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超级豆操作

人之初

[本主题超级豆流通总量: 2100000]



     孔融,字文举,鲁国人,孔子的二十世孙,闲风前版主孔飞豆家的亲戚。
       小时候特佩服孔融,不是因为他是建安七子之首,而是因为他能让梨。
       孔融四岁时,有人给他家送来一筐梨,哥哥们争先恐后抢大的,唯独孔融取一最小的。他父亲问:“哥哥们都拣大的拿,为啥你却挑小的呢?”
       孔融答道:“我年纪小,理应吃小的。”
       四岁的孩子正是浑沌初开,非常霸道的年龄,占有欲非常强,想从他们手里讨便宜,门都没有。而孔融却能为人所不能;大梨当前,专拣小的拿,恭谦有度,礼让有加,怎能不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
       直到我能看懂《世说新语》后,才停止了这种佩服。
     《世说新语》载,孔融十岁时,随父到洛阳,想去拜访李元礼。那时,李元礼名气很大,身居要职,很牛叉,门槛很高。按说孔融一个年仅十岁,无官无名的小屁孩,根本见不到他。
       孔融到了他家门前,对门吏说:“我是你家老爷的亲戚。”门吏摸不着深浅,不敢怠慢,一道烟前去通报。
       见面后,李元礼问,“我们有什么亲戚关系?”孔融大刺刺地说:“我的祖先孔子曾经拜您的祖先老子为师,所以我们是世代通好。”
       金口一开,“元礼及宾客莫不奇”。为啥?这个马屁拍得太得体!
       你是道家鼻祖之后,我是儒圣传人,门当户对,身份相当,彼此相见既不委屈你,也不辱没我。
       既然咱们祖先有“有师资之尊”,自然算世交,可以当亲戚。亲戚走亲戚,你没有不见我的道理。怠慢我,你就失礼。
       拍马屁的最高境界就是,既把对方拍舒坦,又不太作践自己,最终还把事办了 。李元礼到底是不是道教祖师爷李聃之后,恐怕连他自己都含糊,所谓的 “有师资之尊”则纯属莫须有传说。
       孔融无中生有,小嘴叭叭一通神吹。李元礼心花怒放之余,和宾客们一致认为,这孩子了不得。
      大家交口称赞,只有陈韪不同意,说:“小时了了,大未必佳。”他的逻辑是;成材一定要苗好,苗好未必能成材。
       有人说,陈韪不合时宜,说话如此扫兴,是嫉孔融之才。我认为这是庸人之见。不合时宜是真,扫众人兴也是事实,但嫉孔融才高,纯属扯淡。陈韪身为堂堂太中大夫,根本没有必要和一个小屁孩争风吃醋。他不过是不看人眉高眼低,只认死理的大老实人,说的是真知灼见。
       孔融立即反齿相讥;“想君小时,必当了了。”话锋犀利,言语刻薄。
       陈韪对事不对人,而孔融却拿人说事,把陈韪的或然判断,偷换成必然判断。按照正常的逻辑推理,无论陈韪小时了了抑或不了了,都得不出陈韪现在未必佳的结论。孔融根本就不是在说理,而是赤裸裸的进行人身攻击。
       孔融让梨时,很可爱,是个讨人喜欢的嘴甜乖娃娃,此刻一言不合,就挺着腰杆子和大人頂嘴,露出一付令人生厌的嘴脸。后来,他以身诠释了“才过德者不祥”的古训,就死在嘴欠上。
       荀子说“人之初,性本恶。”认为人性是利己的,违背这个天性就是伪。孟子说“人之初,性本善”,虽与荀子说相反,但并不否认人性利己的一面。不然维持善本即可,何必要克己复礼呢?
        从人性的角度检验,孔融让梨与天性相悖,是伪,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装鼻。荀子说的这个伪不完全是贬义,是对人性恶的自觉修正。不断的伪,并且一直坚持伪下去,最终伪就了成真,这就是善了。
       融四岁,能让梨,小时了了无疑。孔融后来曾任北海太守,成为封疆大吏,变成一方利益分配的主宰,地位变了,他还像小时让梨一样恭谦只拣小的拿吗?不是小瞧这位孔太守,肯定不是。在那个“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物资极度匮乏的乱世 ,人家过的可是“座上客常满,樽中酒不空”的小日子,就算不贪污受贿搂黑钱,利益面前专拣小的拿,他绝对开不起这流水席。
        有人看了《孔融转》后感慨,除了能让梨,孔融这辈子啥也没弄成。让梨固然不同凡响,起点很高,可惜没能装到底。真应了陈韪那句“小时了了,大未必佳。”了。
     “人多慎始,鲜有克终。”这事你还真不能苛求孔融。
2

评分次数

※ 用户 回忆专用小马甲 向版块 闲风市场 捐赠了超级豆 1000000 2017-12-19 11:25
※ 版主 回忆专用小马甲 动用论坛基金向用户 呆葫芦 奖励了超级豆 1100000 2017-12-19 11:27

孔融还说过,为什么要孝顺父母?父亲只不过发泄他的欲望时把你带出来了,母亲只不过是件寄存你的容器而已。

人性也是随着时间地点环境发生变化的
1

评分次数

无法进行任何版务操作,呵呵。


孔融让梨难道不是件很奇怪的事吗?孔融把大梨给了哥哥弟弟,对哥哥说自己小所以拿小梨,对弟弟说我比你大该让着你所以拿小的。他的哥哥弟弟嘴里吃着大个的梨,心里就没有丝毫压力吗?打小就逻辑混乱,长大后才华又一般,无甚建树,只能从事“狂士”这份没有前途的事业了,偏偏出身孔门,天下人瞩目,宣传效果不要太好哦,曹操不找他麻烦找谁麻烦。
1

评分次数

孔融还说过,为什么要孝顺父母?父亲只不过发泄他的欲望时把你带出来了,母亲只不过是件寄存你的容器而已。

人性也是随着时间地点环境发生变化的 ...
江南.明月 发表于 2017-12-19 10:01
没错。孔融恶了曹操,引来杀身之祸,因言获罪,以不孝的罪名被处死。你说的正是当时罗列出的证据。
现在看,这活是大实话,没啥可指责的,可在当时是足以要人命的。
孔融到底说过没说过这样的话,不知道,我能知道的是,这肯定是欲加之罪。
儒家不是以孝为本吗?你不是以孔圣之后自居觉得自己很牛叉嘛?那就以不孝之罪弄死你,抓你的手抽自己的脸,让你死了还没脸见人!
这先整死,再搞臭的架势,可见积怨有多深。
无法进行任何版务操作,呵呵。


孔融让梨难道不是件很奇怪的事吗?孔融把大梨给了哥哥弟弟,对哥哥说自己小所以拿小梨,对弟弟说我比你大该让着你所以拿小的。他的哥哥弟弟嘴里吃着大个的梨,心里就没有丝毫压力 ...
回忆专用小马甲 发表于 2017-12-19 10:46
孔融作,祢衡也作,但他没有祢衡纯粹。
祢衡是彻底不合作,老子就是不尿你那一壶,爱谁谁,爱咋地咋地。
孔融却是半推半就,明显带有功利性,更多的表现为抖机灵,耍小聪明,和杨修一个范儿。
所以,祢衡的狂,可以是名士风流,是可忍。孔融和杨修之流的狂,就让人尴尬,是不可忍。
也许这就是魏武放祢衡,而杀孔融杨修的原因吧
葫芦的文字,看了十年,还是那么经久耐磨,赞一个。

小小的瑕疵,最后一句,我记得好像应该是“鲜克有终”吧。

三年多没登录,密码输了好几遍才成,也算对始终奋斗在革命第一线的葫芦同志一点小小的支持吧
流年弹指一挥间,往事纷飞化尘烟。
岁月无曾磨励志,鬓须敷面舞山巅。
葫芦的文字,看了十年,还是那么经久耐磨,赞一个。

小小的瑕疵,最后一句,我记得好像应该是“鲜克有终”吧。

三年多没登录,密码输了好几遍才成,也算对始终奋斗在革命第一线的葫芦同志一点小小的支持吧:handsha ...
糖拍唬 发表于 2017-12-21 07:27
游男兄,久违了。看见你真高兴。
“鲜克有终”语出《诗经》,肯定是源头,其他类似语句应是其的引申和沿用。这是肯定的。
“人多慎始,鲜有克终”,在语法上和修辞上,没问题。依稀记得是出自魏征《谏太宗十思疏》,抑或李密《陈情表》,你这一说,我再去查找,竟然没找到。
  我实在记不清出处了,或者是记忆有误。
  写字要认真,既然是引用,并打了引号,应该有确切出处。没查实出处就引用,是我马虎了。
   向你致谢,并向大家致歉!
了解孔融,学习。
孔融小时就能装,阿呆眼光不错。呆弟呀,你能去韩国整容吗?谢谢!
孔融小时就能装,阿呆眼光不错。呆弟呀,你能去韩国整容吗?谢谢!
曹大丞相 发表于 2017-12-28 20:03
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 ”周公真心辅佐成王,尚恐惧流言,盖因真假难辨,众口铄金。王莽辅佐汉平帝,谦恭敦厚,礼贤下士,假如篡位前就挂了,便是西汉第一贤人,这叫弄假成真。
所以说,如果没有时间的考量,判断是真还是假,这真真假假一时还真说不清。要不怎么说要盖棺才能论定呢。
孔融能装不假,但这种装是修为,是品位。可惜的是,没能装到底。这是我文中要对大家说的。
不是所有的装都意味着虚伪和欺骗,有些装是很高雅的。
比如,你自己说很喜欢看女人光眼子游泳,没事就到泳池溜达,瞅机会就给眼睛放放风。我相信,这是真的,这事你干得出来。
葫芦就没这嗜好,非不能,实不愿。这有违人之常情,有伪的成分。但正是这种伪,完成了高贵和下流的区分。这是我特别要对你说的。
孔融不是装,阿呆你能去整容吗?丞相想看美女就着美女,何必装。阿呆,给你做手术难度不小哈。信口雌黄,大嘴一咧,孔融四岁就装!。阿呆呀,你四岁给丞相装一个看。爱装的是阁下吧。
阿呆,丞相故意着个裸字,尔娃立马苍蝇见缝地扑上来,那叫一个好玩。还给曹爷来一段假模式,装的有点过份哈。阿呆,丞相教你写作文。
阿呆,丞相故意着个裸字,尔娃立马苍蝇见缝地扑上来,那叫一个好玩。还给曹爷来一段假模式,装的有点过份哈。阿呆,丞相教你写作文。
曹大丞相 发表于 2017-12-29 19:35
和老二,好歹也算是站着尿的爷们,咋敢作不敢当,墨迹未干就满地打滚赖账?
阿呆,丞相劝你,别整天愤这愤那,孔融是个好同志,到你这全毁。丞相杀孔融,权谋而已。好人被杀,你娃落井下石,那叫不地道。小呆,你介与脱毛练哈膜功有得一拼哈。脱毛无猴呆瓢,中游三*客也。足证。
孔融不是装,阿呆你能去整容吗?丞相想看美女就着美女,何必装。阿呆,给你做手术难度不小哈。信口雌黄,大嘴一咧,孔融四岁就装!。阿呆呀,你四岁给丞相装一个看。爱装的是阁下吧。 ...
曹大丞相 发表于 2017-12-29 19:13
人的天性是自私自利的。大梨当前,只拣小的拿,这有违人性,不合常情,就是装。但这种装,是对私欲的自觉克制,是对人性弱点的自我修正。所以说,是高尚的。
你爱看光眼子女人,这没啥可指责的。饮食男女嘛,吃饱喝足后难免有点想法,荷尔蒙不断分泌,总憋着也不是个事。我相信你没装,完全是出于本性。但就是因为如此,才说明你是个完全被欲望驱使,凭本能生活的人。
所以,相对于孔融的装,你的不装显得很下流。如果因此还觉得自己很坦诚,那你就离无耻不远了。
人的天性是自私自利的。大梨当前,只拣小的拿,这有违人性,不合常情,就是装。但这种装,是对私欲的自觉克制,是对人性弱点的自我修正。所以说,是高尚的。
你爱看光眼子女人,这没啥可指责的。饮食男女嘛,吃饱喝 ...
呆葫芦 发表于 2017-12-30 10:28
把装与自我约束混为一谈,概念混乱,所以说你要去整容。孟子说人有辞让之心,出于本性,与装何干。装,即为装大装B。吾人有爱美之心,何必装。似你满脑子西门潘大,装也装也不像。雷锋是装的,因为他总在让梨。雷锋乃因感恩而回馈社会。孔融小孩让梨,家风使然,谦恭有礼不辞孔门之后。孔子为国奔走,辞荣华让尊位,其风存之。
把装与自我约束混为一谈,概念混乱,所以说你要去整容。孟子说人有辞让之心,出于本性,与装何干。装,即为装大装B。吾人有爱美之心,何必装。似你满脑子西门潘大,装也装也不像。雷锋是装的,因为他总在让梨。雷锋 ...
曹大丞相 发表于 2017-12-30 11:25
把谦让当美德来提倡,可见这社会早已不谦让。如你所说,谦让是人与生俱来的品格,是天性。那么,人们是如何摒弃天性,从原本的谦让变成现在的不谦让,你这善花怎么就结出恶果来了呢?
《东周列国志》第七回:“夷仲年曰:‘上国以王命征师,敝邑奔走恐后,少效微劳,礼所当然,决不敢受邑。’谦让再三。”谦让为德,蔚然成风,百兽率舞,远夷来归。世风日下,胡为谦让?谦让也得讲个场合不是。
《东周列国志》第七回:“夷仲年曰:‘上国以王命征师,敝邑奔走恐后,少效微劳,礼所当然,决不敢受邑。’谦让再三。”谦让为德,蔚然成风,百兽率舞,远夷来归。世风日下,胡为谦让?谦让也得讲个场合不是。 ...
曹大丞相 发表于 2018-1-1 07:25
你顺着话茬说,别胡扯。
既然温良恭俭让是人的天性,本来好好的,那为啥会世风日下?
世风日下,人心变坏。本性善良,魔鬼入侵。守仁一端,世风方醇厚。故人见利而让,非礼不就,各守其份。孔融小弟,自知孝悌之礼,不敢取其大而就小也。彼未教化之子,则懵然不知径取大也。孔融让梨是为合礼。今之人,以旬子人本恶为理,人本私为由,则茫也。君子取财有道,何必伪也,何必装也。故小人常戚戚,非礼也,非仁也,善之反也。君子坦荡荡,合理也,有道也,明也。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