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壮起你的鼠胆来

正文见一楼!
5

评分次数




    有意思,这科教片有意思,说有好些老鼠,它不怕猫,明知山有虎,它威武雄壮偏向虎山行。就这回吧,它瞧上一小猫了,可小猫它也是猫啊,下面画面太美,不敢看。这不有病吗?嗨,还真有病,人解说说了,说这老鼠感染了个啥虫子,可这虫子非要在那猫肠子里才能爽快才能生儿育女。也不怎么弄的,这虫子身上毒素,就让老鼠变勇敢起来满世界逗猫。这虫子还不光对老鼠,也对人,研究这种虫子的有一科学家,感染上之后参加一医疗队,去那地界正打仗了,子弹嗖嗖的就飞,一大片开阔地这科学家就愣闯过去。


    这好哎,科学家去那地我熟,当年哥哥我就在那,可躲地下室里没敢上街。哥哥我要跟他一般勇敢,哥哥我就成英雄了的。哥哥我有的是力气,体育课扔铅球,没人扔得过咱,连老师都一块比下去。哥哥我扔手榴弹,一扔一个准,炸工事炸装甲车,完了哥哥我凯旋而归,颁奖典礼哥哥我上台,总统亲自给授勋,就那歌里唱的嫁人就嫁他那样的那总统。哥哥上台的时候,他们给改了词,嫁人就嫁给哥哥我,满台下美女秋波飞吻乌泱乌泱的……


    哥哥我想当英雄,可偏偏就有刁民想害朕。还没跟美女对上了,先跟一横道上过去的电动车对上了,这摔的我哟,裤子也烂了,腿上皮也掉好大一块去。这电动车他撞了我,他还有理了,“大清早的就遇上碰瓷的,还碰得这么有艺术感,瞧这眼神直愣的。”说着,他还拿手在我眼前直晃悠。“您没病吧,得,算我倒霉,这二百块钱您上医院瞧伤去。”骑上车他还有话,“邪性。”


    慵懒,无知,没志向。英雄拯救世界,要都遇上这样的主,英雄怎么着也得掂量几分,我这大英雄是干嘛来的?所以说,有那些个不爱江山只爱美人的,咱要充分理解。


    眼面前,勇敢的大英雄得先去医院,轻伤不下火线,可别老鼠没找上咱,咱因为个小破伤风先找上上帝,这可就耽误大了,哥哥我还没娶媳妇的。


    才进医院大门,远远的就瞧见她了,还那样清秀水灵,白大褂都掩不住那细腰身。她是我妹妹,失散多年的妹妹。打小我们一个院子里住,我比她早半年,她喊我哥。咱们可是纯纯正正青梅竹马的兄妹啊,没半点邪性的,咱只是保护了人家还调教了人家,她现如今这会清丽可人,一多半得是咱功劳。


    咱这妹妹,打小也是乖巧机灵,就是那名字没起好,连名带姓是倪伟嘉,对,对,对,就是当年一天一块钱的猫粮广告一个名。这不招人取笑欺负吗?当哥哥的义不容辞得保护妹妹啊,所以但凡有谁喊“猫粮”“猫粮”的,再往后带猫字的都不行,哥哥我就冲上前去揍他,狠狠揍他,我估摸着我那扔铅球的本事就打那会给练出来的。有揍人,也被人揍,回回哥哥我鼻青脸肿时候,我那妹妹眼泪就哗哗的。回回想起来,我这眼泪也哗哗的。


    贴身保卫,好几年,我跟你说。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不行了。五一节,家大人给了钱让咱上文化宫玩。刚进门,爆米花,两包,拿大包!隔壁王小兔子,抠抠索索买一小包,还分着吃,咱都不爱拿正眼瞧他。爆米花配料里有黄油的,好吃,我那妹妹一会就吃完了,伸手跟我要,这爆米花垃圾食品,有什么好吃的?我不能惯她,“一天一块钱,你超支了。”我为她好,她拿手打我还捏我,还非要我将功补过,一块钱一套圈给套个自个会走的小鸭子玩。我四下里一张望,朝着那小猫就把套圈飞过去。这会厉害了,她踹我踢我,回家还不理我。


    不理,就是不理,怎么说都不行,人后来还把耳机戴上人听歌。你听听她爱听的那些歌,一水的半大小男生。这不行,这要有个什么来,我这妹妹可就毁了,我这当哥哥的脸往哪搁?咱不能惯她这毛病,咱得给扭转过来。咱嘛,不过就那么十三四岁的,还就应该走那天真可爱的路线,咱得唱儿歌啊。她正给她们家干着活拾掇咸鱼的,哥哥我就过去唱,“小小老鼠小小老鼠不偷米,大脸猫大脸猫爱吃鱼。”得,这晚上咱家晚饭有咸鱼吃。后来咱知道,这回人家计较的不在那猫,是咱说人家脸大把人给惹毛了。


    可当时咱不明白啊,咱想的是咱不能失去这妹妹啊,得想这妹妹为嘛欣赏水平那么低下,也赶上那咸鱼太咸,咸得我是大半夜的没睡着。大半夜的没睡着,可把事情给想明白了,主要的是咱妹妹气质不行,得练,得照着书里头玉立亭亭顾盼生姿的样子练,不能总是个疯丫头。别说哥哥我早熟,哥哥我还不一般的早熟,三岁背唐诗四岁练钢琴五岁踢足球六岁会游泳,除了没把书念好,没一样毛病,没啥咱不知道的。


    说给练就给练,瞧吧,就小二年,可娴静可稳重了的,你要后面跟她说话,她回头得半天。
    “猫粮”,没答应,“猫菜”,没答应,“猫小鱼”,没答应,“猫龙虾”,还没答应,这就行了,女孩子家的,那就得抬高身价端着拿着不轻易跟人,书上有那好词管叫矜持。可再喊一声“猫海参”,就露了相了,回过头来怒目圆睁。到底不是大户人家的,打根上就没好。得了,你就这瞪着吧,哥哥我再找找,看看另外有哪块云彩下雨。


    就这么散了,后来我上高中,她去了护士学校还住了校了,就不怎么见着了,再后来我们家搬了家,就连音信都无了。


    到今天见着了,怎么档子个?老乡见老乡?仇人相见?我正寻思着了,人家可就已经走到跟前了,款步亭亭微笑盈盈的,没枉费哥哥我当年处心积虑的教导。咱还把人想坏了,“恭喜恭喜,恭喜健康,恭喜健康。”这不年不节的,她给道这个,您诧异?不明白了不是,她那意思是说我还活着的。


    “好些年没见了,您吃得好,睡得还好?”她这一说,我吐不出话来。“今儿个上医院瞧病来了?”说话嗓音柔柔的,您要搁边上听,就只是一舒坦。


    “可不瞧病求药丸来了吗?想吃鱼丸您这也没有啊。”哪壶不开咱就提哪壶,就找你丫的不爱听的说,谁让你好些年没见面还没好话的。


    “您今儿个可算是来着了,打昨天咱医院隔壁新开家台湾人鱼丸店,原料讲究新鲜,还都卫生部门检验检疫过,您吃着放心,往后您就挨那吃,再别上黑心小贩那了,那些个抗生素激素都使得没谱,回头一不留神给您吃死了,您死了不要紧,人家没尽到相知通告的义务,人家可就愧疚大了,到底人家受您关心照应十好几年。”说这话时候,声音没变,还好听着了的,可眼珠子是斜斜的。得,咱今儿个落人家手里头了,人家有十好几年的账等着咱了。


    “行了,您就别贫了,您就行行好,尽一回救死扶伤的神圣义务把,我这都伤这样了。”我得赶紧止住她祸害。“哟,可伤得不轻啊,谁给压的啊,瞧这腿上伤口拉的,都赶上一大张邮票了,还好,人没压成邮票就还行。行什么行啊,有没伤着骨头?要不咱挂个骨科?这要闹出个好歹来,多耽搁您上大街上追去?”得,还是没忘那茬。咱早先对不起人家,咱这会就挨着吧。


    往下却倒也没啥,人那手艺可是真好,动作也轻柔,打针敷药包扎,一点儿都不疼。可就等事都完了,嘴上又有些个零碎。“就这样吧,回家别啥想的,想吃啥吃啥,想喝啥喝啥,要没什么事就别上这来了。”


    我自己个能走,刚才就那么着来的,她却硬要扶着我,送到大门外面,她放下手,差点我就个趔趄,“行了,到这里吧,回去给家大人孩子带个好,您自己个就多多保重啊”她说着话的口气,咱就不形容了吧,反正您看那眼珠子,深情脉脉还能有泪花子转的,当初就不该进卫生学校,考戏剧学院多好,这么些年自学成才,恶心起人是一套接一套的。


    恶心个没完,倒霉就倒霉在她说的“想吃啥吃啥想喝啥喝啥”了,没几天王小兔子请客,还净都是好吃的,边吃着心里就总有那一句,恶心个没完,可就跟着了魔似的,管不住手和嘴。回家就闹了肚子了,上吐下泻的。趁着人还清醒,赶紧的去医院。


    冤家路窄,不想啥就偏来啥,赶巧她当班。这以下的挂号看医生化验拿药打点滴,全她温柔呵护。就还一样,嘴上不停,“老大个人的,也不会个照顾自己,上医院来打什么的啊,省那钱干嘛?你说你就一个人的,省那钱干嘛?”是啊,我就一个人的,干嘛要省那钱?正寻思着了,她倒还没完了的,“急救车啊。急救车上什么没有啊,赶上个三长两短的,路上就给你办了的。”往好了办还是往坏了办?得,合着我要不死上个一回,都没脸见人的。


    点滴挂上了,她忙着照应一刚送来的伤员。我正迷迷糊糊想就安安静静躺着的,她却又来了,摸脑门递开水,受得了这温柔手感,还是受不了那切切关心。



    “好些年不见了的,都上哪的?听说出国留学去了?去的是美国日本还澳大利亚?办了移民不?”
    这不答应还不行,这都套路,得交代历史问题。“没有,提前响应中央号召,一带一路欧亚经济大动脉建设,去的是乌克兰。”


    “乌克兰?”我感觉她嘴里倒吸了口冷气。“那地能念好书吗?听说兵荒马乱的,天下还掉下飞机来,没砸着你吧?”砸着了,还能今天这通贫?“可不是吗,白呆了半年,学校总闹罢课,后来就只好转学去了格鲁吉亚。”


    她猛然惊悚,离开了我有半个身位。“格鲁吉亚,从前闹过,最近好象又闹上了,听说航班还给停了,瞧不出啊,你还本事挺大的,不会是挖地道逃出来的吧。”
  

    没多久,她又回来,“那叙利亚你也去过吧?”这会还特别仔细的看着我。行,我还真就是长了能方人的脸,去哪哪倒霉。“真想去来着的,虽说子弹横飞草菅人命朝不保夕,可人国家好些地方让娶四个老婆,有句话说什么的?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借您吉言,回头我真去时候,您保佑我多活几天。”


    “德行,方了一个还不够,还想方四个。”说着话,推了下点滴瓶下的止血夹,不让点滴下来,这明白,让咱现在就去死。再很快,又往上推到原位,这也明白,死之前还得受会折磨。


    “你这人吧,除了嘴欠点欠收拾,没啥毛病。”这是隔了些日子,我们俩一块吃饭时候她说的话。这还我嘴欠,她都日新月异青出于蓝了的。回家偶然翻书才知道,伟嘉伟嘉,原来是古人夸奖鹦鹉的话,鹦鹉鹦鹉,可不就比人还嘴皮子利索吗?人打小起的名,原来该这块等着了啊。


    “灵表伟嘉,芳声远畅”,哥哥我欠了收拾,人家那却还落了顶好顶好的形容词,有句话,医生谓之漂亮的手术,病人谓之惨痛的开刀,到今儿个,总算是琢磨出点味来。


    还我没啥毛病?我还有病吧我。那啥虫子老鼠快来,哥这就去叙利亚,赶紧逃离苦海吧,我。



壮起的胆子怕是只有几个罢了。。


本帖最后由 米伢 于 2019-7-12 19:15 编辑

看看大家,祝好,好久不来,又没得才思,只是就一个存着的旧作,就为曾经的一起,
1

评分次数


^_^问好楼主^_^

又见夜气老师,问好!
好久没有来,于是就有更多的阅读理解上的问题了^_^O(∩_∩)O~

好久不见了,猫老师。





话说,那猫粮的牌子我一直以为是嘉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以为。





我想啊,壮起胆儿来想要准备做啥事呢?





不只是猫老师,还有夜雨妞暖妞和只在加分栏出现的朵妞,也都好久不见啦。一一抱个妞们。





欣赏,惊喜,猫老师和猫老师的文都久违了。
看的时候,正在吃“猫西瓜”,最近被工作捆住了手脚,每天都有点儿小情绪需要排解,深觉自身胆儿特别小,而且能力有限啊。
看了这篇《壮起你的鼠胆来》,看到这样青梅竹马的兄妹,不知为啥,突然就想起最近大火的网文里,腹黑、高级、专宠、帅一脸的某CEO、某总裁等等,独恋某一纯情、美好的女孩子。
这些网文里的爱情,生活真有!猫老师这文里也有的。








铁汉或许柔情,良人或许狠心,秋来安然,讲两个故事下酒可好?

看看大家,祝好,好久不来,又没得才思,只是就一个存着的旧作,就为曾经的一起,
夜  气 发表于 2019-7-12 10:18
喝猫咖啡,猫老师,久违了,祝好祝夏安哦








铁汉或许柔情,良人或许狠心,秋来安然,讲两个故事下酒可好?

不只是猫老师,还有夜雨妞暖妞和只在加分栏出现的朵妞,也都好久不见啦。一一抱个妞们。
浅浅素心 发表于 2019-7-18 15:47
是啊,素心妞,来抱抱么么亲亲。好久不见。夏日安好。








铁汉或许柔情,良人或许狠心,秋来安然,讲两个故事下酒可好?

突然觉得我穿得有点儿多,我们梅沃特星球来的人,不怕热








铁汉或许柔情,良人或许狠心,秋来安然,讲两个故事下酒可好?

不只是猫老师,还有夜雨妞暖妞和只在加分栏出现的朵妞,也都好久不见啦。一一抱个妞们。
浅浅素心 发表于 2019-7-18 15:47
问好素妞。。

抱抱亲爱的朵妞。


^_^问好楼主^_^

又见夜气老师,问好!
好久没有来,于是就有更多的阅读理解上的问题了^_^O(∩_∩)O~
流动*绿意 发表于 2019-7-16 05:35
问好绿意MM,周末愉快


很惊喜还能看见猫先生,和猫先生的文字~

问好先生,夏安~


问好暖妞和雪妞,夏安。


问好素心,也是好久不见,夏安~


看见朵妞了,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