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故园肠断处,日夜柳条新

10e336b3175bb0170e38eb2e3ed20c1f-sz_188063.jpg
2019-4-14 14:10


夜里梦见祖父。
不知怎的,他的脸上和头上长满了草,是一种我们唤为“木排草”的草,小时候最多见的就是这种草,生命力特别强,河里陆地上都能成活。祖父让我去唤表姐来为他理发,我去唤了,可是表姐却没空。
我正彷徨不知如何向祖父交待,情景一晃,又转换到祖父母曾经做饭的小厨房里,褪了色的红漆小方桌旁,我终于看清了祖父的脸,慈祥和蔼,笑意盈盈。祖母坐在灶前烧火,火光熠熠,照着她矮矮胖胖的身形和布满皱纹的脸。
我记不真切梦里与他们说了些什么。那个梦是无声的,但却是暖色的。

一觉醒来,惆怅无比。

祖父离去那一日的情景,历历在目。
那日黄昏,我正在家中洗头。母亲来电,说是祖父不省人事,怕是不好了。我来不及吹干头发,便往父母家里赶。先生载着我,摩托车开得飞快,泪水不停地滑落,怎么擦都擦不干。赶至家中,祖父已是撒手人寰。任凭我怎么唤他,却再也唤不醒了。

祖父大殓后,一场狂风骤雨,将院子里的蔷薇尽数吹落。
自此,世间再无疼爱我的祖父,可他却在我心里种下了一颗思念的种子。之后半年,几乎夜夜梦见祖父。母亲说,你是太过思念祖父了。
可不是么,一想到祖父,我便热泪盈眶。

印象里,祖父衣着简朴,却温文尔雅。
夏日里,祖父总是着白色背心或汗衫,黑色的大兜裤,清爽舒适。春秋天,则是白色的衬衫,藏蓝或灰色条纹的裤子。天气再凉些,白衬衫外面便套上深蓝色的中山装,浆洗得有些泛白,却依旧是挺刮的。冬日里,祖父便戴上黑色呢帽子,穿上灰蓝色的中式棉袄,外面是同色的罩袄布衫。若出门,外面再套上一件黑色的“帕克”大衣,围巾一裹,便是一副书生模样。

前几日夜里,陪侄女一起遛狗。她说起教爷爷刷抖音的事,我笑说,你爷爷宠你的劲儿跟当年我祖父疼我的劲儿可谓相当。据说隔了一代会特别宝贝,在祖父和父亲的身上得到了忠实的体现。

祖父是个非常出色的老裁缝。很多关于他的记忆,都与缝制衣服有关。

有些村民家里要办喜事了,会专程请祖父去缝制衣裳,好吃好喝地招待着。我放学路过的时候,总是要等着祖父一起回家,偶尔会得到东家的几颗糖或者几块糕点,内心是满足且快乐的。
落日余晖下,28寸的凤凰牌自行车,我坐在前档上,祖父的手臂环着我,感觉就像拥有了全世界。

祖父为他人缝制西装的时候,需要在门襟衬片做刮浆处理,祖母用面粉煮上一碗浆糊,每次都会被我偷吃掉一些,害得祖父刮浆的时候不够用。于是祖母特地煮了两大碗面糊,里头放上白砂糖,就像小时候吃的奶糕一样,又糯又甜。记得当时我只吃了一碗就吃闷掉了,另外一碗浪费了,可是祖父母给予的爱和暖,一直记挂在心头。

说这些的时候,侄女笑我贪嘴。我笑着笑着,却笑出了眼泪。
岁月那么短,回忆那么长。

夏天夜里,有时候睡在祖父母的榻上,天气很热,祖父的蒲扇一停下来,我便不停翻身伸腿以示抗议。于是,祖父的蒲扇便在身旁扇啊扇啊,一直到我安静地沉入睡眠。

小时候与哥哥吵架,不管对错,祖父总是偏袒我。哥哥要打我,祖父便拿出量尺寸的竹尺,狠狠地打在哥哥的手心上,于是他不敢再欺负我,只能委屈地向父母告状祖父偏袒我。

祖母煮饭时炖在大锅上的红烧肉,酥软得像豆腐一样,入口即化;祖母做的小鱼冻成一团,细细地吃,特别鲜美;祖父最爱吃的蚕豆,也是我爱吃的春日时鲜。

祖父制衣的台板上总是放着一本武侠小说,金庸古龙梁羽生......我在祖父的台板上翻开了叱咤风云的江湖儿女梦,一梦,便是经年。受祖父影响,儿时的我迷恋于武侠,性格里便带了些许侠气,率着一帮子小儿郎上树抓鸟下水捕鱼,极尽淘气。


长得大些了,便有了些小女儿的心思。想要美了,假装斯文了,扯上几块布料,祖父便将它们做成时新的样式。花色镶拼的连衣裙、立领的真丝白衬衫、格子的背心裙、缀满碎花的一字领衫......祖父的好手艺撑起我少女时代的绮梦。

祖父因为年轻时候落水,落下了害耳朵的毛病,旁人与他说话非得很大声。大人们都说,只有我的声音,祖父能听得清楚,有时候要与祖父交流,便派我做使者。我总时常会想起《茜茜公主》里弗兰斯的父亲,他说他能听到喜欢的人说的话,而不喜欢的人他就装聋作哑,实在是个可爱的小老头,我觉得祖父可能也是这样的。
我有时候觉得祖父听不到轻微的声音或许是种遗憾,可当我看到他闲时沉浸在自己的武侠世界里时,我又觉得他是幸福的。

我以为日子会很长,孰料祖父竟仓促离去。许多想为祖父做的事情,已无从做起,许多想对祖父说的话,已无人可听。春日酽酽,浓得像化不开的忧伤。从此,只有在梦与梦的夹缝中,在鲜明如昨的回忆里,与其重逢。
时间并不会因为某个人的离去而停驻,生活也不会因此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日子依旧过得飞快,就像秋日里的云影,转眼就消逝了踪迹。故人一别,从此再无音讯。

清明时节,彩幡飘扬,依稀故里,又是一年。
10

评分次数

故亲远去,

亲情萦绕,

每一个字都是思念~
非常细腻的文,很耐看,有味。

1# 筱雨初晴
祝福祖父老人家在天国安好

1# 筱雨初晴
读了你的文章,我也情不自禁想起了自家故去的亲人,沉重和沉痛之感袭击心头。
最喜欢你写的这一句:时间并不会因为某个人的离去而停驻,生活也不会因此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活着真好,活着就是幸福。祝福我们每一个人都健健康康地活着。

我就说,小雨身上总是有一股子侠气,原来因此。
读完,心情很沉重,想念离去的亲人。


心有沉香,何惧浮世

清明泪,念故人。
时光削减了悲痛的程度,却不会抹去存活在心里的记忆。
故亲远去,

亲情萦绕,

每一个字都是思念~
倩女幽魂——宁采臣 发表于 2019-4-14 14:26
这个季节尤其惹人思念。
非常细腻的文,很耐看,有味。
子湮 发表于 2019-4-14 19:30
谢谢子湮。
1# 筱雨初晴
读了你的文章,我也情不自禁想起了自家故去的亲人,沉重和沉痛之感袭击心头。
最喜欢你写的这一句:时间并不会因为某个人的离去而停驻,生活也不会因此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活着真好,活着就是幸福 ...
雯吟 发表于 2019-4-14 20:36
谢谢雯吟。平安是福。
我就说,小雨身上总是有一股子侠气,原来因此。
小蓞 发表于 2019-4-14 23:34
谁的小马甲,快快报上名来,本少侠饶你不屎。哇哈哈~
读完,心情很沉重,想念离去的亲人。
素 发表于 2019-4-15 07:21
当我思念的时候,已经没有沉重的感觉了,只觉得过往的一切都是那么美好。时光筛选过的记忆,带着暖色。
清明泪,念故人。
时光削减了悲痛的程度,却不会抹去存活在心里的记忆。
兰 发表于 2019-4-15 09:34
嗯。有些人,有些事,存活于记忆,不会老去,不会死去。



一针一针 织万千情

零零碎碎的片断,字里行间都是爱,岁月那么短,回忆那么长,记忆满载的心不空泛,此生便不虚了...

谁的小马甲,快快报上名来,本少侠饶你不屎。哇哈哈~
筱雨初晴 发表于 2019-4-15 10:47
写文章时是侠客,回帖立刻变成了地痞,哈哈哈

织苇 发表于 2019-4-15 12:25
许久不见,向来可好?
零零碎碎的片断,字里行间都是爱,岁月那么短,回忆那么长,记忆满载的心不空泛,此生便不虚了...
拽 发表于 2019-4-15 12:44
嗯,此生不虚。不虚此行,不虚此情。
写文章时是侠客,回帖立刻变成了地痞,哈哈哈
小蓞 发表于 2019-4-15 21:42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