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一剑霜寒四十州

正文请见回复,正文出前,敢请不必回复,谢谢
1

评分次数


本帖最后由 青丝若雪 于 2019-10-7 13:40 编辑

正文如下:

    贵逼身来不自由,几年辛苦踏山丘。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


    晚唐诗人僧贯休要去见吴越主钱鏐,行前致了首诗给钱鏐,刚才录的是这诗前4句。钱鏐看了甚是喜欢,可是觉得气势不够恢弘,就希望贯休能改成“一剑霜寒四十州”。贯休是个纯粹的人高尚的人,是不可能答应改诗的,于是又致了首诗回过去。“不羡荣华不惧威,添州改字总难依。闲云野鹤无常住,何处江天不可飞?”意思很明白,您若属下的州数不增,我的诗也是不改,你处不能留爷,爷还不爱您这呆了,88了您哪。


    孔夫子喜欢说“必也正名乎?”他老人家的意思,凡事,要先有个正经正当的名份,不然礼乐征伐就没法可出。确实,他说得很对,做事要正名,这个正字最是中庸精髓,不偏不倚,决不能不足着说大话空话,不然就是“一剑霜寒四十州”的笑话。


    理是这个理,可是要说名不符实话的人却大有人在,元末的朱重八同志就是。他是先称帝建了大明朝,后进的北京城。然而也不奇怪,名实,名实,关键是你要有实力。大话先说了,可是朱元璋手下几十万把明晃晃的寒光宝剑却也是真的,这时候州数没有凑齐,也便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实力,实力,这个概念是很宽泛的,它既允许手拿寒光剑的军阀张宗昌们“大炮开兮轰他娘”,也能够允许手里仅仅攥着钱袋子的富豪王健林们“先定个小目标”。道理都懂的,有钱能使磨推鬼嘛。这事不但很可以效仿,也是早有了更成功的先例。


    吕不韦初见子楚,称“此奇货可居”,于是大把的钱撒下去,子楚即位称王,他吕不韦弄个相邦大人,威武显赫。哎,仇富心理啊,龌龊小人啊,偏要给人弄出个啥绿帽子啥亲子鉴定啥的,一时广不绝耳。拜托哦,这吕不韦赵姬两个,是脱光了让你看见了是怎么的?没看见,这不没影的事吗?光听说,管用吗?还是的,咱没证据的话不能瞎说。


    听说不管用,可吕不韦也并没有显摆闹腾多少年。大体的历史嘛,是有人不服他,不然就凭他那个不晓得啥儿子的小毛孩子,也推翻不了他。凡此种种,正统儒家见了,是一定要发表个世道人心啥的宏篇巨著的,拉倒吧,咱都是世面上混的衣食男女,那贯休那般有道德洁癖的人,道貌岸然的教授们尽管说去,反正夜小气几十年活下来,是一个也没见着。哦,有人大把撒钱,咱就干看着?有便宜不占,那跟王八蛋有什么区别?都没听说过吗?天下熙熙皆为利来?赶紧的,人家那正场子了的,去晚了不赶趟。

    可是毕竟吕不韦是倒了的,怎么倒的,咱啥也不知道,咱啥也不敢问。大概齐,以小人之心度之,凡是撒钱的,总有撒不匀实的时候,嫌我少恨你多,以今例古,未必就是想当然而不确切的事。赶上有不对付起来闹腾的,他为显得名正言顺师出有名,也是要为自己脸上贴金的。啥“不食嗟来,不饮盗泉”等等,也就便了从来不绝如缕。


    世道人心,就是这般绵延起伏要被我们听到的。谁活着,谁就能看见。


精彩!
长短皆逝;来往皆客。
世道人心,时间看得见。

品茶,细看,击节。


问好夜气
兜兜转转,仿佛又回到原点
时光流逝,不忘初心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看看
于有些人来讲,心是心,人是人;
于有些人来说,心和人一体。
进来问好。


世道人心,就是这般绵延起伏要被我们听到的。谁活着,谁就能看见。
[center][/center]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