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夏天还很远

本帖最后由 倩女幽魂——宁采臣 于 2019-4-12 15:19 编辑

.    很多年了,只要想起夏天的星星,我都会沉迷在诗的海洋中。
     我仍然记得,当年最喜欢买的杂志是《星星》。每一次拿在手上,我都会被那些诗歌感动得流泪和哭泣。
     我依稀记得那些人的名字和面容。我有点固执,我喜欢那个叫叶廷滨的名字,而不是另一个人叶文福。后来,我想,我到底是喜欢的诗,还是他的名字。我自己都分辨不清楚了。因为,我已经记不得曾经喜欢他什么样的诗,甚至连诗的风格都已忘记。
     其实,在我心里,最早喜欢的诗人,应该是白桦。我家有一本《白桦的诗》,很奇怪家里怎么会有这样的一本小册子。到底是魏姨的,还是妈妈的。我也分辨不清楚,那时候,我还多小,在上小学四年级,姐姐也不过初一。
     我记得插页里有一祯白桦的照片,照片背后是东北的白桦林。那是一个中年男人的侧影,低着头在思索。他像一个冷峻的贵族,华丽丽地站在你的眼前。像是经历了风雨,仍然不肯颓废和惆怅。我在文字中,似乎读到了那一种白桦林的味道,就像叶赛宁的白桦诗,那么清宁,和安谧。
     但是,错了,错了。后来才知道,一直是一种错觉,《白桦的诗》多半是描绘云南的风,云南的云,云南的大地,云南的空气。当我听到白桦诗人在2019年1月去世的消息,我才知道,那些曾经启蒙我读诗、写诗的夏天,再也不会来了。
     我仍然记得姐姐在清晨里,高声念着《我愿意是激流》的情景。年少的姐姐,有多美。她的欢快的读诗声,如银铃般地在风中飘扬。姐姐喜欢的诗人是舒婷。我记得她的日记本上,到处都是摘抄舒婷的诗歌。
     再后来,姐姐喜欢汪国真的诗。汪国真在《辽宁青年》发表的诗,曾经风靡整个校园,就像专为那些共青团员量身订做一样。汪国真的诗,清新易懂,充满着朝气,远比朦胧派的诗人影响得更为广泛。
     而朦胧派的诗人的诗歌,属于更文艺的青年去读他们。北岛、舒婷、顾城、杨炼、傅天琳等,这些响当当的名字,都是八十年代的一个骄傲。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这种蓬勃而出的呼声,是多么令人震撼啊。
     还有六七十年代的食指《相信未来》,每一次读到它,我仍然有一种满是鸡血复活的冲动。诗歌,之于年少的我,就像是风中的笛音,鸣响我最初对文字的热爱和痴迷。我记得自己,曾经给《少年先锋报》投过诗稿,我也记得我的满是诗作的日记,是我隐秘的温柔,是我羞涩的梦呓。
     即使如此,我再怎么热爱诗歌,我也不敢去做诗人的梦。诗人,那是怎样的一群 人,比人更纯粹,比仙更飘逸。比如,第一代诗人贺敬之,艾青,臧克家等,我们都是读着他们的诗歌长大的,其后第二代诗人,就是朦胧派诗人,他们也影响了整个八十年代。
     回望八十年代,就是一个诗歌年代。八十年代中后期,第三代诗人也幸运而出,比如,于坚、柏桦、欧阳江河、西川等。当然,随着八十年代的最后一个夏天的远去,诗歌也离我渐行渐远。唯一,记得的是顾城的事件,让我好久都走不出诗的阴影来。
     在我的记忆中,算得上诗城的,应该是厦门、北戴河、蓉城成都之类。那时候,总是看到什么笔会,在哪里举行。而来重庆这么多年了,没想到重庆的诗之事,也不少。“梅花落满南山”的张枣,“夏天还很远”的柏桦,以及更早一点的李钢和傅天琳都算得上重庆著名的诗人。
     年轻时的李钢,很瘦,像一片纸页人,在人群中那么瘦小和孤单,就此记住他的名字,而傅天琳是美人,那个年代的重庆的美女。他们的诗歌和名气,在当时,也能排进前十的。张枣和柏桦,更是八十年代中后期的诗人中的诗人,在四川外语学院和西南师范大学,更是留下他们的一段诗话。
     “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满了南山”这是怎样的一种诗的境界啊,那种大彻大悟的悲凉,像是经历了轮回后的寂顿,在我们不经意的中年午后,射向了我们的心间。写诗的人已经去了,每次爬南山时,我都会想起张枣这句美丽而凄伤的诗。
     柏桦呢。而他的诗,似乎驻进我的心。有时候,会飘出来,是一种居家,也是一种闲淡日子。“三日细雨,二日晴朗/门前停云寂寞/院里飘满微凉”这是怎样一种心静如水的日子啊。
     就如现在的春日,马上都要夏季了,还迟迟地不肯褪去我的衫,我的袜。
     夏天还很远哈。
5

评分次数

诗歌盛时,人人作诗,也曾享受过一段有关诗词的美的历程。。。
学生时代,很喜欢读一些诗歌,还有散文.......














夏天还很远
作者:柏桦

一日逝去又一日
某种东西暗中接近你
坐一坐,走一走
看树叶落了
看小雨下了
看一个人沿街而过
夏天还很远

真快呀,一出生就消失
所有的善在十月的夜晚进来
太美,全不察觉
巨大的宁静如你干净的布鞋
在床边,往事依稀、温婉
如一只旧盒子
一只褪色的书签
夏天还很远

偶然遇见,可能想不起
外面有一点冷
左手也疲倦
暗地里一直往左边
偏僻又深入
那唯一痴痴的挂念
夏天还很远

再不了,动辄发脾气,动辄热爱
拾起从前的坏习惯
灰心年复一年
小竹楼、白衬衫
你是不是正当年?
难得下一次决心
夏天还很远
云南的云
作者:白桦

你透明,因为你太纯净,离灰尘很远,离太阳很近。
你快乐,因为你淡泊无争,既不积累实利,又不收集虚名。
你自由,因为你太轻盈,刚刚还在山头徘徊,转瞬之间又飘然远行。
你幸福,因为你勇于牺牲,为了花常开,叶常青,你洒尽了化为泪雨的生命。
你美满,因为你领悟了永恒,永恒就是花开花谢,永恒就是死死生生。
你也有痛苦,因为你太多情,大地如此美丽,你有多少爱才能把债还清?
欣赏佳作。

很有灵气。

相对而言,我还是最喜欢席慕容,或许是我读的诗比较少的缘故吧。

另,春天到了,夏天还会远吗?

西西,我把席慕蓉看成散文作家~

她是我最喜欢的散文家之一~
西西,我把席慕蓉看成散文作家~

她是我最喜欢的散文家之一~
倩女幽魂——宁采臣 发表于 2019-4-14 15:55
其实,席慕蓉最有力的身份是画家。
所以我特别喜欢她崇敬她,画家,诗人,散文家,她都能做得很出色。
贴几首她的诗歌

· 十字路口

如果我真的爱过你
我就不会忘记

当然 我还是得
不动声色地走下去
说 这天气真好
风又轻柔
还能在斜阳里疲倦地微笑
说 人生真平凡
也没有什么波折和忧愁
可是 如果我真的爱过你
我就不会忘记

就是在这个十字路口
年轻的你我 曾挥手
从此分离

 禅 意
  之一


当你沉默地离去
说过的 或没说过的话
都已忘记
我将我的哭泣也夹在
书页里 好像
我们年轻时的那几朵茉莉

也许会在多年后的
一个黄昏里
从偶然翻开的扉页中落下
没有芳香 再无声息
窗外那时 也许
会正落着细细的细细的雨

       
· 此刻之后

在古老单纯的时光里
一直 有一句
没说完的话

像日里夜里的流水
是山上海上的月光
反复地来 反复地去

让我柔弱的心
始终在盼望 始终
找不到栖身的地方

而在此时 你用
静默的风景 静默的
声音把它说完

我却在拦阻不及的热泪里
发现 此刻之后
青春终于一去不再复返

春天走了,夏天还远吗?


云南的云
作者:白桦

你透明,因为你太纯净,离灰尘很远,离太阳很近。
你快乐,因为你淡泊无争,既不积累实利,又不收集虚名。
你自由,因为你太轻盈,刚刚还在山头徘徊,转瞬之间又飘然远行。
你幸福,因为你勇 ...
倩女幽魂——宁采臣 发表于 2019-4-12 17:22
品诗

今年的夏天,西安还没有特别的热起来,不过要热,跟重庆一样的40度。
只要想起一生中后悔的事/梅花便落满了南山,梅花落满南山是一件很美的事情,可是跟后悔联系起来,似乎不搭调,诗歌有时就是这么不讲道理。
别来春半,触目柔肠断。砌下落梅如雪乱,拂了一身还满。
雁来音信无凭,路遥归梦难成。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这样的情境吗?
本帖最后由 浅浅素心 于 2019-7-18 16:31 编辑

曾经有过一段时间,非常喜欢读诗,汪国真,席慕蓉,北岛,舒婷,顾城。。。都有读过。
抽屉里还有一本手抄诗集,偶尔找东西的时候,会顺便翻翻,
看着那些久远的字迹,就会想起那些一去不返的美好的少女时光。。。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