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说说四国及其它

     近期得以闲暇,常在夜深人静时于兵贵神速房间下快棋,下着下着本来是满员的房间,午夜12点过后变得稀少。每逢与此,总会想起2004年还是少女年代初入中游四国下军棋时,那时是挤扁了脑瓜都挤不进去,明斯克、三角洲总是一派熙熙攘攘热闹景象。即便是半夜三更象地雷战冷门房间,也还是如今日兵贵神速房间充满着喧哗。




     每念自此,难免有几分慷慨,有些失落,但成熟了心扉的我意识到这是大环境造成的,而不是中游不思进取。君不见,以前充斥在各个城市大街小巷的报刊亭,纷纷关门大吉。缘何?报刊杂志没人看了,现在不论老少就连过马路都在盯着手机,忙着和人微来微去,哪还会去看纸质上文字?自然是不会去买和订购报刊杂志了,长期以往,不要说中游四论会沦落到残花败柳境界,就是中国文字也没几个人能用钢笔写出字来。




     我曾说过,2007年7月一个火热的夏天,在四论写一笔几百字的文章,没被当时版本主青睐点为精华。倒不是我的文笔不行,而是不懂四论规则,但那时中游论坛每个版块不愁精华,漫山红遍,琳琅满目都是绿茵玲珑的字眼——那是繁花似锦的年代,妆点了我憧憬的年华。到了2012年中论的倒退,除了老一代写手们成家立业、结婚生子的原因,不再忙于下棋写文章;自然也有中游一系列如“戊戌变法”变革的缘故。




     那时的四论我几乎不涉足,除了青涩的文笔,更多的是心怀敬畏。在我印象中繁极一时的四论,从不缺乏口诛笔伐的辛辣,如当今兵贵神速充斥着贫乏味的大喇叭,或者说我不适应于这嘈杂的环境,一不小心,头上会挨一砖头,头破血流落个毁容下场,故避而远之。但在记忆青苔里,即便那时的中论如张择端画的《清明上河图》一片繁花似锦,四论如桃花源一样宁静,外边世界再如何的五彩缤纷,这里依旧是一片净土。版主们宁愿在组织赛事上挥尽汗水,也不愿在众口难调口胃做出一道文化盛宴——做得再好,终究是骂声一片,满墙的大字报而已。


     

     我在前几日回一个水帖是说:“这无关版主是否勤奋,满目萧条的气候是大环境造成的;谁来当版主也解救不了江河日下的现实,看看还有几个房间就知道了。”也许有些网友并不知道,当一个版块的版主是件出力不讨好的事,更不是头顶着无尚荣耀的光芒,中游补给的费用简直可以忽略不计。就说四论的版主,组织一个年度的联赛,所付出的辛勤汗水和心酸是常人无法理解,这也不是一个版主就能对付得了的事。




     再来说说四论,想回到往昔繁华盛世,只能在夜间做做梦就算了,就如唐玄宗落难马嵬坡只能回想自己曾经一手创造的开元盛世,李煜也只能惆怅万千写写“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的《虞美人》。一个时代的繁华是有特定历史环境所左右,是那特定年代温床所繁育,元清两个异族经略中原,不论是元好问还是纳兰性德,写出的诗词境界和唐朝的诗宋时的词有不同审美的色彩。不可否认,今天还会在四论发帖质疑版主的人是热爱眷恋中游的“老人”,但这与版主无关,与所在的大环境攸关。我也和很多人一样常感慨万分:我想着中游念着中游,你却离我渐行渐远。这也只能暗自惆怅,终究是要面对现实,一如我喜欢唐诗宋词只能在书本上背背,而不能穿越到那个充满书香的朝代。




     中游四国陪同着我度过快乐甜美的时光,一起成长一起变老。夏夜微风拂过,凉风扑面,惊起一帘春梦,潆洄一鸿柔美的思潮。
2

评分次数



一脉相思,一曲离人泪

欣赏才女文章。四国是个非常传统的娱乐项目,已经被如今的手游和大型网游冲击得人丁凋零,但是个人觉得不管到什么时候总会有一群人不会离开她,反正我就是其中的一个
这里,有太多人的情怀,虽然繁华早已不在,但来看看已成了一种戒不掉的习惯。被理解被尊重,这一点点的甜是支撑着我们走下去的力量,感谢半荷,感谢所有支持四国的新老朋友!

一脉相思,一曲离人泪
单燕归来细雨中 发表于 2018-6-5 19:38
中游承栽着人生太多的过往



欣赏才女文章。四国是个非常传统的娱乐项目,已经被如今的手游和大型网游冲击得人丁凋零,但是个人觉得不管到什么时候总会有一群人不会离开她,反正我就是其中的一个 ...
丙辰鑫 发表于 2018-6-5 21:46


也许过段一忙又得小别中游,毕竟现实为上



这里,有太多人的情怀,虽然繁华早已不在,但来看看已成了一种戒不掉的习惯。被理解被尊重,这一点点的甜是支撑着我们走下去的力量,感谢半荷,感谢所有支持四国的新老朋友! ...
娜阑 发表于 2018-6-6 00:28
娜斑辛苦了




倩女幽魂——宁采臣 发表于 2018-6-6 08:31


宁哥好



下军棋有十八年了
下军棋有十八年了
云去的山赢 发表于 2018-6-6 22:51
够悠长的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