慕大最后一次在百慕大杯赛中夺冠,在不到20年的时间内,这个队先后16次荣获世界桥牌赛冠军,其中13次是百慕大杯赛冠军,3次是奥林匹克团体赛冠军。
  在蓝队全盛时期,其参赛阵容相对稳定,人员变动不大。不妨根据其参赛队员的变化,把这一时期蓝队的发展划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1957年至1959年,蓝队的6名队员是阿瓦利、贝拉多纳、恰瓦迪、达莱里奥、福奎特、辛斯卡柯,他们团结奋战,连夺3届百慕大杯。可以把这一阶段看做是蓝队的创始阶段。
  第二阶段是1961年至1972年,先是由阿瓦利、贝拉多纳、恰瓦迪、达莱里奥、福奎特、葛罗索6人组队,之后由佩比斯代替阿瓦利。正是这个几乎不变的阵容,7次捧走百慕大杯,3次在奥林匹克队式赛中夺冠。可以把这一阶段看做是篮队的成熟阶段,其特征是葛罗索和佩比斯脱颖而出,先后取代了辛斯卡柯和阿瓦迪。
  第三阶段是1973年至1975年,蓝队阵容多有调整。1973年参赛阵容是:贝拉多纳、葛罗索、福奎特、比安奇、皮特拉、盖拉贝鲁;1974年改为:贝拉多纳、葛罗索、福奎特、比安奇、弗兰克、法尔卡;1975年又改为:贝拉多纳、葛罗索、皮特拉、弗兰克、法吉尼、佐科奇利。可以把这一阶段看做是蓝队的换代阶段,除贝拉多纳和葛罗索雄踞队首之外,其他战将纷纷被替换,新面孔不断出现。
  意大利蓝队之所以能长盛不衰,创造出世界桥坛的奇迹,主要得力于如下两点:
  第一,蓝队的创办者伯劳先生倾尽毕生之心血,组织训练出一支以三个对子为核心的队伍,队内有贝拉多纳、葛罗索等最负盛名的牌手。正是因为他们在历次大赛中总能在关键的几副牌上,仗其精湛的桥艺和两个对子间的巧妙合作,或是叫出别人叫不出的定约,或是打成别人打不成的定约,才使他们打遍天下无敌手。
  第二,蓝队的大师们悉心钻研,创造了他们自己的叫牌法,并在实践中不断改进,行之有效,称做“梅花体系”。它有三个分支——蓝梅花、罗马梅花、阿尔诺梅花,三者大同小异,运用灵活。蓝队的叫牌体系曾在全世界桥牌爱好者中风靡一时,至今仍拥有不少忠实的追随者。
  意大利蓝队的惊人成就,将永载世界桥坛史册。
醉牌

龚启英

  在海淀区举办的桥牌双人赛上,李乙俩遇到了两位女将,坐东的是位大眼睛,身穿紧身连衣裙,长发披肩的小姐,刚坐下来,就主动向李乙俩说:“我俩是打精确的,有些约定叫到时候我们会提醒的。”李乙笑着说:“我们也是打精确的,男精确碰上女精确,看看谁更精确。”接着战斗开始。
  东西有局,东首叫

J62
AJ94
75
J873
K943AQ1087
8653
KJ2Q104
Q104AK62
5
KQ1072
A9863
95


  叫牌过程颇为奇特,东开叫1,李乙争叫2,以后的叫牌好像小孩玩积木似的,一个压一个,步步高。但不难看出每个叫品都精确地表达了牌情,双方都在探寻对已有利的定约。

西
1223
3445
56×
=


  最后由李乙主打6被加倍定约。西首攻3,李乙失去一墩黑桃,2墩梅花和1墩方块,定约3下,女将们得到500分,但东西方能够打成5定约。因此李乙在这副牌上还略占上风。
  在打这一轮的最后一副牌时,李乙拿得下面这手牌:双方无局,北首叫,同伴老伍不叫后,东开叫1,李乙争叫1。以后的叫牌过程如下:AQJ643.754.QJ92.

西
11×
2334
445
7?


  女将们找到了梅花对路定约,在西家扣叫5后,东直冲7。轮到李乙叫牌了,显然庄家黑桃为缺门手中的A不可能得墩,7定约多半能打成,女将们的叫牌过程显示她们是有把握的,于是李乙作7牺牲叫,遭加倍。李乙估算即使宕5墩也是合算的。
  西首攻A,东垫2。西续攻方块,东出2将吃,李乙大吃一惊,东家手中竟有黑桃牌张!防守方还取得2个红心赢墩,定约4下。原来四手牌如下:

K97
63
K8653
653
10852
AJ9KQ1082
A1074
1074AKQJ982
AQJ643
754
QJ92


  李乙上当,作了无谓牺牲,本来可得好分现在变成坏分。李乙不解地问长发女郎:“你持有黑桃失张,怎么敢叫7?”东笑而未答。她的戴眼镜的同伴说:“她知道你不会让她打6的,主动叫7有意把你抬到7,这样才能得到好分。”李乙说:“她怎么知道我定会争叫7。”“她是北大心理学系的研究生,最近写了篇题为青少年心态特征的论文,指出青少年比较好奇。好胜心强,特别是在异性面前喜欢表现自己,想引起对方的注意,在受到激将时往往容易冲动。”李乙笑着说:“我已经是青少年的爸爸了,他们的心态怎么能用到我的头上。”“从你的脸色和言谈中可看出你带有几分醉意,成年人的心态在这种情况下是和青少年相仿的,谢谢。”说完她俩起身转去下桌。李乙张着嘴,两眼盯着她俩,忘记了该打下一轮牌了。
光彩夺目的首攻

黄植煦

  首攻是防守的前卫战斗,往往首攻奠定了防守胜利的基础,首攻的错误也常是致命牲的。如何正确首攻,众多的桥牌教科书都曾罗列了若干原则。但是,桥牌的牌局千变万化,有些牌手面对手上的13张牌,无法套用背得烂熟的首攻条文,往往打出一张十分遗憾的牌,让对手侥幸地完成定约。我在此文拾取世界高手的一些精彩的首攻,也许能帮助读者提高首攻的综合能力。
  1.双有局,西发牌

KJ3
7
AQ74
KQ942
A54Q1076
8432105
K96J10532
A10263
982
AKQJ96
8
J85


西
11
23
3NT4


  这是著名的桥牌元老克伯森夫妇在1935年的一次盘式赛打的一副牌。对手很顺利地叫上4局约,应该首攻什么呢?看来K难有胜机,于是东不顾惯例很奇特地低出4。庄家打得十分谨慎,为防避黑桃多失墩,明手出小牌,结果让东家10拿。东换攻6,西A上手,续打第二张5。庄家又犯难,黑桃套只能再失一墩了,他小心地叫出明手J,好端端的一个铁成的定约,给克伯森的精采首攻和他们夫妇的高度默契打垮了。
  我们现在来看1993年英国青少年桥牌队应邀到冰岛访问时,在友谊杯赛的一副牌。

63
Q872
1092
Q962
J75K42
AJ4K105
KJ875A
A8K107543
AQ1098
963
Q632
J


  两室西部定约在3NT。英国牌手攻出常规的红心,庄家顺风顺水地回家。另一室,主队牌手打出不寻常的首攻6,落到庄家手上J。
  如果是双明手打下去很简单,再拿3墩梅花,2墩方块,3墩红心就是了。但是,单明手就会遇到进手的困难,如何找到最大机会,还要飞对红心。
  实战是英国选手J上手后,兑现A,10飞牌成功,在明白这套花色情况后,庄家希望黑桃4-3分或A在北,他连打梅花,北Q上手后,回出黑桃,庄家回家无路。   3.双方有局,东发牌

953
10982
J97632
AKJQ10764
Q652
AQ9J854
Q1054AK8
82
AKJ74
K107632


西
1
1NT345
5
×
=


  1991年6月,欧洲桥牌锦标赛在风光绮丽的瑞士举行。这是第2轮的第26副牌。
  坐南的是前苏选手罗森布鲁姆,他在叫5后,欣慰地看到西放过。东此时本应加倍,但他不惜血本竞叫上5。北趁势加倍,现在看南的首攻了。他没有先兑现红心大牌,首攻出方块小2。估计北不会有多少方块,同时也发出了要梅花的信号。北果然缺方块,将吃后回梅花。结果防守得3墩方块、2墩梅花将吃,还有1墩红心。丹麦队损失惨重。
  4.双方有局,北发牌

KQ73
6
AK72
KJ82
A865J102
KQ73954
6410954
Q93A74
94
AJ1082
QJ8
1065


西
11
11NT
22
2NT3NT
=


  这又是前苏牌手打的一副牌,时间是1990年他们访问美国,在世界桥坛初露头角的时候。东西是利维柯和马斯京。又是一副首攻低出的牌,如西像惯常的攻出梅花或红心,庄家很容易完成定约。现在西低出小黑桃,南用明手停住,Q回手,梅花到明手J,东A取,换攻Hg,10到西,Q得。西再打黑桃,明手Q赢,庄家遇到麻烦了。
  庄家看到了一个终局打法的机会,他先兑现J和K,使自己红心处在被割断和让敌人入团套的地位,此时,局势如下。

73
A
K82
A8J
K754
10
Q974
AJ82
106


  庄家兑现最后一张方块,马斯京果断地垫去K,向同伴表明此花色情况。庄家续引黑桃,但他的 终局打法的愿望被破坏了。利维柯J得后,打出梅花。南最后一个希望9在东手,也成泡影。
  首攻和精湛的防守,粉碎了南北很有希望的成局定约。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