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中游情怀〗往事不能回味


     每个人都在改变,每个人都在努力的向前方走着。而老腊肉馆里,却有一群人,在暗夜里怅然回忆起往事,涕泪横流,让我错愕不已。


     昔说,她混迹中游论坛已经二十年,酒歌淡然一笑,后辈莫逞刚强,风林时期过来的终不过一帮二流子罢了。我从未感到过如此惶恐,这腊肉馆里,聚了怎样的一群人。看着他们咏叹妙笔生花的诗词、津津乐道砖场的文化,听他们追忆中游的风*往事、繁华似水流年。说到了动情处,不免少女悄然落泪少妇忧怨暗生,老年人怆然集体失语,一时寂静沉默。


     我羞愧的低下头,也装模作样的一声长叹,假装回顾自已也曾鲜衣怒马快意恩仇,驰骋中论俘获芳心无数。可当我真的陷入对久远往事的冥想中,我眼前浮现的画面,竟然是紫铜钢剑,一个与论坛风月无关的半文盲。纯洁善良风华正茂的少年在一个文盲又流氓的指引下进入中游,还能有什么期许,我能不失纯洁善良,已是万幸,面对指摘,责任无一不在这个烂人,与我无关。


     思绪翻过2007年的山冈,来到中游的第一个社团弈缘仙阁,群里掌声雷动尖叫四起,少年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欢迎的热浪击中。踌躇间不知如何开口,紫铜钢剑一句简练坦荡的“我CAO”把少年的拘谨一扫而光,如同按下倍速播放键一样,少年从此放下矜持和矫情,开始疯癫张狂喋喋不休起来。恰有时候的胡言乱语,却把心境表露无遗。那少年便是我,处在人生的低潮之中,看不清未来路的方向,又对现状不满意。


     每天都要在风驰电掣与破铜下十余盘快棋,然后再到论坛附庸风雅,工地生活枯燥无味,这成为我固定下来的习惯。在工棚混合着烟草与汗液的空气中,在不绝于耳的嘈杂喧闹里,中游是我一剂脱离现实的良药,是精神上的**。紫铜钢剑、弈棋老叟、神弈仙庄魔叔、奇门廉颇、玉树临风……他们是我社团里的棋友,也是我的兄长。每天下棋聊天,日子长了,感情不着痕迹的滋长。


     2009年年末,相聚在襄阳,我喝得酩酊大醉,与魔叔当街抱头痛哭,那些积压的情绪不肯对亲人言语,却对网络中的兄长彻底释放,那个悲观忧郁的少年,在兄长宽厚的肩膀上坚强阳光了许多。之后的日子,仍然在论坛闲逛,嬉皮笑脸的对姑娘们说几句*声浪语,看她们在春风里荡漾。一旦发现有人颔首低眉深情款款向我走来,又一溜烟逃的无影无踪。


     在中游十多年的时光,如同掉进汹涌的河流,以为青春年少逐浪击水,不过是随波逐流苦苦挣扎。电脑上还有十几G的象棋讲座、大师对局、飞刀与古谱,3000多盘中游对局里藏着多少个美妙的夜色,又辜负了多少芳心暗许的姑娘。回想起来,不禁伤感。长鲸授首,野马操田,空有绝学在身,也只落得在公园广角调戏一下暮年老人,还负着被一群老大爷高举拐仗追打的风险。


     那些日子,我曾穿行在不同工地的尘土中,行走在不同城市的夜色里,接触的人,经历的事,都如同我的汗水滴在滚烫的钢筋上,瞬间湮灭了。唯独这中游,我以为网络中离的很远的那些人那些事,不时提醒我当年的颓废与勤奋,认真与荒唐。如今,阴魂不散的往事又找上我,尘南老板不分由说的把我拉进腊肉馆,拉进了被我遗忘多年的时空里。那些清新俊逸气宇轩昂英气逼人的少年郎,一个个变成了油光可鉴头顶稀疏大肚便便的中年大叔,场面混乱可怖。若不是手机的美颜功能,我是一定要把胆汁都吐出来的。


     时光已逝永不回,往事不能回味。幸好那些姑娘们都一如既往的矜持,依然保持着神秘感,否则当你看到美颜相机也无法掩饰的皱纹和日渐隆起的赘肉,打碎你最后的美好幻想,是多么残忍的事。就算尘老板每天都在用红包宽慰,我仍惶惶不安,逼我看那些姑娘们的模样。


     一切的从前,都丢进洪流,逝水远去,不复感伤。往事,不能回味。
7

评分次数

欢迎光临、
问好!

当时光在我们的额前刻下皱纹,但不要让我们的心上留下痕迹。

那些岁月里留下的点滴美好,在你突然忆起的时候,会让自己留下此许的感激。




这世界过于热闹,其实是我过于安静!

这死老头还装嫩啊,话说,你今年也三十多了!!!

原来是破铜把你带进坑的。。。节哀。我也曾经深受其害啊

开水的词汇,实在太丰富了。如果真说描述寥寥数笔入木三分,非你莫属!
飞吧。飞高点。
生动和趣味。生活的味道。

可安好。
时序有常、流转不息。转眼,十多年淌过。

本帖最后由 ⊙英雄无敌⊙紫铜钢剑 于 2020-5-21 08:52 编辑

也曾鲜衣怒马少年时,何惧江湖浮沉催白发,带楼主入中游的我来了。(楼主是原象棋论坛的版主,弈缘白开水)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仭,无欲则刚⊙英雄无敌⊙社团欢迎您的加入

也曾鲜衣怒马少年时,何惧江湖浮沉催白发,带楼主入中游的我来了。(楼主是原象棋论坛的版主,弈缘白开水)
⊙英雄无敌⊙紫铜钢剑 发表于 2020-5-21 08:48
他是谁你又是谁,这中游的舞台,不过是你唱罢,我又上台罢了,只是结束演出的时间,是什么时候,倒是有个希翼,希望它活得比我久点,我这个人,没心没肺的同时,又爱悲风伤月,但,我若已死去,管它洪水滔天。
有个人念叨自己,是不是很好啊,破铜。你说不玩了,终究和中游还是藕断丝连,在这,没谁断干净了,除非连想也不曾想起。

二流子那也是历史的一部分,你们的光辉,有我的衬托好不咯。

今天没事,是要多喝白开水的,美容,天然的!!


楼主的名字就是一首动听的歌。

少年还是那个曾经的少年,哈

有些事,能记则记,不能记,忘了也好。

我在中游也是混了多年,能记得的也就那些人。最近看太多的回忆录,感觉他们还是很厉害的,20年前的事都能记得,真不容易哈~~

我只记得当下,活好当下就好。

感谢参与征文~~~



很耐咀嚼的文字,看着不但有意趣而且特别有画面感,写得好。


居然还有这么一个号,顺便问好小寒

歡迎光臨五子棋論壇
我們的喉嚨是敞開的墳墓。
这文字,甚是喜欢。
嗯,那些清新俊逸气宇轩昂英气逼人的少年郎,一个个变成了油光可鉴头顶稀疏大肚便便的中年大叔,除了俺依旧那么的帅气

怀旧是孤独的表现,施主六根未尽,还需修炼。
[center][/center]
时光已逝永不回,往事不能回味。幸好那些姑娘们都一如既往的矜持,依然保持着神秘感,否则当你看到美颜相机也无法掩饰的皱纹和日渐隆起的赘肉,打碎你最后的美好幻想,是多么残忍的事。就算尘老板每天都在用红包宽慰,我仍惶惶不安,逼我看那些姑娘们的模样。
作者//桂西老庞——文学创作爱好者。
返回列表